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海蓝时见鲸 余南笙01

第三章 海蓝时见鲸

于我来说,再美也抵不过现在一分一毫,可能,是因为有一个人在身侧吧。

余南笙01

刚刚开完会,场面一度混乱。最近S市的新闻不少,沈郁希带领我、韩绍带领另外一众实习生记者团队,几乎是展开了“殊死搏斗”。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为什么韩绍前辈做什么事都要和师父比较呢?可能是我来的时间太短了,不懂得其中的缘由。
“我跟你说,我师父那是靠实力说话的,脸只是加分而已!”我说起话来有气无力的。
齐琪刚说完,碰巧有人从门口走过去,我端过咖啡闻了闻,余光却瞧见陆霜的背影。
我搅拌着盒子里的沙拉,想了想,说:“不过人家真的很努力,我今天早晨来的时候,看到她一个人在会议室里看书呢!就是咱们大一的时候看的那种书,也算是很努力了。”
齐琪一撇嘴,说道:“谁不知道沈记者是靠实力啊!我本来还庆幸不在沈记者手下做事,看你一天到晚忙还幸灾乐祸来着,谁知道风水轮流转。最近沈记者怎么跑新闻还知道叫上我了?我是真的体会到了那些前辈口中的‘不怕死不怕累’是什么意思啊!”
陆霜好像比我要努力得多。我看了她那几本书的名字,都是学新闻入门的书籍,看起来她很想在报社站稳脚跟。
会议室里亮着一盏小灯,陆霜的面前放着厚厚一摞书,手下正不停地做着笔记,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我给她轻轻带上门,她一个人在会议室,也不敢开空调,温度那么低,会感冒的。
“话说南笙啊,沈记者有https://m.hetushu•com•com了你这个实习生也不错啊!午饭都连着他的一起带呢!省了外卖的钱啊!”
其实我心里还有些不明白昨天韩绍问我的那些问题,不过,这个疑问没有保留多久,中午,韩绍就宣布陆霜跟在他身边当实习生这一决定了。
从天气转冷开始,我发现送来的外卖总是有些凉,再加上我看到沈郁希在办公室犯过胃病,疼得都出汗了,从那以后我每天带饭都会连带着给他也带一份。他从第一天的惊讶到后来无所谓的表情,也不知他做何感想。
我站稳了,轻声说:“是啊,你觉得我刚才的稿子个人意识太强了,我这不是把我所有的内心活动全部撤销了吗?这样应该就符合师父你的要求了!”
并不是我不想看见陆霜,而是这小姑娘的眼睛里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沧桑,每一次看到,都让我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可她说的话那么直白,屏蔽了这世间所有的善意。我可以心疼她,却不得不躲着她。
“哪方面啊?”
咦?居然有人比我来得还早?
我淡淡地说:“我不说话是给前辈长脸啊,去之前你不是也说了,不到我开口的时候不要说话吗?”
这的确是实话,她一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看待事情的角度更接近普通民众,也更善于体会和表达他们的心情及诉求。不过我却听到沈郁希说过,她不适合当记者,不知道为什么。
她进来的https://m•hetushu•com•com时候把会议室的门带上了,只留了一个小缝隙,我这好眼神,从缝隙里也能看到沈郁希坐在办公室里沉思的样子。
浓郁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子,我眨了眨眼。
我轻轻地推开门往里走,报社的灯都还暗着,沈郁希办公室的灯也没开啊?我有些纳闷,推开几扇门,都黑着灯,难道是忘了锁门?那更不可能啊!
我愣了愣,随后就笑了。
我再次叹口气。
办公室的暖气开得太足,让我有一种太过舒适的感觉,我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稿子,心里异常忐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东西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
我无法忽略陆霜的语气,说不上是高兴,也有那么一点点炫耀。
“没事,我师父不爱笑,我爱笑就好了。我多笑笑,他看着心情也好。”
“我给我师父送进去。”
坐在办公室里,我看着沈郁希的位子发呆。
我见他眉头舒展一些,以为他认同我的说法。谁知他往后一靠,骤然笑了。
关于这一点,我也是很佩服他。且不说我师父人高马大的,很多角落隐藏不住他,就算是暗访被人发现,他也是不慌不忙的,总能找到借口脱身,目光中全然不见恐惧,这可能就是在新闻界时间久历练出来的能力。
刚推开门,我就看见陆霜从门口走过,突然觉得报社怎么这么小。
午饭时间齐琪说起这件事。
沈郁希看着我,把文件夹合上,双手交叉放在hetushu.com•com桌子上:“那你觉得什么时候你应该开口呢?”
“叮!”微波炉响了一下,我放下手里的勺子去拿饭。
他不置可否,指了指我身后。
我打着哈欠一步一步朝报社走去,正准备掏钥匙开门,却发现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虽然我以沈郁希学徒的身份在这个办公室工作,可只要不跑新闻,我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很少有坐在这里的时候。每次一进来,要不是看见我自己的包放在属于我的桌子上,我还以为这里只属于沈郁希。
她说完就笑了,全然不顾我瞪她的目光。
韩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下子站在我身边,一手拿过我的咖啡杯,非常熟络地帮我泡咖啡。
“很好,她看待事情的角度很有见解,比一般的实习生要好得多。”
“你觉得她怎么样?”我回头看去,咖啡杯的温度略微有些烫,我稍微松了松手,却见韩绍指的是陆霜。
“好了好了,再说我今天又要加班了!我爸都说了,自打我来报社实习,10点之前就没进过家门!今天给我下了圣旨,9点一定要回家一起吃顿饭!”
她正忙着,只顾得上朝我挥挥手。
我顺着齐琪的目光看向外面。
我沉默了一会儿,走到大理石桌子旁,把杯子放下,摊开手掌,掌心被瓷杯烫得有些红。
他笑了一下,摆摆手让我出去了。
韩绍介绍完之后就去开会了,陆霜站在原地,很多人都和她说恭喜,从一个打杂小妹变成韩绍的实习生,还挺和图书厉害的。
是她?
“齐琪,我先走了,这个你先放在你桌子上,明天我会早点儿来看的!”看了一眼时间,马上就要8点了,我得赶紧走,不然真的赶不上9点到家了。
按照齐琪的话来说,韩绍和我师父应该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两个人都有能力,又同时都在社会版块,有竞争是应该的,可我从韩绍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功利。他总是带着笑,这一点和沈郁希不一样。
我提起精神,抱着电脑和修改之后的稿子敲响了沈郁希办公室的门。
难道是前辈昨天熬夜跟新闻了吗?
“能力。”他说。
我往办公室走去,齐琪喝口水,说:“去吧,外送小妹。”
真的太痛苦了!回家享受天伦之乐的后果就是要起个大早,摸着黑来报社处理昨天没搞定的文件。
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有一线线报说,S市著名大酒店挂着“情人节情侣接吻大赛住宿打折”的嘘头,在客人入住之后高价收费,很多人都被骗了,我和沈郁希就一马当先地去了。
“这是改过之后的?”沈郁希看完,语气不好地问道。
我抬头看向韩绍。
“小南笙,开心啊!”
我肯定是比不上的。
我的声音有些小,她笑着侧过头,朝我伸出手:“以后有机会合作。”
韩绍说这话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沈郁希,他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低头看手里的策划和资料,还不忘给自己点支烟。
我点头说好。
长相吗?话说陆霜长得挺漂亮的,虽然才17岁https://m.hetushu.com.com,没长开,可也能看得出来是个小美人。
今年的冬天来得有点儿早。
他低头帮我泡咖啡,很认真地回答道:“是啊,我一直这么爱笑啊,你笑起来这么漂亮,总是待在沈郁希的身边,是不是很闷啊?要不你来我这里吧,我保证每天都让你笑。”他说着,递给我泡好的咖啡。
“伶牙俐齿倒是用在我身上了,昨天采访那个酒店经理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话呢?”
“齐琪,这个稿子可以排版了。”我刚走没多久,沈郁希就喊了齐琪过去。我看到那是我的稿子,上面有他红色的批注,突然心情特别好。
我愣了一下。
几乎是下意识地,我开口问:“韩前辈,你一直这么爱笑吗?”
韩绍点点头,离开了。
“恭喜。”
“报告,一切听师父的。”
我正准备转身回办公室,却发现会议室的门缝中有光亮。
“看见了吗?你看看这深沉的目光、完美的侧脸!我总觉得沈记者能成为S市知名记者之一,这张脸也是有功劳的!”
齐琪端着一杯咖啡和一杯奶茶走过来,放在我面前,说道:“南笙啊,我跟你说,这韩记者和沈记者,在外面看来是天天打夜夜掐的,可你看咱们沈大记者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把韩记者放在眼里的。”
“这不合逻辑啊,陆霜没有上过专业课,一下子就从端茶倒水的小妹变成跟你我同等的实习生,这……”齐琪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赶紧降低音量,其实不只是她,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我也有。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