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03章 重大事件

第103章 重大事件

而版本的刻度,将所有事件分为了超级大事件,以及小数点后一位的重大事件,小数点后两位的大事件。
周白榆惊了,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思想似乎触碰到了什么禁忌的领域。仿佛接触到了比A博士笔记更接近真相的东西。
它的体积过于庞大,对那一小片区域兴致不高,比起狩猎,吞噬魔更喜欢破坏这座城市还依旧完好的建筑。
那么对影响力更为重要的,小数点后一位的重大事件……假如自己达成sss结局……未来会发生什么?
可随着吞噬魔坟山大肆破坏,不少囚犯直接被坟山的超大范围攻击给碾碎……
毕竟那里基本可以断定,是夜魔所活动的区域。
说话的是一家之主的父亲,伴随着奶奶的痛苦呻|吟,爷爷的咳嗽,还有小孩子看到各种店铺的欢呼声。
周白榆的那双鞋子,引来了一些魔头的注意,也引来了腐败种的注意。
虽然他还没有启动绝对时刻,但他可以预想到,异化者作战的方式,就是不断异化。
这些“酒”有些是技能,有些是道具,有些则是情报。
她其实无法观测周白榆。
或许藏在那栋购物站里,还能多活一阵子。
所以自己或许需要的物品会很多。
“到底会是什么呢?是我参与的这次征召么?或者是会长参与的疯人院?还是说……只要是2.30版本的,所有征召都会带来巨大影响?”
琳姐的话很对——未来,就是现在所做事情的反馈。
但由于夜色的出现,首先就让人想到了夜魔。
他方才的思考,其实都是一种“臆想”。
异化者做得久了,周白榆确实也变得更像一个赌徒。
被缝身缝进去的躯体和灵魂……都会被缝身的意志所覆盖。
只是由于在缝身的身体里待得久了,这些人看起来是有自我意识,却又完全接受缝身的号令。
“所以……在先行者们看来,一切都是‘我们’宏观调控的,可有没有可能……其实这一切,只是【我们】根据历史的变化,做出了一份所谓的版本更新?”
“那就等等吧,先让这些囚犯自相残杀好了。”奈犆很配合。
但不知为何,周白榆只是痛了一瞬间,疼痛就没了。
但魔族里,很多依旧看不起魅魔。
弥黛尔很清楚魔族的德行,但她……越来越不像个魔族。
一具身体里,仿佛藏着许多的人格。但那不是人格……而是切切实实……被缝进去了的人。
毕竟,杀掉的人越多……缝身就越强。
他隐隐感觉到,这件事不简单。
夜魔一族和炎魔一族都是没有魔皇的。
第四层是一堆美食店。第五层则是巨大的电影院。
不过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周白榆一惊。
周白榆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唯有夜魔奈犆,打算继续进入那栋大楼之中。
“假如夜魔真的有所动作,那么方才我通过腕表召唤了黑夜,它一定会有所察觉……”
魅魔。
“仔细想想看……以前每次参m•hetushu.com.com与征召,版本更新内容里的信息,其实都可以辅助到我……”
就和周白榆经历的蛊楼惨剧一样。富有正义感的爸爸,认为这种找缝身换肉吃的行为是不对的。
魅魔主持带动着现场气氛。
第六感选手这个特性正在变得炙热。直觉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弥黛尔也不说话。
“目前我在2.30版本……是不是意味着,即将发生什么很重要的变故?”
用游戏更新的语言,讲述着人类的历史变动。
这也使得一直以来,夜魔一族和炎魔一族都有些抬不起头。
事实上,事情已经比奈犆想象中顺利很多了。
但地位却始终低下。
老人会时不时念叨自己的孙子,妻子会抱怨为什么丈夫抛弃了他,孩子会想要吃肉……
但却被生性喜欢杀戮的血魔杜图塔叫住:“不要急嘛奈犆,我们要做的事情,不妨先放一放。让那些猎物全部跑进那栋楼里,我们再去狩猎他们,岂不是更好?”
在周白榆根据自己的特性,第六感选手开始展开一系列推断的时候。
但这一次……他可能会应对影响程度十倍往上的重大事件。这次事件,起码影响着后续的2.31到2.39好几个版本。
缝身可以对他们下达指令,但他们也可以选择不接受。
什么嬴政过于强势,ban掉了嬴政,霍去病过于强势,ban掉了霍去病之类的。
一旦脱离了缝身的身体,这一家五口便有了自主活动的能力。
大先行者祝寻的烦恼,是一个能够为周白榆提供三次记忆交换的蓝色酒带来的能力。
他需要和这些家伙一同前去,确保这七个魔头都在自己身边,方便接下来的计划展开。尤其是几个魔王级的存在。
“如果存在更为久远的版本,比如2.31版本,那么在2.30版本的我……其实就是历史存在。”
在楼层与楼层的中间。周白榆直接来到了第四楼与第五楼的中间。
“【我们】无法直接干预历史……先行者才是【我们】改变历史的手段!”
但他很快就知道了。
“坟山大人已经达成了百人斩!看看那些仓皇逃窜的囚犯们吧,好吧~!根本看不到,我的眼里,只有坟山大人伟岸的身躯!”
他似乎已经不怎么担心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而是逐渐有点和光同尘化,想着事件大不大,展开刺|激不刺|激,影响是否深远,收益高不高。
它们说到底……
事实上,这场盛会,虽然本质是满足魔族子民们越发急切的精神需求……
……
周白榆无疑是抓住了一些关键节点的。
松江市。
九大魔头里的其他几位,见到活跃的坟山后,也不由得感叹:“它的速度在魔族里,也是罕有的迅疾。这么巨大的体型,却还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速度,真可怕啊……据说吞噬魔这一族,体积越大,实力越强。”
九大魔族精锐战力——魔王级吞噬魔,坟山,在狩猎开始后https://m.hetushu.com.com,一马当先!
周白榆躲在第四层通往第五层的管道里,他能够听到脚步声,一瘸一拐的动静很大。
……
但周白榆也不着急。
“假如【我们】真的那么神通广大,那为什么不直接改变历史呢?”
魔头们的笑声传来。
九大魔族里……战斗能力最弱的种族。
“这是最大的事件变化,相对来说,第二大的事件变化,便是小数点后面的第一个。比如1.10版本,1.50版本。”
“这是一个信号么?”
恐怖的铁蹄踩过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一道道巨大的天坑!
尽管随着魔族智慧不断接近人类,各种食物和繁衍以外的需求越来越多,导致魅魔的重要性越来越高。
在其他魔头们朝着购物大楼前进的时候,吞噬魔已经开始快乐的破坏!
发现自己疏漏了一件事——
魔王级的吞噬魔,更是体型庞大到骇然,整个松江市,仿佛都只是他的一座游乐场!
周白榆很快迎来了继人畜之后的第一个囚犯。
“所以历史的变化……不是【我们】在宏观调控的!也就是说,历史上,先遣世界的这个节点里……夜魔,正在筹备一件大事!夜魔的变强,很可能是因为夜魔一族发现了什么!”
琳姐忽然睁开了眼睛。
弥黛尔是贵族,被安排在这里,本就是一场羞辱。
但整理思路的时候,他忽然愣了一下。
它能猜到,对方通过夜色,就会想到夜魔。
这是缝身,却又不是缝身。
缝身也是从情报网里得知这一点,于是同样获得过诸神宝藏的它,决定和永夜魔王合作。
囚犯们纷纷改变了看法,夜魔虽然可怕……但现在这只暴走的吞噬魔更恐怖。
中间人存在的意义,就是引导先行者,一步步……走向规则的尽头。
在周白榆躲在大楼里琢磨一切的时候,松江市正在上演着惨烈的屠杀。
全部只是缝身的一部分。
于是越来越多的囚犯朝着购物站前进。
……
人畜被解决以后,周白榆带了一大堆小物件。这些小物件有的是蝴蝶结,有的是胸针,发卡,金属卡牌,手办,还有尽可能搜集了一些尖锐的小物件。
不少囚犯以为吞噬魔是最好应对的,这个巨大的家伙,体型庞大,但行走起来一定很缓慢笨重!
而随着缝身魔主的崛起,夜魔一族的野心也被发觉。
但很可惜,夜魔一族的地位,终究因为没有魔皇级,而低于其他魔族。
曾经这一家五口,“爸爸”也是一个反对“吃肉”的存在。
吞云吐雾之间,琳姐忽然开始期待,这个有趣的异行者,会在这次行动里,做出怎么样的改变。
巨大的吞噬魔是唯一一个没有跟随其他几个魔头们,前往夜色|区域的。
“所以当先行者真的改变历史时……【我们】会提供一些奖励,以示鼓励。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先行者存在的基础上。”
这个囚犯,便是一早就注意到了夜色的“一家五口”。
m•hetushu•com.com姐虽然无法观测周白榆,可她的酒柜里,罗列了一堆周白榆感兴趣的东西。
爬入管道内的周白榆,开始仔细思考自己目前得知的情报。
缝身。
它们要看的……是更为俗套的血流成河。
“那么这一次呢?”
“我们”对人类的倾斜会达到什么程度?
可很快,血迹干涸,刺痛也消失了。
这一次的狩猎盛会里,也藏着这样的一部分。
“或许,咱们可以面对面谈一谈合作的细节。请现身一见。”
既然这么多囚犯开始涌入这栋楼,那就让缝身先跟他们耍耍。
他们的身体里,藏着仿佛好几个灵魂,这些灵魂仿佛都还保留着自己的意志,习性。
那么琳姐的酒柜里,这杯酒就会变成普通的酒。
“夜魔必然会赶到这里,那个时候,我或许可以使用‘大先行者祝寻的烦恼’。”
“而历史最大的节点,目前有两个。1.0版本,末日降临。2.0版本,后末世时代开启。”
可魔族终究是低估了缝身,缝身的野心,是整个先遣世界。
永夜是夜魔一族的天才,也正是永夜找到了诸神的宝藏,使得夜魔一族得以进化。
购物大楼内。
它亲眼见过缝身的手段。
“至于小数点更往后的,1.11版本……则是更小的事件。但无论是什么事件,只要能够让世界变化出现新的刻度,其实都是具备影响力的。”
“嘶……我居然有点兴奋。”
那个恐怖的腐败种,有着“千人千面”般的身躯,但凡被他杀死的……都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所有人都涌入了一个地方,说不定……真的会有人的点数达到五百点,然后获得自由啊。”兽魔虎镇说到。
“比如之前提示了魔物的智慧拔高……于是我可以通过为魔物灌输一些人类理念而活下来。”
因为他听到了来自缝身的叫喊:“我的主人是缝身大人,夜魔大人,刚才那片夜色,是你召唤的吧?”
确实,这违反了盛会定下的规则,毕竟规则是给了囚犯们希望的。
上百名囚犯在它恐怖的铁蹄下,被直接碾碎!
而最好的地方,便是通风管道里。
“换个思路想,游戏的确给人感觉,呈现出来是一下子改动的。但真实的历史不是游戏,是人类不断通过在现在的举动,然后一点点影响未来。”
周白榆隐隐感觉,这次狩猎盛会,其实可能就是某个大事件的开端……他正站在足以影响历史的一个节点上。
无论是打压腐败,还是杀死或者统治腐人类,夜魔和炎魔都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周白榆迅速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闭上双目,开始慢慢恢复体力。
她莞尔道:“这杯酒的价值可不低啊……这可是会影响到你对‘我们’的判断的。”
同时,由于坟山表现出的过于强大的力量……想要活下来的囚犯们,都注意到了一件事——坟山刻意避开了一片区域。
但此刻,琳姐忽然发现,一杯酒失去了效力。
这两个是怎么联系在https://www.hetushu.com.com一起的?
他并没有害怕得停止思考,相反,刚才出现的那一瞬间疼痛,反而让周白榆意识到……自己可能想到了某个核心点。
通过时空魔晶,关注着这场狩猎的魔族子民们,都感受到了九大魔族里体型最庞大,力量无可争议第一的吞噬魔的力量。
“传说中那位吞噬魔一族的魔皇大人,已经无法居住在大陆上,而是住在了深海里,是深海之中最恐怖最庞大的怪物。七大魔皇里,他对海域的统治,无可争议的第一。”恐魔波旬看着即便很远也能窥见轮廓的坟山说道。
“修复bug,增加新模式……以及,加强夜魔。”
欲魔沙月笑道:“那不是更好吗?想想看子民们看到那一幕时的激动,呵呵,一个囚犯,居然通过不断击杀其他囚犯,获得了自由身……在他满心以为自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得到魔族尊敬的时候……我们把他杀了!”
说话过程里,众人都淡淡地看了一眼弥黛尔。
“没想到小弟弟,你竟然提前看破了。真是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但奈犆不着急。
周白榆的鼻孔忽然流出了血迹。大脑猛然间传来了一股刺痛。
假如先行者通过先遣世界,已经获得了该技能,该道具,或者掌握了某条情报……
无论藏在什么样的角落里,被吞噬魔巨大的铁蹄一踩,都只有一个命运!
“虽然版本更新和试炼内容是分开的,但在我看来,二者其实是有一定联系的。”
……
几位魔头都在看着坟山大肆破坏,展现出了恐怖的破坏力。
周白榆之前挑战过2.21版本,1.44版本,1.45版本,都是对应着一些大事件的。
永夜魔王也一心想着将自己的称谓,从永远魔王,变成永夜魔皇。
对小数点后两位的大事件,只要达成sss结局,就能导致未来局势发生很多变化……
缝身的下属,是腐败种吧?既然是腐败种,那么能够来到这里,必然是囚犯的身份。
……
所有缝身的亲卫队成员,其实都是缝身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所以很多人畜,被流放的魔族,腐败种都拒绝前往那个区域。
这二人居然合作了?
面对这样的怪物所爆发出的绝对力量,任何手段都显得无比可笑。
周白榆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但观众们也渴望看到其他魔族杀人。
“看来这个家伙因为我召唤出了夜色,就以为夜魔在附近……说不定,我可以利用这一点,做做文章啊。”
“我已经使用了那双鞋子,加上这栋楼已经被标记……接下来这里应该就是整个战场的中心。”
六位魔皇都注意到了缝身。
缝身?夜魔?
奈犆没有继续前进,但这也不过是因为,在这场盛会里,它还有着别的目的。
只是几个魔皇似乎都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理缝身。
“世界变化的刻度,不再是时间。而是版本制度。根据历史中发生的大事件,小事件将其标注为版本。”
腐败种中,竟然出现了缝身这样的hetushu.com.com,几乎可以抗衡魔皇的存在。
而缝身越强大,夜魔一族和缝身的合作,就越顺利。
得罪女皇蕾娜的下场便是如此,她没有被流放,已经是万幸。
奈犆确信,缝身的这团肉,会因为看到了夜色,想办法进入那栋购物楼里,和自己会和。
大厦崩塌,城市震颤,无数碎石砸落,让松江市的一部分区域下起了碎石雨。
在隐秘的管道里,藏好自己后,周白榆不再做出其他行为。耐心等待着大戏开始。
诸神化为了规则,规则需要有玩家参与,才能体现其存在!
“等等,说起来,这是2.30版本……那么理论上来说,应该会有某个重大事件吧?”
周白榆其实很期待稍后的乱战。有了底牌之后,心里就没有那么慌张了。
最可怕的是,缝身几乎是一人成军。
潜入通风管道,终于有了藏身之处后,周白榆才真正静下心来,此时此刻,他才系统的思考了一番……
一切都没有实证。
那个区域,便是不久前出现过夜色的区域。
他回忆起曾经看过的一个帖子,那还是在他参加先行之试之前的帖子。关于版本更新的。
通过夜魔的记忆,或许就能够猜测到……重大事件的影子。
但他不知道这是缝身,不知道这就是那个初始点数一百多接近两百点的怪物。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为什么要在2.30版本加强夜魔呢?尤其放在最后,单独提了一下,显得夜魔很重要一样。”
它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魔族精锐,朝着同一个地方汇聚,这让它省了不少事。
中转站。
……
但这个希望……最大的用处就是刺|激囚犯,魔族子民们可不想看什么斯巴达竞技场获得自由的俗套故事。
当然,他现在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去隐藏。慢慢等待囚犯和猎手汇聚在这里。
但提出者,其实是夜魔一族的。
这些肉慢慢又变成了人的形状。但诡异的地方就在这里,这些人仿佛是有自我意识的,却又受缝身的意志所影响。
周白榆开始回忆起这次更新公告的细节——
又像是先行者对其他人类或者同伴提及版本内容时一样……擅自提起某些信息,可能会被反噬。规则会抹杀他们。
不局限于礼品店,周遭的店铺但凡能逛的,他都逛了一下。
这一瞬间,周白榆忽然就悟了。
可此刻,这位“爸爸”已经变成了缝身的一条狗。
弥黛尔面无表情,但内心厌恶无比。
但她的酒柜里,藏着许多有用的“酒”。
……
……
夜魔一族也很快接到了橄榄枝,缝身试图与夜魔的最强者——永夜魔王合作。
冥魔幽泉也提议道:“不错的建议,坟山的破坏下,所有人都朝着一个地方汇聚,咱们不妨等猎物们全部聚集在一处了,来比一比……谁的杀人手段更高明。”
在它巨大的铁蹄之下,一栋栋数十米高的大楼被|干净利落的摧毁。
而夜魔是狩猎囚犯的……
可他们错了,吞噬魔的速度快得恐怖,它狂奔之后带起的气流,如同台风呼啸一样!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