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章 林深不见鹿 陆霜02

第十章 林深不见鹿

陆霜02

苏馨从确诊到入院,手续都是夏行风办的。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着去依靠一个人,我忽然感觉身上的担子轻了一些。
而这次再回来,我和他之间的交流除了交稿之外,也就是刚回报社的那天他不经意说了一句“欢迎”。
S市的一月冷得厉害,只要站在室外,风就好像刀子似的割在身上。我和摄影师小曼成了固定搭档,两个人经常抱着一杯热水站在街头,一边跺脚一边采访。小曼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也有着余南笙当初的热血,举着一部相机就像是牛仔手里的枪,勇敢又帅气。
苏馨有了安排,陆澜也趁着寒假和_图_书找了家餐厅打工。我仔细考虑之后,还是选择了回报社。
他像一阵风,吹散云雾,让我看见太阳。
那种感觉很好,就好像一个负重行走的旅人终于抵达沙漠中的绿洲,终于可以卸下包袱好好地休息了。
一次采访任务结束之后,我接到了余南笙约我去逛街的电话。
“谢谢。”
我笑了一下,想起沈郁希工作狂的样子,片刻之后才道:“他越来越忙了,我一天都跟他说不上一句话。”
余南笙在手机那头沉默了。
余南笙在电话那头苦笑了一下:“我可能回不去了,我已经没有当初的勇www.hetushu.com.com气了。”
夏行风以为我想回报社是因为对沈郁希还有念想,所以在我告诉他决定的时候,他有点儿失落。
“你说得对,我确实是胆小鬼,但是我不想再有人因为我受伤了。”余南笙的声音冷冷的,带着无奈和心酸。
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猜测过他的心思了。曾经,还隐隐约约喜欢他的时候,猜心几乎是我每天必备的课程——担心稿子写得不好,不能入他的眼,担心采访大纲上列的提问不够深刻、视角不够独特,担心哪天又被他当成不思进取的烂泥,让他失望。
我犹和*图*书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我回报社只是因为我发现我真的挺喜欢记者这份工作,没有别的原因。”
我真的很感谢,没有他,可能现在我还深陷泥潭里走不出来;没有他,可能我的世界依然是一片阴霾,不见天日。
简短的两个字,对我来说却是心里的大石落地了。这两个字代表着他不反感我回来,也应该不会再去纠结当初在庆功宴上我对他表白的事情。
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趁机又补充了一句:“既然这么想知道他的近况,不如自己回来问他,我相信他希望你能回来。”
因为之前在报社https://www•hetushu.com.com的工作表现不错,主编愉快地同意了我回归,因为沈郁希不再带徒弟,所以我还是回到了韩绍那一组。
下班回家的时候,路过沈郁希的座位,我发现烟灰缸里凌乱地丢着几个烟蒂。其实他不是个有烟瘾的人。
夏行风似乎没想到我会解释,愣了一下,旋即嘴角漾开一抹笑:“加油,为了梦想奋斗,我支持你。”
他也是个喜欢将所有心事都埋在心底的人,所有情绪上的变化都只能通过他的行动来揣测。
我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好,今天太晚了,我明天放假。”
余南笙在电话那头应了声“好”。
日子再次变https://www.hetushu.com.com得忙碌起来,偶尔余南笙还会约我一起出去逛逛,我总是会趁机跟她提一两句报社里的事情。看得出来,她的眼神里还有希冀,但大概是阴影太深了,她始终没办法鼓起勇气回到报社。
我知道,劝了她那么久她都没有回来的意思,这件事多说无益,于是说道:“好,我明白了,我现在要打车回家,先挂了。明天见。”
余南笙离开报社之前,我很少看见他抽烟,但是余南笙走了之后,他抽烟的次数就频繁起来了。
余南笙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那就这么说定了。”顿了顿,她又问了一句,“沈记者最近还好吗?”
“胆小鬼。”我简单总结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