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尾声

尾声

夏行风见余南笙没有回答,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其实我一直都想知道,陆霜到底有没有喜欢上我……”
她每天都在关注他发表的新闻报道,听说他多次死里逃生,曾经被人拿枪指着头顶,也曾被人五花大绑关进了牢里,但是他依然奋战在第一线,如同一个没有枪械的战士,用自己的镜头和笔作为武器,抨击战争,为弱者发声。
如果给她一个机会和他重逢,也许那些一直埋在心里的话就能说得出口了吧。
其实陆霜躲在矿里的那五天,夏行风一直都和报社的人一起蹲守在门口。但是因为不能确定陆霜在哪里,也不知道她究竟是遇到危险还是在继续搜集情报,所以根本无从找起。
他执着地找了她那么多年才把她找到,他甚至不求能和她在一起,只要能在角落里爱着她就好,但是她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他。
她很敬业https://m.hetushu•com.com,如果因为他害她失去了关键的线索,她会很生气吧。
余南笙站在电视台门口,叹了口气,总要找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啊。
一年后。
她看着车窗外有些陌生的风景,脱口而出地报了某个报社的地址,随后笑了笑,说:“抱歉,我习惯了。来,您去这个地址。”
“这次和您合作的也是刚回国的资深记者!”秘书小姐说着,推开会议室的门。
“余小姐,希望你从明天开始不要穿高跟鞋,不要穿裙子。”
“你太狠心了。”夏行风声音干涩沙哑,刚说出口,声音就被风吹散了。
听到她死讯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夏行风抬起头,看见余南笙,愣了片刻,却只是苦涩一笑:“你不用道歉,这是陆霜的选择。你能把这件事情报道出来,昭告天下,https://www•hetushu.com•com已经算是帮陆霜了却最后的心愿了。”
“沈记者,这就是给您安排的助理。”
余南笙揉了揉眉心,伸手递给他一瓶罐装的咖啡。
远远地,她就看到陆霜的墓碑前站了一个人,似乎比之前更清瘦了,头微微垂着,手里拿着一束勿忘我。
“我觉得,如果遇到对的人,就要好好珍惜。”夏行风话锋一转,嘴角的笑容意味深长。
余南笙看着秘书小姐笑了笑,点头说好。
余南笙站在门口跺了跺脚,站在长桌前笑了许久。不远处的那个人也看着她,唇角扬起。
余南笙没有回答。
夏行风蹲在墓碑前,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嘴角扯出一个笑容,眼眶泛红,说道:“陆霜,你这个骗子,说好了不要逞强的……”
今天是陆霜的忌日,余南笙去花店买了一束鸢尾花。她觉得这种花很适合陆霜,有人觉得和*图*书它代表绝望的爱,也有人认为它是爱的使者。就像是陆霜,刚认识她的时候,觉得她是冷血无情的人,但是后来才发现,冷血只是她的伪装,实际上她的内心比谁都柔软。
“沈记者啊,你们的事情,我听陆霜提起过。”夏行风叹了口气,“他在陆霜出事前就去中东当战地记者了,一年了,你就不想他吗?”
“余小姐,我们听说了您在法国的学习经历,但中国和法国还是有些不同的,我们总监的意思是,您先当一个月的助理熟悉一下情况,等您完全熟悉了,马上给您调换职位。”秘书小姐跟在她身边,有些忐忑地说。
“一定有的……她并不喜欢和别人交朋友,但是我感觉她和你相处的时候很自在、很舒服。”
但是没有“如果”,陆霜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是,师父。”
她害怕他会出事,同时也为他感到骄傲。
是的,从那件事和_图_书之后,她又重新当记者了。陆霜为了揭开真相,连死都不怕,她有什么资格继续胆小怯懦?从陆霜死去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发誓,自己一定要努力成为最优秀的记者。
余南笙已经走到他的跟前,也跟着他一起蹲在地上,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放下了手里的鸢尾花,目光闪烁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
看着手中名片的地址,余南笙顿觉无奈。
余南笙被他的问题问得脸色通红。
陆霜的墓地选在了很远的郊外,远离喧嚣,余南笙坐了很久的车才到。
转眼又到了盛夏。
余南笙愣了一下,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什么意思?”
余南笙鼻子一酸,忽然难过起来。
怎么在飞机上都能遇上同行呢?还出重金挖墙脚!不过余南笙在回国的时候已经提前结束了那边的学习,她是真的想要回到S市了。
怎么可能不想念?但那个人就像是一阵hetushu•com•com风,却比风更让人抓不住。他有他的目标和志向,战地记者那么危险的工作,他也义无反顾地去做了。他说过,光是揭露社会的真相还远远不够,那些因为战乱而饱受苦难的难民更应该有人去关注。
想到这里,夏行风双拳紧握,身体轻微颤抖。如果他当时再坚持一下,如果当时他能想办法进去找她,是不是现在结局就能被改写了?
余南笙看着里面的身影,愣了愣,随后看了一眼脚下,骤然笑出了声。
夏行风苦笑了一下:“可是这个问题我没办法问她了,她也没有办法回答。”
如果不是因为她,陆霜就不会死。
“小姐去哪里?”
一年过去,S市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又似乎一直在变化。对于余南笙来说,这一年和过去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叫陆霜的女孩为了救她而死了。每次午夜梦回,她在梦里回忆起那天陆霜躺在血泊里的样子,就会从梦中惊醒,无法安宁。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