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71章 惊魂列车

第171章 惊魂列车

“那么我翻身去观察车窗,来验证规则八的话……很有可能和它对视。”
整个车厢透露着古怪。卧榻处一片漆黑,看不到床上睡觉的工人们的模样。
“规则三,不确定,如果一张床只有一个人……那么规则五提到的,不会有人在睡觉时间下床方便。如果你看到了有什么下床,请不要与他对视,这似乎矛盾……莫非规则三是假的?”
死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
“你妈妈的……我要吓尿了……草拟嘛,末日最缺的物资,是尿不湿!”
而在这样一个灵异列车里,有时候,胆子小的人知道得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周白榆捂住嘴巴,这个动作示意黄谬现在绝对不要发生。
过程里,黄谬看了一眼下铺的人。
床开始不规则的晃动。
黄谬吓得哆嗦了一下,当时险些掉在地上,好在还是赶紧爬上了床。
黄谬所在的床依然在抖。
周白榆忽然说话了:“黄谬,睁开眼睛!”
这才是最为致命的一点,这工人居住的车厢里,有十条规则,但其中一条是假的。
此时,乘务员二号的声音在周白榆黄谬二人的脑海里出现:“虽然我服务于您二位乘客,但很抱歉,根据规则,你们一开始只能进入最低级的车厢。”
“规则八,可以利用乘客身份特权打开车窗,对外面的‘存在’发起一次邀请。”
周白榆摸着下巴,他略微琢磨了一会儿……发现时间未到。
周白榆胆子到底是很大的,能在见识到风中摇曳的爱情后,依然挺着萝卜面对命运的人……当然不会被眼前的恐怖吓到。
这样一直闭着眼睛,虽然也没有错。
“记住我前面说的,每节车厢都会有不同的规则,而这些规则里,有一条是假的。接下来,我会告诉二位客人规则。”
“她们穿一身白衣服,披着长头发,确实吓人啊……但她穿比基尼,梳个双马尾,那也带劲啊。”
不过很快,约莫过了两三分钟,黄谬冲不动了,m.hetushu•com.com他只感觉后背发麻,脊椎处传来一阵寒意。
周白榆虽然确实也看懂了,但不影响他大受震撼。
周白榆把自己吓到了。
好在,这俩动作都很容易懂。
规则九表明,除了王炸,还有其他组合的牌能够为乘客带来某种便利。
那是在葬礼上才能闻到的气味。
“我的妈……这太吓人了,救命啊……”
纸灰的气息很浓,这是死人……或者说这是中式葬礼的味道,香火,纸钱,焚烧。这些气味融合在一起,让这车厢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在黄谬身后的那个“东西”,全身漆黑,但却有一双眼睛。
周白榆屏住呼吸,手忽然不敢动了。
与外部的光芒万丈,金碧辉煌不同,车厢内部,让人意想不到的寒酸。
黄谬猛然想到,也许可以睁着眼睛睡觉,这条规则是对自己的保护……
“规则三,住在这里的都是列车上的服务人员,现在每张床铺上都睡着一个人,且仅仅能睡一个人。”
但看不到有人玩牌,明明是七点零七分上的车,但似乎已经是深夜。
这心脏大得不输给自己。
“希望黄谬可以记住这些规则……活下来……”
周白榆看到了极为骇人的一幕,一道漆黑的身影……像是灵魂一样,缓缓从黄谬背后冒出。
“再也不见。”
周白榆渐渐发现……
“规则二,即便在检票员到来之前,没有询问你们去哪里,列车也会有启动。检票员可能在一分钟后抵达,也有可能一年后抵达~!谁知道它会不会迟到呢~!”
“所以根据规则四,现在就是睡觉时间,我可以各种姿势睡觉,但不能说话。”
而有着可怕直觉的黄谬,已经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毛骨悚然。
黄谬的床开始晃动起来。
周白榆不得不说,黄谬能够在末日里活到现在,大概自身也是有些特殊的。
明明没有人打牌,但是牌就是会自动的出现在了桌面上。
“忍住啊!黄谬。www•hetushu•com.com
“规则八,你们可以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的景象。并且可以利用乘客身份特权打开车窗,对外面的‘存在’发起一次邀请。”
“很多规则都有呼应,但有两条规则是独立的——规则八,规则十。”
“规则七,当牌局里有人打出王炸的时候有三十秒的时间可以短暂交流。”
“等等,万一是女鬼呢?”
“虽然这里和我们列车格格不入,看起来寒酸又破旧,但这确实是列车的一节。如果不遵守规则的话~!呵呵,会死的哟。”
睡觉不能说话。
“这个规则是真的,否则九就失去了意义。”
无数次危机关头,黄谬都是靠着心中默念这段圣经度过,此时的黄谬也是如此。
桌子的四方,都摆放着扑克牌。
看来前面那九轻一重的晃动节奏,确实是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
周白榆看向列车车厢内部,这里是供工人们睡觉的车厢。
“其实截至目前看来,规则很简单,我现在需要侧着身子,盯着牌桌看,只要打出来的牌里,有王炸的话,我就能和黄谬交流信息。”
计时开始,十条规则,几百字的信息量很快闪过,黄谬可记不住,正准备询问姜闲雾来着,周白榆猛然间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黄谬也在琢磨这些规则,虽然不如周白榆那么脑子好使……但他的直觉挂比周白榆开的还离谱……
周白榆仔细想了想:“黄谬应该是已经反应过来了,这个过程里,只要能够不说话就好。”
所以他很清楚,一旦说话,吃着火锅摸着波的生活就没有了,自己可能会被直接抹杀。
可不知为何,一闭上眼,那种恐惧感就始终无法消退。
周白榆眯起眼睛,揣摩起来。
“而且我必须判断出什么时候是睡觉时间,目前来看,虽然其他床位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但确定是有人的……”
“规则一应该不是假的,否则后面几条规则都没有意义。”
就在黄谬闭着眼,www.hetushu•com.com内心越发焦急的时候……
黄谬虽然不如周白榆聪明,但他的直觉某种意义来说,比周白榆的第六感选手还可怕。
“不过这一条规则,起码影响不大……”
这是周白榆内心的推断。
“冷静下来,周白榆,你见过的古怪场景可多了去了。现在仔细想想,十条规则里,哪条规则是假的……”
“规则七,当牌局里有人打出王炸的时候,你们有三十秒的时间可以短暂交流,暂时打破不能说着话睡觉的规则。”
柔软的灵魂再度变得坚硬。
你他娘真是个人才啊,这么惊悚的氛围下,依然不忘初心,与赌毒不共戴天。
“那么现在黄谬最安全的做法,就是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睡觉。”
随后,周白榆看到了一个王打出……
他要保护黄谬,面对多可怕的怪物都无所谓,但就怕这种需要黄谬胆子大和动脑子的。
葬礼的气息,一张床只有一个人,有什么东西会下床……
那种压迫感让他想要叫出来,但他到底还是没有坑周白榆。
“规则九,留意牌局里其他牌组,当它们被打出的时候,或许还会有其他的条件解锁,但需要你们自己摸索。”
在乘务员二号讲述规则六的时候,周白榆前往了五号铺,而黄谬也照着做,前往了七号铺。
他暗骂一句狗屎,这意味着这把牌结束后,才有可能等来一个王炸。
“规则十,食物会发出叽叽的声音。”
想到这里,周白榆比了一个暂停手势,再双手合在一起,靠近太阳穴,比了一个睡觉的手势。
“规则五,睡在这里的人,膀胱都很好,都有着一个铁肾,不会有人在睡觉时间下床方便。如果你看到了有什么下床,请不要与他对视。”
“所以现在还不到验证的时候。”
但问题在于,黄谬也慢慢回过味来了。
但他依旧不敢睁开眼睛。
但这些需要乘客自己摸索。
“规则二提到的是检票员抵达的时间,这应该也是真的。这次征召,或许和_图_书我会耽搁很长时间,但也许很短。”
随着一张张老师的面庞不断闪过……黄谬渐渐平静。
“我床上的那个‘东西’,很有可能会在某一刻下床,规则提示,不能与这个东西对视。”
黄谬虽然脑子没有那么快,但看着周白榆嘘声的动作一直没有放下,食指始终竖在嘴边,他渐渐也觉察过来了,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黄谬的床,抖得很有节奏感,想到了某个离谱的可能性后,周白榆不再搭理这货,继续一边留意着车厢中央的牌局,一边琢磨规则。
“据说末日前的女鬼演员长得也怪好看的。”
“规则六,在我讲述规则的过程里,请你们赶紧回到五号床位和七号床位上,你们在上铺。”
“规则十,食物会发出叽叽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那道气息慢慢远离黄谬,黄谬听到了窸窸窣窣的下床的声音。
总之,在拆解规则,随即感到细思极恐的过程里……周白榆靠着自身的过硬胆气,黄谬靠着过硬,二人都暂时稳住了情绪。
那是否意味着,也有什么东西,此刻就在床上?
“这规则听起来怪怪的,但翻译过来,就是睡觉必须保持安静。”
因为闭上眼睛,就会被某种东西影响神智。
散发着霉臭气息的湿木床,留下中间两米宽的过道,在车厢正中央,摆着一张同样破旧的桌子,和四个凳子。
此时的周白榆和黄谬忽然都意识到了……学手语的必要性。
在黄谬的脑海里……老师们的样子也变得扭曲起来。
他脖子僵硬的很,真怕自己转过头就看到一张怪脸。
但已经从瑟瑟发抖,变成了色|色发抖。
但那个“脏东西”的气息,并没有远离黄谬,黄谬不敢睁眼……该怎么办?
“妈的,真担心黄谬作死啊。”
这真的是毫无操作空间,此刻周白榆无法触碰到黄谬,也无法做出任何异化的行为……
周白榆猛然闭上双眼。看到周白榆闭眼,黄谬也闭着双眼。
而黄谬能够感觉到……此时有https://www•hetushu.com.com“鼻子”,像狗一样在自己脸上,不断嗅。
“我总不能闭着眼睛去看车窗吧?”
“现阶段我还不饿,而且是睡觉时间,不需要考虑到吃东西。”
假如周白榆知道黄谬此刻内心的想法……一定会想,你他娘真是个人才,你真该滚去隔壁灵异分类。
黄谬则左手虚握,仿佛抓着某个环状物,右手在虚握的中心上上下下,做了个导的动作。
无论是这些工人,还是……自己与黄谬的床上!
“最后,祝你们旅途愉快。我们下节车厢见~!或者——”
“规则一:你们需要成功存活,直至检票员到来,询问你们需要前往的地方。将地方告诉他后,你们可以成功进入下一节车厢。”
“大乔未久天海异乔本有菜三上优亚风可怜小沧奈奈雨田爱白桃葵司相泽楠……”
“规则四,在睡觉时间,你可以睁着眼睛睡觉,侧着身子睡觉,但你不能说着话睡觉。非睡觉时间,大家都要扮演自己的角色,他们是工人,但你们是乘客。”
“他用的不是有人下床,而是有什么下床……”
这是最可怕的。此时的黄谬虽然靠着老师们获得了力量,可他因为恐惧,总觉得自己一睁眼,就会看到不该看到的,然后死去。
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甚至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纸灰气息。
这是规则,这条规则黄谬认为就是真的,他直觉比周白榆还离谱。
“睡觉的时间里,可以侧着身子睡,可以睁着眼睛睡……但不可以说着话睡觉。”
“艹!”
“不……不对,这段信息里,乘务员二号用的字词有点不对劲,如果看到了有什么下床……”
他瞬间不说话。捂住了自己嘴巴。
黄谬的恐惧过浓,都快吓得尿裤子了,好在这个时候……黄谬的自我保护机制开始生效了。
好在,拥有救世主特性的黄谬……还拥有一个巨大的特点——黄,黄到荒谬的黄。
“那就意味着,这两条消息不矛盾,一张床有且仅有一个人……但这是针对人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