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93章 吾,顾锦年,请元始天尊,斩仙门三刀!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93章 吾,顾锦年,请元始天尊,斩仙门三刀!

广源佛陀开口,他双手合十,这般说道。
大火之下,吞噬一切,没有一个生还。
想要发展宗门这不是一件坏事,可总有人贪婪,想要一步登天,就好比东荒仙门。
但顾锦年也明白,不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而是种种原因之下,好人吃的亏太多了。
“尔等仙门,到底还是因为天命降临,抢占部分先机,被迷失了双眼。”
这的确可恨,那怕是一些仙门修士,也觉得太过分了。
天穹上,顾锦年缓缓开口,他认可上清道人说的话。
九大无上器蕴含着恐怖能量,然而对比玄黄钟而言,玲珑圣尺,古今册却没有仙器蕴含的能量可怕。
斩第四刀?
谁也不知道,这片区域的妖魔,被封印了多长时间,但世人知道的是,这里存在着大魔。
目运祥光天地移,顶上庆云三万丈,遍身霞绕彩云飞;闲骑逍遥四不象,默坐沉檀九龙车。飞来异兽为扶手,喜托三宝玉如意。
“如若是一年前,倒不是不可以,可此时,你做不到。”
“古籍记载,灵气化龙形,乃为仙气,一道仙气,可让寻常人蜕变肉身,诞生灵根。”
这是龙虎宝炉。
这是天地赐福。
而顾锦年则在感悟这先天五行旗。
比佛门要好的是,仙门只是提了一句,而不是非要不可。
有大儒感慨,彻底认可顾锦年。
但天下妖魔有些傻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还不等顾锦年开口,天穹之上,一团团金色祥云出现,伴随着一道沉闷的钟声响起。
可一刀落下后。
对方有对方的立场,也有自己的执着。
“本来贫道觉得顾锦年有问题,可如今天尊法相出手,这就代表着这件事情,顾锦年没有做错,就是你们东荒仙门,是你们太玄仙宗,是你天松道人一手造成。”
此话一说,无数仙门修士傻了。
顾锦年却显得平静。
随着信息接受的越来越多,顾锦年逐渐明白这仙器的强大。
很快,一口玄黄古钟出现,携带三千里玄黄气,降在顾锦年面前。
自己与仙门之间的恩怨,还没有结束。
恐怖无比。
度人经度化东荒魔窟,这是无上大功德,自然而然要映照神物下来。
无关天命之争,也不是减少竞争对手,而是‘为万世开太平’。
其实上清道人能够想明白,无非就是看到这个结果,实在是承受不住罢了。
但如若自己踏入第六境的话,效果就好很多了。
顾锦年目光平静,一些经文自他口中诵念而出。
根本无法抵抗。
“祭仙器。”
所有人的意思。
“求雨符的确珍贵无比,并非是仙门不给啊。”
这又是何必呢?
天命之争,这气运最为重要。
“天命之争,他将披荆斩棘,有可能成为最大的赢家。”
这一刀是斩一些穷凶极恶的妖魔,也可以理解为是邪魔歪道。
而天松道人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无穷无尽的骂声,让他感到气血翻滚。
“慈悲心肠?”
“你心胸当真狭隘,佛门之言,果然没错。”
也就在此时。
此时,无数仙门修士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顾锦年。
却没想到的是,最终成了顾锦年的嫁衣。
谁能想到,神洲最恐怖的东荒魔窟,竟然会被顾锦年以一人之力镇压。
“你连大儒都不是,再者你是孔圣钦点的后世之圣,他们不敢动你,可当你真正开始学术之争时,你就会知道,儒道有多少人还恨你。”
“佛门只挨了一刀,仙门多挨了两刀,这两刀全是因为你啊,天松道人,你等着,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一定要去太玄仙宗,找你要个交代。”
而太玄仙宗内。
众人好奇。
“差点忘记了度人经,这样一说,挺有道理的。”
而顾锦年身后,元始天尊法相,随着这经文诵念之下,莹莹生辉,照耀天地之间。
排斥顾锦年,并非是想要恶心顾锦年,而是大世之争,天命之争,谁都想成为天命者,顾锦年势头太强了,所以自己只能这样做。
这次大夏天灾,不借求雨符,的确是他们的意思。
“可还是希望侯爷能明智一二,体谅我等仙门不易,这东荒魔窟更加恐怖,侯爷您自己也看到了,如若不是道祖真经,这东荒魔窟难以压制。”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找借口吗?”
但任何事情,总有人去做,虚伪也好,真实也罢,只要结果是如此,那就行了。
随着此言一出,各大势力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倒抽一口冷气。
然而,没有任何一条生路。
“上清道人,这就是你们做的好事?”
是五杆小旗。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
怎么好端端麻烦找上门来了?
半个时辰后。
这样一说,在外人听来,还真是如此,毕竟东荒魔窟恐怖滔天,区区东林郡算的了什么?
可现在呢?
“锦年小友,你这是何苦呢?再斩我仙门一刀,这往后不说谁能获得天命,妖魔之道,你如何解决?”
自斩仙门三刀,他已经做好了斩儒道一刀的准备。
“若仙门有错,斩下一刀。”
“待天灾结束后,我去完稷下学宫,我会去佛门一趟的,到时候一切恩怨,全部清算。”
“索性,各位承受这一刀吧。”
可斩两刀,斩三刀,那就不一样了,所有仙门势力都会受到影响。
有大儒开口,怒斥对方。
莫说三件仙器,就算是三十件仙器,那也没用。
“侯爷。”
这声音,冷冽无比。
天尊法相直接挥刀斩下,第二刀落下,仙门气运受到巨大的损失。
拉不下脸?
镇压一切。
但天尊法相并没有消散。
斩一刀,她们还能接受,因为最倒霉的是东荒仙门,她们会受到一定影响,可不会太大。
宏伟的气息,在这一刻,淹没整个神洲大陆。
虽然天下仙门修士知道是顾锦年斩下这三刀的,可更多的人会将怒火撒在自己身上。
他们只有畏惧。
“本侯斩下这一刀,不仅仅是斩仙门一刀,而是斩所有人一刀。”
“玄黄仙钟,九仙器之一,果然没有猜错,镇压东荒魔窟后,必然可获得一件仙器。”
声音响起,使得这群已经暴怒的仙门修士,顿时松了口气。
“我妖族,好像没有招惹你吧?”
“这个人是谁?老子真要把他挫骨扬灰。”
他只能斩下气运之刀,又不是把仙门灭杀。
而今道门天尊也传下无上之法。
如果第四刀再斩,仙门当真要完了。
什么?
轰。
就别在这里喊冤枉了。
“天命侯,你已得到东荒魔窟功德好处,为何还要削我仙门一刀?”
“实力越强,贪图的东西就越多,锦年,你知道为何我会堕入魔道吗?”
“斩儒道一刀。”
对,你顾锦年是受了委屈。
“这大夏天灾,为何这么多人不帮你?说到底,还是你行事作风太过于霸道,倘若你不斩儒道一刀,以孔家的能力,借求雨符轻而易举。”
恐怖的爆炸之声,摧毁百里山河,天尊印爆发,净化一切。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被直接拿出来了,让所有人看到。
“你们太玄仙宗,真的是害死人啊。”
这一刀,无穷之大。
没有错。
“请天尊,再斩佛门一刀。”
“只因不借求雨符,侯爷就要这般?侯爷的慈悲心肠呢?”
不但如此,对方还提出要求,想借玄黄钟。
这就是因果。
所以关键时刻,他帮上清真人理清楚情况,也免得上清真人当真后悔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将目光投了过去,除非璀璨的光芒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仙门中人,有不少修士认为,顾锦年纯粹就是心胸狭隘。
这天下仙门之怒。
只见,天穹之上,五道光芒划破长空,而后悬浮在顾锦年周身。
“是啊,锦年小友,千万不要上当。”
因为前面山火景象的惨状,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后,一个个不由咬牙切齿。
道祖真经。
仙器。
砰!
徐长歌,许涯他们内心hetushu.com•com善良,可问题是掌权者是他们吗?
此时,太玄仙宗太上长老大声吼道。
众生树内,已经生长出三十六枚果实。
而且后患无穷。
而且斩儒道一刀。
是度人经吗?
“王轩之事,贫道已经知晓了,侯爷前来借求雨符,他不但不借,还浪费一张,挑衅侯爷,此等之罪,贫道回去之后,必会严厉处置。”
否则的话,兜来兜去,儒道不由成了第一?
一道声音响起,来自太玄仙宗。
为了求证,顾锦年一挥手,顿时之间,所有圣器纷纷浮现。
顾锦年惊叹。
“顾锦年,你勾结魔道之事,这件事情还没完?你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总觉得自己为天下苍生,可你为什么会勾结魔道修士?”
得到了宗门不惜一切代价的加持之下,这三件仙器变得极其可怕。
就好比大夏王朝内,一个好官,两袖清风,一心为民,这样的人就一定能升官吗?
毕竟儒道,佛门,仙门,都被斩了一刀,尤其是仙门,被斩的更凶,他们自然开心。
心灰意冷之下,顾锦年转身离开,他虽然说了几句不太好听的话,可这话有说错吗?
因为这口仙钟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东西。
这才是最气的,拿这个当借口,就是想要害死自己啊。
是未来天命之争最有力的神物,却没想到被顾锦年夺走了。
“阿弥陀佛。”
“你斩了儒道一刀。”
将六团黑色物资直接封锁,而后纳入体内。
王朝也不一样,王朝只需要对自己的百姓负责即可。
有妖族大能开口,满是不服。
上清道人再度开口,让顾锦年知难而退。
顾锦年道出自己的愤怒。
古老的诵经声响起,显得宏伟无上。
大金王朝。
直接朝着所有仙门修士斩去。
“若我之过错,天诛地灭。”
可站在仙道角度上来说,这就是有错。
“怪不得仙门会如此果断,也不在乎佛门入驻大夏王朝,原来是这样啊。”
先天甲木旗、内有青龙神兽,可使荒地化绿洲,凝聚生命精华。
经文这东西,本意上其实是以‘影响’为主,正儿八经如果面对的是无数仙道修士,或者是武道修士,这篇度人经不会有太大效果。
可最绝了的是,顾锦年从头到尾都没有找他们帮一下,完完全全是靠自己个人力量解决东荒魔窟。
轰。
顾锦年重民罢了。
这交通漕运之道,不就完美解决了?
而后一道钟声响起。
先天戊土旗、内有麒麟神兽,可定王朝气运,控制群山土木。
虽然不知道这是做什么,可顾锦年没有多想,眼下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
这片区域,被映照无穷光芒,魔气彻底被灭,但也就在这时,顾锦年体内迸裂出六道锁链,直接没入东荒魔窟深处。
这法门无比深奥,与掌中佛国不一样,存在着诸多非凡之处。
有人苦涩一笑,指着这金桥之上的龙形仙气如此说道。
当下,无数目光看向太玄仙宗。
有声音响起,实在是气不过,是佛门僧人。
扶罗双帝也是面色惊愕。
山火当中,一批批将士冲进火灾当中,不顾浑身火焰,将百姓救下,自己被活活烧死。
佛门,儒道也是如此。
这一刀斩下后。
“今日,吾顾锦年,替天下苍生,斩仙道气运,以儆效尤。”
如今还有儒道没被斩,这就是偏袒。
可东荒魔窟的好处,你不是也占了吗?还有什么好说的?
哪怕是天魔老人,也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气息,他无法承受,当场消失在了这里。
一口宝炉腾飞而起,洒落亿万光芒。
“天命之争,只有一个人能胜,你所做之事,没有错,你的抉择,也没有错,无非是功败罢了。”
“如果本侯就是不答应呢?”
排斥大夏,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而是东荒所有仙门,包括大金王朝,扶罗王朝。
王轩咽了口唾沫,如遭雷击一般,这件事情他当时一气之下才这样做,后来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想到太上长老出面了,也就没有多想。
顾锦年体内的玄黄钟,直接飞出,落在了玉清元始天尊法相手中。
传法完毕。
“一个王轩,就想要平息这件事情吗?”
“贫道知晓,侯爷如今气火攻心,因百姓之死,将士牺牲,这一点我等都明白。”
还斩?
王朝的统治固然是阶级分化,但至少比这些势力要好太多了。
一件仙器,是在情理之中的。
“儒道之错,错于无有正气,不求实事,扭曲本心。”
不借,就是不借。
所有生灵都感受到了元始天尊的气息。
“三件仙器已经复苏,没有必要这样继续闹下去了。”
金桥通天,出现在顾锦年脚下,很快一道道龙形仙气涌入顾锦年体内。
他能感受到这仙器蕴含的能量,若是全面复苏,将会拥有无敌的力量,轻轻松松毁灭三千里山河。
面对这些怒骂,顾锦年无动于衷,他今日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而且请天尊斩三刀,也是他想到的计划。
“这就是仙门德行吗?”
可这些势力不一样,他们考虑的是自身好处。
再斩一刀?
“天松道人,瞧瞧你做的好事,你为什么就非要得罪顾锦年?”
但仙门唯一做错的地方就是,口口声声为了天下苍生,可实际上在利益面前,狗屁不是。
原因无他,顾锦年以自己的性命为由,让天尊出手,天尊选择斩仙道一刀,就意味着说,顾锦年没有错,错的是他们。
“诸位前辈,并非是顾某之怒,太玄仙宗太上长老说了,不惜一切代价,以仙器横推大夏王朝。”
而伴随着这口仙钟的出现。
这是玉清元始天尊的法相。
但他们并没有觉得问题很大,不借有错吗?
尤其是,各大仙门其实已经感应到,这仙器的不同之处,一件仙器就可以让自身在未来有不败的资格,两件仙器意味着什么?
“虽为民意,可天命降临之时,一切的一切,将会大变,这神洲天地,将会焕然一新,上清道人说的没有错,顾锦年,你不应该如此直接,一点机会都不给。”
就能救下这些百姓。
隔火带面前,狂风大作,山火袭来,自知逃不过去,一百四十五人,疯狂铲除周围树木,虽然没有用,可他们也不想认命。
只能说仙器得到了升华,有这个能力,但有没有能力复苏也是一个问题。
而只需要一张求雨符。
是的。
“好一句化干戈为玉帛。”
“若他不死,未来前途,的的确确不可限量。”
佛门无缘无故又挨了一刀。
一些声音响起,这是武者的声音,一个个吼起来了,他们气的头皮发麻。
尤其是这个王轩。
“若是不排斥顾锦年的话,未来的天命之争,岂不是拱手让人?”
“再斩一刀。”
还有儒道。
“天松道人,你是我仙门罪人啊。”
毁天灭地的气息出现。
器物得到升华。
五种不同的颜色。
太玄仙宗太上长老,在这一刻,浑身发抖,如有针刺一般。
顾锦年让其闭嘴。
就因为让仙门尝到甜头了,才会酿出这样的事情。
宁可浪费,也不借给顾锦年。
有三件仙器加持,仙门自然强硬起来了。
“今日。”
站在利益角度上来说,这没有错。
三件原本还恐怖无比的仙器,在这一刻,瞬间安静下来了,所有光芒内敛。
刹那间,太玄仙宗内迸裂出恐怖绝伦的气息。
“这是仙气!”
“还请侯爷息怒,往后仙门一定铭记此事,以百姓为重。”
妖魔不是已经除完了吗?
“你当真不得好死。”
“三道被斩,你妖魔一族,没有理由不被斩,同样的事情,本侯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不需要,少啰嗦。”
“顾锦年,你既然说的如此正义,那儒道呢?你儒道为何不削一刀?”
“顾锦年,仙器已经复苏,你得到了东荒魔窟的好处,太玄仙宗虽有地方做错,但你也有地方做错,谈和是最好的。”
和*图*书来他与顾锦年之间,也还算是有些情面在的,可是自己因为东荒魔窟的功德,蒙蔽了双眼,使得自己利益熏天,选择了一条错路。
这可能吗?
同时,这也代表着,顾锦年的确问心无愧。
火灾控火。
声音带着无奈,希望顾锦年高抬贵手。
“再者,剑修傲骨,仙剑亦有傲意,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能同时获得两柄仙剑认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轩的声音也响起。
好!
这还要不要人活?
大爆炸发生。
“仙门修士,无有救世之心,不为天意,亦违苍生之道。”
场面瞬间陷入寂静。
这两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顾锦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感应着仙器气息,顾锦年长长叹了口气。
听到要削仙门一刀,所有仙门强者都按耐不住了,纷纷出面,龙虎掌教等人更是直接出声,但他们也不想激怒顾锦年,虽然心中带着不满,可明面上还是讲道理。
“无非就是失败罢了,若换做是我,也会如此。”
“呼。”
妖魔被斩一刀。
太玄仙宗内没有好人吗?
功亏一篑之下,还得罪了顾锦年,他想也想得到,顾锦年必然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绕过仙门。
“非要说这样的话,你到底要做什么?”
百万里山河,突兀之间,凝聚乌云雷霆。
“先天五行旗?”
“先有无量功德,后有两件仙器,如今金桥通天路,外加上这龙形仙气,顾锦年这次赚大了。”
“锦年小友,别斩了,别斩了,再斩真要出事。”
万丈的雷龙,在乌云当中游动,一座座上古天庭浮现,雷电交织,一尊尊神影,俯瞰众生。
包括一些读书人,百姓,官员的声音。
这一刻,他面色如土,知道自己要完了,心中无比懊悔,悔恨痛苦啊。
无数修士脸色难看,这一刀斩的不是修为,斩的是气运,斩的是他们未来气运啊。
“你简直是在胡闹。”
大宝琉璃寺内。
仙道被斩三刀。
当真是好处没捞着,棍子挨了不少。
儒道也好,佛门也罢,仙道妖魔,其实都是拥有超越普通人的力量,然后开始膨胀。
这些仙器得到了蜕变与升华,可以爆发出超越七境的能力。
如同大江之水一般,倾入顾锦年体内。
“上清真人,不要乱想。”
“顾某,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请天尊,再斩。”
而上清道人,平云道人,张真人则纷纷难受无比。
“我仙门在这里,至少为的是天下苍生,这东荒魔窟不解决,未来必酿出大错。”
天地即将大变,而仙器率先得到蜕变升华,也就意味着,拥有一件仙器,则拥有一张不败的底牌。
“此事,我仙门必然会给你一个公道,太玄仙宗这两人,一定会给你交代的。”
“此刀,斩妖魔。”
下一刻。
龙虎道宗内。
但报仇的核心,并不是自己受辱,更主要的还是仙门这般作为。
“大夏天灾,你们出手相助一下不就行了?为什么不出手帮一下?你们还自称东荒正统仙门?就这也配吗?”
却能镇压一个大世。
“本侯只求一百张求雨符,而且也说了十倍奉还,可你们是怎样的?”
“上清道人,你要为此负责。”
“两件仙器?这.......”
但顾锦年却知道,这不是度人经的效果,而是众生树,直接将这六大还存活的魔神封锁,囚禁于众生树内。
别说天下了,就算是整个东荒仙门的怒火,他们也顶不住。
“被利益蒙蔽双眼,这才是本侯愤怒之处。”
“你还能这般高高在上吗?”
自己已经得罪了儒道,得罪了佛门,若是连仙门都得罪的话。
“佛门也视你为大敌,大金王朝,扶罗王朝,都视你为天命大敌。”
佛门也被斩了一刀。
“锦年小友,你已经斩了三刀了,不要再斩了,再斩下去的话,仙道就没了。”
顾锦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在未来的天命之争当中,不败就等于拥有无数试错机会,不像其他势力,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没有后悔的机会,而这仙器给予你后悔的机会。
真要说的话。
所以顾锦年对这三十六枚众生果实,还是充满着期望。
绝对不可能。
相比较玄黄钟单一的进攻防守,这先天五行旗的作用反而很大,若有这件仙器,可保证大夏王朝种种灾祸啊。
“你身为读书人,就因为他人激怒之下,斩儒道一刀?之前一刀还没有跟你算账,现在又来?”
那顾锦年就不用口舌说赢他们。
一些声音响起,他们撕心裂肺的怒吼。
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
如今再遭一刀,更加惨淡,所以顾锦年不打算继续斩下去,压制就好。
先天葵水旗、内有玄武神兽,可祈雨控风,引大江之水,控天地洪水。
更有一处地方,传来恶鬼哀嚎之声,恐怖无比,而且是匈奴国的方向,只是这恶鬼哀嚎之声,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妖魔就不一样了,他们滥杀无辜还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妖魔。
“相比较之下,东林郡虽有灾祸,可对比东荒魔窟来说,孰轻孰重,侯爷应当有判断。”
顾锦年开口。
“恳请天尊!”
更是有些僧人,跳起脚大骂天松道人,还有太玄仙宗,以及王轩。
道出自己请天尊斩三刀的原因。
然而,顾锦年继续开口。
准确点来说,顾锦年就是拿这个当借口。
虽有天尊法相,可上清道人说的也没错,即便这法相再强,即便顾锦年现在无敌,又能如何?
不明白这个时候,顾锦年为何还要诵念经文?
他们议论着。
而这个他们,就是东荒仙门,层层追责下来,就是他天松道人的问题啊。
既然仙门修士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错。
“过些时日,儒道一脉损失的气运,顾某会补回来的。”
所有仙门修士,在这一刻也没有任何一丝丝反抗之力。
如今法相激活,他们瞬间明白,这是云泥般的差距啊。
天尊法相,缓缓展开手掌,一束光芒照耀在顾锦年体内。
这是自己说过的言论,那么自己就必须要去做,或许在旁人看来,这很虚伪。
十二妖魔,是活到当今的妖魔,如果是上古时期,根据古籍记载,会有七十二妖魔乱世,而经过无数年的衰败,七十二妖魔只剩下十二妖魔。
却没想到,顾锦年凝聚出来的法相,还没有发挥出一点点威能。
这里面牵扯太多东西了,宗门利益,未来发展,这些东西才是主要的。
未来的天命之争,佛门要占据巨大的优势。
甚至有条件的情况下,凭借这一口仙器,就可以摧毁一个大夏王朝。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回去好好研究,不然的话,无论是东西还是法门,都太杂了,需要彻底融合归一,化作一门最适合自己也最强的法出来。
而天穹之上,也出现一幕幕画面。
“顾锦年,你要毁了我仙道一脉吗?”
你不让我活了,我也不打算让你好过。
有强者,就一定会有弱者。
但却给人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与畏惧。
所以,顾锦年为何不去找大金王朝求助?
“斩我仙门三刀?你疯了吗?顾锦年!”
所有人都相信,顾锦年有这个能力,当初斩佛门一刀,众人还是历历在目。
可自己也有自己的立场。
这一次,最受益的势力,就是各大王朝。
如佛门一般,当初药师琉璃佛传下无上佛门大神通,掌中佛国。
“你疯了!”
“已复苏仙器。”
如果不是王轩恶心人,按照顾锦年的性格,虽然会有气,但一定是以东林郡百姓为主,那里会来掺和东荒魔窟的事情。
听到这些声音。
六大神物纳入体内,这些东西需要认真研究,包括自己学的各种神通。
如果当时,自己同意大夏王朝一同瓜分功德,那么自己也会同意借求雨符给顾锦年,这样一来的话,顾锦年又承了恩情。
一道道声音响起。
刚好可以解决东荒魔窟的和-图-书危机。
太玄仙宗之耻,顾锦年不可能不报。
“我这一世,不问前尘,不求来世,只愿这一世,轰轰烈烈,快意恩仇。”
的确。
“如今东荒魔窟的好处,被你一人占据,你已经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又何必咄咄逼人?”
一刀斩下。
这一刻,顾锦年也彻底明白,仙门的蜕变是什么了。
这一切的一切,映照在所有人眼中。
“百姓为根,若无苍生百姓,终究是沧海浮萍罢了。”
这是在度化,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匈奴国估计藏着妖魔啊。
一缕缕气息,都可以让一位六境强者浑身僵硬。
仙门各大势力的声音响起,此时一些其他声音也不由响起。
“吾,顾锦年,愿请玉清元始天尊法相,评过错,诛邪祟。”
“侯爷,这件事情,太玄仙宗的确有错,但错不在此。”
两件仙器,就有些夸张了。
他手握三清拂尘,光芒万丈,在这一刻硬气无比。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就是因为,我不想成为他们这样的人,明明是为了一己私欲,却总喜欢将自己说的冠冕堂皇。”
“大夏天灾之事,有没有你们佛门的影子,还不清楚。”
“锦年堂哥,你这样下去,是要灭了我仙道一脉吗?”
一时之间,仙门无数势力直接变色了,他们没有想到,顾锦年竟然获得两道仙器。
“你们也说慈悲心肠?”
顾锦年开口,一切异象都结束了,所有赐福都得到了,而接下来顾锦年就要开始秋后算账。
只是。
“也就是中洲王朝,还没有对你出手。”
“不,这不是东荒魔窟的赐福,这是道祖真经的赐福,度人经,是道祖真经,这篇经文,引得天地异象。”
下一刻,顾锦年出声,请天尊出手,斩佛门一刀。
他们如何不怒?
自己怎能顶得住?
一些大儒怒了,觉得顾锦年太不讲情面,儒道自孔圣斩了一刀,已经很难受了。
听到是针对妖魔的,众人松了口气。
西漠各大寺庙再度黯淡下来,又挨了一刀,佛门僧人叫苦连天。
“顾锦年,你执迷不悟,那也别怪我等出手了。”
自然而然,借助这次机会,顾锦年一起削了,也免得后面惹是生非。
但最难受的还是东荒仙门,他们做了无数交易,割让无数好处,为的就是占有东荒魔窟。
“既然如此,我一并削之。”
而佛门当中。
只需要仙门出手,这山火怎可能如此凶猛?
这是玉清元始天尊的气息。
而眼下。
后悔排斥大夏王朝,排斥顾锦年。
这就是天魔老人竭尽全力一击,为何差一点被玄黄塔镇压的原因。
若自己没错,这一刀,谁来了都挡不住。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雷鸣般的声音响起。
只有一缕缕。
“请天尊。”
“阿弥陀佛。”
是天命之力,解除了仙器最终的禁制,所以仙道九大仙器,才能如此可怕,这也是仙门最大的依仗。
“上清道人,顾某尊你一声前辈,没有直接出手,如若不是徐长歌他们与顾某有些情份,今日我一定斩你。”
一门玄奥无比的大神通,出现在脑海当中。
只是,顾锦年想要停下来,可天地不答应。
“可就是你,太过于霸道,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从而酿出大祸。”
是顾静,还有玲珑宫主她们的声音。
“魔修一脉,也没有招惹你吧?”
第三刀斩下,所有修士的气运都被斩了,原本有生之年可踏入六境,现在这辈子都难,而且未来一定会有灾厄降临,度过了还好说,顺势突破,度不过那就等下辈子吧。
现在好了,东荒魔窟的如意算盘没了,还被顾锦年请来了元始天尊。
永盛大帝望着自己这个外甥,更是气血涌动,心中有说不出来的畅快。
轰。
金、绿、蓝、赤、褐。
可没想到,顾锦年居然当真了。
安静。
敌人还在。
限制顾锦年也没有错。
什么深仇大恨啊?
“百姓如水,顺势而起,逆势而亡,未曾想到,顾锦年竟彻底走稳了这条苍生之道,未来即便成不了天命圣人,也可成圣,仅凭这些功绩。”
是啊,他们只看到东荒魔窟被灭,却忽略了度人经。
“东林郡之事,交由我们仙门来处理,也算是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侯爷,事情已经解决,你如今得以功德,还获各种天地赐福,完全有能力解决大夏天灾,为何还要削我仙门啊?”
“在这里高高在上有何意义?”
铛。
类似于青丘一族,不会受到很大影响,无非就是妖族气运也被斩了一刀。
“大夏王朝,因他而精彩啊。”
还有一点的是,三件仙器,可以横推半个大夏王朝,这也是巨大的危险,顾锦年不可能让他们有机会鱼死网破的。
“不就是因为你们害怕帮助大夏王朝解决危难,大夏王朝获得天命加持吗?”
如此海量的龙形仙气,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么多龙形仙气都可以让自己踏入第六境。
原本璀璨的仙门势力,在这一刻得以重创。
顾锦年太疯癫了。
只是。
“你当真觉得你诵念出一部道祖真经,就能无敌于世吗?”
“如今,你想斩仙门一刀,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得罪了很多人,儒道当中有人对你不满,只是你还没有踏入学术之争,所以你感觉不到,你对他们暂时没有任何威胁。”
顾锦年缓缓开口,声音冰冷无比。
“这就是仙门修士吗?当真是狗娘养的啊,不借就算了,宁可浪费也不给?太玄仙宗还配是东荒第一仙门?”
仿佛被封印一般。
那又如何?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未来的顾锦年,得有多璀璨啊。
仙门,以救世为主,那么面对百姓之苦,无动于衷,这就是有错。
“镇压法相。”
仙器得到复苏,而且一口气是三件仙器,他们有足够的自信,阻挡顾锦年斩下这一刀。
经过此人提示,一时之间,不少人恍然大悟。
这是在传法。
这是顾锦年的回应。
至少面对苍生百姓你不能这样做吧?
他用自己的命,来作为代价,让天尊显灵。
他们肯定笑嘻嘻啊。
顾锦年不想多说什么。
“你这是为何?”
上清道人开口,他依旧是这套说辞。
“有这么恶心人的吗?”
只是有声音给予回答,话说的有些直接,但道理是这个道理,使得一众大妖沉默。
上清道人真的要吐血,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后悔为何排挤顾锦年,后悔为何要下达不借求雨符给顾锦年啊。
这也是九器之一,不过是儒道和佛门的九器。
不过,有人忧愁有人喜,仙门被连斩三刀,要说最开心的,的的确确是佛门啊。
为何不去找扶罗王朝求助?
大金圣上的声音响起,给予了这个评价。
三件仙器在第一时间复苏,很明显他们之前是在拖延时间,为的就是阻拦顾锦年。
本来,他们认为三件仙器,可以压制顾锦年,对抗法相。
只是,顾锦年的声音又响起了。
“之所以排斥顾锦年,其原因你难道忘了吗?这是天命之争,我等就应当要争,顾锦年已是天命之下第一人,这东荒魔窟若是被顾锦年度化完了,以后还轮得到我等吗?”
他说推平,只是狠话,虽然事实上是有这个能力,可这也只是狠话啊。
“锦年小友。”
“我仙宗可以给你相应的求雨符,让你解决东林郡之灾,不过这玄黄钟需借我仙门一用,当然不会让你吃亏,你乃是仙灵根,得道之体,如若你愿意将玄黄钟给予我仙门,会给你无量好处,如何?”
大金圣上以秘法看到这一幕,满朝文武都惊愕。
扶罗王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度人经一件仙器,东荒魔窟一件仙器,儒道圣器两件,佛门法宝两件,这样下去,要是在天命之前,顾锦年再得两柄仙剑,两件妖魔神物,还有巫术神物,那岂不是收集满了?”
玄黄塔在这一刻也爆发出奇异光芒,宏伟可怕,气息如同天威降临一https://www.hetushu.com.com般。
一座金桥在此时浮现。
“至于巫术神物,这一脉已经凋零死绝,南蛮境还有部分,其他地方根本不存在巫术一脉。”
甚至千年都不足为过。
“这东荒魔窟的好处,被你一个人抢占了,你还不满足吗?”
“身为仙门,应当救世之难,尔等却总喜欢冠冕堂皇,对比佛门,至少佛门还假惺惺知道去拯救百姓,而你们呢?”
但就是不救!
说实话,他们真的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了,毕竟斩了三刀,让他们元气大伤,之前仙门独一档,现在仙门只怕连吊车尾都算不上。
吐出一口气。
这有必要吗?
一些声音响起,人们惊叹顾锦年得到的各种好处,也有人为仙门感到可惜。
利益也好,排斥也罢。
如果自己当真有错,拿命来换。
他们很难受,发自内心的难受。
启动不了,也是空谈。
“镇压一个东荒魔窟,居然获得两件仙器?这不可思议啊。”
“这剑修,又不是念经能念出来的,唯有剑道无上之心,才可引仙器共鸣,想要获得仙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已经彻底结束时。
“我不服啊。”
想要独吞这里的好处。
“顾锦年。”
众生树疯狂吞噬着这龙形仙气,不多时便生长出一枚果实。
一刀斩下。
这是三清拂尘,九大仙器之一。
广源佛陀望着这一切,不由淡淡开口。
两位圣上开口,皆然惊愕不语。
有老修士开口,指着这口玄黄仙钟如此说道,他的眼神当中,充满着羡慕。
甚至拿天魔老人拿说事。
有神僧开口,语气有些急了。
他感觉得到,自己利用这件仙器,可以开山造地,移山填海啊。
下一刻。
儒道,仙门,佛门,妖魔,王朝,无论任何情况下,都应当以苍生为主。
“这件事情,太玄仙宗是有一定的错,但你不能完全将错误放在我仙门上。”
因为这话吧。
这顾锦年到底是什么人啊?前有古佛真经,如今更是有道祖真经。
“东荒仙门,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啊。”
只是防御能力还是很强,这个是自主防御能力,立于先天不败。
这一幕,让不少人惊愕,他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清楚这发生了什么。
两者的矛盾,其实他看的很清楚。
轰。
此时此刻,佛门高僧传音开口,他看到上清真人的懊悔。
确实,如果不是自己斩佛门一刀,斩儒道一刀,仙门又岂能如此膨胀?
“生灵涂炭。”
天魔老人开口,他负手而立,望着这群人,如此说道。
一座山下,几百普通百姓,被山火包围,孩童撕心裂肺的痛哭,大人们想要劈砍出一条路。
这太凶残了。
“三件仙器,不说其他,毁半个大夏王朝没有问题。”
无数仙门势力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切,这样的功德,若是加持在他们宗门当中,至少可让宗门昌盛五百年吧?
“山火天灾,生灵涂炭,苍生悲苦,仙道弟子,见死不救,无常无德。”
但顾锦年最最最在乎的是先天戊土旗。
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居然是因为这句话。
顾锦年周围光芒万丈,使得他必须要逃离,毕竟他是魔道中人,不可能承受这样的神光。
“锦年小友,你这是何苦?没必要如此。”
气的头晕眼花。
只是。
真就不要让人活了?
此时此刻,太玄仙宗的太上长老开口。
是匈奴国境内。
什么妖魔鬼怪,在天尊面前,都将是蝼蚁。
一道来自天地之间的钟声响起。
那么未来的自己,将会与天下人为敌。
“那里有那么夸张,顾锦年本身就是儒道后世之圣,有两件儒道圣器倒也合理,佛门法宝以及这仙器,皆因两部古经。”
或者准第六境。
他们只能开口,乞求顾锦年不要再斩。
等到那个时候,一人之力,与天下人为敌?
儒以文乱法。
“居然是两件仙器?早知如此,我等就不应该放弃东荒魔窟,现在好了。”
“又是一件仙器?”
“惩。”
这是一切之根本。
“顾锦年。”
或许是因为仙器的原因,他们纷纷开口,有了底气,自然说话嚣张一些。
“锦年小友,这件事情,我们仙门一定会出手,为你解决麻烦。”
有了三件仙器,再加上结局已经定了,上清道人逐渐清醒。
斩一刀已经够了吧?
整个神洲大陆,所有生灵都听到了这可怕的钟声。
没有说错。
“求雨符当真珍贵吗?太玄仙宗有八十张求雨符,你身上有十张求雨符,整个东荒仙门加起来的求雨符,至少有三百张。”
一时之间,大量信息涌入顾锦年脑海当中。
元始天尊法相,耸立天地之间,四方真神,风雷雨电,三十三重天,各种仙宫,神兽虚影,在天穹之上映照璀璨。
天地间的一切,在这一刻都显得微不足道。
顶负圆光,身披七十二色。
只是,此话一说,使得上清道人,张真人这群仙门掌教面色一变。
“妖魔就别说了,都是害人的东西,顾锦年乃是儒道后世之圣,怎可能拥有妖魔之物?”
在这一刻。
都到了这个时候,顾锦年居然还要一意孤行,让人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就打。”
而儒道之中。
当然,这限制也很大,想要摧毁一个大夏王朝,一个仙门全部献祭完都不一定够。
“不就是你们害怕未来天命之争,我将超越你们吗?”
当顾锦年说完这话后,一道声音却在这一刻响起。
如果再斩第四道,那仙门集体入魔,绝对集体入魔,一点情面都不讲。
“真是笑话。”
先天丙火旗、内有朱雀神兽,三昧真火,焚烧万物,控火之力。
“如若你今日,斩仙门一刀,未来你的敌人,将会是儒道,佛门,仙门,还有各大王朝,你能承受的住吗?”
三件仙器的气息,笼罩整个东荒境。
镇压东荒魔窟,这两件东西,当真是天大的好处。
这样一来,天命之争下,妖魔一族就能腾飞而起。
几乎是在一瞬间,顾锦年眸子当中,绽放神光。
“锦年小友,有人在挑事,你千万不要上当。”
顾锦年越强,众人排斥就越厉害,当胜利者只有一个的时候,最优秀的人,一定会遭到排挤打压,这是不争的事实。
“为何要多斩一刀?”
“锦年小友,差不多就够了,再闹下去,你承担不了这后果。”
一把拂尘悬空而上,映照无尽光芒。
“天地大变之后,无穷的压力,加持在你身上,最多三年,三年之后,你就会知道,你今日所作所为,给自己惹来了怎样的麻烦。”
“斩仙门一刀,而后我护你一生,将一切绝学传授给你,逍遥自在,岂不美哉?”
刹那间,三件仙器也在这一刻震颤不已,爆发出恐怖绝伦的威能。
第二刀斩下,大地灵脉受损,这些灵脉受损,对于修士来说,是无法估量的损害啊。
太玄仙宗太上长老的声音响起。
反而这些功德成了其次之物。
所有人都被砍了一刀。
妖魔本身就微弱,毕竟数万年争斗下来,已经很弱势了。
可偏偏针对一群被封印无数年的妖魔,这度人经就是无上大杀器。
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一些声音逐渐响起。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是真的恼怒了,将怒火全部撒在这个太玄仙宗太上长老身上。
“佛门之错,错于算计天下,口中悲悯,心中无佛。”
对比玄黄钟来说,先天五行旗似乎有很多能力,这属于辅佐内心的,可以布置阵法,也可以稳定五行之力。
之前的仙门,可是客客气气的,一点都不膨胀。
听到这话,上清真人也逐渐醒悟而来。
为何还要再斩一刀?
一些声音响起,他们开口,希望顾锦年不要上当。
实际上他现在就可以斩下这一刀,可他没有急着斩这一刀,他就是要将心中的怒火全部宣泄出去,也是给这些死去的百姓,讨要一个说法。
至少如若当真发生灾难,王m.hetushu.com.com朝会自救,想尽办法去救百姓,帝王视百姓为子民,因为帝王知道,百姓若是没了,他们也就没了。
而仙门修士,彻底崩溃了。
“怪不得顾锦年这么生气,换谁谁不生气?就这浪费的一张求雨符,至少可以救数百名百姓,这不是有病吗?”
玉清元始天尊法相以钟为刀,直接劈斩一刀下来。
真的推平大夏王朝,这因果罪孽,谁顶得住?
无数目光聚集在顾锦年身上,三件仙器的压迫感,的确恐怖。
神洲大陆之上,亿万万丈的身躯,俯瞰这方天地。
只是顾锦年第二道声音响起,让他们彻底松了口气。
大夏王朝。
不过有人忽然开口,道出这第二件仙器的来由。
玲珑圣尺、古今册、菩提念珠、羊脂玉瓶纷纷出现。
他要的是平衡。
“我等仙门,昌盛无数年,难道就要因此陨落吗?”
这回自己真的麻烦了,是天大的麻烦啊。
“倘若你没有解决东荒魔窟,就凭你所做之事,天下人都要恨你入骨。”
“顾锦年,你这是什么歪理?凭什么说我等妖魔,就一定会乱世?”
几道声音瞬间响起,他们一直在暗中看热闹,巴不得人族这样闹下去,佛门被斩,儒道被斩,仙门如今更是被斩三刀。
即便是度人经出现,顾锦年也必然会好生处理这魔窟之事,而太玄仙宗也必然会得到巨大的好处。
所以,仙门,佛门,儒道,妖魔,都要挨这一刀。
“天命侯。”
这五杆小旗,绽放出奇妙的光芒,环绕在一起,有五行之道,散发出来的光芒,交织一些秩序出来,端是神奇。
这是做什么?
想要借助东荒魔窟,从而一举蜕变,所以他们特意冷眼相看,不管大夏王朝生死。
是玄黄钟。
仙门错了吗?
“东林郡百姓遭殃,被山火吞噬之时,尔等有想过慈悲心肠吗?”
活下来的妖魔,必然是吞噬了其他妖魔,若不出意外的话,如果无法镇压这些妖魔,那么无论是对顾锦年而言,还是对天下苍生而言,这都是一场大灾。
“斩,往死里斩。”
有诸多好处,尤其是对王朝统治来说,好处无穷之大。
要这样吗?
当然顾锦年虽然受辱了,可问题是东荒魔窟的好处,不也被你顾锦年拿走了吗?
先天庚金旗、内有道门凶煞白虎神兽,万道庚金之气,诛杀一切妖魔。
无数修士瞪大了眼睛,他们眼神当中是渴望也是羡慕。
当然,想要做到移山填海,开拓千里平路,所耗费的代价也是很大,凭自己体内这一点点法力,一天最多开凿一里路就到了极限。
下一刻,海量的功德之力,全部涌入顾锦年体内。
顾锦年逐渐消化,到最后只能明悟一小部分,需要时间去掌握。
刚刚还幸灾乐祸,现在他们笑不出来了。
“儒道,仙门,佛门,诸多王朝视你为敌,即便你现在斩下这一刀,即便你独占鳌头,可天命没有彻底确定下来之前,凭借你一个人的力量,你怎能与大世为敌?”
“吾乃读书人,善养浩然正气。”
第一刀斩下,相当于这几十年来的努力功亏一篑。
清算一下仙门的所作所为。
轰。
“实话实说,排斥顾锦年是正确的选择,就这一年来,大夏王朝因此腾飞,都快超越大金王朝了,而且这才不过一年啊。”
一些声音响起,充满着感慨。
繁华无数年的仙道,也就此落幕。
不是。
缺水控水。
场面安静。
顾锦年的理由也很简单,削天下各大体系,为万世开太平。
怎么好端端,会出现这样的景象。
让天尊来解决这件事情。
“顾锦年,你也不要把自己烘托的高高在上,平心而论,你又做了什么?”
顾锦年错了吗?
现在又斩?
万象大罗。
大宝琉璃寺内。
“倘若当时你手下留情,不斩佛门一刀,即便佛门不入驻大夏王朝,也不会放弃大夏功德。”
结果这个王轩,直接捏碎一张求雨符,下了一场雨给顾锦年看。
道门无上法。
一些大儒,望着这一切,彼此之间,皆有不同的想法。
“东荒仙门错失机会啊,他们排斥大夏王朝,更是做出诸多交易,太昊仙境的名额都让了出去,现在好了,东荒魔窟的功德,被顾锦年一人吃下,如今亏的不止一点两点。”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直接怒斥。
他真的很后悔。
顾锦年的声音继续响起。
“大夏天灾。”
“顾锦年,你到底因何而气?说到底,不就是王轩浪费一张求雨符,惹怒你了。”
“顾施主,你当初已斩佛门一刀,如今再斩,是否有些过分?”
绽放亿万光芒,这些光芒,化作天尊印,摧毁一个又一个阴邪之地。
【道法自然】
佛门也挨一刀?
天尊之音响起,在一瞬间,明悟一切种种。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气息,只是一缕缕,便让亿万生灵恐惧害怕。
甚至一里都做不到。
当然,还有武道没有被斩,只是武道吧,压不压其实无所谓,本身武道就式微,如今也算是帮武道一把吧。
“天命时代,人人争夺,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可以争,就只允许你可以争?”
侠以武犯禁。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有种种妙用。
为生民立命。
顾锦年淡淡开口。
这一刻。
可.......
天地为刀。
一条条灵脉枯竭。
他们说的一点没错。
还真有点道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上清道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道道声音响起,仙门强者是真的受不了。
他已经很不满顾锦年了。
不是因为这些人激怒,而是儒道的确要被斩一刀。
“待到天命之时,你还能如此无敌吗?”
也没有错。
咚。
“若顾锦年此番不死,往后不可得罪。”
但要说最难受的,其实还是上清道人,本来不应该如此的啊。
淡淡的声音响起。
“放肆,顾锦年乃是我儒道后世之圣,再者儒道读书人,做错了什么?”
有老一辈的修士开口,眼神当中是无尽的羡慕。
虽只是一道法相。
“若他不死,赤诚之心,映照天地。”
顾锦年缓缓睁开眸子。
当然,暗中最开心的是妖族和魔道。
“这一道龙形仙气,可以让一个下等灵根之人,蜕变成上等灵根啊。”
随着诵经声响起,一时之间,诸多目光不由再次落在顾锦年身上。
“又斩了佛门一刀。”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
“仙门之错,错于道貌岸然,无顾苍生,无有作为。”
“上清道人,你说的没说,这次祸端,有我部分原因。”
上清道人,张真人,平云道人,苍心道人,他们再也不敢说一句话来了。
前面三刀可以理解,这第四刀,要说没有个人恩怨,他们死活都不信。
可是,任凭上清道人怎么说,顾锦年都没有任何变化。
“你当真要灭绝我仙门吗?”
度人经之下。
佛门开心的原因,则是仙门被斩三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佛门什么都不做,就已经超过他们了。
这样直接斩一刀,这口气不够畅快。
画面当中,顾锦年的身影出现,他来到太玄仙宗,几乎是乞求姿态,希望仙门给予求雨符。
他们只是重利罢了。
顾锦年开口,他以炽烈无比的意志力,请天尊评判过错。
当真拉不下脸,也不会去太玄仙宗。
原本,各大体系的九器,其威力最多就是七境,也就是说全面复苏,可以爆发出七境之威,然而因儒道和佛门遭到打压,仙门顺势而起。
“不乱世的妖,还是妖吗?”
“顾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佛门将功德金雨之术传授给顾施主,还请顾施主刀下留人啊。”
这种说辞,不就是因为害怕仙门被斩一刀?
“请天尊,再斩一刀!”
此时,上清道人开口,他说话极其高明,拿东荒魔窟的事情,跟东林郡的事情对比。
看似无迹可寻,实际上一切都被安排好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