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72章 食物会发出叽叽声

第172章 食物会发出叽叽声

能够前往龙夏之外的列车,要么是污染种,要么是腐败种。
周白榆叹道:“这就是我说的糟糕的事情,如果我们不吃掉食物,我们也会变成食物。”
所以规则里,有一条是可以睁着眼睛睡觉。
黄谬傻眼了,合着这也是规则?
他还在琢磨规则:“饥饿很可怕,饥饿还能扩散?”
车窗外的景色很美。
周白榆也不得不感叹,这个人是真的离谱,人设太稳了。
但饿着肯定不是办法。
这一瞬间,所有恐惧都不复存在,黄谬,克服万难睁开了双眼:“哪呢?哪呢?脱衣服好耶!”
直到周白榆在黄谬的额头敲了四下,黄谬才嗷呜地叫了一声:“快快快……憋死了我了!大活人差点给尿憋死了!”
【我需要前往一个地方,但我不够资格登上这趟列车,求求你啦,让我进来吧?】
对于先遣世界的人类而言,现实世界里人们过的普通生活,就是他们所奢求的梦幻般的生活。
“饥饿可以扩散,乘务员会在吃饱喝足后来到这里。也就是说,我们饿着的话,乘务员就会饿,他饿了,那么他来到这里的前置条件——吃饱喝足就无法达成。”
……
第一节车厢的睡觉时间,周白榆可以确信,黄谬基本不需要担心了。
【哦,恭喜你们,亲爱的乘客,你们度过了愉快而安静的睡眠时间,睡得好么?我是乘务员二号。】
之前由于睡眠时间,就连食物都必须遵守规则,所以一直没有听到叽叽的声音。
这老鼠看着不像是正常老鼠,真要是吃下去,或许能填饱肚子,但保不齐会被恶心很久。
如今自己感到饥饿,或许是因为黄谬饿了,导致饥饿扩散,自己也被影响,跟着饿了起来。
“这下就难办了……这玩意儿该咋吃?”
女人的面容就像是游戏cg里那些精致的精灵一样美丽……
但现在,睡眠时间结束了,这就导致老鼠们也苏醒过来。
“来了!”
周白榆假装自己被诱惑到了,然后试着将手伸向车窗。
“我可太饿了,想女人是需要消耗体力的,我不吃饱,小黄谬也没办法抬起头做人啊!”
但下一秒,又变成了荒芜的战场,hetushu.com.com能够看到许多被血液腐蚀,在空气中仿佛锈蚀了无数年的长枪,利刃,密密麻麻,仿佛兵冢。
面朝下,让周白榆能够用眼角余光,感受周围变化,且不会与怪物对视。
周白榆再次面朝下。
就在周白榆震撼这到底是哪里的时候,忽然有一个美丽的女人开始敲窗了。
而是他隐隐猜到,莫非外面这些家伙……是乘客?
话音消失后,黄谬说道:“大餐呢?”
一个负责让人睁眼,一个负责去和人对视。
对视的怪物或许又是另一个怪物。
如果这是黄谬,大概已经打开窗户了。
也许这二者结合,导致能够出现无视诸神规则,或者说抗衡诸神规则的东西。
“我刚才尝试了一下,闭上双眼很可能会导致脑海里出现幻觉。”
【工作时间到了,工人离开床位,请前往工作区,负责列车正常运行。】
周白榆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翻了个面,面朝下。
“睡眠时间基本不用担心了,我只要盯着牌桌,那么床上的脏东西……应该就无法与我对视。”
黄谬吓得呆在原地。
黄谬忽然对姜闲雾很佩服,这个姜闲雾,似乎知道了自己的性格,把自己拿捏住了啊。
恰好这个时候,脑海里传来了声音。
黄谬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其实我早就饿了。”
姜闲雾的声音也是幻听。
【邀请我进去!邀请我进去!!】
为了能够体面的吃饱喝足,周白榆的目光不再看向老鼠,而是看向整个车厢,搜索起可以破局的东西来。
黄谬一番话拉高姜闲雾血压。
猩红的眼眸如同月亮一样照耀着这个世界。
“其实下次可以尝试变成多啦A梦,或许对我来说比女人吸引力大一点。”
“我不听我不听!”
周白榆已经看到了食物。
【能让我进来么?你可以对我发起邀请的……】
“也许根本没有穿行很多世界……”
四个二第二大,王炸第一大。
它们发出叽叽叽叽的声音,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鼠鼠我啊,最喜欢发出叽叽的声音,在这样的车厢里跑来跑去。
是我先来的,这句话让周白榆觉和*图*书得有些古怪。当然,不是那种白学现场的古怪。
但他忽然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个列车,号称能够抵达任何地方了。
周白榆内心诧异无比,这到底是一辆什么样的列车?
周白榆的肚子忽然有些饿,这是很少见的事情。
“但这就比较麻烦,因为我根本不敢尝试啊。”
【接下来,我会为你们发放食物。我们的食物都很新鲜。】
姜闲雾说道:“牌桌上的女人脱衣服了。”
【工作时间到了,乘客请离开床位,在车厢内走动,休息,但不要回到床上。】
与此同时,周白榆感觉到了,自己所在的床,也开始轻微晃动。
周白榆推测,王炸可以开口说话,那么四个二或许也能解锁仅次于开口说话的。
“也许外面的景象,看起来那么美好,只是那些未能遵守规则的乘客们的投影。”
三十秒的时间很短暂。
他感觉到,不久前黄谬闭眼后,黄谬身上确实散发着某种奇怪气息……
这或许就是因为……他们的先遣之躯,并没有死去,而是被囚禁在了某个特殊的空间。
很显然,这里是有四个人在打牌,区别在于,牌组大小,和斗地主很像。
【求求你了……让我进去……我不会吃你的,咕嘟……】
有只存在于第九艺术里的巍峨宫殿,高耸入云的建筑仿佛让人无法想象其内部的恢弘。
表情扭曲,像是饥饿了许久的人,终于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黄谬还是不敢动。
身为一个异行者,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打破规则么?
“现在开始,除非我在你额头上敲四下,否则任何触感,都不要说话,不要轻易露出你的眼睛,明白了么?”
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过于恐怖的情景让他的所有思考方向,都偏向了保护自己,甚至认为——
好一会儿后,周白榆确信,怪物已经下床。
起源世界,先遣世界,现实世界里的景象交织在一起。
“原来如此,这条规则果然是假的。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但是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那么,祝你们用餐愉快。】
【最后,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检票员即将赶来,等m.hetushu.com.com他吃饱喝足,他就会来找你们。】
仿佛是穿行在一个又一个不同的世界。
“要不咱们忍着吧?”要吃下这玩意儿,在黄谬看来,他宁愿饿着。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睡眠时间的结束。
周白榆也是这么想的。
周白榆忽然意识到了困境所在。
这个牌组规则经过验证,的确是真实规则,至少王炸后,他的确可以说话。
姜闲雾说道:“牌桌上出现了王炸,所以我现在可以和你说话,听我说——”
它缓缓爬着床。
这奇异列车,未免也太逆天了些。
周白榆不敢与它对视,但眼角余光能够看到……那是某种全身都仿佛是黑色砂砾所组成的东西。
现在仿佛是云层之上的天堂。天空之海景象里,许多人类不曾见过的生物在遨游着。
黄谬听到了声音。
想了想,周白榆觉得自己还是怂一点比较好。
【饥饿很可怕,在这里人是可以被饿死的,另外,饥饿可以扩散。不要让你的饥饿影响工作人员。】
黄谬再次看向那肥头大耳的老鼠:“总觉得……我如果就这么吃掉它的话,虽然我活下来了,但好像就被规则嘲讽了叽叽。”
这俩列车里,或许是某个超级污染种,加上诸神秘宝?
老鼠。
尤其是这里没有火,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得生吃老鼠。
这趟列车当然不止装载过一次有资格的人,想必已经有不少人,进入过这趟列车。
“靠!叽叽!”
这样的场景还来不及看清细节,看清楚那些骸骨到底是腐败种的,魔族的,还是……先行者的,周白榆眼里的景象就又变了。
“知道了。”
【好饿啊,让我进去!】
能够在这么多世界穿行?
在天空中流淌的瀑布,真映衬了那句银河落九天。
【我会报答你的哦。】
你有规则,我有异化。
然而周白榆和黄谬都吃不下这个东西。
“算了,眼下列车的来源不重要。”
周白榆甚至看到了一张脸的嘴角……流出了口水。
想到这一层,周白榆已经确定,规则八是假的。
因为一旦闭眼,很可能就处在了可以被怪物攻击的范畴。
他看到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大家正常有序hetushu•com•com的生活,但天空中,却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巨大到横跨天际的触手。
周白榆决定回去后,去问问A博士和琳姐。
但这其实也是一个陷阱,稍有不慎一个错误尝试,也许就满盘皆输。
“那么看来,食物会发出叽叽的声音,这一条规则是真的?”
假如列车真的可以在各个世界穿行,那么对于先遣世界的人来说,也许的确存在一个乐园般的世界。
接下来的画面就变得让人恶心,那些女人就像是和平广场的鸽子,周白榆试图打开窗户的手,就像是即将挥洒食物的游客。
岂不是出现了先行者和逆行者之外的,抵达各个世界的渠道?
基于这些生物的声音,是出现在他脑海里,他预测,或许自己的念头,便可以直接和这些生物对话。
黄谬到底还是睁眼看到了王炸,确定了现在是短暂的安全时间。
“是因为所有工人不需要么?说起来,腐败种也不需要排泄……这列车,越来越有意思了。”
见过了弥黛尔,琳姐,张郝韵,凌寒酥这些美丽的女性,周白榆对这种美还是很有抵抗力的。
但相反,睁眼的话,就意味着不会被怪物攻击。
她看向周白榆的目光也满是暧昧。
他真打算这么干,但好在这个时候,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消息。
虽然遵守了规则,但如此狼狈的活下来,他也觉得有一种被“列车”给了个下马威的感觉。
那些失败的人,如果是先行者,在现实世界里,连被救赎的机会都没有。
“可以确定是,车上有乘客和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大概率都是腐败种……那么列车长是谁呢?”
时间又过去数小时,黄谬感觉膀胱要炸裂开,想着要不要直接尿在床上——毕竟规则没有说不可以给下铺的兄弟送温暖。
但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列车……
周白榆大概懂了,自己的身体,作为三阶的先行者,根本不可能这么容易饿……
当他碰到窗户的瞬间,那么多面容大同小异,仿佛比着人类审美长起来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约莫过了五分钟,周白榆发现,从黄谬床上离开的脏东西……再次出现。
很简单,现实世界就是。
“这……怎么吃啊?”https://www.hetushu.com.com
周白榆一阵无语。
“我怎么回事叽?我怎么会发出这个声——叽——音。”
【对了,补充一条非睡眠时间的规则——】
在“脏东西”离开床后不久,周白榆就翻了身子,侧着看向了车窗。
他猜测,这里藏着一个梦魇性质的怪物。
这些都是周白榆的猜测。
的确,只要脑子里想想女人,就一切变得不可怕了。
“好歹……你们坚持久一点啊。”
“靠,你骗我!”
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美,她的声音柔和而甜美。
“从黄谬那床的数据来看……接下来我会有几分钟的时间可以避开那个怪物,现在是观察车窗的最好机会!”
周白榆发现……这车厢似乎没有厕所。
【明明是我先来的!是我先来的!!!!】
周白榆内心嘲讽着。
“叽,什么更糟糕的事情?叽!”
【倒计时一分钟,正式进入工作时间。】
车窗外的景色很美,列车的速度很快。
黄谬瞬间下床,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找了个角落嘘嘘起来。
临襄市,商业街。
黄谬说得正义凛然。
手臂大小的,活蹦乱跳的老鼠。
周白榆依旧凝视着拍桌。
这个怪物很强大,但规避方法也很明显。
他很佩服姜闲雾记得这么清楚,但让他吃下这东西,他还是不敢吃。
那个怪物开始嗅周白榆。
但他的的确确,和黄谬二人,都巧妙地避开了怪物。
当他的手碰到车窗的瞬间,无数美丽的女人贴近了窗户。
这个时候,周白榆基本上和黄谬一个饥饿程度了,他看向黄谬:“而且……如果我们不吃东西,可能还会有更糟糕的事情,我的直觉告诉我——”
和腐败种很像。也和自己在无光之国时的感觉很像。
“假如,王炸代表一条规则三十秒内失效,那么四个二或许是另一条规则失效……”
于是才会有这么一趟可以穿行在龙夏与世界各地的列车。
……
“别废话了,听好,你现在活下去的办法就一个,自己脑子里想女人去吧,不管怪物在你身上嗅也好,摸也好,你就当是女人在对你挑逗好了。你可以捂住双眼,但不要闭上双眼!”
“甚至连车窗都没有,这一切,就是一个……陷阱,一个诱饵。”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