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与你在海平线交汇 陆霜05

第六章 与你在海平线交汇

陆霜05

儿科绝对是医闹高发区,就算没有什么大新闻,蹲点两天小吵小闹肯定也能有一些。到时候再结合过往的医闹案例,写一篇专题报道完全没有问题。
我现在就像是电视剧里那些阴险的女配角,觊觎着女主角的位置,却始终只有当配角的命。
而其余科室等医闹的概率都差不多,余南笙无论选哪个都是在碰运气。
想到这里,我又有点儿后悔没有收下那些钱了。
夏行风也看出了我的惊讶,忍不住笑了笑:“也不能怪你认不出来,后来我减肥了,上了高中之后个子也长高了,不是小胖子了。”
原本选择儿科的时候我自认为自己聪明,还在医院里碰到了夏行风,本来还觉得这是节省时间又能出好报道的捷径,却没想到余南笙占尽了好运气,这样恶劣的伤人事件还能和医闹主题扯上关系。
夏行风只是轻声道了一句:“没事,我等着。”
要回报社的时候,我跟夏行风挥手道别:“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如果这篇稿子过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韩绍见我回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阿霜,你手头的报道先别写了,跟张记者一起跟进一下这名嫌犯的家庭情况,最好能分析一下他偏激性格的成因,写成一个专题交给我。”
因为最近医闹频繁,所以林姐决定派人去医院蹲点,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可以拿到第一手的消https://m.hetushu.com.com息。因为我和余南笙是新人,最适合做这种蹲点的工作,所以最终决定让我们两个去医院。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声音喊我:“陆霜?”
不过因为大家都叫他小胖子,我也不记得他的本名叫什么了。
蹲点这种任务注定是枯燥无味的,我一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一边关注人群的动态。
我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我只是在实习……”说到这里,我忽然眼睛一亮,“你经常来医院?”
“我可打不起车,我挤公交车就好。”我似乎都能感觉到我的话里透着一股酸味。
林姐点了点头,拍了板:“那行,今天你们就去蹲点,下午下班前回来至少交一篇报道。如果有实质事件的就写800字左右,如果只是普通事件就写200字到300字。到时候你们回来,我再根据稿件质量酌情刊登。”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回到报社就发现余南笙已经在报社里了,整个报社里的人都在忙。
余南笙当然听出了我语气里的揶揄,于是也不再坚持,只是笑了笑:“那祝你顺利。”
因为儿科医生紧缺的关系,即使是市第一医院这么大型的医院,儿科诊室门口依然排着浩浩荡荡的一队长龙。
问了同组的编辑才知道,原来余南笙在急诊室等来了一个大新闻,一个中年男和图书人因为认为主治医师给自己开的药没有效果,又耗掉了他所有的积蓄,所以积怨之下居然跟踪医生的孩子,在公交车上捅了这个小孩几刀。
我微微一笑,带着一抹自嘲:“那你估计要等很久了,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没那么容易稳定。”
于是,夏行风开始认真地回忆那些冲突事件。
或许能多一个让我放下戒心的人,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吧。
我又看了他半晌,才道:“原来时间有时候不但不是杀猪刀,还可能是美工刀呢……”
有母亲因为儿子高烧非要插队,被阻拦之后对护士破口大骂的;也有在网上看了“科普”,觉得医生开的药方有问题,非要赔偿的;还有一开始拒绝为孩子手术,结果孩子病情恶化反而赖在医生头上的……形形色|色,数不胜数。
“没关系,你说就好,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会自己问。”
他提醒到这里,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我没回答,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起身出发。
现在我对她表现出来的排挤完全是出于嫉妒吧,嫉妒她能当沈郁希的徒弟,嫉妒她即使不够聪明,也一直被沈郁希看好。
“那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有没有碰到过医闹?或者是病人家属和医生起冲突的事件?”我拿过笔记本和笔,完全进入了记者的工作状态。
折腾了一天,虽然医闹没有等到,但是从夏行风嘴和-图-书里探听到了不少有用的素材,只要带回报社进行加工整理,一篇800字的新闻稿应该问题不大。
我一抬头,就看见夏行风站在不远处,目光在我身上落定。
他这么一说,又联想到上次在我家楼下的时候,他想把赔偿金还给我,原来不是有别的目的,只是记着当年的人情。
夏行风看我身上背着单反,怀里抱着笔记本,问我:“你是来工作的?”
看见我拧眉苦思的样子,夏行风又是无奈一笑:“念初一的时候,你还记得班里有个小胖子吗?成天挨欺负的那个,不过才念了一个学期就转学了。”
按照平时来说,夏行风那一句“还是我请吧”就足以刺|激到我了。但很奇怪的是,我并不反感。我对他也没有了之前的抵触情绪,就好像是多年前的战友,如今又重逢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和亲近。
夏行风点了点头。
夏行风闻言,忍不住笑出来:“怎么可能?”顿了顿,又解释道,“我姐夫是这里的医生,正好我考的是医学专业,所以趁暑假过来学点儿经验。”
想到这里,我又看了一眼夏行风,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谁能想到啊,小胖子变得又高又瘦,模样还有几分俊朗,再也不是当初受人欺负的模样了。
我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来儿科看病?”
“嗯,姐夫上班的时候我都在。”
m.hetushu.com.com南笙迟一步,从后面追上来,说道:“都是去市第一医院,我们一起打车过去吧。”
比起在这里继续蹲守,从夏行风嘴里打探消息无疑是一条捷径。
看着余南笙一直忙碌地在打电话、做记录,我默默地把写好的稿子和笔记本锁进了抽屉里。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我还没有跟一个陌生人自来熟的习惯,通常这种情况下,只要我沉默以对,对方一般都会识趣地走开。
他的容貌虽然有了变化,但个性还是和当初一样,温温和和的,让人感觉特别好说话。
闻言,我皱了皱眉头,又朝他看过去。说真的,我实在不记得我认识过这样一个人……倒是夏行风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儿印象,但是因为印象太模糊了,所以我也不敢确定。
其实我不那么讨厌余南笙了,因为拼尽全力去做好一件事的人的确是值得敬佩的。而且上次她站出来和蒋依红对呛的那一幕更让我对她讨厌不起来。
“明白。”我点了点头,写下了林姐的要求,然后收起笔记本走出了会议室。
我愣了一下,旋即礼貌地笑了笑:“夏先生。”
夏行风看了一眼我写在笔记本上的要点,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你现在是记者?”
我停顿了一下,只能说:“好。”
但是夏行风没有,他认认真真地打量我,说道:“陆霜,你真的对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吗?”
因为hetushu.com•com厌恶班里那些人,加上他们欺负小胖子欺负得太过分,我好像还出手帮过他几次。
刚念初一那会儿,班里确实有个又矮又胖的男孩,因为个性温吞好欺负,所以一直是班里恶霸攻击的对象。当时我也是被排挤的对象之一,但是因为我个性凶悍,所以从来没有人敢欺负我。
我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先是给排队的队伍拍了张照片,然后开始在本子上记几个写报道的时候可以参考的点。
余南笙还在做记录的时候,我就直接脱口而出:“我去儿科。”
林姐想了想后,说道:“市第一医院最有名气,患者也最多,你们两个一人分配一个科室蹲点。”
这个新闻可能是引爆全国热议的大新闻,所以现在整个报社都准备跟进这条新闻的具体细节。
夏行风看到我突然这么认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有是有,但是我的表达能力不太好,说不清楚……”
林姐把目光转向了余南笙:“南笙,你选哪个科室?”
余南笙想了一下,回答道:“我选急诊吧,突发|情况比较多。”
夏行风微微一笑,眉眼微弯,目光暖人,只道:“还是我请你吃吧,将来你工作生活都稳定了,再请我吃不迟。”
家长抱着自己的孩子,面色焦灼,恨不得把前面的人都挤开,自己冲到前面去。孩子的哭闹声、嬉笑声、嘈杂的议论声汇集在一起,还真的挺让人头疼的。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