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昨夜星辰恰似你 余南笙01

第七章 昨夜星辰恰似你

你是我见过最耀眼的烟火,胜过这20年来所有的璀璨。

余南笙01

我“嘘”了一声,赶紧捂住齐琪的嘴。
我在心里回想了一下。
有人追我?不可能吧?
我正低头摆弄相机,新来的打杂小妹突然高声喊我。
什么东西?
她笑着打开箱子,笑容却在下一秒僵住。
“哎呀,你不要让他知道就好了!阿澈,你也是!”
“南笙!”
我眯着眼睛,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一直刺|激着眼睛,很难受。我揉了揉眼,却更难受了。
我咬咬牙,想要冲过马路往对面走,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跟着我的车却突然加速,我吓得呆在了原地。
“姑奶奶,你小点儿声,不要让别人听到!”
马路上安静得能听到我的呼吸声。
鲜血已经冷却,凝固在手上。
我抬头看了一眼,是那个总是和我合作的小警察,当初那个举着菜刀想要砍我的人还是他拦下来的。
做记者的,尤其是像我们做社会民事新闻的,接到一两个恐吓电话是很正常的事。
阿澈笑了笑:“你就知道安慰我。”
“南笙,最近是不是有人在追你啊?居然寄来了这么大的一个包裹!”她二十出头,从学校毕业之后就来报社上班,但是在学校期间没有什么优秀的作品,所以只能先从小事做起。
“我告诉你啊,齐琪,这件事你得给我保密!千万不要让我师父知道!”
“别笑了,别人夸你一下就高https://www•hetushu.com.com兴得找不着北了。”
之后的一切,我都不大记得清。
我点点头,撕开包装:“我想应该是上次我暗访的黑心作坊那群人,就是寄点儿东西而已,无伤大雅,没关系的。”
“没什么,我听谢记者和我师父说,这是很正常的,等他们玩腻了就好了。”
“南笙,有你的包裹!”
“这都是什么啊?”齐琪来得晚,站在我们身后,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之后大骂一声。
我回应一声,收起相机往茶水间走。
我快速收拾好东西,抱着包裹回了办公室,藏好了之后就照常开始工作。
齐琪往我手里放了块巧克力,然后小声问我:“你知道是谁了吗?”
“这个就先这样,你找韩绍前辈组里的陆霜要照片,报道按这个样子来写就好了,最终定稿的时候你再来找我。周日之前一定要交上来,知道吗?”我抬头看着新来的实习记者。
暗访……
“好。”
是的,此刻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就和这医院的墙壁一样。
由于那个实习生改稿改得比较晚,等我出报社大门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叹了口气,怪不得爸爸总是说在白天看不到我。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压根不敢相信。
“怎么都凑在这里?”韩绍从报社外面走进来,www.hetushu.com.com路过茶水间的时候看到我们三个人神色凝重地围在这里。
会不会是上一次暗访那个黑心作坊的事情?可所有的稿子都是匿名稿啊!怎么会有人知道是我呢?我怎么都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
打杂小妹回来看到我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走过来,从我手里拿过小刀,说:“哎,南笙,你说你成绩这么优秀,怎么越小的事越白痴呢?”
我没有回答,低着头看我的手。
我有些不解,凑过去看。
齐琪也凑了过来,一脸八卦地想要拆开。
来报社也有几个月了,对于这份工作,我也开始得心应手起来,连沈郁希都说有点儿像记者的样子了。我自然心情舒适,连带着最近每一次的采访都很成功,倒是又一次暗访……算了,不想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齐琪看了我一眼,我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没事,别人寄错的快件,等我下班送还给快递公司就好了。韩绍记者,你们刚刚从城南回来吗?”
打杂小妹笑眯眯地看着我,她怀里有一个很大的包裹。
深夜的风吹起我的衣角,我跪在地上,用沾满了鲜血的手从包里掏出手机。
只是我还不知道,我所谓的无伤大雅,却让我接下来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南笙,这样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和图书报警?”
我正在发呆,想谁会这么跟我开玩笑,寄这样的东西,沈郁希突然开口问我。我愣了一下,随后把几个很重要的新闻汇报了一下,他的目光还是很奇怪,却没有多问什么。
我本想着不会有下一次了。
“你最近在跟什么新闻?”沈郁希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再次收了东西,丢到报社后面的垃圾箱里,警告阿澈和齐琪不许透露给别人。
沈郁希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今天要交的稿子送了出去,沈郁希看着我的目光有些不对劲,但我没有心思多想。
他身后跟着陆霜,陆霜并没有看我们一眼,也没有说话,侧身走过,只在余光瞥到那个包裹的时候停顿了一秒。
沈郁希就坐在不远处看着我做这些工作。
齐琪一脸担忧地看着我,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了。
韩绍点点头,又和我们说了几句话之后才离开。
我听到叔叔的叹息声,还有周围的啜泣声,头疼得要命。
实习生这样说让我有些不好意思,我笑了笑,说了声“谢谢”,让她出去了。
盒子里是很多杂乱的东西,还有砖头之类的东西,红红的一片,是血吗?
总编叔叔是最先赶来的,然后警察也跟着来了。
我甚至想不起爸爸究竟是什么时候冲到我面前的,我动作慢半拍地看了看已经停下来的车,而爸爸就倒在我的脚边。我愣和*图*书了好半天,直到我的手指触到爸爸的血液,那种湿热的感觉才让我清醒过来。
“好,知道了。余小姐,你工作的样子好迷人!”
“南笙,你……”叔叔回来了,看见我,想要说些什么。
我愣了神,这是什么?
我摇摇头,刚要开口,却发现嗓子哑得不行。我清清嗓子说:“叔叔,你什么都不要和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先前,我暗地里问过师父,记者遇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办,他表示他经历过很多次了,寄刀片来都很正常,他把刀片留在报社的洗手间里给别人刮胡子用了。我很无奈,却安心了。
这个人总是这么纠结。
我站得近了些,鼻间充斥的是血液的味道。
我有些纳闷,说:“一会儿再拆吧。这是我整理好的照片,齐琪,一会儿你帮我送到谢记者的办公室去,这是他要的。”
我裹紧了大衣往马路的方向走,这个时候公交车肯定没有了,只能打车回去。
我现在算是发现了,我师父存在的意义就是在我高兴的时候给我当头一棒,在我失落的时候给我开解安慰。
我低头看了看。
我刚走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我身后有一辆车不远不近地跟着,车灯亮着,见我回头就闪两下,若是我加快脚步,它便跟着加速。我皱起眉头,想要赶紧打辆车,可是这个点,街上的出租车也https://www.hetushu•com•com少得可怜。
“爸……”
我拿来壁纸刀,有些纠结从哪里裁开。
齐琪不解,问我为什么。
救护车上的医生和护士问了我什么,我也听不到,我什么都听不清,我只是看着爸爸渐渐苍白的脸一直在发呆,连哭都哭不出来。
警察被总编叔叔打发走,我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盯着明晃晃的灯看,第一次觉得黑夜那么漫长。那么刺眼的灯,却听不到爸爸对我说:“闺女,闭上眼。”
“余小姐,你最近总是收到恐吓包裹吗?”警察问我,想来应该是叔叔在路上和警察说起过。
从上个月底开始,我就可以不用师父跟着,自己一个人外出跑新闻了。刚开始的时候我感觉师父很不放心,总是明里暗里跟着我去看看,确认我一个人没问题才会去做自己的事情,后来索性放手让我独自去做了。
我笑了笑,对她说:“所以说我需要你啊!没了你就不行嘛!”我的语气很真挚,阿澈是个非常细心的人,以后也一定会是个好记者。
我的大脑飞速运转,开始思考这人究竟是要干什么,思索许久却还是想不出这是什么意思,里面没有任何能证明寄件人的信息。
只是这次,他怎么来得这么晚?
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我看着医生走出来,看着他摘下口罩,看着他朝我们摇头,然后说节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