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二章 针

那是一条边角处残留了一道污渍的帕子。
一个是君,一个是臣。
“……是她。”张嬷嬷无可奈何的伸出一根手指头。
她终于反应过来,她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
“不,不,放开我!”知道自己若是被他们抓了去,恐怕九死无生,玲珑立时挣扎起来,身体扭曲得如同一条蛇,沿途碰翻了不知道多少只桌子绣绷,哭嚎着,“我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抓我!吴总管,您不能这样,您总得给个理由啊!”
富察傅恒转过身,见弘历已将先前刚换上的那件常服扯了下来,总是散发笔墨香气的指间,捻着一根细长的银针,他凝视着眼前尤带血珠的针尖,声音渐冷,“造办处真是好大胆子。”
“张嬷嬷,你……”玲珑双目欲裂。
太监如同这紫禁城的一砖一瓦,皆属于皇帝。
“仲永檀是鄂尔泰大人的门生。”富察傅恒何其聪慧,当即察觉出奏折中的深意,笑道,“所以这道弹劾的奏折,就是鄂尔泰向张廷玉宣战,他们还想借您的刀!”
“是你!”玲珑又恐又怒,“是你,魏璎珞!”
“休要胡说!”立在他身侧的张嬷嬷忽然呵斥一声,“常服是你亲自送来给我的,亲口说是你做的,怎又变成璎珞做的了,你可不要为了脱罪,随便攀扯人!”
弘历敞开双手,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他的伺候,却忽然眉头一皱,抬手捂住了脖子。
和_图_书绣工在她眼里,如同每个人的字迹一样,充满辨识度。
“富察大人,您可来了,快,这边请,这边请,皇上等您很久了!”
他言语间的杀气,是个人就能听出来。
“没有刺客。”弘历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是这个……”
众人顺着那根手指头看去……
与旁边抖如鹌鹑似的小宫女们相比,她的确显得太过镇定自若了一些。
富察傅恒也吓了一跳,几步上前拦在弘历身前,眼神警惕的打量四周,似乎想要从桌椅板凳,墙壁缝隙,以及其他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寻出那个胆敢刺杀皇帝的刺客。
不等他说完,李玉已经爬到弘历脚边,磕头如捣蒜:“皇上恕罪,皇上恕罪!这帮造办处的奴才,竟出这种匪夷所思的岔子,可见办事何等散漫,最可恨的是居然还伤了龙体,真是罪无可赦,请陛下下旨,让奴才彻查此事,凡涉事人等,必严惩不贷!”
玲珑一听,两眼一黑,险些背过气去。
“拿下!”吴书来抬手一挥,身后的两名太监立刻扑了上来。
旁人也就罢了,但张嬷嬷是什么人?
是玲珑白中泛青的脸。
富察傅恒心有不忍,劝道:“这是造办处一时大意,并非故意谋害……”
“奴才在。”李玉推门而入,见弘历衣服湿漉了一片,大吃一惊之余,立刻向外头一招手,几个小太监小跑着过来,又和*图*书小跑着离开,不一会儿,便手捧托盘回来,托盘中盛着一件明黄色的常服。
“这两人是先帝重臣,故而朕才对他们多番容忍,可他们都做了什么?”弘历沉声道,“去年刘统勋曾弹劾张廷玉,称桐城张、姚二姓,占却半部缙绅,朕还当他言过其实,如今看来,此言极为中肯!至于鄂尔泰,他的次子鄂实原配去世不久,就迅速继娶大学士高斌之女,与高贵妃攀上了亲戚,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是一伙的!”玲珑朝魏璎珞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甚至差一点挣脱了太监的手,扑到魏璎珞身上去。
绣坊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李玉亲自提着衣裳给弘历换上。
富察傅恒一脸疑惑的踏进养心殿书斋。
“朕已经等得够久了!”弘历忽然站起身,动作之大,不小心掀翻了桌上的茶碗,一碗碧螺春登时浇了他一身,他却恍然不觉,只冷冷对富察傅恒道,“擒贼先擒王,朕要召集怡亲王,和亲王,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徐本,尚书讷亲一块儿公审,先摘了鄂善的脑袋!傅恒,这事你去办!”
帝王一怒,血溅千里。
“瞧,她又开始了。”魏璎珞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声音非常平静,平静的似早已准备好这番说辞,“先前是为了脱罪,攀扯于我,现在又攀扯张嬷嬷,等到了御前,她指不定还得攀扯吴总管您,说你连和图书御用常服都不好好检查,应当同罪论处!”
发泄了一番闷气之后,弘历胸膛起伏片刻,心口的那摊热火熄灭之后,渐渐感觉到一阵凉意,低头看了看自己被茶水打湿的常服,他皱皱眉,喊道:“李玉!”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如同雷霆乍响,绵延千里,显是动了真怒。
吴书来皱皱眉,朝魏璎珞看去。
门外涌入一大群人,以吴书来为首,个个面带杀气。
那是……吉祥的生日礼物。
待捂脖子的那只手缓缓放下,却见掌心之中,一滴血珠。
她不会看不出来,常服上的龙其实是魏璎珞绣的,但她一句话都没说,就把衣服收下,然后当成玲珑绣的献了上去。
吴书来果用怀疑猜忌的眼神盯着她,冷冷道:“这么个阴险毒辣的东西,真是留她不得,带走!”
尤其是李玉这样的大太监,深知自己一身荣宠皆来自于皇帝,故他只讨好皇帝,不需要也特别忌讳讨好外臣。
“算了,不提她了。”弘历忽将手里的奏折丢过来,“看看这个。”
污渍的颜色红褐相间,犹如风干后的血。
身后,魏璎珞笑着目送她离开,然后慢慢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她即便原先还有一条活路,如今魏璎珞将此话一说,她也没了活路了。
惴惴不安的人群中,唯有一人镇定自若。
“你来了,他就不用被朕打板子。”弘历仍埋首于奏折中,头也不抬道,“让和*图*书他找个人,找了几个月也没找到,真是个没用的奴才。”
“理由?”吴书来气笑了,“让你给皇上做常服,你竟疏忽大意,领口漏了一根银针!知道这叫什么吗,一个闹不好,就变成谋逆大罪,咱们全都得跟着掉脑袋!”
弘历冷笑连连。
虽然有心劝诫,但是君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作为臣子的富察傅恒便只有拱手道:“是!”
李玉的脸肉眼可见的白了起来,双腿一软险些跪在了地上:“皇,皇上……”
来者不善,绣坊中的宫女们皆停下了手中的活,惴惴不安的望着吴书来,每当吴书来的目光在一个人的脸上停留得稍微久一些,那个人就仿佛被掐住了脖子,面色发青,几乎无法呼吸。
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仿佛一只可怜的虫子,落进了一张精心制作的蛛网中,越是挣扎,越是难以挣脱。
“是谁?”吴书来环顾四周,目光之冷酷,犹如屠夫在挑选待宰羔羊。
富察傅恒更觉好奇。
“救命啊!救救我!”玲珑涕泪横流,声如杜鹃啼血,“我是冤枉的!”
“李玉这是怎么了?”他看了眼身后大门,有些好奇的问,“平日可不见他这样热情……”
玲珑沿途不断伸手,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柱子,椅子腿,甚至人腿,与她最要好的宫女忙一脚踹开她,朝后躲去,其余人也一样,如同海水退潮,离她而去。
“皇上心急,奴才知www•hetushu.com道。”富察傅恒急忙安抚他,“但如今汉人多依附张廷玉,满人则靠向鄂尔泰,不说朝中大员,甚至地方督抚也纷纷站队!要动鄂尔泰和张廷玉,必须静待时机。”
轰!
太监哪能让她在吴书来眼前做出这样的事,立刻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将她死死摁在地上,半边脸贴在地上,半边脸侧向人群,玲珑用一只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魏璎珞。
突然之间一反常态,对他如此热情,实让富察傅恒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富察傅恒抬手接过奏折,低头一看,眉头立时皱起:“这是……仲永檀弹劾步军统领鄂善受贿一万两白银的奏章……”
“银针?什么银针,我不知道啊!等等……”玲珑眼神迷茫,却又忽然之间想通了什么,猛然回头盯向身后人群。
“皇上,您要找什么人?”富察傅恒问,眼前的这位陛下居然会对奏折之外的东西感兴趣,还是个人,男人还是女人,宫里人还是宫外人?
“吴总管,那件衣服不是我做的,是魏璎珞做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玲珑哪里还敢再继续隐瞒,当即朝吴书来喊道,“是她疏忽大意,不,是她故意在衣服上留了一根针,就是为了陷害我!”
仿佛早已料定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正面带微笑,津津有味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不只是鄂善。”弘历将双手往唇前一叉,“他还告了张廷玉一状!你就没察觉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