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陆霜05

第八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陆霜05

大概是一种源于崇拜的喜欢吧。
从余南笙走了之后,他眼底那抹阴郁就越来越明显,话越来越少,工作越来越猛。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错觉,但是我一直刻意去忽略那种变化。
我趁机帮腔了一句:“是啊,沈记者,只是和大家一起吃顿饭而已,不会少块肉的。而且项目都做完了,也不影响工作进度。”
大家看他点头了,一个个都欢欣雀跃,高高兴兴地商量去哪里吃。
我在沈郁希的带领下,项目也越做越成功。他也很少毒舌,偶尔还会夸我两句。我们组做了一个拾荒者生存现状的专题报道,轰动全国,因为m.hetushu.com.com切入点独特,以纪实的角度记录了拾荒者之间的纷争、暴力和争执过后的相互扶持,反响很好。
只要他没有爱上别人,还是单身,我就还是有机会的。
那一次会面之后,余南笙还是没有回报社,但我有种预感,她那么想当记者,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但是我也不会为了等她就停滞不前。
跟着沈郁希做报道之后,我比过去更加努力,把余南笙留在报社里的书都拿来看了,几乎是一点一点补充了记者的专业知识。每次不是特别着急要的专题报道,我都会写出三个www.hetushu•com.com版本让沈郁希挑。
沈郁希最终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不会待太晚。”
我也在心里揣测过沈郁希的感情,但他好像对谁都是一样,没有太多温度,保持微妙的距离。或许他对我最开始只是因为善意,但是我觉得他对余南笙未必就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其实很长时间我都弄不清自己对沈郁希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崇拜。但是,从小到大,只有沈郁希能让我有不一样的感觉,能让我特别在意他的目光,能让我特别顾忌他对别人的感情。
在报社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抱着这样的执念,后来习和-图-书惯性地和余南笙做比较,或许也只是因为吃醋。
实践出真知,这个道理我明白,但我还是隐隐觉得,或许他留下还有别的原因吧。但是我也没有再追问,其实我很怕最后的答案是我最不想听到的。
我的目光没有离开沈郁希,我总觉得他似乎有心事。
沈郁希本来是不喜欢热闹的,下了班背起相机就要走,但是组里的其他同事都很热情,一个个把他拦住了。
现在,我已经和余南笙一样努力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可能我的专业基础也不会输给她。
但是,为什么沈郁希不会像看她那样看待我?甚至没有了7年前我们最初相m.hetushu.com.com遇的时候那种怜悯的、轻柔的目光;也没有在派出所的时候那种略带一丝可惜的注视。
沈郁希似乎也不再排斥我继续做记者这个行业,但还是一如既往地严格且毒舌,我经常在他的批注上修改新闻稿改到半夜。
他自己也像拼命三郎一样,不是在采访,就是在去采访的路上。他是社里少数几个不需要配备摄影师的记者,因为他自己就是特别出色的摄影师。
他的脚步也一直没有停下,已经把国内几个新闻大奖收入囊中。他在报社是台柱子,或许不仅是因为他能写、会写,更因为他的选题总能游走在界限的边缘,既能挖得深刻和图书,也不至于被上面卡住,精彩、不违规、不捏造,在他身上真的能看到作为一个记者的绝佳天赋和眼光。
听说社里有一个出国交流学习的名额,本来已经给了沈郁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放弃了。
“沈记者,这次项目最大的功臣就是你了,你要是不去,这个庆功宴开得多没意思啊。”
我问过他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只要认真做了,生活就是最好的老师。
这也算是给社里立了一次大功,所以全组人员决定办一场庆功宴,好好庆祝一下。
或许应该怪我太着急了,一直朝他逼近,总是想挤进他的世界里,过分激进,令人厌烦了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