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陆霜04

第八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陆霜04

我知道我的话只是不断刺|激她的伤口,让她痛不欲生,但是我也知道,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就证明她对记者这个行业还是热爱的。
余南笙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堆书,看起来是一副发奋好学生的样子,点个饮料都很匆忙。
我听出了她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又看了一眼她手边的《欧洲文学简史》、《西方文学概要》……
“对不起,我最近准备考研,一直待在图书馆里,所以来晚了,抱歉。”
我平静地看着她,直到她说完了,我才缓缓开口:“余南笙,你就是个懦夫!”
“考研?你真的不打算回报社工作了?”我皱了皱眉头。
她看起来也清瘦了些,脸色过分苍白,黑眼圈也很严重,毕竟这件事对她来说打击太大了。普通人失去至亲大约都是如此吧,也许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像我一样,父母有和没有差不多。我甚至想过,如果我是个孤https://m.hetushu.com.com儿,兴许还能过得好一些。
余南笙似乎没想到我会开口骂她,一时之间愣在那里。可能最近她身边的人都是在安慰她、鼓励她,在一个人那么难过绝望的时候,还要开口指责她。有时候我也觉得我的心肠是硬的。
说到这里,余南笙哽咽了一下,眼眶变得通红:“我爸那么好的人,他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是他一直告诉我好人会有好报的,所以我一直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惩恶扬善。但是他死了,就因为我的固执,因为我的自以为是死了……
我先到了,给自己点了杯橙汁,就坐在窗边的位子上等着。
“说实话,我一开始看不起你这样的娇公主,生活在温室里,以为外面的世界就是非黑即白,每天都把自己当成正义使者来评判别人的好坏。”说到这里,我自嘲地笑了一下,“但是那个时候,你www.hetushu.com.com的心至少是热的,至少能让周围的人感受到温暖和光亮。现在的你呢?你那点儿意气风发,那点儿正义感,那点儿为了梦想的坚持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我就这样熬过来了。
“我不想再当记者了,我不想身边有更多的人因为我而受伤,我真的承受不起。”余南笙似乎努力忍住了眼泪,但是说到激动处,眼泪还是拼命地掉下来。
她抱着那堆书环视了店内一圈,接着朝我走了过来。
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我也不擅长开导别人,这种时候离开还能避免引起争执。
“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对手的,如果你弱到连这点儿打击都承受不了,那我真是太失望了。”
余南笙闻言,眼里染上了一丝怒气:“陆霜,我知道你比我坚强,比我聪明,比我看得透彻,但是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冷血动物,死的人是我爸啊!我怎么可能……https://m.hetushu.com.com我怎么可能像没事人一样面对这个害死我爸的职业?我做不到!”
“余南笙,你别让我看不起你。”留下这句话,我连饮料都没有喝完,就起身离开了饮品店。
可能在无形之中,和余南笙做比较也变成我前进的动力。因为她能成为沈郁希的徒弟,一步步得到沈郁希的认可,而我不可以,所以我一心想着超过她,得到认可,不知不觉就从一个门外汉渐渐明白了记者是怎么一回事。
按理来说,我占了余南笙的位置,应该祈祷她不要再回报社才对。但是这段时间看着她的座位,我感觉很不舒服。
“那你觉得你就这样放弃梦想、停滞不前,就是他老人家想看到的结果?他养了你20年,让你成为一个惩恶扬善的好人,却没想到在他死后你却做了缩头乌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余南笙换了专业,便有一种没由来的愤怒,“余南和_图_书笙,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嫉妒你,嫉妒你有这么坚定的梦想,嫉妒你为了梦想可以那么执着,嫉妒你因为这样而被沈郁希看好。
“你父亲的死只是一个意外,你却因此放弃了你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梦想,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余南笙闻言,苦笑了一下,双手交叠着,看得出来情绪有些挣扎,最终才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可能我有些想法已经改变了。你说得对,或许我根本不了解这个社会,也不了解记者这个工作,之前是我想得太美好了,现在我大概是清醒了。”
余南笙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过去是我太天真了,我以为记者是揭开真相的英雄,我把这个职业和这个世界都想得太完美了。但是这件事让我意识到我错了,我不该这么任性地学新闻,不该任性地和那些人对抗。我只想到我自己不害怕,但是和-图-书没想到会牵连到我爸……”
“你不学新闻了?”
这段时间我的经济没那么紧张了,上一次发的那笔奖金有两千,苏馨也开始做钟点工了,陆澜因为成绩好拿了奖学金,住宿期间基本上用不着花多少钱。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勉强能好好生活了。
“别说了!”余南笙几乎是吼出来的,真的很少见到她那么崩溃的样子。
余南笙的学校是S市最好的大学,校区占地面积很大,学校内有公交车,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我都晕头转向的。这一次我提前给余南笙打了电话,她说她还在图书馆,马上会过来,约在学校门口附近的一家饮品店碰头。
我不知道我的话能不能把她骂醒,其实她的反应和想法都是正常的,只是我会觉得可惜,对我来说少了个有实力的对手,对于这个社会来说也少了个说真话的好记者。
想到这里,我还是决定再去一次S大。
余南笙在我面前落座,书也被放到了一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