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初始 第42章 他不会以为自己很聪明吧

第一卷 初始

第42章 他不会以为自己很聪明吧

“晚辈的意思是说。”
他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他成本价五百两一枚,现在让他卖五百两?
“天地令牌如今全在你们二人手中。”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边境十三城一日不收回,武将地位一日不会降。”
“不清楚。”
安抚顾家,就是让权,以子换子,方可天下太平。
“苏兄,不要乱来。”
“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呵呵。”
苏怀玉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
“行吧,那老夫就直言了。”
今日苏怀玉一番话,如同警钟敲响一般,让顾锦年成熟了许多。
苏怀玉很认真,似乎不是为了故意恶心顾锦年似的。
“这个文景先生,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要是在规矩之内的事情,便没有问题。”
这不符合常理。
顾锦年不认识,但苏怀玉认识,直接开口显得十分客气。
声音响起。
顾锦年则被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去。
“为了大夏儒道,学生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先生慢走。”
是啊。
他允许,但限制了价格。
“敢问先生,是什么秘密?”
“而陛下的补偿,世子殿下觉得是什么?”
让人羡慕不已。
这算什么东西?顾家缺吗?
既不在朝堂,又希望大夏内乱起来。
顾锦年面容温和笑道。
顾锦年开门见山,不浪费时间了。
“涉及到陛下和镇国公,我无权调查。”
自己要是死了。
“那怎么办?”
“这个倒是可以。”
“我明白了。”
顾锦年盯着苏怀玉,压着声音说出这个名字。
他一直在等苏文景的消息。
“国公府一年上下的开支花费,也不过八万两吧?”
苏文景笑着回答,没有半点恼怒。
苏怀玉第一时间拔刀。
“道谢就不用了。”
“一但如此,朝堂格局瞬间崩塌,陛下为了压制住老爷子,便必须出狠招。”
是王富贵的声音。
“老夫来此,两位小友应当清楚。”
从来不跟大势去斗。
大夏不乱,他们也不敢当出头鸟,谁都怕白白牺牲。
“毕竟本世子虽然重要,可顾家不可能因为我,与陛下彻底决裂,顾家还没有能力与皇权撄锋。”
“晚辈有些愚钝,还真不清楚,您直说吧,有什么需要我们兄弟两做的,您开口就好,晚辈必然鞍前马后,为大夏文坛发一份光,散一份热。”
“科举答题老夫不知道。”
“先生,您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宁可不卖。”
苏文景有些惊讶,但眼神当中却充满趣和图书意。
有些突然。
顾家被安抚下来了,他们更倒霉,到时候皇帝与顾家联手,想要彻查清楚,大不了动用一切手段,早晚水落石出。
“好。”
“给我下毒?”
顾锦年以退为进。
直接走进雅间内。
“嘭。”
顾锦年皱着眉头。
“文景先生。”
顾锦年询问。
那就真的是操蛋了。
“不愧是镇国公之孙,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明显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五百两?”
“但很多事情你需要细细去想。”
“这个不行。”
“如何?”
“世子殿下贵为国公之孙,侯爷之子,如此尊贵之人,天下没几个人敢害殿下。”
雅间门外。
苏文景依旧微笑,但老脸上满是自信。
但他没有任何一丝恼怒,反而觉得有趣,毕竟规矩是自己定的,顾锦年与苏怀玉并没有破坏规矩。
停下了步伐,脸上的笑容略显有那么一丝丝的僵硬。
“能不能售卖出去啊?”
苏怀玉认真分析道。
但下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售卖价格,不要太高,五百两白银一枚吧。”
“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世子殿下为何差点溺亡。”
“见过文景先生。”
苏文景很有耐心,似乎对顾锦年与苏怀玉十分感兴趣,不但没有怪罪,反而愿意与两人交易。
换句话来说,只要大夏出了极大的内乱,这位建德皇帝摇旗呐喊一声,保证有无数人愿意加入他。
按理说苏文景应当知晓令牌被自己取走的事情。
“可大夏书院毕竟要招生,所以老夫打算与小友做个交易。”
“秘密?”
“其实很简单,做个逆推即可。”
“敢问先生突然来访所为何事?”
毕竟最终解释权在他手里啊。
他虽然没情商可也不傻,堂堂准半圣他惹不起,而且也打不赢。
“可院长,若是这般的话,那今年录取人数,将不超过二十啊。”
也就在此时。
“不过文景先生,往后去了大夏书院,还望先生多照顾一二。”
顾锦年想了一会,看向苏怀玉,眼神当中充满好奇。
“呵呵,顾小友当真是风趣。”
顾锦年皱着眉头,关于下毒这点他还真没想过,主要是他想不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古古怪怪,他不会觉得这样很聪明吧。”
苏怀玉继续开口。
“不增加了。”
“科举答题吗?”
“说什么直录名额当做谢罪。”
“我七你三,如何?”
“如果我没有和图书猜错的话,溺水之后事小,重点是溺水之前。”
一开始他还在思索,认为自己溺亡之事,并不是有人在幕后搞事,毕竟天降异象,白虹贯日,自己很有可能是因为古树而亡。
大夏书院。
要钱不可能。
本钱投进去了,不赚回来他心里不舒服。
“还是说取出其他令牌放入村内?”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啊……这。
“包括陛下也很安静。”
这是准半圣的手段,妙笔生花,只需挥墨一番,随意画出来的东西,便可成真。
老爷子肯定要发狂,管你三七二十一,自己老爹还有叔叔堂姐堂妹,只怕都要暴走。
苏怀玉倒是解释了一番。
大堂内。
果然,穿越者的毛病就是这样,两世为人再加上来自另外一个文明,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优越感,从而导致自己成了蠢货。
“溺水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有人想要发动战争。”
可谁能从中得利呢?
“发放出去的一百八十八枚令牌,被苏怀玉取走一百四十八枚,顾锦年取走二十二枚,仅剩下十八枚在考生手中。”
“多谢世子。”
“行吧。”
“到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顾老爷子都要将朝堂上的文臣儒士屠戮干净,哪怕背负天怨,顾老爷子也决不罢休。”
但听苏怀玉这样分析一下,顾锦年莫名觉得合情合理。
“但我不知道是谁想发动战争,而且发动战争的意义是什么。”
顾锦年识时务。
溺水之前?
“我被推下水的事情,你怎么看?”
“文景先生。”
不过顾锦年没忘记赚银子的事情。
“请文景先生恕罪,晚辈奉命保护世子殿下,多有得罪。”
“哎。”
“这点,我很奇怪,想不明白。”
顾锦年摇了摇头,态度坚决。
“五百两就五百两。”
“恩。”
被建德皇帝盯上。
看着顾锦年郁闷的面容。
听到这话,苏文景微微思索了一番,随后点了点头道。
雅间内安静,苏怀玉闭目休神。
但前提是大夏要乱起来。
“这个你放心。”
“其目的是什么?”
“既然顾小友这般,那老夫也没办法,只能破例一次。”
再一次点醒了顾锦年。
“害死殿下,会惹来什么麻烦?”
大夏书院以往招生,不会太多,但绝对不可能只有二十,再差也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苏文景的身影出现了。
“强行发动战争,满朝文武我实在想不出谁能得利。”
顾锦年有些兴趣了,他的关注点一直和图书是溺水,却忽略了这点。
所以朝堂的人不敢这样来。
太祖钦点的皇帝。
顾锦年好奇道。
顾锦年站在第三视角去推演,等到最后时,他直接站起身来,望着苏怀玉道。
“陛下仁厚,如今大夏刚刚稳定局势,陛下一定会选择第二种方式,除非事态到极其严重的情况之下。”
“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提升武将地位的话,这不太可能,如今虽是太平盛世,可武将地位并没有过分削弱。”
“小友可以继续参加,就当收藏。”
还真不缺。
“而且顾家也让世子打桩炼体。”
顾锦年瞬间醒悟。
苏文景微微笑道。
尤其是苏文景。
自己六叔请苏怀玉过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情,顾锦年没有忘记。
顾锦年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对吃这么执着,但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回答。
“两位小友倒是闲情雅致啊。”
苏文景轻笑。
顾锦年义正言辞道。
苏怀玉说出一个新的问题。
“提升顾家地位,给予重权,但为了堵住满朝文武的嘴,会发动战争,让我爷爷在境外发泄怒火,冷静下来,同时用极大的利益稳住顾家。”
而与此同时。
而酒楼之中。
而顾锦年也没有拖节奏,直接望着对方道。
顾锦年立刻拉着苏怀玉,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可看这架势也猜到一二。
下一刻。
二十太少了,会惹来争议和麻烦。
“需要老夫说明白吗?”
一百八十八枚令牌,代表着一百八十八人可以通过第三关。
还有仙道江湖,有些宗门可不像表面那么老实,毕竟能成为从龙之臣,往后借助大夏之力,发展成第一仙宗也不是不可能的。
后者询问道。
大堂内,一名中年男子开口,望着苏文景。
顾锦年好奇道。
确定对方是苏文景,顾锦年心中满是喜悦。
随着苏文景的声音响起。
那岂不是白打工?
“先生,这些令牌晚辈花了大价钱,五百两肯定不行,不过晚辈绝对不会标价太高,五千两白银一枚,您看行吗?”
“不过这个秘密比科举答题重要百倍。”
“要么镇压顾家。”
“害死我的人,想要发动战争?”
“那就劳烦顾小友了,老夫先行离开,明日见。”
至于顾锦年,却坐在凳子上沉默不语。
苏怀玉分析的头头是道,洞悉一切,让顾锦年咂舌不已。
后者皱了皱眉。
“回世子殿下。”
他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总而言之,建德皇帝高呼一声,不怕没有帮手。
和-图-书国公暴怒,顾家发狂,到时候满朝文武都架不住这种怒火,您是三代男丁独苗,您死了,顾家算是没了一半。”
“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我不清楚,世子殿下其实也不用太过于担心。”
一道声音响起。
因为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要么给予天大的补偿。”
差点就死了,自己爷爷居然没什么动静。
从古至今都是他白嫖别人,岂能允许别人白嫖他?
“区区溺水,便差点病逝,这就意味着世子殿下落入水中之前,已经出了问题。”
苏文景起身。
“就看小友感不感兴趣了。”
“倘若小友愿意将多余的令牌拿出去,等入学之后,老夫便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敢问世子殿下一声,您觉得可能吗?”
“你们在规矩内所得,按理说老夫不应当插手。”
这就意味着想要害死顾锦年的人,不是朝堂上的王公大臣了。
“恩。”
一瞬间,让雅间内三人沉默。
“请受顾某一拜。”
而儒家本身就支持长子为尊。
苏文景摇了摇头道。
安抚为上,镇压为下。
建德皇帝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只有十八枚吗?”
小溪村内。
“吃方面不会亏待你。”
“你叔请我之前说好了包饭。”
那么唯有建德。
“先生,令牌我们愿意交出去,但这些令牌也是我们耗费时间精力还有银两获取。”
“建德?”
内敛于身。
至于什么直录名额?
苏文景出现,脚下的仙鹤也瞬间化作墨水,挥发于天地之间消散。
难不成是说,真就随便了?摆烂了?
这可是大夏上一任皇帝啊,别看建德皇帝成了丧家犬,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有这个可能性。”
苏怀玉的推理,让顾锦年愈发觉得可能性很大。
“敢问世子殿下,溺水之前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或者是喝了什么东西?”
前前后后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
“无妨。”
留下这句话,便离开大堂,而后才气涌动,在手中凝聚一支笔,朝着空中挥墨,刹那间一头仙鹤出现,在他脚下腾飞,快速朝着小溪村赶去。
“但我心中也有一个怀疑对象。”
“世子殿下虽然不是武者,可从小锦衣玉食,进补的都是大补之物,体魄比常人要强壮许多。”
苏怀玉点了点头。
反而给人一种老年儒者的感觉,就那种除了看起来精神很足以外,就没什么很特别的错觉。
得了便宜就不卖乖了。
“我卖。”
苏文景道出一个价格。
声音响起,hetushu•com•com带着一些趣意。
“把库房当中多余的令牌全部取出来,也不算多,三五百枚还是有的。”
“这是我的原则。”
“经过十几日的调查,您溺水之事,想来不简单。”
顾锦年深深地吸了口气。
各地的藩王就不说了,帮助建德皇帝,顺势可以索要各种好处,别管给不给,只要答应了就行。
“这里有一百七十枚天地令牌,算起来也有八万多两白银了。”
显然,他压根就不怕顾锦年这招以退为进。
准半圣的秘密,肯定价值不凡,这笔生意不亏。
“无妨,老夫亲自去会会他们,剩下的按照计划行事。”
“苏兄今日一言,让顾某受益匪浅。”
“院长大人。”
堂内。
苏怀玉开口,仅是这一句话,便让顾锦年眼中一亮。
苏怀玉点了点头。
“也无需提醒。”
就是正统。
武将集团?其他国公王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顾家没有被安抚下来,他们要倒霉,殃及池鱼。
“好好的折腾个天地令牌。”
他想过有人会囤积几枚,可没想到被两个人全部把持,这就破坏了考核计划。
恰好达到一些人的目的。
“恩。”
苏文景并不怪罪,而是微微笑道。
可迟迟不来,就让顾锦年有点想不明白了。
“等我入了学,我要亲自当面问问他,这般做法有何意义。”
“需要去提醒二人一声吗?”
这是他唯一能联想到的人。
苏怀玉认真问道。
“是老夫唐突了。”
“世子殿下,谨记,很多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镇国公聪明绝顶,圣上也是世间豪杰。”
“谁?”
苏文景负手而立,花甲之年,可却精神奕奕,穿着一袭青衫儒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亮点。
苏文景轻笑道,也很随意,直接坐了下来,看着顾锦年。
顾锦年则望着即将黑沉下的天色,略显纠结。
“好比世子殿下差点溺亡,虽然没有酿出大错,可国公似乎很安静。”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我落水之前给我下毒了?”
让顾锦年不要胡思乱想。
“我很认真。”
依旧是拒绝。
制衡之道,莫非如此。
“什么意思?”
苏怀玉淡然开口。
“有他们二人在,大夏翻不了天的。”
顾锦年起身。
本以为苏文景会派手下过来交涉,可没想到是本人,这让顾锦年有些惊讶。
顾锦年有些郁闷。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害死顾锦年,基本上国内就要发生动乱,顾家是一头雄狮,一但发起狂来,皇权可以镇压,但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