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04章 感受缝身,改造缝身

第104章 感受缝身,改造缝身

但就在他仔细聆听黑夜之中的动静时……他忽然抖了一下。
周白榆听着密集的脚步声,听着渐渐升起的喧嚣……他清楚,鞋子,夜色,以及会长表现不好所带来的的处罚……
但他也同样意识到,琳姐说得是真的,和腐败种交换记忆,这个行为极为危险。
同时他也知道了七大魔皇的存在。通过缝身的碎片记忆,知道了后末世时代里……先遣世界势力的分布。
那是人畜驱使药童的铃声,是他与弥黛尔之间的……一点情趣。
不过就在这一家五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脚步忽然顿住,大约停顿了十五秒。
对于有的人来说,一小段温馨的记忆,只是无聊的记忆。
没有人希望成为黑夜之中的猎物。
毕竟父亲,母亲,都只需要一张脸就好,他记得自己将父亲和母亲的脸,缝在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上。
明明亲手将自己的母亲缝进去了,但这段记忆里,他却不舍得这么做。
他缝过很多人,但那些人被缝进来后,记忆就会被自己主观扭曲……
终于从不再让自己去回忆那段不属于他的记忆后,缝身暴怒的本性再次回归。
他看到的记忆并不连贯,断断续续,像是许多记忆的碎片。
就在周白榆估算时间还剩多久,距离下一次和会长碰头还剩多少分钟的时候……
所有缝身的分身,其实本质上,都是缝身本体的一部分。
孩子的脸正对着周白榆藏匿的顶端通风管道的位置。
周白榆选择了一段毫无价值的记忆。
分身来到了第四层。距离周白榆,不过二十米的距离。
这一刻,缝身玩着自己从来没有玩过的游戏,感觉到有些恍惚。
但没关系,父母给的爱已经足够多,自己小时候也足够有趣……根本不需要这些朋友。
周白榆几乎是将手臂给掐紫了,才真正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即便如此,后劲也很大,缓了很久才缓过来。
他想到这一点,再次感觉到了末日的恐怖。在末日之下……诞生了很多扭曲的人类。
虽然猜不到是什么手段,但自己像是被某种奇怪的规则,注入了一段记忆!
不过总体来说,周白榆这次的记忆交换,是有收获的。
空气中的血腥味,藏匿在人心之中的恐惧,以及地上的尸体……让血魔,恐魔,冥魔也纷纷兴奋起来。
“妈妈?”
竟然让顶级腐败种缝身……破防了。
但碎片化的记忆终究是有限的,周白榆也只是隐隐知道了一个大概——
这种记忆,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蔑视,就像是在嘲弄他,看吧,这段经历美好么?但他不属于你哦。
夜色降临,整栋大楼忽然间漆黑无比。
它们饥肠辘辘,盯着少年时代的缝身。
周白榆也不好受。
但一个从小在和睦家庭,有着一对优秀父母家长大的孩子,他的无趣记忆,或许对于别的一些活在苦难里的孩子而言……是求而不得的珍宝。
不过就在他以为自己将和缝身的分身展开对决的时候……
缝身从未如此暴怒。
记忆带来的那种感同身受的扭曲,让周白榆在一瞬间,腐败值从-3.5变成了57。
……
大先行者况寻的烦恼,此持有这一buff的人,可hetushu.com.com以发动三次记忆交换。发动后,会选择范围内离自己最近之人,强制进行记忆互换。
坏消息是……
大楼里忽然热闹起来!
他发出痛苦的吼叫!他身上所有的灵魂,所有的脸,也都在发出痛苦的吼叫。
几个魔族精锐也不可能全部都对这里感兴趣。
他忽然很期待和白灵相遇。
所有缝身的使者,都是缝身自身的一部分。
他从缝身这里获取的记忆,固然是关键的,可最为关键的——
尤其没想到,所谓缝身的使者,或者缝身的分身……其实都是缝身自己。
“别吵,吵什么吵!假如他不是夜魔,我们得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召唤黑夜的!”
第四层通风管道内的周白榆依旧是没有回应,安安静静的待在通风管道里,仿佛本就是这里的一部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
但事实上,如果仔细去思考,就会发现不该每个囚犯都朝着这个地方走去。
最有价值的碎片,在于缝身渴望成为魔神级。
他思考着这个问题,但已经准备好了在先遣世界,第一次正面和腐败种作战。
周白榆瞬间警觉。
但碎片里,缝身和夜魔一族的首领,永夜魔王,似乎找到了诸神的遗物。
缝身做过的事情,让周白榆差点当场呕吐出来。
但由于过于短暂,周白榆也只是看到了一幕幕画面。
现在就杀死他的话……对未来的影响大么?
狗的两只前腿,换成了猫的两只后腿。这种错乱的拼凑与缝合,让缝身感觉非常有趣。
缝身分身原本想要继续接近周白榆,想看看藏匿在附近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夜魔。
一家之主的开口,让几个人安静下来。
天,忽然黑了。
只在一瞬间,夜魔那宛若黑夜降临一般的压迫感,让整栋大楼变得寂静。
原本缝身的分身也发现了一点……自己在不久前,好像对那栋购物大楼格外感兴趣。
某无数黑色触手和猩红眼眸覆盖的s级腐败区域,最中心的位置里,无数个身躯缝合在一起的缝身……也短暂的停止了行动。
这种莫名的兴趣,来得很荒唐。哪怕没有了那片奇怪的夜色,也有着想要去购物大楼内一探究竟的欲望。
周白榆现在仍旧是没有任何动作。
而且欲魔怎么可能构建出如此美好的一段记忆?
相反,此时此刻大楼的局势……才真正变得前所未有的凶险。
并不知道这些画面形成时的前因后果。
后面的内容过于血腥。
周白榆开始盘算,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利用这一点。
周白榆原本发动“大先行者况寻的烦恼”时,想的只是获取这名缝身使徒的记忆,看能不能歪打正着,得到一些“重大事件”的情报。
这十五秒不仅仅这一家五口,只一瞬间里,遍布在先遣世界各地的缝身分身……全部都停住。
但事实上,全都是缝身一个人。
思前想后,周白榆暂时没有出手。
一家五口早已开始了“吃肉”之旅,从最开始的一家五口,变成了十几口。
周白榆毫不怀疑……将来自己可能会做噩梦。
“希望夜色再次降临的时候,你能够遵守约定,我们可以为你带来的,是你们夜和-图-书魔一族的荣耀。我主缝身,是带着诚意而来。”
一部分碎片化的记忆,让周白榆险些沦为腐败种。
这段记忆对于周白榆来说,真的可有可无,因为王淑芬和周泽水对他的关爱,可以说贯穿了他一生。
“是谁!到底是谁!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我要把你缝到我的脚底!天天践踏你!”
他无法想象,比魔皇级还更高一级的魔神级,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域。
十五秒钟的时间很短。
而越发安静的黑夜里,周白榆耐心等待着机会,想要通过声音,确认魔物们的数量,决定要不要开启绝对时刻。
交换记忆是很危险的。
叫骂声,厮杀声,求饶声,逃跑时的响动……一瞬间让安静的大楼变得混乱而闹腾。
有风吹动窗帘,一道道笔直的阳光照进客厅里,母亲的欢笑声,让缝身露出了迷恋的表情。
他甚至不敢在沉浸于这段记忆中时……做出忤逆妈妈的举动。他竟然在渴求这样的生活。
但有好消息,自然也有坏消息。
然而他真正暴怒的原因——是他无法摆脱这段记忆!
还有一些碎片记忆,其实也很扭曲,甚至……比拼凑动物尸体更扭曲。
可考虑到如果对方是夜魔。接下来这个喧嚣的环境,也不适合交谈计划。
但他更想不到的是……记忆的影响是相互的,他被缝身的记忆影响,缝身也会被他的记忆影响。
但凡父母对自己露出过此刻记忆里这样的笑容……自己也绝对绝对不会把他们缝进去的!
缝身从来没有看到过妈妈露出这样的表情。
大概过了两分钟,周白榆可以听到缝身分身那一瘸一拐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尽管白魔女在他眼里,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
魔族精锐们已经抵达目的地,属于魔族的屠杀盛宴,此刻才真正开始。
他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这两个字,其实他也确确实实已经意识到了,这段记忆不属于自己。
我在干什么?
而购物大楼的门口,已经有人类的喘息声传来。
他甚至想着,要养一只猫头狗做宠物。或者人头狗,狗头人都不错。
但记忆里的母亲,只是温柔一笑:“饿了吗?那不玩了,打不过你呀,我去给你弄吃的,想吃什么?”
“必须得破坏夜魔和缝身的计划。无论如何。”
但对于缝身而言……
叮铃铃。一段铃声响起。
在梦里,他把父母给……缝了,然后用病娇般的神态说到:这下我们是永远也无法分开的一家人啦!
靠着“孩子”恐怖的嗅觉,这缝于一身的一家五口,竟然真的一点一点开始接近周白榆。
真正的夜魔到来。黑夜里的夜魔,战斗能力绝对是魔族数一数二的存在。
虽然没有见过缝身,但从缝身二字上,就可以推断出很多东西。
“把那两只螃蟹拿出来,这小子就惦记这个呢。”原来父亲的耳机根本没开,其实一直都听着屋里的动静。
自己每天都不担心吃什么穿什么,爸爸妈妈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大先行者况寻的烦恼,让周白榆和缝身二人,有了短暂的“变形记”体验。
一个能够让他们进入更高层次的东西。
这样的美好就不该是属于自己的。和*图*书在缝身几乎“无敌”的内心世界里,是不该有这样的记忆的。
尤其是这种记忆交换,会让你很难察觉到交换的痕迹……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肉,好不容易这次有了自主行动的权力,自然得满足一家五口的需求。尤其是他的腿一瘸一拐的,确实需要吃肉补补。
在他看来,也许缝身和夜魔之间的某种合作,会导致未来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是缝身本尊。
他们都感受到了这段记忆的违和。因为这段记忆……对于二人而言,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不过就在今日,缝身等待着狩猎盛会那边传来消息时……
缝身就像是能够掌控所有分身行为的“母体”。
爸爸妈妈很爱自己,爸爸是个沉闷但有深度的人,妈妈很闹腾,可是却也很有趣。
超越魔皇级,成为神。
缝身一人成军,所谓的缝身势力……看起来浩浩荡荡,千军万马声势浩大。
因为真实的他,对母亲最后的印象,就是一阵……肉香。
尽管周白榆没有看到后面的景象,但他大概可以猜到,缝身这样的家伙……会对父母做什么。
但记忆的影响是有的,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感觉到似乎将不同物种的身体缝合在一起,会有一种扭曲的美感。
短暂的懵逼之后,缝身似乎想起来了,自己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周白榆绝对没有想到,他认为可有可无,人生中及其无聊的一段记忆……
周白榆居然听出了一场家庭会议。但他确实,只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妈,你不要放水啊,我这一把连波动拳都没有用。”
购物大楼外,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他们没有去思考原因,仿佛人群聚集在此,本就是很合理的。
假的,都是假的!
……
那些美好的东西,只会让人变得软弱!
他忽然露出愤怒的表情。
远在大楼外,俯瞰着购物大楼的几个魔族精锐,都注意到了这些人类,像是被蜂蜜吸引的蚂蚁一样,不断汇聚在大楼里。
与其他记忆显得格格不入。
但周白榆并没有因此变得安全。
缝身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就是抬不起手臂,无法说服自己去杀了眼前的女人。
当然,难以察觉并非无法察觉。对于周白榆和缝身而言……
不仅仅是白魔女,缝身的野心……已经跨越到了更高的层次——
是欲魔吗?不……不对,狩猎盛会里的欲魔只是大天魔级的水准,这种真实感,不是一只大天魔级的欲魔可以做到的!
无数黑色触手开始狂暴地挥动,无数猩红的眼睛怒睁,仿佛要把眼珠子爆出来。
假如这一次盛会,夜魔和缝身成功会面……那么缝身的计划很有可能就会实现。
当然,同样只局限于这个国家。
许久之后,缝身才终于强迫自己,不再去回忆那段记忆。
“肉……老头子,给我肉吃!”
欲魔抱怨着黑夜会让人看不到它的样子,但夜魔并没有理会。
“我若要冒充夜魔,倒是可以等手表再次能够使用的时候,借着夜色的掩护,来一手以假乱真。但距离手表能够再次扭转昼夜,还需要一个多小时。”
周白榆用了好久,才将这段记忆消化,确信这不是自己的记忆,确信自己做不出这种事情www.hetushu•com•com
察觉到这一点的囚犯不少,原本争斗的囚犯,全部都安静下来。
由于记忆变成了自己的记忆,所以后面再度回忆……父母的脸已经变成了王淑芬女士和周泽水先生。
“夜魔来了!”
他猜出了大概,忽然觉得一阵犯恶心。
但他没想到的是……
他感觉到自己是受到了挑衅。
“你到底是谁?如果你是夜魔,就与我一见,如果不是……那我便杀了你!”
他的能力很强大,当脚环解除后,他已经拥有了灾难级腐败种的实力。这还不计算一家五口本身的特异能力。
……
少了这段记忆,丝毫不影响他对父母的感受。
远在某腐败程度达到了s级区域的缝身魔主,不久前他的一部分分身,正和实力日益强大,已经成为了不小威胁的白魔女白灵,有过一次冲突。
但他非常渴望吸收白魔女。
这股气息和他想象中强大的夜魔不一样。但也不见得这就不是夜魔,毕竟夜魔在白天是很弱小的。何况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还能收敛自己的气息。
在学校里,其实自己也很受欢迎,但始终觉得跟周围的孩子玩不到一起……因为他们太听话了,太好煽动了。
他感觉过了漫长的时间,仿佛在从噩梦中挣脱许久,才得以清醒。
“假的!假的!假的!”
同样,对于有的人来说,一小段阴暗的记忆,也只是无聊的记忆。
也因此,周白榆发动大先行者况寻的烦恼时——记忆交换的对象……
似乎自己轻而易举的就能让他们哭,让他们笑。反而因此很难和这些人做朋友。
他的感知瞬间扩散开来,很快就感应到了一股微弱的气息。
所以这是缝身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属于人间的美好。
缝身拿着世嘉机的手柄,看着那个早已被自己吸收掉的妈妈,忽然有些懵。
周白榆不清楚魔皇级到底多强大。因为目前人类的极限,也只能对抗魔王级,这还只是魔王级初期。
但显然,现在是不可能与缝身的使者现身一见的。
野猫野狗也都被垃圾的气味吸引。
在记忆里,他看到了缝身从末日时代的垃圾桶里,翻箱倒柜般寻找食物。
由于差异与混乱之神的特性,他得到的记忆并不像是自己割舍的记忆那样……是一段连贯的。
“嘻嘻嘻,爸爸,我就要找到他了!他就在附近,我能感觉到!”
缝身没有被这些野狗野猫吓到,他太饿了,在野狗试图警告它,这里是它的地盘时,缝身直接朝着野狗扑了上去。
缝身的分身,这一家五口,见夜魔并没有回应,内心有些不满。
他整个人忽然彻底顿住了将近十五秒的时间。
又比如周白榆发现……闺女长大了。
在缝身的记忆世界里,似乎所有的记忆都是锋利的刀子。但忽然间,在他内心深处,多了一片柔软。
但一旦拥有了无法抹除的记忆,这也就导致缝身无懈可击的精神世界里……被植入了一个弱点。
“我闻到了,是肉的味道啊!爸爸,我要吃肉!”分身上的孩子脸叫嚣着。
只是在其他人看来,这些“使者”都有自主意识,所以没有联想到这一层。一个缝身甚至没有刻意隐瞒的东西,却几乎无人知晓。
让周白hetushu.com.com榆作呕的记忆开始了。
这些东西引发的规则级现象,开始显现。
他好想好想……顺着这段记忆走下去,看看后面到底会怎么样。
这十五秒里……他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那是一个禁忌的领域,是即便靠着不断缝合,也很难达到的层次。
记忆画面的最后,是缝身将野猫的脑袋,拼凑在了野狗的身体上。
可他觉得不该打哈欠的,不该这样的……这是他连做梦,都不敢奢求的画面。
……
母亲也说道:“我也想吃肉。亲爱的,我们好久没有吃肉了啊!”
但他多希望这就是属于自己的!
缝身分身立马警觉。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缝身破防了。
缝身分身的吼声响彻在这栋楼里。
只是脑海里盘算着,这个家伙值得开启绝对时刻去击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缝身发出比身体割裂还痛苦的叫声。
缝身已经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被精神入侵了。
对于周白榆而言,这段记忆并带来的体验并不好。
所有人都开始涌入这栋大楼。
狂躁的笑声伴随着野狗的嗷呜声。
如今的购物大楼里,聚满了囚犯。喧嚣的大楼里,到处都充满了血腥与厮杀。囚犯的尸体横七竖八,不少人都已经挣到了三位数的点数,都憧憬着能够杀死足够多的人,得到自由。
这是周白榆得到的消息里,有利于自己的。
好消息是,这些碎片里,确实有一部分是很有价值的。
随着第四个囚犯进入购物大楼,紧接着,便是一大群人涌入购物大楼。
“什么放水!我儿天赋异禀啊!我这是打不过你了好吧。”
某长达七天的先行之试里,周白榆尝试过许多play,也建立过一些奇怪的条件反射,此刻铃声响起,他的萝卜如嫩芽破土,呈现勃勃生机。
“合作是假……缝身根本没有把夜魔看在眼里,他的目标是要骗取夜魔手中的诸神遗物,完成独一档的进化,迈向神的领域。”
会让人真切觉得,那就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的经历。
有人在温暖的下午和父母打着游戏,有人则在阴暗的垃圾堆里,拼凑着动物的尸体。
好在周白榆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清楚意识到,自己是和缝身交换了记忆。这种感受不是自己的感受。
而且从七魔皇如此稳固的统治来看,恐怕魔皇级与魔王级之间,差距极为巨大。
假的记忆,撕碎就好。
他熟练的搓动手柄,客厅外的阳台上,老爸坐在摇椅上,塞着耳机听着讲坛会。
目前在2.30版本,昔日的白灵,已经成长为赫赫有名的白魔女了。
……
他打了个哈欠,仿佛这段记忆,在自己的生活里是很无聊的记忆。
有一幕画面是缝身用一种癫狂的笑容,对着父母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谁也不能抛起谁,我要创造一个所有人都相亲相爱的世界!
不过对于周白榆来说,真正消化掉缝身的那些记忆,尤其是这些扭曲记忆带来的后劲……可一点不短。
缝身的分身转身便要离开,楼下的那些囚犯,对他来说是很好的美味。
比如周白榆发现……原来缝身的身体如此特殊,所有的分身,都连接着缝身的意志。
是他赋予缝身的那些“无聊记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