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33章 登天之人

第133章 登天之人

他的理智也在疯笑声的影响下,一点一点崩溃,腐败值飚到了七十九点。
而且老者也攀登了阶梯,甚至引起过波露克的恐惧,于是让艾欧和罗赞,打断了老者的双腿。
a区的人们,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愉快的,纵欲的一天开始了。
所以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不是么?哈维又是为什么,会在最后一刻,忽然陷入癫狂,不断发出疯笑之声。
可这一刻,周白榆身上的气势,一点一点扩散开来。
毕竟,她是唯一一个知道,为什么哈维当时会“失败”的人。
“艾欧的拒绝,让哈维认定里面一定藏着某个秘密。”
“哈维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你又是怎么从哈维这里知道这一切的?”
“他的笑声有着巨大的感染力,让周围的人也跟着开始笑……不是那种欢乐的笑,而是带着邪气的笑容。”
“当哈维发现,所谓的北区,根本不存在,那些众人口中繁多建筑的北区,只有一座巨大的由人心欲望所构建的迷宫时,哈维明白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是真的希望,这个没有发出笑声,没有被瞬间腐蚀血肉的男人,是下一个哈维。
“是的。那口钟和这片漂浮的岛屿一同存在。不管是艾欧罗赞,还是波露克,包括我们在内,都只是后来者。”老者点头,继续说道:“哈维说过,这里是一座天空之城,这里曾经住着两个神。”
“跟我讲述那一幕的人,已经死了,但我还记得他当时模仿那个笑容的样子……那是一种怪笑……一种只有陷入癫狂,神志不清的人才会有的怪笑!”
周围的笑声也慢慢消散。人们不解地看着周白榆,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停下。
那些疯子虽然强大,但被会长一一破解,可见他们远没有强大到让魔族都不敢靠近的程度。
他们在等待一个英雄。
“我没有看到那一幕……但是有很多后来进来的人看到了!”
不甘,憎恶,渴求,乃至哀求,所有情绪汇聚在一起,却只能是欢愉的笑声。
周白榆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
很快老者继续讲起了故事。
一连串疑惑,让周白榆感觉到,这个地方可能远不止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哪怕见一面就回到a区,哪怕永远无法回到这个地方都行!但艾欧拒绝了。”
随着众人情绪的回落,人们又渐渐散开。
无论是对真相的追求,还是对这些人的救赎,最后的结果都落在了一处。
“只是我们一刻也不曾想要去找寻他们,一刻也不想放弃现有的一切,离开这里。”
“那么哈维便是那个核心。”
“当你也攀登阶梯的时候,你也会感受到那样的记忆。这是来自阶梯的魔力。只有鼓起勇气去攀登阶梯的人……才有可能感受到哈维的记忆。”
b区的无数人,疲倦不已的姜璐也好,奄奄一息的老者也罢,还有身后那数万人,全部都发出了炙热的笑声。
人们诧异地望着他。
“只有哈维……始终是悲悯地注视着这里,他没有被这里的欢乐所蒙蔽。”
a区和b区,似乎是互为倒影的两个区域。
www.hetushu.com.com哈维他最后做的事情,是来到了b区,他拎起艾欧,用强大到艾欧无法反抗的力量,强迫艾欧开启了旋涡……”
可阶梯处,没有任何一个人。下一秒,他们又开始狂欢。
但周白榆并没有搭理。
寒意侵蚀的一刻,周白榆才缓缓睁开双眼。
这个欲望构建的天堂与地狱,似乎还藏着一些更为邪恶的东西。
一道孤独的身影出现在了周白榆的身前。
但他不理解,哈维到底为什么会失败?
哈维离开了欢乐之国。
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但落在b区的人们身上,则格外寒冷刺骨。
以及,那口钟居然不是哈维所创造的?是早就存在的?
“他这么说的时候,眼里光如同燃烧的烈焰!”
假如其中一个是欢笑与快乐之神,那么另一个是谁?
“当然不是。他的全名,哈维尼尔巴斯,他有一头卷曲的金发,体型高大魁梧,看着力量十足。哈哈哈哈……多么完美的哈维啊。”老者的笑容不晓得是惋惜,还是唏嘘。
他们已经在这个地方被困了太久太久。
在听完了这个故事后,所有人都以为姜闲雾一定会攀登阶梯。可等了几小时,发现他只是坐着不动后,他们只能失望发出一点笑声,细微,卑微。
他相信,那些陪伴着自己一同到来的传奇,一定不会沦为欢笑的奴隶。
来自阶梯的压力,那无尽的悲伤尚未开始背负,可来自魔族的压力,已经开始朝着周白榆逼近。
疯笑,癫狂邪恶的笑声,能够瓦解他人的理智,且让人看到一些幻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是多么愚蠢,以为这些快乐,都是我们应得的。”
波露克为了杜绝哈维这样的人出现,也在b区杀鸡儆猴,将老者的双腿截断。
他抬头看着天空中那口古钟,看了几眼后,便低下头来,闭目养神。
他只是盘腿静坐在黑夜下,一语不发。
老者讲述完了故事,最后的一口气已经咽下,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不多了。
“如同肥皂泡一样虚妄的欢愉,建立在空中毫无根基的欢愉……终于开始一点点破碎!”
他们憎恶着a区的人,因为a区的一切,都是从b区人身上劫掠的。
但很快,他们也有了答案。
“当我们沉浸在欢乐之中时,我们也想过,要是那些人在该多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啊?我们的英雄哈维,他怎么会停下呢?!”
当人生中最接近自由的一刻沦为了过去,那么这段过去,一定会反复的出现,反复的鞭尸“现在”。
“末日之下从无乐土。只是那时候的我们,怎么肯能会明白?”
这里的一切,都和a区是反着的,且被加剧化。
此后,老者尝试着去按哈维所说的做,尝试着攀登阶梯。
波露克,艾欧,罗赞,在哈维面前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这听着怎么这么的熟悉呢?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攀登阶梯,但如果要登上阶梯,我必须得等到白天。”
https://m.hetushu•com•com不,不是快乐,而是纵欲。哈哈哈哈哈……你看看这些家伙,他们一个个的,多么丑陋,我们都是欲望之下的怪物,哈哈哈哈哈……”
那么作为友尽模式连接的疯人院,似乎就显得过于小家子气了些。
而周围的人,也因为情绪起伏,期待感全部化作了笑声。
周白榆的眼神锐利起来:“还是说,你就是哈维?”
“那个人对我说,据说在笑声里,他看到了自己的亲人。这样的笑声,不久之后我也在b区听到了。”
“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而只有登上阶梯,才能够感受哈维的记忆。”
“波露克当时说过,离开这里,就可能再也无法找到归来的路。”
这句话让周白榆来了精神。
他第一次觉得,原来笑声里,可以夹杂着那么复杂的情绪。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艾欧比较谨慎:“我会前往b区,无论如何,威胁到蕾娜大人神授的人,都应该被铲除。”
这一瞬间,周白榆看到的,不再是登天的阶梯,而是一座不见终点的长桥。
“洪亮的钟声,如同水波一样扩散,让整个悬浮的空岛周遭,出现了裂痕,那些漂浮在空中的肥皂泡……全部都变得扭曲!”
周白榆也开始跟着他前行而去。
“可是那么遥远高渺的古钟,他该如何去敲响呢?”
周白榆的拳头握紧,决意迸发,眼神如骤然亮起的星辰。
周白榆继续问道:“哈维来到这里的时候,那口钟就已经出现了?”
他是被击败了吗?如果是,那又是被谁击败了?
“可惜……我没有走到顶端,我只是走了几步,便被巨大的悲怆摧毁。”
以欢乐之名构建地狱,这样的卑劣,这样的邪恶当然该净化掉。
美食城堡里,提醒魁梧的厨子罗赞,拿着巨大的菜刀,发出怪笑:“又有不知死活的小子挑战那座阶梯,哈哈哈哈哈。”
老者便是在攀登阶梯的时候,感受到了哈维的记忆,才身临其境讲述出了哈维登天梯时的情况。
“哈维必然掌握着某个秘密,假如疯人院里的人是哈维,假如我和会长经历的区域都有着同等重要性……”
“那一刻,波露克一定是欣喜不已,艾欧和罗赞也同样惊喜。”
笑声虽然虚弱,可在欢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终究,只是妄想罢了。
“也只有真正拥有勇气去承载所有悲痛的人……才有资格,踩在阶梯上,否则便会掉落!”
那道孤独的身影,开始迈开脚步。
“你是说,你要攀登吗?”老者眼里再次有了光。
“当他登上阶梯的那一刻,罗赞,艾欧,连碰都不敢碰他,他身上散发的气势,就像是要摧毁这个国度的君王!”
“他的身体越发沉重,可他的脚步却越发的迅疾!”
他执意等待一夜,要在天光亮起的一刻才动身,便是因为他要传递出一个信息。
“这全部都是波露克用欲望编织的一张网!”
一个如同哈维那样,能够走向天梯的英雄。
“哈哈哈哈,我们当然会思念,也当然会担心,但末日之下,一切情感都是那么和-图-书的脆弱。我们能够活下来,就已经需要竭尽全力。”
“波露克大概也没有想到,在b区的那群沦为欢笑奴隶的人里,还有人可以攀登阶梯。”
周白榆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世界存在。
“这里有取之不尽的美食,这里可以尽情纵欲,这里的一切都像是天堂才有的东西,没有怪物骚扰我们,有可以遮风避雨的住宅……”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切,是因为我攀登过阶梯,我感受过哈维的记忆!”
“他是那么耀眼,他的威严让波露克都害怕地跪在了地上,他背负着无数人的悲伤,将那些他们在欢笑中抛弃的沉痛过往……一点一点拾取。”
但不知为何,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只是老者已然毛发掉落,牙齿崩落完。全身黝黑,轮廓上看着是个人类,其他的,完全无法看出来。
就好像他们不敢自己攀登阶梯一样,这个世界,又有几人敢直面恐惧呢?
“哈维发出疯癫的笑声,他彻底疯了,背负着巨大的悲伤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停在笑。”
周白榆注意到了这个地方,觉着有几处比较奇怪,哈维是怎么知道天空中那口钟的?
如果那个人是哈维,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疯人院里?
“哈维终于走到了最高处,他挥舞拳头,重重砸在了巨钟之上!”
两个神……
但他能做的事情,只有这些了。
周白榆对这个老者的不甘,并不感兴趣,他问道:“哈维尼尔巴斯,他是怎么失败的?”
在老者眼里,或者在这里所有人看来,哈维疯了,在最后的那一瞬里,哈维被“摧毁”了。
“他从阶梯上一跃而下,再也不看一眼欢乐之国的所有人,他就是发出癫狂的笑声。”
“我们永远不知道为什么哈维会忽然停手。”
当第一抹光,照在赤红的土地上时,这个欢笑地狱的温度开始急速下降。
来到阶梯前的那一刻,周白榆听到了浪潮般的笑声。
如今登天之人,虽然无法与哈维相提并论,但他们有着同样不灭的意志,同样不屈的灵魂。
“他说过,就算是真正的地狱,也不会夺走人们悲伤的权利,他要砸碎这个国度!他要摧毁这里虚假的欢愉!”
他们无尽的欲望供养着那个看似天堂的区域,但自己却置身在地狱之中。
故事到了这里,就结束了。
在讲述完这个故事后,那些不断蠕动爬行着的人,已经一点一点靠近了周白榆。
波露克点点头,她当然不认为,姜闲雾能够如同哈维一样,登上阶梯,尤其是阶梯的后半段时。
他们就像是感应到了某种危机一样,全部齐刷刷地看向了阶梯所在之地。
“哈维发现了这一切后,便一心想着将我们救赎出来!他是我们的英雄!他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敲响天空中那口钟,就可以破开这掠夺性的欢笑!”
“哈维是如此的强大,他登上阶梯的脚步是如此迅疾,没有半点停顿,在他的疯笑声中,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个是表象,一个是真实。
会长曾经也说过一点,他在疯人院听到了自己至亲的呼唤。
但他们也只能m•hetushu•com•com报之以“欢笑”,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
“可哈维没有那么做。他只是创造了登天阶梯,他把在a区做过的事情,又做了一遍。”
周白榆瞪大眼睛。
艾欧默默离开,准备朝着b区前去。
哈维为什么会知道,敲响钟就会瓦解这个国度?为什么哈维会说这里存在两个神?
“是啊,我也一直在想,哈维到底是怎么失败的呢?”
“人们在那个地方所遇到的所有美好,全都是假的!不存在的队友,不存在的亲朋!哈哈哈哈,所有我们精神上渴求的一切,都是欲望的海市蜃楼!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周白榆忽然明白了。
“当越来越多的人前往b区就杳无音讯后,哈维始终惦念着这些人,他一次又一次试图让艾欧带回他们的消息,一次又一次,试图前往b区见到他们。”
疯人院里,藏着一个顶级强者,一个强大到七大魔皇谁都不愿意主动招惹的存在。
“艾欧和罗赞更是连靠近哈维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不敢离开,或者说……我们不舍得。”
但波露克并不知道,哈维当年的强大,不仅仅是肉体,亦有灵魂。
“他如同神明一般,构建登天之梯。难如登天的事情,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可他到底还是……失败了。到底为什么呢?”
他当时就在想,为什么末日里会有一座疯人院呢?
周白榆没有更多的解释。
如今,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伙伴们有没有收到那个讯息,也不知道他们在这些天的欢声笑语里,到底怎么样了。
“我也终于感受到了那种笑声的恐怖……那不是与欲望关联的笑声,那是一种邪恶的笑。那笑声让人的理智开始一点点瓦解……”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当周白榆盘腿而坐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这个年轻人屈服了。
同时,a区的无数人,忽然间神情狰狞起来。
他此前一直很悲悯,他的一切都很好。但就在触碰到古钟之后……哈维变了。
无数笑声撕裂着赤土地狱里的静谧,如同藏匿在山洞中,被亮光惊醒的蝙蝠,在哈维失败的一瞬间,在他们回忆起那一刻的一瞬间,群蝠朝着山洞外飞走。
“他没有说话,只是抬脚的瞬间,脚下就有了阶梯!仿佛他的意志已然与神相连接,他的决意让他有若天助!”
他是正义的化身,以雷霆之势,直接打败了波露克与艾欧罗赞三人组。
他想要拯救这里的人,想要摧毁这个国度。
老者的眼里也有困惑。
但在哈维创造出抵达古钟的阶梯,攀登阶梯之前,老者就进入了b区。
“哈维再度登上了高空,b区和a区仿佛互为倒影,两个区域都存在着那口钟。”
“所以他让艾欧和罗赞,砍断了我的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再也,再也没有办法攀登了,哈哈哈哈……”
在老者沙哑与绝望的笑声里,欢乐之国的过往,缓缓浮现。
没有双腿的老者,半截身躯发出嘲笑。周围的人也跟着笑。
可见魔族竞技场,的确是一个大事件。
登天之路,开始。
他点点头,没有用言语回应,只是朝着阶梯,迈出了脚m•hetushu•com•com步。
但周白榆并没有立刻的就开始登天梯。
“当哈维忽然得知古钟真相的时候,他的决意,那种浩瀚的意志,至今我都感觉到震撼,哈哈哈哈哈……”
哈维在a区的种种心路,他是怎么知道的?
“波露克已经惶恐不安的跪在了地上,乞求着哈维停下。”
在波露克的印象里,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够登上阶梯。
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的人类,在这一刻发现,他们在最接近自由的一刻失败时,那巨大的不甘化作了无尽的笑声。
这个国度也是有英雄的。
这个地方是诸神黄昏之前就存在的地方?
“他是唯一一个来到了b区,又成功离开b区的人。当他来到b区时——那一刻所有b区的人,包括我,都以为哈维会拯救我们。”
老者笑道:“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是哈维,我要是哈维,又怎么可能给波露克打断我腿的机会!”
“我不如哈维,哈维是一个心智坚定的男人!”
哈维无疑是很强大的,甚至其实力已经碾压魔王级的存在。
那个人,会是哈维尼尔巴斯吗?
“正是靠着他的那天神下凡的威严与意志,正是被他所感染,我才能连着登上好几级台阶,可我败了啊,哈哈哈哈哈……”
仔细想想,自己在魔族竞技场,力挫缝身阴谋,又开启了新的无光之国线索。
“直到有一天。我们一个个都被艾欧那个混蛋,放逐到了b区,我们才终于醒悟,所有的快乐……都是对我们的掠夺。”
他终于迈开了脚步,踏在了那一级台阶之上。
“在所有人都欢笑的时候,哈维总是带着几分悲悯。”
“只要登上天梯,一切都会明了。”
中央区域的尽头处,波露克缓缓睁开眼,对身旁的艾欧说道:“叛逆发生在b区,昨晚a区似乎少了一个人,看来我们低估了那个姜闲雾,但没有关系,他很弱。”
“他们无不希望哈维能够再次挥拳,撞响巨钟!”
他直接问道:“哈维,不是龙夏国的人吧?”
“他说远方还有他的亲人,他问我们会不会思念那些没有来到这里的亲人。问我们会不会担心他们过得好不好……”
“如果我是哈维就好了……我就不会在第一次攀登阶梯的时候失败了。”
“但这一次,哈维不像在a区时那样,他甚至连碰都没有碰一下钟。哈哈哈哈……他只是告诉我们——‘a区和b区有着同样一片天空,想要摧毁这个国度,想要摆脱欲望的统治,就登上阶梯,去敲响古钟吧。’”
“救救我们吧,年轻人,救救我们!”
但老者到底不是哈维,他只是攀爬了几步,就承载不住那股悲伤……从登天之路上跌落了。
这个剧本,怎么看都像是老者就是哈维。
不过即便如此,波露克也不会任由姜闲雾攀登。
显然,在老者的故事里,哈维是一个攀登阶梯,险些敲响了古钟的勇者。老者对哈维的赞誉很高。
他忽然想起来了,有一间疯人院,里面有一个源头——疯笑者。
“我们没有人知道哈维到底在一拳打向巨钟的时候,承受了什么,我们只知道,哈维他放弃了啊!哈哈哈哈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