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诡道修仙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诡道修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一十九章 瓶中小人

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一十九章 瓶中小人

任青连忙将手中的血肉扔到半空,只是刚接触水面,就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响起。
要是非毒魄仍然不依不饶,那他只能尝试着让分魂把体内的龙蛇脊带出来。
就在分魂离体后,他的表情变得恍惚起来。
有腹中的眼珠在,任青的体力源源不断得到了补充。
所以再怎么更改,也无法摆脱作为食物的限制,提升的实力最多半尸境的程度。
非毒魄想要用舌头卷住任青,后者却开始上下腾挪,根本就不给机会。
本能察觉的危险却愈演愈烈。
他抓起匕首藏在铁门后,只要门打开的瞬间,便可以出手杀敌。
看似狼狈,实则半点余力都未使用。
男子目光生出幸灾乐祸,如果其因此受伤,等到瓶中小人到来的时候,就不好办了。
对门的房间内,黑暗中的男子略有些疑惑。
铁门缓缓愈合。
只见不远处悬浮着一个精美的琉璃瓶。
由此可见,除非是五年后掌握无为道场的修士失去生息,否则任青不管将道生道晋升得再高,也无法左右。
瓶中小人缓缓遁入黑暗。
非毒魄迈着沉重的步伐而来。
但任青没想到的是,非毒魄依旧是不依不饶,它用脑袋连续撞击铁门数次,甚至导致皮肤上的眼珠都瞎了数只。
并且重瞳者料敌先机的能力保留下了部分,再加上来自神足经残留的野兽本能,使得他面对毒魄的攻击游刃有余。
任青连忙躲到了角落,以躺倒的姿势勉强才https://m.hetushu.com.com躲过。
三米长的巨型肥硕蛆虫一跃而起,菊花状的脑袋张开,从中钻出个孩童的脸孔。
就在铁门被撞开缝隙的瞬间,狭长的舌头伸到房间里,想要把任青卷起吞进肚子。
水波摇晃,莲叶生出震动,任青双脚都有些站不稳。
之前好心提醒没用,本以为非毒魄会对任青大打出手,甚至性命不保,没想到雨声大雨点小。
他掰下了元始天尊的手臂,然后打开议事殿的大门。
偶尔还能听到周遭房间的禁卒发出的异响,不过他们咬紧牙关,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
“每个人心里都有诡,要么吃了诡,要么被诡吃了。”
任青又像是回到了火工堂闭关的日子。
正在这时,更为庞大的阴影将周遭的水面笼罩。
他来到视野死角,非毒魄无法从门缝看清楚房间内的情况。
他准备找一具至少在二三十米的尸体,再借此当做船只,否则要是侧翻就麻烦大了。
他小心翼翼的从腹中囚牢里取出山匪大当家的血肉,可还没等扔到池水,大片大片的涟漪便扩散开来。
说明蛆虫也是能够蜕变的。
在此期间,他虽然没抱太大希望,但又尝试吸引了一次非毒魄。
任青现在能自主将无为道场封闭起来了,掌道以下的传道者都无法进入其中。
但等了许久,外面的走道连丝毫动静都没有出现。
相比之下,任青压根就没有半点异www.hetushu.com.com化失控的感觉。
任青拿着非毒魄的舌头,只感觉有股恶臭从上面散发开来,他连忙扔到地上。
多亏非毒魄待了许久,否则可能又要以失败告终。
应该和所谓的瓶中小人有关。
只是走了个简单的流程,任青的脑袋就生出了胀痛,可见寿元枯竭的身躯实在不堪大用。
任青庆幸的笑了笑。
他熟练的一心两用,分魂逐渐从泥丸宫内形成,并且模糊的感应到了无为道场。
身躯长了上百只密密麻麻的虫足,并且菊花状嘴里钻出的人脸也是中年男子的模样。
难道对方将非毒魄的攻击抵挡了下来?
结果分魂顺利的沟通了无为道场,但想要进入其中却发现时间有些不够,只得无奈放弃。
随即任青待在荷叶旁等待着。
瓶中小人笑了许久后,用沙哑古怪的腔调说道。
因为能从腹中囚牢取物,本体的日子变得舒服多了,不过物品无法送回无为道场。
任青突然毫无征兆的感觉心头发慌,那是神足经诡异物残留下来的野兽本能作祟。
万一把分魂折损在此处就麻烦大了,要知道主魂光是都恢复损伤都需要个把月的时间。
任青自然是选择最为稳妥的方法。
直到有具三米左右的尸体靠近荷叶时,他才伸脚踏在上面试了试,发现确实是能作为船只的。
……
几道阴影围绕着莲叶游动,一时间池水变得极为混浊。
“准备好了吗,诡来了……”和*图*书
可还没等他锻炼几日。
舌头很快就化为了虚无。
任青对依靠尸体渡池塘生出些许迟疑,不过再没有太好的办法前,总是要试试的。
随着铁门关闭,非毒魄发出痛苦的吼叫,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朝过道尽头而去。
里面是一团难以言喻的黑色雾气,隐约可以看到有张嘴巴在琉璃瓶中朝着他怪笑。
虽然饕餮法无法施展,但消化能力依旧存在,顿时眼珠化为热流跟随血液运转全身。
任青忍不住面露喜色。
分魂将腹中囚牢内的眼珠,通过无为道场转移到本体手中。
目前只能耐心等待,毕竟尸体在水面的飘动毫无规律。
不过到时候动静就闹大了,而且非毒魄不死不灭,就算成了碎渣,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他闭上嘴巴不再发声,只要非毒魄离开铁门,接下来的时日等待坐牢结束就可以了。
任青的右手多了把匕首。
哪怕术法不能施展,但消化眼珠使得身躯临时达到了壮年武者的程度,灵活性大大增加。
不过身躯的异化不可逆,魂魄说不定还有救。
他呆久了也有些疑惑。
不过道生道晋升掌道的好处显而易见。
突然间,高达百米的巨型蛆虫直接把小型蛆虫吞入腹中,随即钻进水里不见了踪迹。
黑气从瓶口冒出。
任青压下心头的杂念,用冥想消磨起时间来。
任青咽了口唾沫,这玩意就是天道之卵里孵化出来的诡物吗,怎么感觉有些过于猎奇了。
继续耐https://www.hetushu.com.com心地等待三日,他再次发出声响,并且配合着敲打铁门,就像是关久得了癔症。
只是在胃中胃分不清日夜,无为道场内又毫无进展。
任青冥想了几日后,身体逐渐恢复,至少不会感到明显的虚弱。
就像是一片羽毛轻轻抚过任青的脸颊。
任青恢复些许气力,侧身躲过非毒魄的舌头。
任青与无为道场的联系变得极为紧密,远不是大道官能够相提并论的。
蛆虫将血肉吞下,孩童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一口塞到嘴里吞下。
他歇息片刻后取出军帐,略微改善了下生活质量,然后把主要精力都放到无为道场内。
三尊雕像的手臂都是进出道场大门的钥匙,不止议事殿,包括池塘内的任何道观。
任青想起秘阁内装在罐子里的脑袋,也不知道两者有没有关系,或许是术法的不同异化路线?
无为道场内依旧是原本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仙主的身死出现任何变化。
他仔细回忆了下,巨型蛆虫外表已经有了差别。
任青发现身上的束缚逐渐消失,房间内也变得亮堂起来,但环境似乎有了变化。
非毒魄似乎注意到了合拢的裂缝,便想着把舌头收回。
除了任意收取物品外,还能删改臆造术法,并且能做出细化,比如说增强特定躯体部分。
到底无为道观是不是主动将它们养在水里,只得去往秘藏殿才能得知了。
任青感受着眼珠消化带来的延寿,心里也有了底气。
走道上和-图-书不少房间都发出了细微的动静,显然道心失衡的禁卒不止是对门男子一人。
之所以能如此轻易,主要因为道生道晋升的关系。
任青眼前一亮,故意暴露破绽被舌头打到横飞出去,借助惯性来到房间角落。
任青眉头皱起,不打算再坐以待毙。
这样一来,也绝了瞎眼道人继续散播道生道的可能。
他睁开眼的瞬间,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瓶中小人。
任青放下手中的竹简,来到元始天尊雕像前。
他环顾四周,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琉璃瓶内。
匕首刺在舌头上,没有破皮却让非毒魄失去了理智。
不过臆造术法本就是为天道之卵孵化准备的。
分魂随即出现在宽敞的议事殿内,环顾四周看到了熟悉的三尊道祖雕像,以及满地的蒲团。
胃中胃关押着异化失控的禁卒,其中必定隐藏着能缓解修士异化的东西。
任青刚想挪步,身体如同从高处坠落般生出失重感,就像是被倒转的沙漏。
非毒魄哪怕已经接近实体,但依旧是魂魄构成,无根之水自然无法长久保存。
任青一个滑铲踹在舌头末端,然后双臂紧紧环抱,哪怕身体被拖动数米也不松手。
所以任青的身体养得差不多后,便开始尝试用器具锻炼起来,实在是闲的发慌。
所以任青在军帐旁特地准备了个木桌,用以摆放些零碎的杂物,比如说喝尽的酒坛子。
任青定下心神。
不过他没有急着渡水前去池塘别处,毕竟先得确定水里有没有天道之卵孵化的诡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