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章 林深不见鹿 陆霜06

第十章 林深不见鹿

陆霜06

我得走了。
谢谢他,温暖过我的世界,点亮了我短暂的一生。
证据还在,真相还能被揭开。
我看到余南笙手里攥着我已经碎掉的手机,松了一口气。真的没想到余南笙会这样不顾危险地来救我。她在我眼里明明那么胆小,那么软弱,但是在关键时刻,英雄气概真是不输给任何人。
我一把拉过她,往正门的方向跑。
我真的没想到,最后我们的道别会那么仓促,我说要请他吃大餐的诺言还没有实现,我也还没告诉他,或许我早已喜欢上他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余南笙被我拉着继续跑,我们过了几个废旧的厂房,借着几个视线死角甩开了那几个壮汉。
我听见了余南笙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但是我的眼皮已经沉重得睁不开了。
我扭动了一下,试图挣扎,但是绳子捆得死紧,连活动的余地都没有。
“她们手里有证据,必须拦住!”不知道是谁大喝了一声,又和*图*书有人从四面八方朝着我和余南笙追了过来。
这种窗户是老式的,刮起大风也有可能造成窗户的晃动,所以我没有太在意。
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二个让我看见太阳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不求回报、不知疲倦、一直想要温暖我的人。
还好窗台低矮,我的手勉强能够得到窗栓,我的手往上一提,窗户被打开。
但是我必须逃出去,那些证据还在我手机的储存卡里。他们只是摔了手机,没有毁坏储存卡,只要我逃出去,就还有办法拿到证据。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人、很多画面,最后停留在我脑海里的是夏行风。
眼看就要跑出去了,只要再坚持一下……
他们把我拖到矿工宿舍最角落的房间里,把我捆起来,嘴里塞了抹布,其中一个壮汉凶恶地瞪了我一眼:“你最好老实点儿,如果你乖乖听话,这件事结束了就放你出去。如果你还想耍什么花招,我们就让你hetushu.com.com的嘴永远闭上!”
余南笙还在窗外艰难地和窗户做斗争,但是窗栓卡住了,她那样的推法,除非把窗户拆下来,否则根本进不来。
听见这个声音,我心惊了一下,是余南笙!
有很多人朝我们冲了过来,但是已经晚了,一股巨大的冲力把我撞飞出去,我重重地落地。
我心里一惊,把手机收进口袋里,然后和余南笙默契地互看一眼,飞快地爬上了窗台,跳出窗外,疯狂地朝余南笙说的围墙缺口跑去。但是,那条路上已经有另外两个壮汉朝我们追了过来。
但是余南笙平时没有运动的习惯,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一路狂奔简直是要了她的命,没跑多远她就气喘吁吁的。她下意识地挣开我的手,说道:“阿霜,反正他们不知道证据在谁那里,你先跑出去,再让他们来救我好了。”
如果从头来一次,我一定会和他好好道别。
就在我想着要怎么办的时候https://m.hetushu.com.com,我身后的窗户忽然动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之前把我抓来的那两个壮汉此时堵在门口,目光锋锐地瞪着我们。
电光石火间,我的脑子里闪过了很多念头。我知道,现在丢下余南笙逃走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很快另一个念头又闪了出来。在我被这些人抓住的时候,是余南笙奋不顾身来救我,她是个好姑娘,世界需要她这样的好人,也需要她这样的记者。
我动了动,发现脚能够到地面,只能背着椅子往后挪到床边。
最后一刻,我听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不能让她们两个跑出去!她们手里有证据!”
余南笙这个时候突然脱力,跪在地上,再也跑不动半步,脸色发白,气都喘不了了。
似乎是害怕会被矿上的人发现,所以她没有等我们,先行离开了。
我没法回答,她连忙跳下窗台,放轻了动作帮我解开身上的绳子。我看了一眼她https://www•hetushu.com.com身后,是之前帮我混进矿区的那个遇难矿工家属,虽然神情有点儿害怕,但她还是朝我们点了点头,露出赞许的笑容。
我甚至已经看到我们报社的采访车了,再跑完这几百米就到了。
“不行,这些人能拿钱买人命的,你落在他们手里未必有我那么走运了!”我死死地拉住余南笙的手,“马上就到了,我们报社的人应该还在矿区里,只要跑去跟他们会合,我们就得救了!”
我刚想喊出声,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尘土飞扬中,一辆推土机朝着我和余南笙疾驰而来。
“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赶紧出去。”我接过手机,弯了弯嘴角,“有了这些,够让他们都进监狱的了。”
剧烈的疼痛袭来,我的脑子忽然变得非常清醒。
再见,我曾恨过但一直深爱着的世界。
但是没有什么能从头来过。
余南笙低呼一声,压低声音说道:“阿霜,你真的在这里!”
“你们在干什么www.hetushu.com.com?还不快住手!”
抱着这种念头,我和余南笙一路狂奔。
她不是已经下决心不再当记者了吗?她怎么会来?
虽然那里堵着很多黑煤窑的人,但是应该也有不少还没有撤退的记者和警察,只要能冲出去,就没事了。
只是一瞬间,推土机已经冲到眼前,我飞快地伸手一把拽起余南笙,用最后一点儿力气把她推到一边。
很快,窗户剧烈地动了两下,依然没能被推开,窗外的人似乎着急了:“从这里真的可以进去吗?我打不开窗。”
“这几天报社里的人一直在找你!这次矿难援救已经要收尾了,别家报社的记者都已经撤了,但是你还没有出来。我想到之前你联络过的线人,就想办法跟他联系上了,他跟我说矿区后侧的围墙有个缺口,从那里进来不会被发现。进来之后,刚才带我来的那个姐姐发现了我,听说我是来找你的,她就把你的手机给了我,还带我来这里。”
推土机像狂奔的猛兽,不顾一切地朝我们冲过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