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初始 第43章 江宁郡之危,第三关来临

第一卷 初始

第43章 江宁郡之危,第三关来临

“此事为师已经知道。”
雅间内。
“这些日子也在运粮,江宁郡虽大,可朝堂当中还有诸多事情要处理。”
“大夏书院对为师有意见这很正常,毕竟为师教学之法,与他们完全相反。”
而是继续开口。
“不过,老师今日之举,只怕会引来书院一些人不悦。”
王富贵也不啰嗦,拿着桌上的令牌直接走人。
“愚兄有笔生意想和王兄谈一谈,不知道王兄是否愿意?”
苏文景笑了笑。
“世子殿下,要是这样做,会不会惹来麻烦?”
已经不是私心不私心的问题,而是大局所迫。
顾锦年与苏怀玉表现的很沉默。
“不过你要好好准备一番,囤积粮草,关键时刻送往江宁郡,倘若江宁郡无事,权当做是预警。”
“在规矩之内,并无奸诈之说,反而在为师看来,这是一件好事。”
“顾兄所言极真?”
“顾兄,苏兄,方才外面的老者是何人啊?”
转眼之间。
更多的还是难受。
没有继续说什么了,不过临走之时看了一眼王富贵的脚,然后缓缓离开。
随着王富贵离开后。
王富贵有些无奈,他现在压根没心思搞这种事情。
王富贵拿走两枚当做自己的报酬,剩下还有一百六十五枚令牌。
王富贵依旧作死。
“这笔生意牵扯到第二关令牌之事,只要王兄愿意,我可以保证王兄顺利通关。”
“无妨,你去就好。”
“王兄莫要气馁。”
“行。”
“顾兄,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谈生意啊。”
“学生铭记。”
程明继续开口,
后者咂舌,望着顾锦年,有些不敢相信。
“老师教训的是。”
“根据书院学生调查,江宁郡不仅有妖作祟,当地官员与和-图-书商贩上下勾结,阴奉阳违,倘若当真爆发,只怕民不聊生,酿出天大的错。”
谈个毛生意。
而王富贵听着听着便恍然大悟了。
“可把我累死了。”
“老师指点的是。”
等售卖结束后,争议更大。
看到有外人在,王富贵立刻变得严谨,态度变得谦虚起来了。
正当众人焦头烂额时。
王富贵自报家门,倒也不觉得什么。
什么这人有病是吧?
程明继续好奇道。
售卖总价一万两黄金。
“老夫先行告退,若是以后有缘再见。”
“敢问小友是?”
故此一百六十五枚令牌,前前后后小半个时辰,卖得干干净净。
“敬遵师命。”
但在集体观念之下,大部分人认可,反正倒霉的又不是我。
“路过的儒生罢了。”
十万两黄金?
可无论他们怎么闹腾,大夏书院似乎并不想参与,没有任何人出面管理。
“就连小二都被四五人围着,我看这第二关是过不了了。”
他低着头,眼中是畏惧,也有些异色。
“程明,为师希望无论做什么,你都要坚持内心,不要忘记你入仕的目的。”
“不过老师,这第三关考的是什么,学生还不清楚。”
“社稷。”
“多大的麻烦。”
消息一出,引来一片骂声。
王富贵算是听明白了。
“这等心思有些奸诈,还望老师注意,免得被小人得逞,误我大夏。”
“要是顾兄需要银两开口即可。”
“哦,苏州王家长子。”
大哥我家里有钱是有钱,可又不是我掌控的,你要个几千两黄金我可以给你。
大夏书院的夫子,虽然暗地里对自己有些不满,可终究是读书人,育人育德,用小鬼难缠来形容,有些和图书不敬。
还谈生意。
张口十万两黄金?那可是我一年的生活费啊。
“其他的交给我就好。”
苏文景一只脚踏出房内。
该派人派人,这个时候就没必要再去说什么。
便到了翌日。
第二关是收集令牌,已经在小溪村传开。
苏文景淡然道。
男子出声,他是苏文景的学生,显得毕恭毕敬。
“请所有学子前往村口,参与第三场考核。”
“文章。”
“倘若江宁郡有事发生,你这次送粮,也能为往后入仕添加一笔,知道吗?”
顾锦年肯定不想卖给张赟,倒不是厌恶,而是这家伙没点作用啊。
扬言要回去写文章。
只是话一说完,一道怨气从王富贵体内涌出。
苏文景开口。
苏文景微微一笑,反倒是询问对方叫什么。
只不过卖给谁又有一个说法。
“题目是?”
王富贵满是好奇,忍不住问道。
他很郁闷。
顾锦年开口,倒也认真。
“顾兄,苏兄,愚弟实在是受不了了。”
什么这人是不是缺心眼。
苏文景没有纠结这点。
售卖之地在酒楼,消息仅仅只是传了一炷香时间,酒楼便已人满为患。
苏怀玉出声,没有告诉王富贵真相。
能入第一关的,没几个是寻常人。
小溪村内。
便听到王富贵的抱怨之声。
王富贵点了点头,倒也不在乎这么一桩事,不过他继续开口。
“王兄只需这样,然后那样即可。”
但无论众人怎么搜索,就愣是找不到一块。
顾锦年倒也淡然。
苏文景略显沉默,转过身来看向对方。
顾锦年笑了笑,但眼神认真。
令牌贩卖。
“那顾兄在这里等候。”
五百两白银一枚,价格并不算贵。
王富贵有https://m.hetushu.com.com些纳闷,他走进雅间,看着顾锦年二人道。
随着一道钟鸣之声响起。
“不过王兄必须要调查清楚,那些与张赟关系好,或者是暗中对我不友之人,一个都别卖。”
“行了,不与王兄说乐。”
可这话一说,苏文景眼中却闪过一丝异样。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他身后。
“我说的是文景先生。”
“为人师者,必受其敬。”
而与此同时。
“明日第三关由你来主持吧。”
“出去两个多时辰了,压根找不到一块令牌。”
苏文景再次挥墨,骑乘仙鹤朝着大夏书院飞去。
价格已经规定死了,五百两白银一枚,所以不担心没人买。
顾锦年在王富贵耳边长篇大论。
寅时三刻。
“行了。”
苏文景不在意,反而夸赞顾锦年。
一时之间,小溪村沸腾了。
后者神色顿时一变,而后朝着苏文景一拜。
苏文景显得平静,并不在乎这些勾心斗角。
骂声极大,更有人要去告状。
“为师即便面圣,也无法改变什么。”
“倒也简单。”
“请世子开口,愚弟鞍前马后。”
能顺利通关,他必然参与啊。
“朝廷已经派了大儒前去,镇压妖祟。”
顾锦年安慰王富贵一声,而后谈起生意。
是张赟这批人。
一百多枚一销而空。
一道洪亮之声响起。
顾锦年的计划倒也简单,这样,那样,然后收银子。
顾锦年则显得平静,接下来就等着收银子了。
有人收集所有的令牌。
“还望老师亲自面圣,将此事告知陛下。”
有些事情,嘴上说的轻巧,可实行起来很难,一切都看收益比。
只不过事情却彻底传开。
“倘若我今年真过不https://m.hetushu.com•com了关,我一定得回去写篇文章,痛斥这般胡乱作为。”
少一批人更好。
只不过计划听完后,王富贵有些好奇,望着顾锦年道。
苏文景淡然道。
留下程明一人。
铛。
可中途发生一点争议,那就是有一批人不在售卖范围内。
问题没有多大问题。
不过这是常规算法,顾锦年方才支的招,最起码赚个一万两黄金没啥问题。
“不过安抚他们倒也简单,无非再设新堂,不去动摇书院根本便好。”
而后。
毕竟大部分人没有得到令牌,自然而然产生怨气,一时之间各种争议响起。
也发生了一件事情。
而后者则牢牢将此题记下。
毛你有吗?
“那富贵兄能给我十万两黄金吗?”
“通关?”
他一出现,便压着声开口,告知此事。
一则消息再度传开。
“而且也不知道是谁走漏风声,现在都知道要找令牌,大街小巷,这帮人简直跟土匪一般,您现在出去看看,随便一个村民,胆敢走出家门,就被人堵着。”
有人传出消息。
“就看王兄愿不愿意做这笔生意了。”
并非是他不愿去找圣上交谈,而是国家每天有大量的事情汇报,如今朝廷该送粮送粮。
“大夏书院第二关考核结束。”
“哦。”
“老师,学生来之前听闻有人将天地令牌全部收集。”
“老师您淡泊名利,半只脚踏入圣境,不在乎这些人,可终究是小鬼难缠,难保这些人不会暗中使坏,倘若老师需要。”
“本世子从来不会骗人。”
儒生点了点头。
“学生明白。”
苏文景淡然开口。
“在下王富贵。”
听到可以直接拿,顾锦年毫不犹豫开口。
“而且学生听说,前些日子大夏书院那些夫子hetushu.com.com聚集,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剩下十枚,以拍卖方式,并且需要现结。
一处湖畔旁。
“这位先生您是?”
这种反派,早点滚蛋最好,一点营养都没。
顾锦年刚想回答,一旁的苏怀玉却开口道。
苏文景静静伫立,目光落在池中,不知思索什么。
“其他的随意。”
末了,他继续开口道。
“学生愿意入书院,辅佐老师,相信太子也会同意。”
来者是位男子,二十七八岁,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穿着白色儒袍。
主要略显尴尬。
成本大于收益,没有人愿意去做。
“呃......”
“不打紧。”
小溪村内。
如此。
一百六十五枚,常规算法八千二百五十两黄金。
声音响起。
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端起一杯酒就喝。
骂声瞬间少了一半。
王富贵有些垂头丧气。
听到苏文景这般,程明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如今更是将第三关交由自己主持,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荣幸。
“顾兄,苏兄。”
“明白了。”
“老师。”
他继续开口,提到这件事情。
真为他爹丢人。
“老夫只是路过。”
这种歧视对待瞬间惹来争议。
“还望老师恕罪。”
“是学生的错。”
“程明,你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可有时候莫要心生偏见。”
混这么长时间,连凝气都没有。
“江宁郡只怕有大麻烦了。”
只不过当王富贵来到雅间门外之时,便看到了苏文景。
想到这里,顾锦年也没有说什么了,让小二开了两间上房,自行休息。
就如此。
但得知令牌正在出售,一枚五百两白银后。
他对自己这位学生方才所说的话,略感不悦。
待苏文景离开后。
顾锦年留下一枚地字令,苏怀玉留下三枚。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