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章 林深不见鹿 陆霜01

第十章 林深不见鹿

有人说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大梦一场,那时深林不在,海不会蓝,我还能见到你吗?

陆霜01

夏行风在手机那头沉吟了片刻,说道:“要不这样,我妈认识市一医院精神科的主任,挑个时间带阿姨去看看吧。”
“我听你弟弟说阿姨又犯病了。”当初他为了“打入敌人内部”要走了陆澜和苏馨的手机号码,陆澜当他是大哥,跟他特别亲,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告诉他。
“真的不是?”女生两眼放光,“你要是没兴趣的话,介绍给我吧。这么帅又这么有礼貌的男生很少见了。”
大一的课程很满,时间过得飞快。
夏行风在S大附近的C大,刚入学的时候,他主动请缨跑过来帮我拎了行李。
简简单单的9个字,他说得认真,我听着心颤。心里说不出来是感激还是酸涩,我匆忙挂掉了电话。
https://www•hetushu.com•com因为和余南笙同学校,又是同一个专业,所以我和她联络得多了。因为知道是她给了我那笔救急的钱,我心怀感激,也明说了这笔钱今后会还给她。现在我们有时候还能像普通朋友一样吃饭、逛街、聊天。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再抽出时间去找一份家教的时候,夏行风打来了电话。
期间苏馨又犯了一次病,偷了一双名牌凉鞋,还好店主宽宏大量,还了鞋子之后就没有再要求赔偿。但是我知道,苏馨的病是需要治疗的,光靠她的意志力根本没法根治。
我直接跳过了新生军训,开始大学课程。我报的是新闻系,住四人间的宿舍,虽然没有那种亲如姐妹的室hetushu.com.com友情,但大家都是守规矩、懂礼数的人,基本上相处和睦没什么麻烦。
但是精神类疾病需要长时间的治疗,效果如何也难说,更何况我自己还在读大学,虽然打了几份工,依然是杯水车薪。
我想,我只是需要一点儿时间让自己喜欢上他,或许不讨厌他本身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呢?
夏行风又接着说道:“钱的事情你放心,我这里还有,可以借你。”
夏行风在手机那头笑了:“我不求回报,心甘情愿。”
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S大,也算是名牌大学,和余南笙是同一所学校。我并没有像当初设想的那样,离开S市逃去别的城市。
我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接话。
和-图-书还是没有吭声。
我笑了笑,摇摇头:“没胃口,喝汤就好。”
而我依然独来独往,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反而开始厌倦热闹。另外三个室友经常结伴,有时候也会喊上我,但我总是习惯性地拒绝,最后她们也就不再坚持了。
只是我们终究不是同一个年级,课程安排也不一样,宿舍都不在同一栋楼,所以并不经常在一起。
我经常都是挑食堂人少的时间再去,菜没剩两个,要了一碗汤,坐在最角落的位子开始喝。
喝着喝着,忽然一个餐盘摆在我面前,夏行风自然地坐在我对面:“光喝汤怎么行?都瘦成一把骨头了,吃饭。”
我笑了笑,说道:“你自己去跟他说吧,我帮不上忙。”
不过也是通过这件事,和*图*书我开始了解到夏行风的异性缘真的很好。人长得好看,又品学兼优,不仅在C大出名,连S大也有不少人知晓他的名字。有他参加的社团总是人满为患,他打篮球的时候也总是有女生站在场边看。
他打的菜刚好都是我舍不得吃的那些荤菜,大学食堂比中学的食堂贵得多,要是餐餐吃肉,我还得多打几份工才够。
做红娘这种事,我没兴趣。
他拿起勺子,打了勺饭就往我嘴里递:“再不吃,我就要喂你吃了。”
在别人眼里,他就是那个闪闪发光的人。
其实我应该果断一点儿拒绝他对我的好,而且我也并不是那种喜欢别人关心和亲近的人。但是,我好像不排斥他了,甚至不排斥他喜欢我这件事。
我已经感觉到周围人的和图书目光在朝我们扫过来,有的暧昧,有的嫉妒。
“以后如果没人陪你吃饭,可以叫我。”夏行风声音平静,说得很自然,但目光里还是流露出一丝期待和紧张。
我也没有再隐瞒:“嗯,不过这次不严重,冷静下来就没事了。”
“你也不用急着还……我就是想帮帮你……”
我摇摇头,自顾自地收拾东西:“不是。”
因为在报社工作的关系,我比其他新生晚了一个月入学,在跟学校说明原因之后,老师网开一面让我办理了入学手续。
良久,我才用很轻的声音回答他:“夏行风,别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
宿舍里的女生看见他,朝我挤眉弄眼的:“是你男朋友吗?”
我叹了口气,接过他手里的勺子,自己吃总比被人喂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