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作者:小小部长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落荒而逃的指挥使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落荒而逃的指挥使

再一卷摊子,回家去也。
一般来说,御膳房用的东西,都是有专门供应商的,绝不可能去其他地方采办。
所谓小隐隐于朝,大隐隐于市,巨隐隐于鞋底。
不过想起钟瑾仪方才那心绪大乱却又故作镇定的样子,秦源又忍不住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余言行有没有帮自己去弄妖隼的爪子,按说也快到时间了啊?
钟瑾仪被一通慷慨陈词彻底凌乱了心境,甚至隐约得出一个结论:这么说,本使应当怀着感激的心态,支持他继续“沾花惹草”了?
这个结论自然很荒谬,可钟瑾仪也完全想不出反驳的话。
钟瑾仪语序有些混乱地说着,秦源瞪大眼睛听着。
秦源看到这里,不由眉头大皱,心想他怎么会被抓到那里去的?
阿大静静地躺在御膳房采办周巨的鞋底。
这小混蛋又一天到晚不正经,有时候看他就像看小孩一样,气起来恨不得打他一顿,这……如何能与他“举案齐眉”?
很快,附近摊贩及来买菜的街坊,www.hetushu•com.com将台面上的所有猪肉都分了个精光。
秦源让阿大从鞋底悄悄探出头,终于看清了那个被绑之人。
随手翻了翻一块猪排骨,周巨问道,“你这猪是公的还是母的?”
给予观众更大的想象空间,然后激发更丰富的内心触动。
又恢复指挥使的威仪,冷冷地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便风淡云轻地回去了。
而且这货经常去御膳房行走,那地方就免不了有厨余污水,一脚踩上去,那滋味儿……
钟瑾仪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多说那两句,但好在还是及时发现自己好像“多说”了,于是赶紧收住。
一个身着青衫的彪形大汉又踢了他一脚,“喂,死没死啊?没死就赶紧说,省得再受罪是不是?为那点薪俸送了命,值得吗?”
贩肉的屠夫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自然是公的了。你是要排骨还是要条肉?”
心跳,似乎隐隐在加速。
阿大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活儿,因为周m•hetushu•com•com巨有脚气。
那一滴滚烫的眼泪终究是没有淌下来,就如同秦源那炙热的感情,也只表达至点到为止。
居然是独眼强?
……
这般算是找夫君,还是找个儿子来养啊?
好家伙,突然正经地跟自己介绍起她的家人了?
独眼强勉强睁开了仅剩的一只眼,不屑地看了那人一眼,却终是说不出话来,又闭上了。
但不管怎么说,身为纸人们的带头大哥,阿大没有一点怨言,依旧坚守在鞋底的工作岗位上。
傍晚,周巨忙完了御膳房里的活儿,然后去了御膳房管事太监的房间,拿了一张出宫采办的批条,便出宫去也。
好在,她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东西没有给秦源。
之前秦源一直认为阿大有官僚主义倾向,现在它终于接地气了。
方才他那话,似乎隐约在说,他除了对自己有下属的情分外,竟……还有其他情愫?
周巨答,“都不要,我要三斤软骨、三斤大骨,大骨上不要有肉,软骨上要https://www.hetushu.com.com有骨肉。骨肉要连着筋,拿来煮汤最佳,你有么?”
独眼强被捆成了粽子,衣服上血迹斑斑,眼睛和脸都浮肿着,看上去似乎刚受过酷刑,仓不忍赌,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从表演艺术上说,这叫留白。
他不光义正言辞地指出,自己是为了钟瑾仪才“沾花惹草”的,同时隐约要求钟瑾仪扪心自问,自己为了她牺牲这么大,她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
着什么急啊,留下来唠唠多好?
等下,还有个人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
贩肉的便冲旁边一个卖菜的说道,“兄台,帮我看下铺子。”
阿大绝望地想,自己,终究是脏了身子。
毫无疑问,秦老艺术家此刻已经反守为攻,掌握了主动权。
进院子,往里走是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头陈设简陋,仅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却站着三四个人。
钟瑾仪收了剑,本来想说点什么再走,毕竟刚才她还勃然大怒,现在收了剑又什么都不说,显得很奇怪。
周巨点了www.hetushu.com.com点头,“好。”
秦源很失望地看着钟瑾仪离开,心想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下我一个哥哥和妹妹的啊?
这年头,肉可是硬通货,况且那肉贩子近日里才出现,不是他们街坊的人,自然不会对他客气。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救他才是!
虽然对于“意中人”应该是什么模样,她从未认真地去想过,但十六岁的少年……显然不应该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但周巨,偏偏去了位于长安街东头的小集市,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肉铺旁边。
现场井然有序,有热心街坊把肉都切成了块,大伙儿见者有份。
又看了眼妖鹰,心想这大舅哥果然给力,这么快就弄来了。
木鸢可是墨家的“三宝”之一,如果能做出来,威力定然不同凡响。
却怎么都感觉自己,竟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贩肉的当即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说道,“那这可要去库房瞧了,你且随我来。”
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的指挥使大人,心态一下子就崩了,又开始呼吸急促,说不出话来了和-图-书
钟瑾仪不想承认自己会喜欢一个十六岁的太监,啊不对,十六岁的少年。
而且,也不是很体面。
卖菜地点点头,微笑地看着那肉贩走远,然后身先士卒地扛了一条硕大的猪大腿在身上。
不对,不能再呆下去了,本使还有公务在身……对,还有公务在身呢。
可是,这会儿该说什么好呢?
于是立即从纳石中掏出那三只妖鹰,递给秦源,又强装镇定地说道,“这是家兄专门为你打的,据说是九死一生才打到的。家兄虽脾气略微暴躁了些,但也是忠孝明大义之人,对你也是极关心的。家父也很关心你……他是慈爱明……总之你莫要负了他们的好意。”
越来越接近钟大人,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啊大不同。
可钟瑾仪又不得不承认,方才他说那些话的时候,自己明明有种莫名的情绪,那种情绪以前就从未有过。
毕竟,自己都足以做他……做他母亲了啊。
贩肉的显然还不知道今天要亏血本了,他带着周巨在巷子中穿梭了一阵,便将他带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