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章 敏妃:刚刚发生了什么?

第二百章 敏妃:刚刚发生了什么?

说完,这才把桶丢一边,坐到桌子旁,和彪形大汉一起吃了起来。
周珏成点了点头,打开后一一仔细瞧了瞧,然后笑吟吟地起身,说道,“好,就是这些东西。周公公,这趟真是辛苦了。”
“她现在正在外廷,与锦衣卫的指挥使商议要事呢!”
苏秦秦一听就慌了,“怎么了,什么事啊?那我、那我马上给你去通报。”
“不辛苦,不辛苦。”
咦,今日我……又穿露裹胸的衣裳了?
这时,他忽然想起,有敏妃的条子也可以出宫啊!
此时,独眼强忽地睁开了眼来。
此时,后边那个彪形大汉说道,“堂主,此人何如处置?我看他是不打算说了。”
……
“我说,你就别费劲了,赶紧吃饭吧。”彪形大汉对魏鹰说道,“吃完赶紧把这两人埋了,咱晚上好去潇洒一番。”
若是平常,秦源高低要调戏她两句,现在却是没了这个心情,立马说道,“赶紧带我去见敏妃,我有急事要找她,人命关天快点!”
后宫,内廷卫衙署。
此时,翘着二郎腿,坐在东面的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朝他笑了笑,说道,“你是周巨吧?不要紧张,我叫周珏成,与你是本家呢。”
鲜血大股大股地流淌出来,独眼强瞪眼瞧着魏鹰,嘴里呼呼地喘着粗https://www.hetushu.com.com气,额头冷汗直冒,浑身痛得抽搐,却硬扛着不吭一声!
“呵呵呵……呵呵,咳咳咳,”躺在地上,独眼强凄厉地笑了几声,随后道,“你们、才是……霍无名的狗。”
秦源皱了皱眉,心想难怪钟瑾仪方才不回自己的传音。
却在“栽倒”的瞬间,发现的身体明明还立在那里的……
“啪!”
又阴森地一笑,“全赖堂主栽培!”
大印盖上。
“清正司还是有点高手的,莫要轻敌。”彪形大汉道。
那边,苏秦秦应了一声,就颠颠儿跑去拿成华宫大印了。
苏秦秦捧着大印,也眨巴着眼睛看着敏妃,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秦源收起纸条,说了声“多谢娘娘”,然后又一阵风地跑走了。
周巨连忙把怀里的一叠东西掏出来,恭恭敬敬地递到周珏成手上,说道,“七份文牒,还有书院的地图,全部都在这了,您瞧瞧。”
“纸和笔我已备好,您帮我写个条子可成?”
周巨忙冲中年男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青云阁西堂的周堂主,久仰了。”
周珏成看着噗噗冒血的无头尸,对着周巨身后那个肉贩淡淡道,“魏鹰,你的剑法进步了。”
敏妃的琴音顿止,水墨和_图_书般的秀眉微微一舒,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
却是正说着,忽然感觉脖子一轻,身体便止不住地栽倒下来。
“站住,哪个宫的,来做什么?”苏秦秦故意一本正经地问道。
狂奔在长安大街上,一路向东。
对,就找她了!
毫无防备的彪形大汉顿时一声惨叫,随即便倒在了地上。
“还烦请娘娘盖个印,苏秦秦你快去拿印!”
小秦子,找自己有何事?
苏秦秦:你确定你不同意?
“啊?”
此时,那院子里只剩下那个彪形大汉,以及魏鹰两个人了。
“周珏成”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却是不仅不慢地走到了彪形大汉的身后。
却只听屋外一声冷笑传来,“我当然不是,我是来收你命的秦爷爷!”
此时敏妃正在园子里练琴,忽见苏秦秦急急地跑来,说道,“娘娘,小秦子求见,他说有要事找你。”
忽然,他掏出了一把匕首,狠狠地插|进了他的后背。
“秦公公,秦公公你可是找指挥使?”
周珏成微微一笑,“客气了。东西带来了么?”
魏鹰拎着一桶水,猛地泼到独眼强身上,见他仍是一动不动,只好无趣地哼道,“直娘贼,这么不经打,老子还没玩够呢。”
“对,她人呢?”
敏妃像一具雕像一般,目m.hetushu.com.com瞪口呆地看着秦源出现又消失,此时她手里的笔甚至都还没放下,人就已经跑没影了。
滚了好几圈,一直滚到了门口。
敏妃的视线又挪到了苏秦秦手里的大印上,然后就叹了口气。
“娘娘,我要紧急出宫一趟,我一好友垂危,需见他最后一面,请娘娘成全。”
魏鹰登时脸色一变,噌地跳到一旁,掏出那把寒光凛冽的短剑横在胸前,大吼一声,“你不是周堂主!”
彪形大汉走上去,讨好地一笑,说道,“周堂主,你不是去城西铁匠铺送东西了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眨了眨长长的睫毛,敏妃看了苏秦秦一眼。
钟瑾仪倒是想回他的传音,可是一来她确是在与锦衣卫指挥使及御马监掌印、司礼监秉笔等大佬商议要事,二来秦源开口就说有急事要出宫去,又不肯说是何急事,她自然以为小混蛋又在胡闹,当然选择不回了。
“哎呀!”
周巨连忙点头,“好的,我以后再也不……”
此时,他的身子才轰然倒地。
说着,手一伸,便从纳石中掏出两个铁制的钩子,二话不说就分别扎进了独眼强的两个肩胛骨。
周珏成淡淡一笑,说道,“再好好问问吧,实在不肯说,等天黑后就拉后山的林子里去,跟这位周公公一起埋了。和图书
而且千里传音也传不出宫去,就算能传出去,他也没有跟清正司人相匹配的传音石,根本就通知不到。
“此事事关重大,为防走漏风声,周公公以后还是不要来这里了。”
独眼强脸色惨白,粗气喘得更甚,牙关咬得咯咯作响,却是仍没有吭一声!
就在这时,只见木门突然被推开了。
但还是不敢怠慢,两人立刻起身。
“呵呵,怕什么,就他们那两下子。”魏鹰不屑地回头看了悬在房梁上的那人,笑道,“这样的我能打三个。再说,有堂主在怕什么?清正司,他娘的徒有虚名罢了。”
“哈哈,怕个卵蛋!有本事那范老头过来,老子照样敢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霍无名,就是青云阁的阁主。
“哦……”
刚到成华宫门口,就迎面碰到了出来的苏秦秦。
“他们失踪了一个,怕是已经有防备了吧?”彪形大汉说道。
一脸横肉的魏鹰收起了两尺多长的短剑,那剑虽刚杀过人,却滴血不沾。
对了,倒是来得正好,说完事可让他再教自己一会儿琴。
秦源出宫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夜幕降临。
周巨看了眼血淋淋的独眼强,马上吓得扭过了头去。
……
两人抬头看去,只见堂主周珏成微笑地走了进来。
魏鹰呵呵一笑,“我看他是不会说的,清正司https://www.hetushu.com.com都是硬骨头,倒是不输我们青云阁。只可惜,都宁愿做朝廷的狗。”
正当他纳闷的时候,他的头便咕咚一下掉到了地上。
就是……没忍住,跑去把你的印拿了出来而已。
“啊?”
秦源二话不说,直接掉头奔向成华宫。
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宫女,怕是留不得了。
秦源直闯入内,却无一人阻拦,直到快行至指挥使堂房时,才被林晓拦住。
话音一落,只见那“周珏成”立即变成了一个长相奇丑的纸人。
本宫都尚未同意,她就把大印拿出来给人盖上了?
以及,一个身首异处的死人,和一个浑身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独眼强。
与此同时,屋外又有两个纸人飞了进来,幽幽地盘旋在半空。
登时将独眼强调了起来。
“你说,清正司的人是不是个个都这么拧?要不然咱再去抓一个问问?”魏鹰一边大嚼一边问道。
魏鹰在两个钩子尾部的铁圈圈中穿上了绳子,然后将两根绳子穿过房梁,就这么一拉。
这话一出,惹得魏鹰又一阵狞笑,“呵呵呵,兄台你很有趣,我便陪你玩玩。看你能不能撑到天黑。”
只是,他脸色不是太好,仿佛比平常要白一些?
想起独眼强危在旦夕,秦源只是着急,可现在出不去怎么办?
正想着呢,却见秦源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