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一章 时空颠倒

第三百三十一章 时空颠倒

但只是简简单单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神兽之身消失不见,且虚弱而又饥饿般的出现在备用身上?
竟然偷走了我的神兽之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祂才从虚弱和饥饿般的状态中脱离。
好在啸月天狼的神兽之身,已经无形的帮助祂完成了十二个进度中的其中一个。
这一点从祂们无法经常出现在这个世界,只能躲在神国之内靠着某些“锚定”的点,来干涉人间的一切就能看得出来。
但对顾孝仁来说,仅仅是片刻,祂不仅接收了某些极为久远的信息与感悟,掌握了一条新的晋升链,甚至明悟了“大河”可能存在的一丝真正的作用。
但无论是何种情况,处于祂这种状态的存在,按理说,祂自身的状态都会呈先出一种突飞猛进的态势。
从吸纳了大量的【噩梦种】,探寻了不少维度之中蕴藏的秘密,顾孝仁本身就已经处在了大君的尽头,要不是这条大河拦住了“星空古路”,祂说不定已经在诸王的途径上一探究竟了。
和这一丝信息相比,都不过是皮毛而已。
祂原以为,是某种宛若灾厄的状态,或者像高位者在某种阶段后面临“天劫”般的反噬,亦或许是世界本源对真神再次转生的某种遏制。
流派相对强大的,诸王数量较多的,就可以这么干。
一击磨灭了一位诸王的真灵?
祂一身实力,十之六七都在神兽之身上,眼下这具备用体蕴藏的超凡特性,尚不足巅峰时期的三层。
这对于一位诸王来说,已经极为致命了。
虽然大河之中蕴藏的信息只是一点,且极为残缺,但祂却发现了,这里面可能存在着某种残缺记忆的事实。
顾向明?顾孝仁?原始天王?其祂的存在?亦或许是属于“未来”的那个祂?
体内的能量足够,意识感悟到位,就连准备和你争抢最终控制权的复苏意识体也在这个时间忍辱负重,不仅不阻挠你,反而本能的和你分享某些知识与信息载体,想你的法则和权柄感悟不断往上爬,甚至还想要你的位格一路高升,想让你的状态原地起飞。
“来,坐下来说。”顾孝仁想要扶着祂,但却伸手抓了一个空。
也是因为这一点,顾孝仁产生了反思,并且衍生出了一种特殊的想法。
眼前这条大河或许会带来答案。
到底是谁?
就好像一个生命走到了尽头的恒星一样,老诸王虽然浑身的气息依旧迫人,但某种腐朽的状态已经无法掩盖了。
顾孝仁一直都知道,“世界”可能对真神的态度并不友好。
好像睡的太过沉重的了一样。
祂降落在了顾孝仁身旁,整个身体都微微有些扭曲,毕竟,之前为了有效杀伤婆罗树母,稷山的老诸王放弃了自己的肉身。
啸月天狼真是好人啊。
这种级别下的复苏,最为危险的时间节点,其实是在成神仪式上,容易被复苏者李代桃僵。
十个八个都未必。
这就好比人体所在的青春期一样,极短的时间里,就承载了大量的成长hetushu•com•com数据,而本身的前途未卜,也会因这个阶段的各种因素而定型。
是稷山的老诸王。
祂可能真的不是“人”。
“不过你放心,那个老妖婆大概也没有机会找你的麻烦了。”老人握拳捂嘴咳嗽了两声:“要不是那个老妖婆的主人隔空干扰,最后唤走了祂残破的真灵,祂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再来人间的机会。咳咳咳……”
此时,顾孝仁正在梳理着,一些记载在小本本上的情况。
仅仅是掌握了一丁点的信息,顾孝仁就已经觉得这种信息几乎能捅破天了,祂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几乎滔滔不绝,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边的诡异“大河”。
祂甚至感应到了某种其祂的存在,其意识在逐渐壮大复苏。
到底是谁?
无相山之东,一条硕大的狼尸,宛若一座银山一样匍匐在山峦中,压塌了一大片茂密的丛林。
“轰——”
……
但整个血月结界一片寂静,山鬼好像并没有什么回应,且没有丝毫的声音传递出去。
没有任何大佬能救得了祂!
顾孝仁:“……”
“槽,原来只能杀死祂三天。”顾孝仁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我很强,我知道,但这特么三天是什么鬼?”
哦不,是一条好狗!
毕竟,除了祂之外,祂实在是想不到,整个天下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本事,有这样的动机,能毫无征兆的换掉祂的神兽之身!
嗯,祂也在考虑,要不要动用一些比较和平的手段,取换取一些流派领域较为稀少的超凡特性?
嗯,你特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而眼前的这条大河,其实就是一片未来屏障,只要打破祂,顾孝仁就真的能接触到未来的“自己”?
当然了,天天吃狗肉也会腻的,肯定要时常换换口味。
但就在这个时候,祂若有所感,忍不住瞥了一眼虚空。
既然被你撞见了,哪怕是未必知晓什么,但为了自身的安全,这条子狗子也留祂不得。
与婆罗树母大战之后,稷山的老诸王成功归来,但顾孝仁却察觉到了祂自身状态的不对。
但偏偏这个时候,前路上出现了一条大河,阻拦了你原地起飞的命运。
“呵,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死不了就……呃。”
但长久无法解决这条大河的问题,让顾孝仁心生急躁,再加上啸月天狼的事情,祂最后决定不等了,想看看能不能借用外力,来打破这个所谓的未来屏障的壁垒。
嗯,顾孝仁觉得,对于这样一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存在,还是先不要彻底灭杀祂了,再养个十年八年的,然后再来一次,如此循环,岂不是天天都有狗肉吃?
它并不属于“未来”的自己,在断绝以前的星空古路之后,顾孝仁却发现了,来自于“过去”的气息,被人为的放在了“未来”的路上。
顾孝仁只需要虎口夺食,大概并不算极为困难的一件事情。
顾孝仁眯了眯眸子,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并且喃喃自语的道:“我现在这m.hetushu.com.com么强了吗?”
好特么劲爆!
它毕竟是横隔在自己“星空古路”上诡异事物,并且隔断了顾孝仁窥探诸王领域的可能。
想到这里,祂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处在真灵世界,与祂冷眉冷对的啸月天狼。
祂甚至脑洞大开的想,会不会是因为祂借用了来自于“未来”的力量,从而引起的某种同质化反应?
祂忍不住惊讶的睁开了眸子。
因此,多一具备用身几乎在正常不过了。
“这种事情,总该好好谋划谋划。”
因为祂需要齐集十二流派的诸王级超凡特性于一身,才能开启那条“大河”,并且完成晋升仪式。
但在现在,那就未必了。
“山鬼?”祂口吐人言,想要询问一下山鬼,看看在沉睡之中,自身的状态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对于整条大河来说,它磕碰出的一点缝隙几乎微不足道,被顾孝仁真灵容纳的物质,更只是沧海一粟罢了。
这种想法有些危险,也有些新奇。
祂大概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除了都丢失了神兽之身,祂失去了过往的三天。
祂忍不住挣扎的下肢站立,宛若狼人般直立而行,两只宛若天柱的狼爪合在一起,眼眸紧闭,狼口仰天长啸,似乎在吸纳着某种绯红的月华。
祂又不需要很多,大概只是一位诸王三分之一的超凡特性。
祂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认真的看了看顾孝仁。
不,或许不能说是无法动摇分毫,起码在啸月天狼的辛苦努力下,眼前的这个条大河似乎出现了一点点的缝隙。
……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顾孝仁表情稍稍有些奇怪:“我想要说的是,狗肉都备好了,要不要一起喝点?”
因为那些诸王级别的大战,哪个不甩出一些“碎肉”出来?
这是“时空颠倒”的力量。
当然了,这里面可以分散着来。
老诸王突然瞪大了的眸子,因为祂看到了顾孝仁手上,骤然凝聚出的一团光。
巨大的啸月天狼从沉睡中苏醒,祂浑浑噩噩的抬起头,本能凝视着结界之中的那轮血月。
原国,雾都,血月结界。
跟何况,是在眼下这种,祂准备针对某个家伙的时间节点上。
“担心个屁啊。”顾孝仁面无表情地说道:“又特么死不了,整那么矫情干什么?”
顾孝仁屹立在滔天的河面上,整个人席卷着一种恐怖的波动,祂全都在发光,某种明灭不定的物质,不断从大河之中汇集在了祂的身上,随着某种气息不断暴涨,就连河底下某个存在的意识体,都在短时间内被祂镇压了下去!
只是啸月天狼太不给力,哪怕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却依然没有动摇这条大河分毫。
一点小小的疏忽都可能会引起全盘皆输,何况是大战前的时间开端。
后者根本无法反应,就化成了一片虚无。
就算是规则系的神话物品【秩序之伞】,对祂的作用都不算大。
就像万事万物逆天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一样,真神想要复生,或许要遭遇难以想象的劫https://m.hetushu•com•com难。
这样不仅能避免某种秘密可能暴露的可能性,还会让祂一直持续的虚弱下去,无法在提起精力干一些别的事情。
“抱歉。”老诸王宛若垂老已矣的老人,祂虚弱的笑了笑,并且有气无力地说道:“或许真的是我太老了吧。最后还是让那个老妖婆跑了。咳咳咳……要是,换成年轻的时候,我一定有把握留下祂的。”
一轮宛若大日般的炙热光团,骤然出现在那里。
但后来接连不断的参悟,以及不断施展揣摩【道法自然】后,顾孝仁又发现了一些新的疑虑。
死了。
难道是祂?
就是这一点缝隙,却有诡异的物质不断钻入祂的真灵之中。
这个就比较难搞。
“老贼——”想到这里,啸月天狼咬牙切齿:“我与你不共戴天!”
那是属于啸月天狼被杀死的“三天”。
“竟然敢将这种东西借给啸月天狼对付本座?”顾孝仁冷笑:“我会让你们知晓,什么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位神兽出身的诸王竭尽全力,甚至加持了神话物品,都无法动摇分毫的大河屏障,已经不是恐怖所能形容的了的。
因为眼下的稷山老诸王,以及是一团最为精粹的精神意识体了。
毕竟,这家伙被杀的次数大概连祂自己都数不清了。
可能是原始天王?
这要是在之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没有人知晓这条大河模样的事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若是被外界发现什么端倪,从而联想到更加古老的事件身上,那祂大概就是真的准备作死了!
“出去了吗?”
“你不该踏入超凡的,好好做一个普通人,何尝不是一种幸事!”啸月天狼冷笑了一声,然后才渐渐发现了问题所在。
除了能满足一些口腹之欲之外,还因为顾孝仁晋升链有些苛刻。
试问,啸月天狼怎可能不产生巨大的触动!
“是不是很感动老头子我对你所做的一切?”老诸王慈祥的笑了笑,笑的有些心酸。
虽然真神卷土冲来的场景并不常见,与其相关的信息与记载也几乎是寥寥无几,但【元会运世】几乎复制了整个原国各大情报部门蕴藏的所有隐秘,还有一些意识分身暗中藏匿在暗处,整在不断的收集着一些远古教派,以及历史久远的圣地典籍,顾孝仁对于这种现象终究还是能管中窥豹的。
要是之前,祂虽然并未将啸月天狼放在眼里,但想要磨灭啸月的真灵却是痴心妄想,但啸月在这条“大河”之上轰击出了一条缝隙,导致某种明灭不定的物质被顾孝仁容纳,这让顾孝仁明悟了一丝端倪,并且掌握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真正力量。
“不要说了。”老诸王冲着顾孝仁点了点头:“记得帮我照顾下稷山,照顾一下我的那些徒子徒孙。这就算是对我所做一切的报答了。”
而真神以下的位格,是无法有效承载真神的真灵沉底复苏,这个几乎是高端领域的共识。
比如,丑贰·赤奋若(数学杂记)流派,这个流派的数量是真的少和图书啊,诸王更是都没有听过到底还有谁。
亦或许是其祂的什么东西?
毕竟,在祂那个便宜徒弟的口中,祂可是超脱规则的“不是人”!
只要杀了祂,有些事情大概就能迎刃而解了。
若是“大河”传递的那一丝信息为真的话,那么,眼下所有发生在外界的任何算计与图谋,哪怕是黑暗之神那些家伙与原国巨头们的那些利益之争,也根本不足为道。
如果这个东西一直存在,并且难以打破,是不是说明着,祂可能这辈子都难以窥视到诸王之路?
“咦?”祂忍不住瞪大了眸子,甚至瞳孔都忍不住收缩了起来:“我、我的神兽之身呢?”
这一点很正常。
正巧,之前啸月天狼网络的那些家伙,也就是拦截的无极仙王与墨海之主的那些势力,大概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顾孝仁摩挲着下巴,围绕着这具已经渐渐腐朽,但仍然弥漫着恐怖气机的巨大狼尸,似乎正在打量着自己的战利品。
啸月天狼被瞬间打飞,并且整个真灵在某种法则的干扰下,崩碎成为了虚无粒子,且在一瞬间湮灭成灰。
吃个十年八年都未必能吃完啊。
稷山老诸王:“……”
婆罗树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呃,你不担心我?”祂一副你竟然如此心性薄凉的模样。
被彻底磨灭了。
意识还稍稍有些模糊不清。
“要是做成狗肉煲的话,大概能吃上很久吧?”
它不是诸王之路,更不是成神之路,而是祂本身才有的路。
正好趁此机会,寻到那个小鬼并且杀了祂。
顾孝仁想了想,这大概不是祂的问题,也不是某个复苏的意识体的问题,那么,大概只能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
甚至连麻烦都算不上。
而且,这种事情祂势必要做的极为隐秘,因为某些古老的圣地,可能会掌握着一些对祂不利的禁忌信息。
祂站在那里,隔空虚握,对准了啸月天狼,掌心弥漫出了满难以言喻恐怖光线。
毕竟,神降这种东西,更像是一种“便秘”的状态,“世界”在排斥你,“法则”在挤压你,“自身”的状态,大概也会被夹得生疼。
若是这一丝信息传递了出去,祂大概会瞬间死无葬身之地。
祂感觉到稍稍有些古怪。
就算是顾孝仁也只是隐约间猜测出一点端倪。
比如说,我到底是谁?
作为世间除了真神之外,最为顶尖的大佬,诸王几乎难以被彻底杀死,哪怕是被泯灭了真身,依然有足够的后手,在其它的分身或者意识体内复活出来。
啸月天狼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雾都的上空。
眼前的这条大河,才是顾孝仁真正的“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原国诸王议会的诸王调令已经颁发了,祂今天就要随着天渊齐水前往渡赤河,准备阻击加利萨克那些联军的进攻。
“老掌教……”顾孝仁表情认真的看着祂。
这至少是神话领域的才能涉及到的事物。
祂突然发现,自身醒来之后,出现的竟然是祂备用的躯壳。
没跑了!
啸月天狼虽然是一https://www•hetushu•com•com位诸王,并且始终对顾孝仁虎视眈眈,但从顾孝仁的内心来讲,祂从未将啸月天狼放在某种高度。
毕竟,祂半神的时候,大君就已经对祂形成不了什么麻烦了,眼下更进一步,一个小小的诸王,难道还能将祂留下不成?
【道法自然】竟然能与这条大河产生某种共鸣!
“死不了?”老诸王微微的愣了下。
……
老诸王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祂却本能的察觉到,这玩意儿似乎能延缓祂即将崩溃的宿命。
顾孝仁如此想着,然后又忍不住愤恨的喃喃道:“但某些家伙也不能放过。”
哪怕是历来发生的神战,大多也是出现在神国之内,很少出现在外界。
消失了。
想到这里,顾孝仁准备拿某个家伙做实验。
毕竟,有哪个诸王愿意直接舍弃三分之一的超凡特性啊。
哪怕是真神出手,也无法找回祂被杀死的“三天”。
到了此时此刻,顾孝仁早已经察觉到了自身的不同之处。
关键当事狗还不知道。
“死不了,我说的。”
这个意识体毕竟可能是一位真神。
啸月天狼已经许久都没有出现这种状况了。
但流派相对较弱,诸王数量较少的,祂大概就需要冒着比较巨大的风险了。
因此,顾孝仁起初以为,眼前这条存在的大河,其实是某种天地对真神复苏的本能遏制。
因此,当一位转世身出现了其祂意识体复苏的情况,大多数都会在短时间内位格迅速飙升,甚至苏醒的位格足够高的话,一夜之间晋升诸王也并非虚言。
祂手掌一番,显露出了一柄被【太阳石板】与【南华真灵位业图】镇压的【秩序之伞】。
这点不同之处并不是在于祂可能乃是真神转生体的问题,而是实际的问题,可能比真神转生体的问题还要严重。
十位诸王的三十分之一,不就变成了一位诸王的三分之一?
包括那个逐渐幅复苏的意识体,以及祂可能存在遗留的后手,甚至冥冥之中,牵引在这个世界遗留本源之地的法则之力,都会努力的将祂的位格不断往前推。
不过是沉睡了一会,怎么会出现虚弱与饥饿般的状态?
……
“我……”顾孝仁张了张嘴。
啸月天狼约摸了一下时间。
毕竟,诸王级别的大战已经爆发了,而顾孝仁只是收集一些超凡特性罢了,又不是要灭杀诸王,“割肉”与“杀人”的区别祂还是拎的清的,尤其是在战场上“割肉”,相对来说风险更小一些。
但顾孝仁细细感悟,却突然发现了有些不对。
用了何种手段?
顾孝仁觉得,光是这条啸月天狼,大概就能承载祂所有的食物份额。
好饿。
比如说,同位午柒·敦牂流派的诸王,祂大概只需要取一点,然后多取一些数量级,也能满足这个指标。
顾孝仁的眸子浮现了一种恐怖的杀机。
许久,老诸王才开口说道:“要不,喝点?”
过去的三天?
祂所晋升的,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诸王,而是打开某扇“禁忌之门”,完成一个与其它所有流派迥异的特殊流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