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章 小偷

天底下最苦最累的工作,莫过于伺候人。
门后走出两名太监,一前一后,抬着一只担架。
“别去。”张嬷嬷双手如钳,将魏璎珞死死扣在原地。
念到最后,已成哽咽,魏璎珞忽然转身朝宫正司冲去,却被张嬷嬷强硬的拉了回来。
话音未落,一只手就捏住她的领口,将她从床榻上提了起来。
这是她给吉祥的生日礼物。
“吉祥呢?”魏璎珞问,“还没回来吗?”
“我没胡说!我也不愿意相信她是这种人……只是,只是跟吴总管提起这事。”玲珑吸了一下鼻子,委屈道,“后来我才知道,皇后娘娘只给了吴总管两天的时限,恐怕是他心急抓贼,才选择搜身,哪里知道会真的搜出来……”
她坐了多久,魏璎珞就站了多久,想起吴总管先前的告诫,心中不禁叹了口气:“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嬷嬷,你让开!”魏璎珞奋力挣扎起来。
再晚,吉祥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放开我!”魏璎珞怒道,“我要去找吴总http://www.hetushu.com管,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明知道这事情有猫腻,为什么不能像之前处理我的事情那样,秉公处理!”
“孔雀羽线失窃了那么久,如今吴总管一来一问,就找出来了。”魏璎珞将玲珑提溜到自己面前,两个人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如同两把战刀交错在一起,碰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火花,“玲珑,你觉得我会信,你觉得吴总管会信?吴总管……他只是为了尽早结案罢了。”
顷刻之间,魏璎珞泪水磅礴。
绣帕上是一条憨态可掬的黄狗,吉祥老家养的那只,据说极通人性,还知道在外头打些麻雀田鼠,带回家喂养一老一小。
“我没说谎!是吴总管亲自从她身上搜出来的!”魏璎珞的目光实在太过可怖,小宫女吓得惊慌失措,目光左右四顾,忽然停在一个人身上,抬手指着她喊,“据说还是玲珑告的密!”
“什么东西在她身上?”魏璎珞心中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http://www.hetushu.com
犯了错的宫女太监,少不得要进去吃一顿苦头。
只要能保住那孩子的命……
明玉专心致志的品尝着点心,不像是来替皇后办事的,倒像是借着这个机会,过来偷得浮生半日闲的。
挣到一半,忽然浑身一僵。
同住一处的宫女们或站或立,或远或近,都用同样奇怪的目光看着她,那目目光让魏璎珞很不舒服,似嘲似讽,似怜似悯。
“……嬷嬷。”魏璎珞看清楚来人,边喘边道,“我要去找吴总管,再晚就来不及了……”
魏璎珞弯腰拾起那张绣帕,两眼立即模糊起来。
“是,我送送您,明玉姐姐。”魏璎珞一路将明玉送至长春宫门口,来回将近半个时辰,只是走走路,说说话,竟比她在绣坊工作五六个时辰还累。
长春宫的台阶,只怕不好上。
魏璎珞缓缓转过头来:“玲珑!”
前方是通往宫正司的路。
哪里不对劲……
宫正司的大门敞开了,里面飘出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气味,像陈年的泪和图书,像新鲜的血。
“祝你长命百岁,岁岁平安。”魏璎珞手捧绣帕,喃喃念道,“祝你长命百岁,岁岁……平安。”
担架上头一张白布,从头到脚盖着一个人,布面凹凸,隐约是一张女人的脸,自魏璎珞身旁经过时,担架不小心颠簸了一下,一只青白的手臂便从担架旁无力垂落下来。
“……一只香囊。”小宫女叹了口气,“里头藏着先前失窃的孔雀羽线……”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
“这不可能!”魏璎珞几步走到她面前,目光灼灼盯着她,“你说谎!”
一个人忽然冲出来,拦在她面前,挡住她狂奔的脚步。
“也不知道娘娘看中你什么,一个小小的绣女,竟然也一步登天,进了长春宫的大门!”明玉上下打量着魏璎珞,眼神实在算不上友好。
“胡说八道!”魏璎珞愤怒的面孔近在咫尺。
长春宫派来的竟是这一位……
“行了,话已经给你带到了。”明玉终于待腻了,将最后一块点心放进嘴里,拍拍手道,“早些把绣hetushu.com坊的事情结了,月底到长春宫来。”
树木在她身侧倒退,道路在她身侧倒退。
“没人会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受罚。”张嬷嬷说着说着,布满鱼尾纹的眼角流下泪来,泪水在她脸上的皱纹间纵横,她声色沙哑道,“没人……会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哭。”
“哈!”魏璎珞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
哪怕用掉先前好不容易积累下的情面,哪怕会因此欠下吴总管一个天大的人情,她也在所不惜。
“她被抓了。”小宫女只得重复一遍,犹豫一下,又补了一句,“东西就藏在她身上……”
道理魏璎珞都懂,她只是心有不甘:“可就算是查不出来,他顶多受点惩罚,而吉祥却要丢了命……”
先前还嘈嘈杂杂的讨论声,在她进门的那一刹那,瞬间止住。
明玉在椅子里坐着,手边还放着一盘点心,糯米团,绿豆糕,玫瑰酥,芝麻糖,四色拼凑而成的甜点,光看颜色已经秀色可餐。
“傻孩子,每个人都有他的难处啊。”张嬷嬷叹道,“如果皇后娘娘不http://www•hetushu•com限定时间,他自会秉公处理,慢慢找出真凶,但皇后娘娘只给了他两天的时间,他只能先紧着自己,再紧着别人。”
玲珑伏在自己榻上,半只枕头都被她哭湿了,一双红肿的眼睛回望魏璎珞,像是对她解释,又像是对其他人解释道:“我跟吉祥是一起长大的,她家里穷,经常有了上顿没下顿,所以手脚有些不干净……我没想到进了宫,有的吃有的穿了,她这坏毛病还是没改掉……”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宫女所,魏璎珞眉头一皱。
一把将玲珑摔在地上,魏璎珞头也不回的冲出宫女所。
魏璎珞满心疑惑地走回自己的床榻边,两幅被褥挨在一起,两只枕头紧挨在一起。
“别看!”张嬷嬷忙抬起一只手遮住她的眼睛,却被她用力扒拉了下来。
一碗面也不至于要吃这么久,算算时间,她早该吃完回来了吧。
魏璎珞闻言一愣:“你说什么?”
一张绣帕,从她指尖滑落。
一名跟吉祥关系还算不错的小宫女低声给出答案:“她被抓走了。”
玲珑惊愕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