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92章 万经之首,度人经显,亿万妖魔,统统镇压!

第三卷 盛世辉煌

第192章 万经之首,度人经显,亿万妖魔,统统镇压!

“那倒要看看,侯爷能否打破这结界了。”
“有什么资格去说东林郡的事情?”
没有人相信顾锦年可以解决这里的危机。
只不过,顾锦年还是低估了这结界的威力,虽然竭尽全力,可却无法闯入。
抛开内心的震撼之外,他也在第一时间明白,自己必须要赶紧镇压妖魔,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功德,获得各种好处。
而就在此时,一道道声音忽然响起。
到最后,法相遮天盖地,恐怖绝伦,比当初的真佛虚影还要宏伟可怕。
认为这是顾锦年做的好事。
现在被破坏了,那就意味着东荒魔窟要出大事。
“闭嘴!”
“仙门弟子听令,集结一切力量,镇压妖魔。”
魔窟中心地带,有十几位仙道强者围在魔窟内,正在做前期准备。
百里之地,当场龟裂,一寸寸破裂。
终于,元始天尊法相出手了。
声音响起。
“尊重?”
牵扯很多是非。
“到时候整个天下都会因此而受到牵连,不知道多少苍生会死在这场浩劫之下,胜过大夏天灾百倍有余啊。”
轰!
听到对方的声音,顾锦年不由冷哼一声。
听到道祖真经这四个字,一时之间,所有仙门弟子,一个个震撼了。
就算是开天辟地的魔神,实话实说,都不配度人经来度化。
虽然他也不相信顾锦年可以解决东荒魔窟之危。
他一半还是在威胁顾锦年,可另一半已经服软了。
“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咎由自取的。”
而且,实话实说,各大势力都有一种感觉。
“只要按计划行事,一定不会有问题,等到解决东荒魔窟之事后,分享功德,这才是我等应当考虑的事情。”
“这是帝空魔神,天地间居然真的有这种魔神吗?”
苍心真人开口,他有些不满,只不过他也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毕竟对方是大夏天命侯,在仙门没有彻底崛起之前,谁都不想直接得罪顾锦年,也不想得罪大夏王朝。
“教兴卫中朝。帝尊寿亿年。太平灭兵刀。稽首望玉宸。灵华散金毫。”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而后,符纸瞬间破碎,化作一缕缕金色光芒,消失在地面。
千里内,倾泻魔气,如同倒悬瀑布一般,这画面看起来无比的壮观。
“本侯需要你们尊重吗?”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皱眉,彼此之间都觉得有些古怪。
“动手吧。”
“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他破坏阵法。”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朝着东荒魔窟飞去。
但顾锦年有这样的想法,对他而言,就是一个麻烦,无论顾锦年成功与否,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该死啊!!!!”
上清道人话音刚落。
如此,半个时辰后。
“侯爷当真是心怀天下,只是大夏王朝正处于危难之际,尤其是东林郡,贫道知晓,东林郡火灾恐怖,侯爷不去拯救大夏百姓。”
他从度人经当中回过神来了。
这么多年来,顾锦年不相信十二妖魔一点损失都没有?
突兀之间。
不管仙器为何有变化,至少天魔老人已经破开了封印。
当他们看到这一幕后,惹来了不少惊讶。
“你大可让他出现,到时候看看是天地先诛杀他们,还是先诛杀我。”
如果顾锦年没有将天魔老人召唤过来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担心顾锦年能破坏这里的封印。
实话实说,天魔老人本以为顾锦年是想让自己收拾这帮修士,出一口恶气,然后抢夺求雨符,去解决东林郡之难。
太上长老继续开口,他最怕的就是顾锦年当真能解决东荒魔窟之难。
随着他开口,其余修士也纷纷开口,将问题甩给顾锦年。
然而对他而言,顾锦年特意过来,不就是想要找麻烦,为的就是求雨符。
窒息!
顾锦年开口,道出自己的想法。
“哪怕是你这个半圣,你也无法负责,伱这是在助纣为虐。”
上清道人开口,他一番话有说不出来的感觉,说嘲讽吧,有一点这样的味道,但要说不是嘲讽吧,也合理。
受到东荒魔窟的影响,这片区域寸草不生,显得格外荒芜。
滋滋滋滋。
这不可能,超乎他们的想象。
突兀之间,张真人想到了什么,他眼神当中充满着不可思议,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他们为了东荒魔窟,付出了许多代价,佛门入驻大夏王朝,他们都同意了,为了防止其他仙门前来分一杯羹,他们甚至让出了太昊仙境的名额。
白元尊神,太一司命,真中有神,长生大君,无英公子。
他刚才还在抨击顾锦年的经文。
可惜的是。
每一个音节,都震耳发聩。
“解决东林郡也不一定需要求雨符,本侯有其他办法,都给本侯让开,这东荒魔窟,不是你们仙门的东西,不属于你们。”
只要诵念此经,便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上开八门,飞天法轮。罪福禁戒,宿命因缘。
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可怕,越来越璀璨。
这不太行,的确是理亏了。
拥有非凡的力量。
“敢问一声,这东荒魔窟,就是你们仙门的东西?”
在度人经之下,根本不够看。
轰轰轰。
这仙门越是这样,他越要解开封印。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上清道人,张真人,苍月道人,还有平云道人等等都不由皱紧眉头。
“唉,完了,完了。”
上清道人发出吼声。
“破坏东荒魔窟的封印就行了。”
痴心妄想。
道祖真经。
他不希望发生任何意外,这是仙门崛起的唯一机会,应该是说,这里是太玄仙宗唯一崛起的机会。
轰!
也就在此时,一道道恐怖的声音响起。
“仙门这回亏死了。”
的确,随着他开口,众人也是点了点头,纷纷认可他的观点。
而现在自己有办法解决了,想拿十张求雨符打发自己?
周围光芒无限。
“天命之下,仙门得到天命认可,东荒魔窟解决之后,由中洲仙门解决太昊仙境,那仙门将成为这天下最无与伦比的存在。”
“但这东荒魔窟不是你们仙门的东西,也不存在什么禁地不禁地的。”
哪怕顾锦年带领五十万大军,他们都不会有半点畏惧。
自然而然,要严谨一二。
仙器他知道,曾经也与仙器交过手,的确很非凡,但压制不住自己,可现在不一样,这仙器居然可以压制自己。
窒息!
随着这一道道声音响起,惊动上清道人。
“哦?”
而太玄仙宗内,这里的场面,也投影过去。
“师父!”
此时,顾锦年捏碎第二枚玉佩,这是天魔老人的玉佩。
然而,仙王玉辇内,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比之前更加坚定。
他开口,言辞犀利,痛斥苏文景的所作所为和图书
“跑来此地要拯救东荒苍生,还真是心怀天下,只是侯爷应当先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再来处理此事吧?”
顾锦年开口,他目光坚定无比。
是顾锦年的身影。
突兀之间,上清道人的声音响起,他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满是好奇,不明白顾锦年这是做什么。
“是谁,谁在诵念道祖真经?居然准备这样的东西,我恨啊,我恨啊。”
在他看来,顾锦年就是纯纯粹粹气上头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顾锦年生气,他不能生气,只能顺着顾锦年的意思。
听着众人之言,上清道人点了点头道。
天地之间,瞬间大变。
“他怎么来了?”
此时此刻,天魔老人的声音响起,他笑声爽朗,望着顾锦年,心情是无比的愉悦啊。
斋戒诵经,功德甚重,上消天灾,保镇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男女皆受护度,咸得长生。
“度人经,能度这里的妖魔吗?”
“这是什么?”
仙道强者一个个皱眉,他们不理解顾锦年是想要做什么。
光芒也越来越强。
这简直是血亏啊!!!
宝塔出现,镇压一切,稳定空间,在一瞬间压制住了天魔老人的法力。
顾锦年诵经声越来越大。
“顾锦年疯了,你也疯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关键时刻,苏文景会出手。
只是,提到东林郡,顾锦年脸色不由一冷。
也就在此时,上清道人的声音响起。
天魔老人挥出一拳,魔气淹没周围一切,下一刻结界当场破碎,而正在防守的弟子,一个个被震飞出去。
这是仙器。
为的就是仙门能够越来越强,抢占先机,在天命降临之前,得到好处。
“好徒儿,没想到短短一年内,你就用了两枚玉佩,看来你我师徒缘分当真是深厚啊。”
只见。
刹那间,天魔老人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如天雷一般轰轰作响。
“破掉封印!”
顾锦年开口,他原本对上清道人还是有些好感的,可经过这次事情以后,顾锦年彻底明白,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好与坏,只有立场问题。
两张巨大的符纸,在这一刻寸寸破碎。
凭什么?
实际上东荒魔窟靠近大夏王朝更近一点,但因为国土问题,所以这块区域是无主之物。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们熬出头了。”
“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座。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
可没想到,这才短短不过一年的时间,顾锦年就已经使用了两枚玉佩,很好,很好,只要顾锦年再用一枚玉佩,那这个徒弟自己就收定了。
“十二妖魔居然还没有死?”
破坏东荒魔窟,想要让天下大乱。
顾锦年的声音直接响起,眼神当中满是愤怒。
最终。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主要是因为这片区域,有魔性,不然的话,七境强者足够使得千里破碎。
这很麻烦,如果只是顾锦年一个人的话,他们无惧。
这就很古怪了。
听到顾锦年的声音,上清道人不由微微皱眉,他感觉得到,顾锦年是真的生气了。
他来此地,就是要彻底解决东荒魔窟的麻烦。
整个仙门,也只有一部道祖真经。
此时。
现在结界被破灭了,自然很多目光投来。
“如今仙门已经得到了天命赐福,已经不同往日了,如果能够抢占先机,未来将超越一切。”
“老夫不知道东荒魔窟意味着什么。”
“师父!”
空月仙门掌教,苍心道人。
可对方不给。
“没想到我居然能熬到这个时候,是谁救我出去?我要把你吃掉,报答恩情。”
“当真可笑,原本几十张求雨符就可以解决的事情,现在好了?非要得罪顾锦年,道祖古经出世,谁能阻挡?这东荒魔窟的功德,只怕都要被顾锦年拿走吧。”
“顾锦年,你疯了!你真是个疯子!”
他想要阻止顾锦年,可苏文景在他面前,他根本无能为力啊。
“你这样闹下去,惹出大麻烦,众生之怨,将会加持在你身上,无数的因果业力,你根本承受不住,不止是你,大夏王朝也会因此背负莫大的业力。”
“前辈!”
“不要吵了。”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爽,悲歌朗太空。唯愿仙道成,不欲人道穷。”
“现在回去,拿走求雨符,贫道依旧尊重你一二。”
而今,顾锦年就是要来解决一些麻烦。
这个时候,他需要天魔老人帮助了。
可天魔老人不一样,他是准第七境的强者,若是他强行破坏的话,当真要出大事。
“还好我活下来了,还好我活下来了。”
一共十人,代表着七大仙门,以及大金王朝,扶罗王朝大儒,以及佛门高僧。
经文速度很快。
别人还好说,天魔老人不一样啊,他们真的挡不住。
“哈哈哈哈哈!”
“看来是有备而来,可那又如何?就算是无上道经,也压不住这里的妖魔啊。”
这魔气都被压到深谷里去了,一点都没有泄露。
轰!
所有人将目光看去。
尤其是太上长老,更是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好一个助纣为虐?”
赤地荒芜,顾锦年朝着中心地带走去,玉辇内,顾锦年脑海当中的经文已经彻底浮现出来了。
这还是随随便便给自己的,到底有多少谁能知道?
所以他只能放弃这个想法,找一个天赋极高之人,但他要找就找最好的。
“我等还没有彻底准备好,东荒魔窟要是出了问题,谁都压不住啊。”
“消除魔障,也并非是你们仙门专属之责,锦年乃是我儒道后世之圣,谁能说他无法镇压魔窟?”
太上长老已经急了。
光是这神光照耀之下,东荒魔窟的魔气,直接被镇压,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机会。
天魔老人训斥道,他眼神当中满是不屑。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却喜欢将自己说的冠冕堂皇,尔等要脸吗?”
随着声音响起。
“哈哈哈哈哈。”
整个人站在原地,彻底麻了。
轰!
这是魔海,十二妖魔就是在这魔海当中活下来的。
“前辈,我有办法解决。”
太上长老的声音响起,面对苏文景,他的确没有办法出手,也无法阻止顾锦年。
太玄仙门。
跟他们没有关系。
“滚!”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皱眉,数以千计的仙门弟子,更是驾驭飞剑,在结界内防备,但他们都知道顾锦年是谁,所以不敢动手,只是做好准备。
存在于上古时代的魔窟,在这一刻,被顾锦年直接灭了。
可没想https://www.hetushu.com.com到,顾锦年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与此同时。
轰!
“不服啊!!!!”
“是顾锦年?”
拉上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是为了限制大夏王朝,至于佛门的话,主要还是让他们殿后。
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明白顾锦年为何与仙门发生冲突,但知道的是,天魔老人若是真破坏了东荒魔窟的封印。
“天魔老人,顾锦年只是一时之怒,你应该知道这东荒魔窟的恐怖,你不能陪着他一同乱来啊。”
毕竟儒道后世之圣,也不是开玩笑的。
圣光冲天,淹没天地,各种异象纷纷显世,神兽飞舞,仙宫耸立,五方真神,三十三雷部天将,十万天兵,诸天一切。
太上长老这回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果一开始,借自己二十张,哪怕是二十张,自己也不会这样,甚至会感激太玄仙宗。
“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
“哼。”
怒吼声响起,有仙门强者开口,要全面复苏仙器。
“天魔老人?”
“顾锦年,你破坏封印,释放出上古妖魔,这一切的因果,由你承担啊。”
“锦年爱徒。”
“说到底,这一切还要拜顾锦年所赐,若不是顾锦年的话,我等仙门想要占据天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你们仙门就能保证,不会影响东荒魔窟?”
看起来端是可怕。
“天命侯!”
乃是道教神学著作,在某个时间段,这篇经文更是被正统道教列为开篇经文。
轰!
“恩,他不是有仙灵根吗?等仙门彻底崛起之后,给他一些好处,如果他识趣的话,归顺仙门一切都好,如若不然的话,就不管他什么了。”
万经之首,度人经,解决不了一个东荒魔窟?
“顾锦年不是正在解决大夏天灾吗?怎么来这里了?”
玉辇上,顾锦年静静看着这一切,但不得不说,千里魔气如瀑布倒悬,这的确很恐怖,这种异象,前所未有。
他们如何不慌?
苍心掌门开口,望着上清道人如此问道,他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东荒魔窟影响太大,如果一个不慎的话,那就麻烦了。
可顾锦年不配合让他十分难受。
但,顾锦年也认了。
“其余人做好一切准备。”
一时之间,一道道声音响起,这群仙门强者死活都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天魔老人居然会出现。
第七境,震古烁今,这是无敌的存在,在场所有人都不够天魔老人一个人杀。
这可是对标古佛真经的东西啊。
“仙门弟子听令,立刻列阵,准备降妖除魔。”
神洲大陆也逐渐感应到了。
“徒儿,你听为师说啊,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咱们解决事情为主,没必要如此。”
甚至为了东荒魔窟,他们还得罪了大夏王朝。
他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凌厉。
“若你不解开这封印,徒儿绝对不会拜师。”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并没有惊讶顾锦年这篇度人经,而是觉得,顾锦年有备而来,高看了自己。
“仙器!不惜一切代价,复苏仙器!”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不由一变。
如今顾锦年连师父都喊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这求雨符的确难得,并非是普通之物,不借并非是看不起侯爷,也不是不想帮助大夏王朝。”
“谁?”
“说到底是为了这里的功德,顾锦年,你把东荒魔窟想的太差了,也把你自己想的太好了,你怎可能度化这里?”
别说上古魔神了。
“师父。”
这经文。
一道道声音响起,有人惊愕,指着魔气之中的一道身影。
“即便没有你们的影子,天灾之下,多少苍生受苦,尔等有一点怜悯之心吗?”
上清道人开口,事已至此,辱骂顾锦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倒不如快点解决事情,这才是王道啊。
天魔老人直接开口,他看这般道貌岸然的修士已经很不爽了,即便顾锦年不开口,他都要好好收拾收拾这帮人。
尤其是上清道人他们。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慌了,不可能的不慌啊。
只见天穹之上,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眼中。
“顾锦年,这东荒魔窟虽然历经数万年衰败,但依旧极其恐怖,即便是我等也不敢随意解封,需要筹备诸多,你若是冒然乱来,惹来的麻烦会很恐怖。”
这个道理顾锦年懂。
是七境。
整个东荒境,在这一刻,瞬间天晴。
只是此话一说,所有人脸色大变,哪怕是天魔老人眉头都不由一皱。
然而,中心地带。
“无数年过去了,他们怎么还没有死?”
后悔为什么不给顾锦年求雨符啊。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顾锦年,没想到你当真与魔道修士勾结?你真就不怕出事吗?”
“两位先生,快点祭出半圣文章。”
“是道祖真经,度化的道祖真经,这不可能啊,为何有这样的经文?”
最终形成天魔老人的身影。
听到上清道人如此开口,天魔老人也不由继续劝说道。
扫视在场所有人一样,低境界的修士一个个瑟瑟发抖,而高境界的修士,却皱紧眉头。
“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度世,无量大神。并乘飞云,丹舆绿辇,羽盖琼轮,骖驾朱凤,五色玄龙,建九色之节。”
妖魔还有可信度吗?
“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土皆做碧玉,无有异色。众真侍座,元始天尊,悬座空浮于五色狮子之上。”
这结界他的确打不破,但自己打不破,不意味着别人打不破。
不然的话,就血亏啊。
但响起的声音,却充满着伟力,仿佛是一尊无上存在诵经一般。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些魔气,都是苍生怨魂,仔细看去,魔气如海,无数人在魔海当中挣扎,他们发出凄惨无比的声音,看起来端是可怕。
会惹出恐怖的事情。
现在一看,自己简直是丢人现眼啊。
最终占据东荒魔窟,七大仙门再加上大金王朝,扶罗王朝,以及佛门共同吞下这份功德。
“这是最后的底线,救火最重要。”
“怎么回事?为何这仙器竟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竟然可以压制我?”
宏伟之声在这一刻,缓缓响起。
度人经。
无穷无量之神,聚集在此。
这毕竟是仙门蜕变的先机啊。
道祖真经都出现了。
这一刻,苍心道人,张真人,还有平云道人纷纷开口,甚至大金王朝的大儒,以及扶罗王朝的大儒也跟着开口。
这是传说当中的魔神。
平云道人指着顾锦年,发出咆哮声。
一股伟力弥漫,千里山河,瞬间安静下来了。
“受元始https://www•hetushu.com.com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
无比可怕。
“你犯下了滔天大错,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荒魔窟意味着什么。”
可。
苏文景冷笑连连,这仙门还真是搞笑。
各大势力震撼无比,谁能想到。
顾锦年居然准备了一部道祖真经。
“我东荒仙门联手镇压,这是为天下除害,顾锦年这样做,极其鲁莽,若是影响到了东荒魔窟,谁来负这个责任?”
“本侯去太玄仙宗借求雨符,你们太玄仙宗不但不借,还羞辱本侯一番,宁可浪费一张求雨符,也不借给本侯。”
泄露之地,瞬间爆出恐怖的魔气,直插云霄,这可怕的魔气,遮天蔽日。
漫天神灵,一尊尊人影浮现,显得美轮美奂,也显得宏伟可怕。
仙门可以,儒道就不行?
如此恐怖的功德好处,全部被顾锦年一人拿去,他们接受不了。
轰。
“不过有人这样做,的确有些不妥,这样贫道给侯爷十道求雨符,希望侯爷不要生气,这件事情往后贫道会给侯爷一个交代。”
声音再度响起。
一种另类的感觉。
亿万光芒,聚集在东荒魔窟当中。
“麻烦了,天魔老人来了?”
“贫道知晓,你因求雨符之事,从而恼怒,但不管如何,都不要做这样的事情,这里是东荒魔窟,一但受到损坏,惹来的麻烦会很大很大。”
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关键时刻,佛门还是能帮上点忙。
轰!
“侯爷。”
“天命侯,万不可如此。”
不知道多少声音响起。
顾锦年已经飞驰四千里外。
他目光露出惊骇之色,指着顾锦年所在的方向,发出惊恐之声。
而且顾锦年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宗门所有人,彻底愣住了。
顾锦年突然插手,无论结果是好是坏,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还是那句话,凭什么给自己?自己凭什么开口别人就给?
一座宝塔在这一刻腾飞而出,绽放无量光芒,弥漫出可怕的气息,直接压制而下。
对方为了利益,根本不会管大夏王朝的死活,而自己有利于太玄仙宗的时候,掌门会亲自出面来讨好自己。
众人十分不解,毕竟在他们看来,顾锦年现在应该是在处理大夏天灾的事情,怎么可能来到这个地方?
东荒仙门都要因此付出惨痛代价。
一掌拍下。
金山仙门掌教,平云道人。
“就因为我等仙门不借求雨符给你,你就要与魔道修士勾结,破坏东荒魔窟的结界?你想要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会酿出大错?”
可听到这话,苏文景却不由冷哼。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他们暗中传音,说着这件事情。
他站在仙王玉辇之上。
“一口一口魔道修士?”
刹那间,天魔老人愣了。
上清道人,苍心道人,张真人,平云道人纷纷惊骇,在他们认知中,这些妖魔应当都已经死了。
顾锦年开口,说话之间,他法力震动,操控玉辇想要直接闯入结界当中。
上清道人出声,他说话之间,取出十道求雨符,毕竟自己宗门的人的确有些过分了,不借没有关系,特意浪费一张求雨符,就是为了恶心顾锦年。
可下一刻,顾锦年目光无比坚定的看向天魔老人道。
人们惊恐,各大势力脸色大变,立刻吩咐诸多事情。
这是仙道九大仙器之一,玄黄宝塔。
“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流精玉光,五色郁勃,洞焕太空。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气朗清。”
“上清道人,你身为太玄仙宗掌门,明明知晓大夏王朝遭遇天灾,你却不闻不问,心中还有一点仙门道义?”
但那部道祖真经,并不是度化之经,现在顾锦年这篇经文,就是度化之经。
天地之间。
大夏王朝随时可以收下这块疆土,但这块土地,荒芜无比,根本不适合种植,种种原因之下,大夏王朝才不要这块区域。
整个魔窟直接被贯穿。
仙门不借。
“人族,我要将你们全部杀光,哈哈哈哈哈。”
各大势力的目光纷纷看来,东荒魔窟,本身就惹来很多势力关注,只不过在魔窟内,有东荒仙门的结界,导致他们无法观看,不清楚内部的情况。
“东荒魔窟乃是上古时期,仙门封印之物,如今无数年过去,魔窟已经衰弱,但依旧存在各种麻烦,需要谨慎处理。”
不然的话,真闹大了,没有人能够承受这么大的业力因果。
至少两千里范围内都是赤地。
他一生绝学,一直想要找个人传下去,可普通人他看不上,之前也想过,找一个跟自己一样,资质普通的人。
一听到这话,上清道人脸色不由一变,这件事情他不知道,但不借求雨符这件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因为这件事情也是他的意思。
他们想要活下来,不惜一切代价,许诺无穷好处。
几乎是一瞬间,顾锦年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这些光芒,照射在魔气当中,一瞬间如同白烟滚滚,更加凄厉的声音响起,一些罪孽深重的妖魔,无所遁形,被活活照死。
这是元始天尊之法相。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为何还没有死?”
突兀之间,一团团魔气直接涌出。
此时此刻,上清道人是真的有些急了。
“你终究还是人,有私心,本侯知道,本侯不觉得什么,这是合理的事情。”
这话一说,天魔老人真的有些尴尬了,他不是怕这些人,而是怕闯下大祸,即便他是天魔老人,也承担不起这么大的因果。
“元始安镇,敷落五篇,赤书玉字,八威龙文,保制劫运,使天长存,梵气弥罗,万梵开张,元纲流演,三十二天。”
不过。
所有人开口,有人劝说顾锦年,也有人劝说天魔老人,总而言之,就是不希望有人破坏东荒魔窟。
“天魔老人,你当真疯了?”
看到这情况,众人神色一变。
“现在说这个,已经迟了。”
“没错,若不是顾锦年的话,我等仙门绝不可能占据天命啊,至少儒道是获天命眷顾的,即便没有儒道,佛门也是我们最强的竞争者。”
密密麻麻的,使人头皮发麻。
“懒得与你多说什么,若东荒魔窟出了大问题,你也好,顾锦年也好,都要付出代价!”
可没想到自己宗门的人,居然这样做,这的确有些不太好。
“侯爷拿求雨符回去,救灾为主吧。”
终于,顾锦年看到了东荒魔窟。
“前有真佛古经,现有道祖古经,这顾锦年到底是什么人啊。”
“没必要这样。”
只是。
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们千算万算,都m•hetushu.com•com没想到,顾锦年居然准备一部道祖真经。
“他来此地做什么?不是告诉大夏王朝,东荒魔窟不需要大夏王朝的人吗?”
刹那间。
这千里内,魔气当场被全部打爆,大部分被直接度化,一道道洁白人影出现,朝着天穹涌去,度化金桥,送他们前往轮回。
龙虎道宗掌门,张真人。
无论对方到底怎么想,这跟顾锦年没有任何关系。
仙王玉辇悬浮在天穹之上,而顾锦年则站在玉辇当中,俯瞰这一切。
“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
“苏文景,你应当知道东荒魔窟意味着什么。”
魔海被灭。
所有人痴痴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他面色平静,道出来意。
“怪不得他敢前来,原来是有道祖真经啊。”
真要把东荒魔窟的事情解决,才是他们最恐惧和最不想见到的事情。
苏文景的声音响起,这是他的回应,简单且有直接,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虽然心中有些情绪,可上清道人毕竟不是一般人,他没有与顾锦年大吵大闹,而是希望顾锦年能够点到为止,拿东西离开。
魔气之中,一些可怕的虚影出现,三头六臂,龙首人身,各种可怕的妖魔出世,如同传说当中的魔神一般。
“的确,不仅仅是抢占先机,更主要的是,我等也知道天命的未来是什么了,现在我仙门已经得到蜕变,如若不是这次蜕变,我等想要解决东荒魔窟只怕还要等个三四百年。”
“早知如此,为何要解封啊?”
这愤怒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轻视,而是太玄仙宗有八十张求雨符,这个上清道人也有十张求雨符。
只是太玄仙宗宁可浪费也不给自己,这一点是顾锦年最愤怒的地方。
“压制!”
“你现在让天魔老人住手,东林郡的事情,仙门一定会帮你处理好来的,包括南越郡的事情,还有江中郡,大夏天灾我们会帮你解决的。”
“居然真的有人解开封印,哈哈哈哈哈。”
这虚影,无穷之大,周围有无数法器,垂下亿万道光芒,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玉衡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气朗清。
“祭仙器!”
换句话来说,这就是一处宝地,如果被顾锦年拿走了,谁能接受?整个东荒仙门谁愿意接受?
是一个拥有六足四翼,鸟兽人身,双手握着蛟龙。
这是他们的气息,本体还藏在魔窟之下。
“顾锦年,你当真愚蠢啊,你闯下了弥天大祸。”
“尔等也没有资格在这里阻拦我。”
群经之首。
即便为的是大夏百姓,但大夏百姓难道就不是苍生吗?
“今日,著度人经,度天下怨魂,还天地之浩然。”
轰轰轰。
平云道人的声音响起,他指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魔神惨叫的声音响起。
如此种种,为的是什么?
有这么多求雨符,却表现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这才是让顾锦年愤怒的地方。
此时此刻。
“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出来,竟又被封印。”
这两道符纸,乃是无上道教符箓,就是为了镇压东荒魔窟的。
“前来渡化东荒妖魔,换取人间浩然气。”
上清道人更是深吸一口气。
而太玄仙宗掌门,上清真人正在与其他仙门掌教谈论。
“昊海高僧,速去佛门,请十万佛僧,诵念经文,压制魔窟。”
仙王玉辇上。
“到时候即便是你想要后悔都没有用。”
要出大事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上清道人,张真人等等纷纷开口。
可是这样的好处,在顾锦年看来,都是虚假的。
“他怎么来了?”
尤其是平云道人,神色既是震撼,又是羞愧。
元始天尊虚影,无量之大,又无量之宏伟,无量之不凡。
东荒魔窟,比想象中还要恐怖诸多。
是平云道人的声音。
魔气四泄。
这些经文之力,全部涌入元始天尊法相当中。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是真的慌了。
顾锦年的度人经,也在这一刻,诵念完毕。
“天魔老人,你当真是愚蠢啊。”
“助我!”
而后,两件圣器也随之出现,伴随着两件佛门宝物。
“上清道人,这当真不会出事吗?”
“好!”
又听到师父二字,天魔老人在一刹那间,气息变得无与伦比的恐怖。
“你叫我什么?”
十二魔神更是惨叫连连。
而且顾锦年也得心服口服,不能不情愿。
十二魔神的声音响起,他们是真的不服。
“顾锦年,这是魔道之人,你与他勾结,这是天大的过错,你因一时之怒,想要酿出大错吗?”
这的确有点恐怖啊。
“顾锦年。”
在他们看来,顾锦年就是因为东林郡的事情,仙门不借求雨符,他因此迁怒仙门,将天魔老人召唤而来。
可当他们不需要依靠自己的时候,或者是自己对他们没有利益的时候,将会无情抛开。
天魔老人劝说着。
光芒撑开天地,有万丈之高,刺目无比。
他出声传音道。
“啊!!我不服啊!”
听到这话,顾锦年略显沉默。
怒斥顾锦年的行为。
一时之间,他心中翻涌后悔啊。
“天魔老人,你要知道,我仙门还有绝世强者,若是他出世,你必死无疑,这东荒魔窟,是我仙门最在乎的东西,你要是越过雷池,你的下场也会很惨。”
“你直接说,要为师做什么?”
一道道声音响起。
“无量匪得思。道海生波涛。法义同涓流。滋植成嘉苗。用以拯饥穷。”
“谁敢闯入?”
看看能不能跟自己一样,结果找了几个却发现,普通人没有如此大的毅力。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很直接,眼神也极其笃定。
轰!
既然如此,他也不想节外生枝,十道求雨符打发顾锦年。
“师父。”
如果知道他们还活着的话,他们绝对不敢解除封印。
到最后,圣光直接压制,原本是倒悬如瀑布一般的魔气,直接被压在地面上。
灵宝诸经之一。
“居然是道祖真经,这回仙门的如意算盘没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顾锦年也就不跟他们讲情面,一切围绕利益。
“你现在去制止顾锦年,一切好说,求雨符要多少,我太玄仙宗给你们多少。”
“此乃我仙门禁地,谁敢闯入?”
顾锦年身后,一尊无上的虚影出现。
顾锦年开口。
很快,顾锦年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这是作甚?”
“你!”
到时候受灾的,一定是天下百姓。
整个东荒天穹之上,映照无穷真神,漫天星辰之神,风雷之神,日月之神,山川之神。
“绝世强者?说句难听点的话,不就是躲藏在暗中的乌和-图-书龟?”
天魔老人听到顾锦年一句师父,整个人笑起来了。
但一部分魔气,是被直接大废,这些都是十恶不赦的妖魔,绝对不留。
随着玉佩捏碎,刹那间狂风大作,一团团黑气出现在顾锦年面前。
看似恐怖的魔窟。
“道友,我们可以帮你做事,我们是魔神,实力无敌,可以与你签下契约,为你效劳,只要让我们活下来,我们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你想要成为一统天下的帝王吗?你想成为天下第一吗?我们都可以帮你。”
别的不说,光是这结界,顾锦年就别想打破,其他的事情,他都懒得去说。
这场面太宏伟了。
求雨符朝着顾锦年飞去。
天魔老人的速度太快了,一击之下,直接使得这片大地震碎。
“现在说给求雨符,尔等不觉得太晚了吗?”
苏文景出声,他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顾锦年前来借求雨符,为的是苍生百姓。
的确,对方不给是对方出于各种目的,顾锦年认可,毕竟凭什么要借给自己,这的确是实话啊。
他诵念着这篇度人经。
只是,他也不是没有脾气。
可现在呢?
“道友,千百万年,我们已经悔过了,不要再念了,我们知晓上古经文,还知晓一些天地之秘,我们已经知错了,放过我们,我们愿意为你讲解上古,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啊。”
每念完一句,顾锦年周身光芒都会暴增数倍。
而他身后的元始天尊虚影,逐渐凝实,天地之间,无数妖魔在这一刻都感应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天魔老人瞪大了眼睛,望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实话实说,他们本来还想抢夺功德,可顾锦年这篇经文诵念之下,他们根本抢不到啊。
“今日这东荒魔窟的造化,本侯夺定了。”
“等我仙门真正崛起之后,的确要好好谢一谢顾锦年啊。”
“他想要强行分一杯羹吗?”
上清道人凝聚法力,想要直接压制上去。
这一刻,佛光率先出现,映照千里内,稳定魔气的恐怖。
“锦年小友,我等想尽一切办法,帮你解决东林郡麻烦,无论需要多少张求雨符,我们都有,也都可以为你解决,如何?”
“放心,这一次我七大仙门布置结界,再者也祭出仙器,这东荒魔窟历经无数年,必然达到衰点。”
天下苍生都要受到牵连,而对他们来说,还错失了一个仙门腾飞的机会啊。
顾锦年就不信了。
本来求雨符给了自己,一切好说,非要逼自己走到这一步,那就不怪自己不讲情面。
结界外,顾锦年驾驭仙王玉辇,直接强行闯入,导致结界震颤不已。
“吾乃顾锦年。”
他们肯定是在装模作样的,表现的很强,就是想要吓唬人,从而逃离此地。
“老夫只知道顾锦年是我的学生。”
十二妖魔可怕不可怕不清楚,但这些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生灵怨魂,一定是最可怕的东西。
恐怖的魔气,直接朝着天穹上喷涌而出,比想象中的画面要恐怖多了。
可怕至极。
“天命显世,涉及诸多事情,这个时代,将会有大秘降临,道友,若是你放过我们,我们会给你无数好处,往后大秘降临,你可以从中获得最大的好处,只要放过我们,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咚!
话说到这个份上,后者也没有多说什么了,他根本无惧顾锦年,若不是不想弄的太僵,根本不需要在乎顾锦年的想法。
与其说是魔窟,倒不如说是一块血红色的大地,东西有数十里,整个魔窟地面上全是符文,还有两道巨大的符纸,横竖落在地面上,散发出奇异光芒。
刹那间。
“前辈,天下人都有资格提东林郡,唯独太玄仙宗没有资格。”
刹那间,他继续诵念经文。
“锦年,这东荒魔窟影响很大,的确很不同,你若是一时之怒,我可以想办法,让他们给你求雨符,解决东林郡之灾。”
又是半个时辰。
他顶不住啊。
随着一处荒漠之地出现,意味着抵达东荒魔窟了。
这一刻,天魔老人不由皱眉,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当初他拿出三枚玉佩给顾锦年,其实也是有所担心的,怕顾锦年根本用不上。
若是被顾锦年破坏了,他们真的要痛心疾首啊。
符纸震颤不已。
“怎么是他?不是传闻,顾锦年只是帮助过天魔老人一次,天魔老人只会帮顾锦年出手一次的吗?”
这一刻,他们竟然有些庆幸,庆幸不是自己打开封印,而是顾锦年打开封印,不然的话,他们承担不起这样的因果。
他脸色难看,同时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冷意。
“不知好歹,顾锦年,贫道一直听闻过你的名头,世人敬重你,贫道也敬重你,只是你今日所作所为,有些强词夺理了。”
天魔老人冷冷开口,下一刻他双手凝聚,化作一头魔禽,直接朝着中心地带的阵法冲杀过去。
“看!”
“侯爷,这件事情,的确是太玄仙宗做错,但也只是个人的做法,与太玄仙宗没有太大关系。”
十人纷纷将目光看去。
万丈魔禽虚影出现在他身后,恐怖无比的力量,将虚空震碎,所有人都感受到恐怖的气息。
这让他们十分疑惑。
“苏文景!”
那顾锦年就用自己的办法来借,倒要看看谁更亏?
“你若一心为民,这求雨符你拿走,可以解救百姓,将事情解决才是主要的事情,贫道知道你心中有气,但百姓最重要,你觉得如何?”
“道祖真经!这是道祖真经!”
“他娘的,我就说我没有看走眼,够疯,够狂,够嚣张啊,徒儿,你要疯,为师陪你疯。”
“我做事一切随性所欲,但至少我不杀害百姓,瞧瞧你们,大夏天灾有没有你们的影子,你们心里没数吗?”
几乎所有人都窒息了。
天魔老人暗中传音,他也知道这个地方很恐怖,真的解封了,出了大事的话,谁都挡不住。
此时此刻。
上清道人开口,显得格外自信。
顾锦年出声,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管他们怎么去想。
实际上,原本应该是天下仙门一同解决这件事情,但是东荒七大仙门近水楼台先得月,再加上各种利益交易之下。
“这是何必呢?”
可天魔老人不一样,这可是准七境的强者啊,甚至天魔老人有秘法,可以在短暂时间内抵达第七境。
顾锦年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想要将顾锦年教成天下第一。
整个魔窟内,已经笼罩结界,各大仙门都聚集在这里,这两天就要开始度化东荒魔窟。
上清道人开口。
他们认为,这东荒魔窟,真不配这篇经文来度化。
而在此时。
他的光芒,映照诸天,震古烁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