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32章 诸神秘宝永恒笑语

第132章 诸神秘宝永恒笑语

如果长期无法宣泄出负面情绪,人内心的欲望就会不断膨胀。
这和周白榆内心的一些猜测有些冲突,她怎么能是魅魔呢?
那个时候,周白榆猜测,这里的一切都和欲魔有关。
当周白榆终于抵达b区的时候,当那一刻,他强制与某个人建立起了连接的时候——
白天的时候,姜璐饿到前胸贴后背,她发出哈哈哈哈地笑声。
笔直站在阶梯外的周白榆,就像是一盏灯火。
思绪的最后,是醒梦无常与和光同尘的脸。
那些惶恐已然沦为一种永远无法填补的欲望。
当他说出我还活着的时候,大概是想要咬着牙嘶吼出来的,可是老者办不到,只能发出笑声。
“救救我哈哈哈哈,我好难受啊,身体好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只过了十几秒,周白榆却觉得有些漫长。
“哈哈哈哈,但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哈哈哈哈!我知道的,我一定会等到一个人!像当年的那个英雄一样!他一步步走上台阶!”
“别害怕,我马上就会来拯救你的。”
在a区的某个人陷入了美梦中发出欢乐的笑声时,同样发出笑声的姜璐——从来没有一刻,如此渴望着睡眠。
快乐的本质,其实就是心里的欲望得到满足。介于转瞬即逝的快|感和长期稳定的幸福之间的那种感受。
但饶是如此,老人说话的时候,但凡有情绪涌现,也只是不断发出笑声:“哈哈哈哈哈……我知道离开这里的办法……”
真实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鲜血淋漓。
a区的人们的欲望得到了多大的满足,b区的人们的欲望就会有多大的缺口,不,是数百倍上千倍的缺口。
a区每一个人的欢笑,都建立在了b区之人的绝望上。
所以面对巨大的悲伤袭来时,才会有“哭出来就会好了”的说法。
她为什么要让这些人只剩下笑容?
波露克更是残忍的将a区与b区做了某种特殊的连接。
这个时候,最为折磨众人的欲望,便是困欲。
就好像她曾经天真的以为——罗赞大人能够利用神力,变出一城堡的食物。
但更多的,是困乏。
她是多么的丑陋啊。
通过异化姜璐的杯子,让姜璐拥有了召唤周白榆的权利。
可他想了想,既然命运让这些人成为了自己的队友,那么自己就该相信他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撞响那口钟!”
周白榆举目望去,四周的每一个“人”,比他黑夜梦魇里,见过的囚犯们还要扭曲畸形。
这些对种种欢乐之外情绪的渴求,都化作了欲望,被诸神秘宝【永恒笑语】所吸收。
人们对食物,温暖,陪伴,睡眠……的种种渴求,形成了庞大的欲望。
……
这里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这里没有出口。
只在一瞬间,当那扇门旋涡一样的门消失的刹那间,姜璐便感觉到无尽的疲倦与疼痛袭来。
内心的欲望不断膨胀。
周白榆想要弄清楚一切,可这就意味着,他可能得前往b区。
她真的以为这是祝福。却不曾想,这是恶毒的嘲弄。
但夜晚,a区的人不再满足于其他欲望时,总归会为b区的人带来一点空间。
如今,站在这个欢声笑语的地狱里,看着这些连悲伤和愤怒都不能表达的,尊严被践踏在地底的人类时……
他最终抬起头,就像是赌徒终于押注:“姜璐,听我说,你是可以通过这个杯子,邀请我前往b区的,现在你按照我说的做。”
老实说,和*图*书周白榆其实是有些害怕b区的景象的。
……
所有的美好与欢乐,也都有着它的对立面。
可当周白榆出现,当老人的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时——
最为讥讽的是,活在b区的人们,只能够发出笑声。
周白榆看着老人脸上绽放笑容的枯皮,想着这个老人,大概是又心酸又愤怒吧,假如他没有沦为欢笑的奴隶。
逆转末日的道路,也不可能是一个人的独行之路。
神像不再被包裹着,而是呈现出了魅魔的形体。
他们被陷入了欲望的黑洞里,所有的欲望都无法满足,笑声只会让他们的存在,显得更加畸形丑陋。
她很痛苦。
周白榆惊讶地看着那名老人。他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居然会有这样的一个人。
直到此刻,姜璐还没有明白,巨大的饥饿感,空虚感,疼痛感,到底是如何而来的。
同样的,在这个人纵容自己欲望,和玻璃屋子里的女性们缠绵悱恻的时候,姜璐依旧和他发出了一样的笑声。
他们早已绝望透顶,就如同他们的身躯一样,已然干涸腐朽。
“哈哈哈哈……”
深夜。
这里的一切,也都与“欲望”有关。
那时候的景象,总是会在老者眼里一遍遍播放。
疼痛让她的脸上变得扭曲,那笑容要多畸形就有多畸形。
通过土电话传来的画面,周白榆看到了无数人如同姜璐一样,发出绝望的笑声。
创造欢乐的【永恒笑语】,则需要吸收欢乐之外的情绪——恐惧,愤怒,悲伤。
多么欢乐的笑声,在这样的地方,像极了乐观之人在苦中作乐。
还有人喜欢守护。
这一切,身在a区,不曾真正来到b区体验,是永远无法知晓的。
周白榆缓缓点头,他将面容变得无比丑陋的姜璐抱起,一步步靠近老者。
人们会抗拒黑暗,但不会抗拒欢乐,甚至会主动追求欢乐。温柔陷阱永远是最让人难以防备的。
那个男人……就差一点就成功了啊!
他陷入了挣扎之中。因为他有些害怕b区,也有些害怕a区没有了自己以后,会出现更多问题。
但魔角与尾巴,让周白榆意识到这并不是人类。
他活着的意义,便是保护弱者,弱肉强食,是自然法则,但文明的建立,则必然是需要强者对弱者进行守护的。
其强大之处在于,一旦结契之后,可以利用【永恒笑语】,制造一个温柔的陷阱。
让周白榆的气场,与所有只能欢笑的人截然不同。
笑声之下,周白榆内心的愤怒骤然爆发出来。
每个人的脸上的眼窝,都没有一丝光明,每个人的肚子,都贴到了背上。
回忆带来了剧烈的情绪。
这是含着何等强烈的决意?
她想要大声嘶吼,就像人类面对痛楚时,会发出叫喊一样。
人类受到惊吓的时候,会想要尖叫出来,人类在遇到至亲离世或者自己遭遇磨难孤独时,会想要放声大哭。
比如为那些险些误入歧途的孩子,讲解自己曾经走过的弯路。
“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我都会观察,哈哈哈哈,观察他们够不够资格,带我们离开!”
但不得不说A或许立场复杂,可作为一个中间人A是合格的。
听着姜璐的求救,周白榆脑海里所有的东西都贯穿起来了。
但在魔族盛会里,他刷新了魔物对人族生命的漠视。
“姜闲雾我好困,在白天的时候我很饿,从来没有那么饿过……现在又冷又困,但就是没办法睡着,哈哈和*图*书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追逐肉|欲,玻璃屋子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有人追逐食欲,美食城堡带给他们快乐。
他们像是丧尸一样,歪歪斜斜,踉踉跄跄的走着路,嘴里发出“哈哈哈哈”的笑声。
这些情绪存在的价值,其实也是满足人们的欲望。
“我们到底在高兴什么呢?”
当人们因为欲望满足而得到快乐时,快乐会不断驱逐其他情绪。
他们的欲望,都会化作【永恒笑语】的神授经验。
但他们不相信有那个人。
可她办不到啊,她只能用牙齿脱落的嘴,发出刺耳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璐也发出哈哈哈哈地笑声。
不明所以的她,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痛苦,表达恐惧,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可她还是在笑。
但姜璐的状态,恐怕未必能在下一次还继续联系自己。
姜璐还在发出开心的笑容,但身体的虚弱,养分的流失,欲望的折磨下……
在a区的美食城堡里,就有一个人,与姜璐仿佛进行着某种绑定。
这一切都已经在他们满足欲望,得到快乐地过程里,被尽数剥夺。
同时,这些欲望,才是美食城堡里,食物的真正来源!
才来这里不久的,还能够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那些待在这里很久,却最终没有死掉的,则是如同蝼蚁和虫豸一样,蠕动着躯体,爬过来。
丑陋而刺目的色彩,那个有着小虎牙的少女,此时以一种丑陋的、浑身是血的姿态,发出更为丑陋的笑容。
她笑的越来越虚弱,但却就是停不下来笑声。
但一如既往,她发出了“快乐的”笑声。
终有一日,他要将先遣世界那些蹂躏人类的魔物,杀个干干净净。
周白榆一直放心不下,总觉得“北区”工作的几个伙伴,他们的工作过于有针对性了。
他们有些是听过老人讲过的那个故事的。
她渴望食物,渴望睡眠,渴望温暖的拥抱,渴望安静。
“波露克那个胆小鬼,为了防止我爬上阶梯,为了防止我去敲钟哈哈哈哈哈哈,她让艾欧打断了我的腿!哈哈哈哈,哈哈哈,让罗赞吸干了我的手臂,血肉骨,都被磨去了很多!”
他此刻面临一个极为重要的抉择。
像是被人砸碎了所有的牙齿,像是被人用铁拳轰凹了眼窝,更像是被人抽干了血液,吸干了骨髓一样。
看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他会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存在感。
还有人追逐更为高级的东西,当肉|欲和食欲已经无法为他们带来更高的体验,就有了精神上的追求。
密密麻麻的笑声从世面八方涌来。或许他们不是要看这个血肉|具在的年轻人攀登阶梯。
他闭上双眼,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做。
他们痛苦时,同样无法用对应的情绪表达自己的痛苦,只能发出笑声。
她已经没有了半分那个元气女孩的模样。
他们饥饿时,无法用难过的情绪表达自己的饥饿,只能发出笑声。
在b区,他们恐惧时,由于被剥夺了恐惧的权利,只能发出笑声。
周白榆萌生出了剧烈的恨意。
她的皮肤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枯,身体里所有的养分,都在不断外溢。
……
他的身体仿佛埋在了赤红色的土壤里一样,但他并没有埋进去。
当旋涡消失后,世界仿佛是莫比乌斯环一样,只要不断往前走,就能走过之前走过的地方。
整个世界,偌大的b区,数万人里,只有周白榆,和_图_书双手握着拳头,怒意盎然。
他曾经以为魔物对人类的剥削,药童这种存在,就是极限了。
因为他等的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他之前始终想不明白,波露克剥夺悲伤,愤怒,恐惧的意义在哪里?
但此刻,他看到了b区的中央,也有一座巨大的神像。
见到波露克之后,周白榆始终在想着,那种熟悉感由何而来。
当姜璐终于进入了心心念念的b区后,映入她眼中的,不是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天堂。
在周白榆看来,波露克更有可能是欲魔才对。
这便是快乐的本质,快乐的根源——欲望。
当他浴血奋战,挑战了普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会沉浸在一种更为高级的快乐里。
到了夜里,那些白天堆积的欲望并没有就此消失,姜璐依旧又痛又饿又空虚。
无论面对怎么扭曲的折磨,都只能发出“哈哈哈哈”的笑声。
他们无法睡觉,无法进食,无法彼此依偎取得温暖,笑声是他们唯一的表达,也是彼此之间的相互折磨。
……
他们悲伤时,由于被被夺走了悲伤的权利,还是只能发出笑声。
看到的是无数瘦骨嶙峋不成人形,只剩下一张皱皮包裹着骸骨的人类。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于食物,对于御寒的衣物……对于那些满足生存的最基础的需求欲望,是如此的强烈!
而是他的双腿——被截断了。至于他的双臂,实在是过于枯瘦,以至于第一眼过去,周白榆以为老人并没有手,只是漂浮在手部的两根衣带。
老人的身体仿佛早已流干了血液,枯瘦如柴。
当与姜闲雾失去联系后,姜璐内心惶恐不已,可她无法将那份惶恐宣泄出去。
曾经在A博士那里,得到了抑制腐败药剂的他,对腐败,扭曲,污染,都有了一定的抗性。
这大概是他在b区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因为想笑而笑。
他们只是想要看看,老人口中的愤怒,到底是什么样的?
但这个世界,任何建立在泡沫之上的事物,都只会比泡沫更容易破碎。
只是她感觉到的,是无尽的空虚。
这也是为什么,姜璐在深夜里才能联系周白榆。
这不是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痛苦,她的皮肤开始不断出现缺口,血液就像是咬破了表皮的虫子一样,不断钻出她的皮肤。
但他不在意了,生命的最后,他只希望这个人类,便是自己等待的那个人类:“在被欢笑统治之后,也有如你一样没有沉沦在欢笑之中的人……这里曾经也是有英雄的。”
这些欲望,便是诸神秘宝永恒笑语的“神授经验值”。
“且听我最后的故事吧,年轻人……”
周白榆虽然感受到了欲望的折磨,但身体却没有明显的变化。
姜璐的确记得,她在艾欧大人的指引之下,一路上不断随着踩着阶梯往上。
“波露克是魅魔?这怎么能是魅魔呢?”
B区。
周遭所有人的人类,都像是被微弱火光所吸引的虫蛾。
“年轻人,你似乎……不一样啊,哈哈哈哈,要不要听一个故事?”
愤怒无声无息的扩散着。
事实上,他已然回忆起那种熟悉感是什么了。
多么欢乐的地狱,多么刺耳的笑声。
他很清楚,当自己终于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就是这口气耗尽的时候。
他才终于感受到了那种痛苦。
可她并不知道,人生往上的路程,不总是越来越好。
当她看到那扇旋涡般的门的时候,艾欧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m.hetushu.com.com“感谢你在A区的欢笑,姜璐,我的好孩子,前往B区后,继续保持欢笑吧,你的笑声,会成为我们最喜欢听的乐章。”
仿佛是看到了周白榆眼里的决意,老人笑的更加开心。
在a区另一个人舒服的休息,感受着阳光穿透肥皂泡,落在身上的温暖时,姜璐则感觉身体如同针刺一般痛苦,同时无比的寒冷。
偶尔会有人因为听到陌生的,有力的笑声,回头看一眼,发现是新面孔,发现对方那畸形的表情后,便又转过头,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
每一个进入b区的人,都在承受着一个a区之人宣泄欲望的代价。
她从来不知道一件事,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等价交换,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这是一件让人难以防备的诸神秘宝。
身在b区的人,永远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
但她的腹部只有无尽饥饿感,双眼布满血丝却就是无法入睡,身体寒冷到了极点,耳中全是喧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欲望也同时是另一个事物进化的基石——诸神秘宝【永恒笑语】。
周白榆的拳头越发握紧。
头发开始变得油腻,小麦色的皮肤失去光泽,小虎牙开始一点一点,从越发干涸萎缩的牙床上脱落。
也是在这一刻,黑暗之下,守在阶梯旁的一名老者,发出了沙哑的笑声:“A区用欢乐麻痹人的意志。B区用欢乐巩固它们的统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久前他终于明白了——
在人们获得快乐的时候,恐惧悲伤愤怒会不断被诸神秘宝剥夺。让人沉浸在欢乐里,最后沦为只会欢乐的奴隶。
抵达b区后,周白榆终于解开了一个困惑。
随后轻柔的将姜璐安置在一旁,盘地而坐,周围的人,也都一点一点,缓慢聚集过来。
那个时候,姜璐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的到底是什么。
在波露克的设计下,在诸神秘宝永恒笑语的作用下——
……
一直以来,都是强撑着一口气,为的就是不让自己死不瞑目,为的就是等待一个人,如同当年那个背负着所有人的悲痛愤怒,创造出登天之梯,去敲钟的男人。
无尽的空虚,饥饿,困乏,疼痛,全部袭来!
就好像创造黑夜的诸神秘宝【太虚之梦】。【太虚之梦】作为黑夜里的至宝,却需要不断吸收光。
波露克那双眼睛,就是自己理想中女性最漂亮的眼睛。
他们是多么渴望流下眼泪,多么渴望在痛苦中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
这里的一切仿佛都表明,一旦进入b区,可能就如同无光之国的二重梦一样,痛苦不已,沦为为诸神宝藏提供“经验”的道具。
仿佛天堂本就是地狱,地狱本就是天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时,在巨大的魅魔神像旁,同样有着蜿蜒而上的阶梯。
回忆起这里的日子,原本是恐惧也好,是愤怒也罢,他们都只能带着虚弱的笑声赶来。
这也使得,周白榆承受的痛苦与绝望,并不如其他人那般强烈。
巨大的先遣值花费,让A给予周白榆的东西,都是他身为生存与进化之神的智慧结晶。
缺失了欢笑之外所有能力的人们,在b区里就像是畸形的怪物。
身为人类的他们,明明曾经拥有这些的,可如今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是关于阶梯的,它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可在无尽之夜里,他再次感受到了魔物对人类的“物尽其用”。
比如在神殿里,为其他人指点迷津。和图书
这让周白榆有些疑惑。当然,不管是魅魔也好,欲魔也罢,哪怕自己和弥黛尔关系不错,但对人类做出了如此恶行的,也必须要铲除。
两个世界的笑声,是如此的同步。
天空中那些肥皂泡,将光芒折得五颜六色。
但b区的人,做不到这一点。
诸神秘宝【永恒笑语】,比起同为诸神秘宝的【太虚之梦】,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此——
但当他真正抵达这里后,所有的谜题,他终于想通了!
因为她失去了那种能力。
他已经看到了姜璐脸上那种错乱。
老者看着周白榆的脸:“真好啊,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幻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幻觉!不是幻觉,哈哈哈哈哈哈……”
办不到。
他们已然像是地狱的饿鬼一样,浑身的血液已经结痂,嘴巴始终张着,忘记了身为人类的语言,只是机械的发出笑声。
她太虚弱了,只能抱着姜闲雾的大腿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有在深夜的时候,在所有人都睡下的时候,其他的欲望才不会那么强烈。
她想要发出哭声,想要大叫着宣泄这种疼痛。
“哈哈哈哈哈哈多么炙热的眼神!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愤怒吧!这就是愤怒吧!哈哈哈哈哈哈,真好啊……”
他们还是忍不住要来看看。
老者笑了很久,他的生命力所剩无几。
所有被剥夺了其他情绪的人,彻底沦为了欢笑奴隶的人,便会被送往那个地狱般的世界——b区。
她意识到自己不该笑的,可不知为何,身为人类的她,仿佛只剩下笑容。
欢乐之国b区。姜璐抵达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仿佛被烧红吃赤色土壤。
这和在人类饥饿的时候想要填饱肚子,在空虚的时候,想要有人作陪,其实是一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本质上,无论是长期稳定,还是转瞬即逝,无论是知足常乐,还是自我安慰,哪一种快乐的背后,都是欲望的满足。
在姜璐发出笑声的时候,a区的某人也发出了笑声,但那是食物在胃里分解时满足畅快的笑声。
“我在担心我的队友们,但我应该相信他们的。”
脚步声,笑声,血肉在赤红底面蠕动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无比恐怖而又悲哀的伴奏。
越来越多的人,听到了老人的笑声,开始一瘸一拐的靠近,他们的速度很慢,因为他们的身体很虚弱。
永无止境,永远遭受折磨,永远站在快乐的对立面。
不仅仅是姜璐,每一个b区的人,都承受着相似的绝望与痛苦。
人们曾一度以为,在泡沫之上,有着艾欧大人才能引入的,最为幸福的国度。
与其说是其他情绪消失了,倒不如说是——被诸神秘宝【永恒笑语】给吸收了。
“姜闲雾,救救我……”
姜璐的表情变得错乱起来,绝望藏匿在笑容底下,就像两种不同的颜料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了一种未曾见过的色彩。
触目惊心的黑暗,全部藏匿在b区里。
焦红的土地上,巨大的神像已经露出了它真实的面目——
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时间倒回到白天。
狂欢的地狱里,没有一个人是开心快乐的,笑声不是欢乐的结语,而是痛苦的循环。
a区的人在大快朵颐的时候,b区的人就会疯狂的饥饿。
他的身体如果在b区待得太久,也会逐渐被扭曲的规则吸干,沦为诸神秘宝【永恒笑语】的“经验包”。
这样的状态下,如此衰老之人,居然还能活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