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二十章 瓶中人【纳秽诡瓶】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二十章 瓶中人【纳秽诡瓶】

当然想构建出胃中胃,需要的术法恐怕不止一种,禁卒堂确实花了点心思的。
脖颈处的脊椎相互碰撞,脑袋微微倾斜后,肩膀上多出个拳头大小的鼓包。
骷髅将瓶子带进了间破旧的房屋内,里面的地上摆满了瓶瓶罐罐,都是些华丽的琉璃瓶。
任青犹豫片刻,是不是能利用无为道场创出克制异化的术法?
李方叹眼睛越来越红,最终再也克制不住,手臂用力打向分身,后者化为了肉糜。
不过从对方好心提醒自己就能看出,此人心底依旧留有善念,还不算彻底走火入魔。
但旁边的瓶子就不同了,里面禁卒可都是已经完全异化失控,等于要和另一个自己作斗争,哪经受得住刺|激。
随后任青身前的铁门打开。
任青眨了眨眼睛。
难道这便是瓶中小人眼里的世界,轻易分辨人之善恶,越是恶便越像是妖邪?
黑夜降临的时候。
主魂离体来到对面门前,透过厚实的墙壁能清晰看到里面。
“别说了!!”
他转身返回了房间内:“还是趁机把诡异物都彻底镇压再说。”
瓶中小人满意的啧了啧嘴。
任青又去查看了别的房间。
“还有七年前修炼术法时,因为气息外露,导致有两人受创极为严重,他们可是挣扎了五天五夜才死的。”
任青的罐子也被摆在其中,是靠近边缘的位置。
任青听到自身心跳的刹那,眼睛便睁了开来。
重瞳转动的速度忽快忽慢,仿和*图*书佛是天生自有的神通。
第二颗脑袋很快就成型了。
突然他身处的瓶子摇晃了起来,就像是有人在提着行路。
任青心念一动,其余的术法虽然无法施展,但光是双生魇魔的身魂分离就已经足够了。
上一息还在看墙角漂浮的尘埃,下一息却关注到衣服袖口不明显的污渍。
任青猜测在进入胃中胃后之所以无法动用术法,是因为自身与诡异物的联系被断开了。
任青放弃安稳坐牢的想法。
李方叹一脚将脑袋踩碎,残留的血肉像是活物般蠕动起来,试图重新融入了他的身躯。
周围不少瓶子同时开始抖动,可见里面装的人头皆是代表胃中胃的禁卒修士。
骷髅又走了进来,这次他手中提着个竹筐,里面装满各类血肉,都是人体的残肢碎块。
鼓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并且依稀能看出五官,不过却是普通人的样貌。
瓶中小人骂骂咧咧的在走道上飘过,似乎埋怨着进来的是个根本没异化失控的修士。
他见此尝试沟通分魂,眉心感觉阵阵刺痛传来,竟然借用到了双生魇魔的部分能力。
并非身处环境的变化,而是双生魇魔能力的复苏,而且相比起之前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他感觉如此真实的幻境,应该是来源于瓶中小人的记忆,也就是对方经历过的。
脑袋随即长出身体与四肢,变为了一个壮年男子,与本体的眉宇间略https://m.hetushu.com.com有些相似。
视角不断调整着,瞳孔如同高精密的摄像头。
瓶中小人则将包括任青在内的所有修士当成了资源。
“李方叹,还记得你三年前控制不住杀了山间行路的一家三口吗,他们可不是诡。”
分身哪怕只剩下个脑袋依旧在叫嚣着说道:“你魂魄的异化又严重了,要死要死……”
“嘿嘿嘿嘿嘿。”
任青眉头一挑,然后缓步走出房间。
【寿元:两百一十五年】
毕竟魂魄没有异化,只需要克制欲望即可。
肉铺贩卖的也是人肉,面馆煮着黑色长发,摊位上还能看到眼珠串成的糖葫芦。
他发现只能感应到大脑的存在,顿时明白术法瓶中人形成的幻象为何与众不同了。
任青的眼睛仿佛透过雾气,看到车水马龙的街道,幻象应该是在三湘城某处。
街上行走的居民变为非人,样貌或是腐烂的尸体,或是半人半兽,更有甚者腿部完全由十几只畸形的手脚组成。
【术:瓶中人(纳秽诡瓶)】
“多吃多福。”
分身的表情怪诞,用嘲讽的声音说到:“李方叹,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我善恶两分。”
他将罐口的盖板取出,然后把残值碎块塞了进去。
但并非是本体的双眼,而是晋升双生重瞳后,大脑上异化出来的那一只眼睛。
因为此术法主要针对大脑,是将头颅化为琉璃瓶囚禁意识,所以会形成身体的知觉。
装的是一www•hetushu•com•com个个人头。
任青明显能听到耳边生出怪异的呢喃声,心头充斥的恶念逐渐被激发放大。
如果异化失控的禁卒将诡异物镇压,便可以完全掌控术法,魂魄的异化会大大缓解。
“还有……”
【瓶中小人】
他只能尽力忍耐着,让自身处于冥想的状态。
就在任青以为能依靠着意志强行撑过去时。
禁卒堂借助瓶中小人来关押异化失控的修士,并且还给了他们几分压制异化的希望。
他站在昏暗的过道上,每扇铁门后面都传来了细碎的声音,显得异常古怪。
“撞破瓶子,杀光他们……”
琉璃瓶外被无比浓郁的白烟笼罩,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
过了数个时辰,窸窸窣窣的声音陆续响起,那是瓶中的禁卒被魔念所吞噬发出的。
随即瓶身上布满裂缝,幻境也逐渐破碎,来自术法的影响如同退潮般消失了。
可谓是瓶中之脑。
任青变得恍惚,情况与晋升境界时遭遇的心魔劫类似,宛如有人在不断蛊惑着。
砰砰砰……
任青等待片刻。
不过只要确定胃中胃身处禁卒堂就行,至少不会过于危险。
他极力想要忍耐,但粗壮的右臂还是抬了起来。
血肉并非真实,代表的其实是来自瓶中小人的恶念,能借此潜藏心底的阴暗面。
当脑袋的眼睛睁开后,如同瓜熟落地般掉了下来。
【年岁:八十三】
“杀杀杀……”
他的分魂盘腿坐在莲叶上,与本体默念着无和图书目法的内容。
但随着罐子震动,场景却突生变故,宛如人间地狱。
接下来就变得愈发诡异起来。
男子的面庞扭曲起来,愈发阴晴不变。
任青眉心的胀痛愈演愈烈,逐渐生出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但想要真正醒来却极难。
让他深感疑惑的是,居民的异化程度各不相同,而孩童较为寻常,看不出半点古怪。
任青发现被困住后,试着用双手敲击,结果刚接触到实体,信息流便有所反应。
看来幻象只是针对大脑。
李方叹眯起眼睛,脑海中依旧充斥着恶意。
他倒是还好些。
任青仿佛成了瓶中小人,他被皮包骨头的骷髅提着,晃晃悠悠朝街道的某处走去。
不过这回却没有引来非毒魄。
皮肤不但泛紫,右臂比常人的腰身还要粗壮,但左臂却像是鸡爪般枯瘦如柴。
瓶中小人应该依靠吸收修士异化产生的恶念修行,与禁卒堂的关系更像是各取所需。
那些异化失控的禁卒都会长出第二颗脑袋,异化失控的程度越严重,形成的分身便越恐怖。
只是对方明显并非善类,行为更像是在玩乐,估摸着进入胃中胃就难以出去了。
房间里突然多出个瓷瓶,瓶口生出吸力把血肉全吞噬了。
没想到瓶中小人怪笑着开口说道:“诡吃人,人吃诡……”
甚至有部分的修士要不是瓶中小人出手,他们都会反过来被分身所击杀。
既然叫作纳秽诡瓶,瓶中小人说不定能缓解异化失控。
任青隐隐感觉像m.hetushu.com.com是幻象,但却能影响到身体,可见瓶中小人绝对是阴差境。
任青先检查了下身体,却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本以为意识被恶念吞噬就会结束。
光看样貌,男子已经与恶鬼无疑,青面獠牙极为凶残。
任青这时突然注意到,眼中的黑暗正在逐渐明亮起来。
他们一天没有镇压诡异物,就会在瓶中小人的术法作用下,源源不断的循环着过程。
屋内盘腿坐着个三米左右的身影,可以用虎背熊腰来形容,但躯体已经完全被异化所侵蚀。
完全成了被割的韭菜。
无目法念诵了一遍又一遍,连时间流逝都已忘却。
毛孔中丝丝血气流露,形成一面轻纱环绕自身。
名为瓶中人的术法非常诡异,让任青不由得心生惊讶。
任青深受到影响,但依旧留有片刻的清醒。
由此可见,身躯就是关押诡异物的“瓶子”。
【铭刻于无名古坛,修炼需要天生双首,将两颗脑袋装入瓷瓶中,以特殊药引保持不死,一颗置于三教九流之地,一颗置于私塾书院,高挂三年方可炼成。】
“眉心能沟通术法,难道是双生魇魔对大脑的异化有关?”
禁卒恢复了意识,皮肤顿时化为血红色,杀意散发开来。
他深知必须要找机会摸清楚胃中胃的规律,然后从里面逃出去,否则很可能要被关押数年。
任青回到黑暗的房间内,还能听到隔壁传来的嘶吼。
其余瓶内的禁卒大脑,恶念还在不断汇聚着,似乎是来自瓶中小人的有意刺|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