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作者:锦年
林深见鹿,鹿有孤独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章 如果不曾见过太阳 陆霜05

第二章 如果不曾见过太阳

陆霜05

也因为这样,我经常要去派出所带她回家。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他说的话,我固执的内心似乎有了一些松动,一些念头涌上脑海,我几乎是脑子一热,就脱口而出:“我能跟你学习当记者吗?”
大约也是因为这样,我不讨厌他,就算他对我冷眼相待,我也还是不讨厌他。
但我的另一只手还是死死地抓住了栏杆,稳住了身体,我知道我不能死,我得好好活着,我还有陆澜,我还要救苏馨。
我同情她的遭遇,但也痛恨她的软弱和无能。如果是我,绝对不可能让自己落到这样悲惨的下场。
但是没有办法,她生了我,她是我妈,陆澜年幼,也需要她。他们是我最后的家人,没有他们,我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
苏馨开始哭,拽着我的手在不断地颤抖:“阿霜,你也和你爸爸一样是不是?你也不要你妈妈了是不是?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怎么可以不要我?没有我就没有你,你绝对不可以甩开我!”
我曾经以为他应该是个善良温柔、热心肠的男人,但实际上他和我是一类人,有一种深到骨子里的hetushu•com•com冷漠。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独自解决完两罐啤酒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拿走了我手里剩下的那罐啤酒,然后轻松地打开,完全不理会我的诧异,自顾自地喝了起来:“你很想死吗?”
说起来我们还真是缘分不浅,总是能遇到。
“你没有体会过绝望,怎么知道你能熬过去?”我看着他,目光冰凉。他的说法其实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未免太不近人情。
陆澜见我回来了,拼命朝我跑过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姐!姐……你快劝劝妈吧,真的没有钱了!”
啤酒我只敢挑最便宜的买,口感又差,味道又苦,涩得我几乎流出了眼泪。
我迅速打开了家里的灯。
我坐在护栏上,摇摇晃晃的,心里甚至想着,如果就这样掉下去,我的烦恼就结束了。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是感激?还是感情?
报社下班很晚,我挤上了最后一班公交车。陆澜早就放学了,我给他留了晚饭的钱,应该饿不着他。
我没有回答。
苏馨终于察觉到我回家了,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然后朝我m•hetushu.com.com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阿霜,你帮帮妈妈好不好?那些人说妈妈再不还钱就打断妈妈的腿……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在哪里上班?我去跟你们老板借点儿钱,反正你还可以替人家工作还钱的……他们肯定会借的!”
“不可能的,肯定还有钱,一定是你们藏起来了!”
我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她:“妈,我拜托你能不能清醒点儿?我没有钱,也没有人会再借我钱,你已经把能花的、不能花的全花完了,连我存的学费都被你花光了。要不然你把我的命拿去好了。”
我知道她的病情为什么会复发,大概是因为在街上和陆竞成还有他的娇妻偶遇了,不见面或许没有什么深刻的影响,但是见面之后发现她们彼此的生活简直有云泥之别,她便更加无法接受,曾经快要愈合的伤口也被扒拉出来,疯狂地吞噬了她的理智。
“但是我父亲的另一个兄弟把我接回家,当亲生儿子看待,还帮我父亲洗刷了冤屈。所以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总有好人和坏人。虽然我现在还无法完全信任一个人,但是我也没有那么讨www.hetushu.com.com厌这个世界了。后来我开始喜欢上探究真相和人性,它从我的伤口变成了我的盔甲。”沈郁希说得很平静,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来,他轻描淡写说出来的故事,把他伤得有多深。
可能很少有人体会过这种绝望,我很多次想过一走了之,丢下苏馨一个人。
他总是能吸引我的目光,让我移不开视线。
他穿着黑色的运动服,脖子上挂着一条汗巾,身上有淡淡的汗味,应该是在夜跑。
我脑子里很乱,回头看了陆澜一眼,说道:“你先陪着她,我出去走走。放心,会没事的。”
灯光亮起的时候,我才发现整个屋子一片狼藉,苏馨还在翻电视柜,把每一个角落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堆得满地都是。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沉默触动了苏馨,她哭得更厉害了,脑子却似乎清醒了一点点:“阿霜……我好恨!我一想起你爸和那个贱女人生活在一起,我就受不了,他们连孩子都有了!那个女的吃穿用度都是名牌,他们的孩子穿得也好……可是你看看我们,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买两个包而已,为和图书什么不可以?”
我去超市买了两罐啤酒,去了河边,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时常会去那里散散心、解解闷。
我从栏杆上跳下来,对他笑了笑:“如果我说我真的很想呢?”
陆澜似乎还有些犹豫,但是我的话他一向都会听,于是扶着苏馨到沙发上坐下,说着安慰她的话。
沈郁希似乎并不觉得我的回答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说道:“我相信很多人都有感觉活不下去的时候,但自杀的永远是懦夫。”
S市的派出所,有一半我都是常客。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他已经把手放进口袋里,转身离开了,连一句道别都没有。
沈郁希闻言,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打量,但良久,只是淡淡一笑,丢掉了手里的烟头:“不行,你不合适。”
我真的没想到沈郁希身上还藏着这样的往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一推开家门,家里一片昏暗,只听见一阵呜咽的声音:“妈……你别找了,家里真的没有钱了……”
居然是沈郁希的声音,他问得那么直白,我反而不知道怎么接话。
我不记挂苏馨,我知道她总有办法吃饱饭,她用她https://www•hetushu•com•com曾经那点儿大小姐的气质能骗到不少人。
我爬上岸边的护栏,坐在护栏上,河边的风很大,吹在身上凉意很浓。其实我的酒量不太好,喝了一罐之后头就有点儿晕了。
我转身走出家门,把门关上,“啪嗒”一声,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隔断了。我真希望门内的世界与我无关,但是偏偏门内那个坍塌的、难堪的世界就已经是我的全部了。
不仅不讨厌,而且印象深刻。
是陆澜在哭。
可是这种日子完全看不到头,看不到希望,我就像在一片沼泽地里挣扎,越是努力,陷得越深。
“大概是10年前吧,我父亲被冤入狱,母亲自杀。”沈郁希嘴角的笑容是冷的,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陷害我父亲的人就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之一,所以当时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可以信任的。”
沈郁希看着我,笑了笑:“我听陈警官说过你家里的事情,好像你是他们那里的常客了,是吧?因为你妈妈。”
苏馨没钱买名牌之后,有时候会偷东西,每次都会被现场抓住,然后被扭送去派出所。只是因为做了精神鉴定,确定她的精神出现了问题,所以一直没有被追究责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