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零二章 要发动群众、依靠群众

第四百零二章 要发动群众、依靠群众

这,方才他们不还都是义愤填膺,齐声骂这小混蛋“登徒子、欺人太甚”的吗?
为什么短短一刻多钟的功夫,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说起来,她的小院可好久没那么热闹了。
进去的时候,钟载成正黑着脸坐厅堂扮包公呢,看到秦源也没以前那般热情,只是气哼哼地喷了口粗气!
这下我们钟家一门两位仙体,试问天下谁可比拟?
越想越气!
而这次是她头回和大哥去青楼,本来是想去看看那个花魁是不是妖人,用了媚术才让京城男子趋之若鹜的……钟家,也在查拜妖会大统领。
秦源也不躲闪,就一脸委屈地看着她。
钟瑾元说得义愤填膺,就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怀疑过秦源。
大哥的贤弟,确定指的就是这小混蛋?
有了钟瑾元亲口作证,钟瑾仪这才稍稍听进去了一些,但还是微微一愣,问道,“她也是仙体者?那,她因何不找你,专去找他?”
这架势……很像是一个纨绔公子,被人教训以后,又找了一群帮手来找回场子https://www.hetushu•com•com的!
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冲到秦源跟前。
秦源夸赞了一句,马上说道,“对了,不知道伯母知不知道这件事?她现在也一定很伤心吧,我想先跟伯母解释一下!”
“是了是了,你伯母确是伤心,你赶紧去看看她!”钟载成忙道。
什么叫,给“贤弟”赔个不是?
但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去青楼!
钟载成一听,立即一拍桌子,说道,“无妨,伯父陪你一起去解释!这点小事,她怎可胡搅蛮缠呢?女孩子要心胸宽广,不可轻起妒心,伯父我是一直这么教育她的!”
“好贤侄,我就说嘛,我贤侄岂是那种人?伯母一直相信你的!”
得,人凑齐了!
秦源猜得没错,忠孝明大义果然已经把事情告诉慈爱明事理。
钟瑾仪睡不着,独自坐在屋外的小院之中,在奇花异草的清幽里,默默发呆。
这就夸得秦源有点脸红了,毕竟他去青楼时,也没想过要深入虎穴……
“娘,这和图书种话你都信?”
钟载成立马接话道,“什么话!为父怎么教你的?要温良恭俭让,戒凶戒躁戒妒!自己男人,你还处处设疑,这日子还怎么过?”
而这还只是开始,更让她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钟瑾仪觉得自己忍无可忍了!
话说得滴水不漏。
一番解释,楚南红自是喜从中来。
可想而知他去得有多勤。
看上去,气氛竟然是……喜气洋洋的?
楚南红走了上来,说道,“仪儿,都是误会。我们都问清楚了,贤侄他去青楼,是为了追查那大统领的线索。你们二人迟早要成婚,夫妻之间要互相信任嘛,怎可动不动就给他扣罪名呢?”
一门双仙体是什么概念?全天下也不过十八个,而他钟家能独占两个!
也难怪,心目中的好贤婿,一下子变成了逛青楼的登徒子,他能不气吗?
钟瑾仪都震惊了!
瞥了眼钟瑾元,她冷声道,“钟瑾元,你到底站哪头?这混蛋去青楼,难道我不该管?”
小混蛋怎生还没来?怕不是不敢来了和图书
之前她就想过,秦源这般年纪,定然是贪玩的性子。
“原来贤侄深入虎穴,是为了探查那大统领之事,这番心思,可谓为国为民,置个人生死于度外,是个好孩子!”
气总归是消了一点,但心里的难过丝毫未减。
于是秦源又与钟瑾元、钟载成一起,去找了楚南红。
钟瑾仪一看小混蛋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就抬手,要一掌劈过去。
还是躲在温柔乡不想出来了?
岂有此理!
她这一犹豫,钟瑾元就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
到底是自己男人……
只见自己的亲大哥钟瑾元,亲昵地搭着那小混蛋的肩,有说有笑地走在前面,而自己的亲爹、亲娘则笑盈盈地跟在他俩身后。
这些天来,她都已经把秦源当亲女婿看了,越看越喜欢,突然听到这种消息,自是难免伤心难过。
没多久,让钟瑾仪费解的一幕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秦源二话不说,就率领着钟家三口子,直奔钟瑾仪的小屋!
这种实力,岂是财和_图_书富、地位、权力甚至于什么修行天赋能比拟的?
是啊是啊,大家看看,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这时,只听秦源淡淡道,“钟大哥是钟家一脉单传,是仙体之事,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那什么花魁娘子不认识他也不足为奇。我就无所谓了,为了结识这些仙体者,便主动把身份坦白了。我想着,咱们钟家虽已是天下名门第一,可难免遭人觊觎,或者也有些不便亲自出手的难事,多交些有本事的朋友肯定是好的。既然钟大哥不方便出面交友,那便我来吧。这不,现在我就得到了一些关于大统领的线索,也能联络到几个修仙的好友,或可为我们的助力。”
钟瑾仪再看了一眼秦源,却见他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略显得意地看着自己。
正想着要不要重新回去堵他呢,忽然她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进了院子。
“仪妹,你太不懂事了!你知道贤弟做了多大的事吗?告诉你,那屋里的花魁娘子,就是一位仙体者,你哥我也认识!贤弟去找她,就是商量寻找大统领https://m•hetushu•com•com之事!现在你该信了吧?”
只听钟瑾元说道,“仪儿,赶紧起来,给贤弟赔个不是,这事儿看在哥的面子上,就算了!”
钟瑾仪莫名地心一软,竟犹豫了。
钟瑾仪彻底惊呆了。
可是他的帮手,不是自己的亲哥、亲爹、亲娘吗?
不过,等钟瑾元开口,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么一解释,老头儿的情绪瞬间就彻底反转了!
再一听秦源去青楼是为了打听大统领线索的,钟载成当即就给此事定了性!
更过分的是,他还常常跟自己批条子出宫去,合着他都是跑那去了?
门面啊,这可是大门面!不光是门面,还是实打实的实力!
“这么说,我贤侄竟还是仙体?哈哈哈,好贤侄,真是我的好贤侄啊!”
没想到就这一次,便遇到了他!
话说,楚南红确实很伤心,不光是伤心,甚至都已经哭过一场了。
但还是立即摆出了一脸委屈的表情,说道,“可是,仪儿现在误会了。哎,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她解释!”
“伯父果然家风严谨。”
秦源叹了口气,含泪抬头看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