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零三章 嗯,已经“教训”过了!

第四百零三章 嗯,已经“教训”过了!

“小混蛋!”
秦源很好奇,这些高手为什么要在京城大打出手?
说白了,自上次与陈家的赌约之后,钟家人能不知道自己在外头的朋友,确实少得可怜么?
……
就是说不堪设想。
钟家三口子便出了小院。
“……住手,再这样我就……”
用早膳时,钟瑾元说道,“昨晚城南又发生了一起打斗,毁了许多民房。最近京城高手遍地,你们两个若是出去,要小心。”
秦源舒了口气,知道这劫算过了,于是舒舒服服地坐下来,看跟前的石桌上有茶,就给自己倒了一壶。
床在轻微的摇曳。
秦源皱了皱眉,说道,“说起来,这是第二次了吧?那些高手为什么打斗,禁军那边有消息么?”
得,今儿不回宫了,去探探再说。
前半部分的意思是,你们钟家大归大,可是连个像样的朋友都没有,万一有事谁来帮忙?
就是这个短板,不想承认而已。
先不说好奇心,就说姜应泰不但帮过自己,还是敏妃的大哥呢。
所以,我,秦源,爱与正https://m•hetushu.com.com义的守护者,乾西宫一哥,大成首屈一指的密探,钟家未来的好女婿,你刚正不阿的男人,就冒着被人识破仙体而追杀的生命危险,帮你们结交一批仙体者!
钟瑾仪一惊,又气得一掌拍出,却在快打到秦源肩膀时,就不由自主地收了力气。
一边说,一边就抱着她往屋里走去。
钟载成也不由点头道,“贤侄有这份心思,当真是让老夫欣慰!仪儿,此事爹也不说你错,但你确是误会贤侄了!快快起来,与他说声谦,此事便翻篇了!你二人,以后谁也不准再提,听到没有?”
钟瑾仪冷哼一声。
秦源是牵着钟瑾仪的手进的膳厅的,直到快坐下才分开。
“就不放,你能怎样?”他坏笑耍无赖。
……
秦源也认为,昨晚自己已经“教训”过钟瑾仪了,所以她冤枉自己的事,可以作罢。
“哼!”
钟载成对着秦源微微一笑,我贤侄当真是通情达理、彬彬有礼!
“没有,查不到。”钟瑾元和_图_书说道,“现在姜应泰那头就麻烦了,京城连续发生两起高手火拼事件,伤亡了七八个无辜平民,他却一点头绪都没有。据说他现在满京城求人帮忙,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会来找我们。”
就算自己误会他了,可自己都还没骂他,也没打他,凭什么就要道歉?
秦源觉得,解释到这就够了,适可而止吧,要不然她可真生气了。
可是,究竟如何才能让她叫爸爸呢?
变成了轻轻一推。
……
不过钟家有钟家的规矩,也就是比平时迟了那么半个时辰,钟瑾仪就让秦源起来,和她一起去用早膳了。
楚南红也劝道,“仪儿,你就表个态嘛,夫妻之间、一家人之间,这有什么抹不开面的?”
“回去?”
“唔……”
“你敢!”
“你当我是谁啊,呼来喝去的?今晚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以振夫纲!”
为了你,我可以承受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重量!
今日钟瑾仪例休,所以没有那么早叫秦源起床。
说话间,秦源就已经把钟瑾仪放床上了,https://m.hetushu.com.com然后就一个饿虎扑羊。
“叫不叫?”
身为未婚妻,看到他进青楼,难道生气一下也不可以吗?
指挥使大人和密探档头秦源,真的“打”起来了。
当然,钟家也确实强,就算没什么朋友,也没人敢动他们……只是能由秦源出面结交一下各方大能,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好事。
钟瑾仪倔强地站着不动,用冰冷对抗“不公”。
钟瑾仪冷哼一声,转过身去,就是不肯说。
“还敢嘴硬!我还不信了就!”
嗯,鉴于昨晚已经“教训”过秦源了,所以他去青楼的事情,就算了。
“小混蛋,很久没打你了是不是?”
钟瑾元看见这一幕,向秦源投去了欣赏的目光。
钟瑾仪彻底无语了。
果然,他这么一说,钟瑾元就立马接话道,“仪妹,你听听,听听!贤弟的话何其在理?他虽还未与你成亲,却已经时时刻刻想着咱们是一家人了!就这个,我贤弟就比你强!”
钟瑾仪才不配合他的无礼取闹,立即冷声道,“你可以回去,我不和*图*书想打你。”
钟载成又点了点头,心想我贤婿当真是心性宽宏,有男儿度量!
当然,意思是这个意思,但是直说的话,钟家父子肯定要跳起来:什么叫钟家没朋友,朝野上下谁见了钟家的人不客客气气的,你莫不是瞧不起钟家?赵管家快关门,要清理门户了……
“你还敢说?以前你打我的我都要打还,你说今晚先打你哪比较好?”
要不然,下次让喜子拿一套女团服过来,不知道能不能发挥得更好?
秦源赶紧说道,“好,侄儿谨遵伯父教诲。”
“叫爸爸!”
钟瑾仪依旧背对着秦源,沉默了一会儿后,才不情不愿地说道,“你好像很得意?”
“你看我敢不敢!”
男人嘛,总要给女人找个台阶下。
“我得意什么了?你不是还在生气吧,我都已经跟你解释了!你要真不解气,就打我一顿吧。”
所以要说成是钟大哥不便出面交友,再夸夸钟家是天下第一名门,原则上也用不着靠谁……先把忠孝明大义和慈爱明事理的毛给捋顺了、捋舒服了,他们才能体会到自己和*图*书的深意。
然后开始没话找话,“嗯,这茶不错呢,什么茶?”
大老婆的大哥有事咱帮忙了,敏妃的大哥要是不帮也说不过去,咱得一碗水端平不是?
这是很自然的,禁军高手不够,那就要求人帮忙——别说找剑庙和清正司,人家有自己的行动,凭什么帮你?
打得不可开交。
秦源喝够了茶,放下茶盏,便走到钟瑾仪身后,一手揽住她的腰,又一胳膊垫在她的腿上,轻轻一个公主抱。
天已大亮,皮皮虾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钟瑾元看不下去了,催促道,“钟瑾仪,爹都这么说了,你还愣着干嘛?”
钟瑾元则拍了拍秦源的肩,“贤弟,那便辛苦你了。仪妹便是这性子,但心是好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嗯,这事儿得打听下。
“放手!”她冷脸威胁。
于是赶紧说道,“元大哥、伯父、伯母,无妨的。说到底此事我也该提前与仪儿说,只是怕她多想这才没说,我也有错。夜已深,你们便回去吧,我留下来再与仪儿说几句体己话。”
“哼什么啊,你再哼一个我听听?”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