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章 斩断过去,接触未来。

第三百三十章 斩断过去,接触未来。

竟然敢诽谤我?
同样是老怪物,老怪物何苦为难老怪物?
这是一片璀璨的星空,一条星空古路在延伸,然后被一条不断流淌的古怪大河所阻挡。
稷山的老诸王看了祂许久,最后发现顾孝仁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就不觉得祂是在强撑了。
也就是说,顾孝仁顶多是个大君。
别的绿植巨人大多都充满了勃勃生机的气息,但眼前这个绿色的巨人却是呈现着诡异的暗绿色,整个形体不仅充满了死亡的衰败感,甚至还带着一丝颓废的青灰,而且,就连周遭数百里的植被,都在祂的出现下变得瞬间枯萎,仿佛被吸纳了一切生机一样。
更准确一点来说,是大君根本无法直接的杀死诸王。
我特么都要死了,自然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血赚。
眼下就连啸月天狼想要反杀祂,这家伙都跑出来凑一凑热闹,这可真是诸神界的“屎壳郎”,传说领域的“不死小强”,一条全能的“搅屎棍”。
这辈子缓不缓得过来都不好说。
“你吃饭了吗?”祂看了一眼啸月天狼问着:“要是没吃饱的话,麻烦你多吃点。要是吃饱了的话,麻烦你用力点。你特么可是来杀我的。不是特么来给我挠痒痒的!”
这是来自于“家庭”的意志回应,而每一位加入了“家庭”的“成员”,都会敏感的受到了某种反馈。
虽然因为某些神话物品的干扰问题,导致啸月天狼看不出顾孝仁的虚实,但根据一些情报和实际情况,这家伙就算是在逆天也不过是一位大君位格的传说生物,不可能无声无息就进阶到了诸王的地步。
不过,稷山老诸王的精神世界宛若一道光,虽然蔓延的极快,甚至连婆罗树母都无法阻挡,但在场的诸位之间,竟然有一个比祂的速度还要快。
自然而然,顾孝仁也没有时间去管原国的事情,因为老人家和婆罗树母虽然消失了,但虚无之中还是有一双阴冷的眸子,在一眨不眨的盯着祂。
与权柄或法则上的冲突无关。
婆罗树母。
“这、这是?”
就连光都快不过祂!
嗯,但顾孝仁可不想当那个“屎”。
这种现象到有些像群聊,有没有谁改了马甲和签名,这个到并不惹人瞩目,而且除了活跃者大佬,有谁会管那些潜水的家伙改没改名字的事情,但只要谁新拉了一位新的成员进来,每一个成员都会收到这种消息,某某拉某某入群。
不要觉得人家一位寿元无多的老人家就欺负人家,毕竟,老人家说不定才是最不好惹的群体嘛。
天南之战禹贡带人奇袭死亡教团的据点,这家伙又出现在了现场。
稷山老诸王的精神世界已经将婆罗树母的庞大身躯容纳进去,但啸月天狼却瞬间消失不见了!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倒不是因为时间的问题,作为疑似原始天王的转世身,一位真神真灵的载体,其速度再快都不会引起其祂存在的诧异,毕竟,对方的先天起点就比较高,若是真灵复苏和_图_书比较顺利,一夜入诸王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哪怕是啸月天狼敞开真灵,站在那里给祂顾孝仁杀,顾孝仁也无法磨灭属于对方的真灵,说不定还会受到了某种特殊的反噬。
悬空岛一役,啸月天狼吃过顾孝仁大传送术的亏,又怎么会不提前做好准备。
缠绕在手腕上的乌色枝条已经冒着荧光了,甚至开始滚滚发烫,但顾孝仁仿佛毫无所觉一样,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打架打着打着,就将对手拉入了自己的老巢,若是对手不强也就罢了,拉一位强者进入自己家,难道不怕鸠占鹊巢,或者鸡飞蛋打吗?
此次啸月天狼前来,趁着某些事件所发生的特殊时间节点,还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能量,甚至答应了某些家伙,一大批不合理的许诺,才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那……我上了?”
顾孝仁皱了皱眉,这家伙是谁?
毕竟,这都是为了“父亲”啊!
暗绿色的,宛若是树皮拼凑的脸庞正在东张西望,闻听老诸王的挑衅声,婆罗树母才明白对方说的“老妖婆”竟然是祂。
因此,导致啸月天狼判断顾孝仁没有进阶诸王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任何动静。
与此同时,婆罗树母的庞大身躯骤然拔高,变成了万丈之高的恐怖怪物,那巨大的树脸宛若不断轮转的漩涡一样,延伸出的恐怖的尖啸声掀起了风暴,无数根千丈长的蜿蜒藤条,犹如灰绿色的巨蟒,瞬间朝着稷山老诸王缠绕而来。
虚空之中,某种虚无缥缈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但老诸王气啊,祂这辈子还没有如此无语过,因此,涨红了脸颊的老诸王白发乱舞,忍不住将气撒在了婆罗树母的身上。
在这全力施为,毁天灭地的一击下,星空古路被崩毁,一颗又一颗的星辰被磨灭,但一切恐怖的法则波动,都在一条诡异的大河面前停住了,甚至为之止息。
所以,祂淡淡地瞥了身旁的稷山老掌教一眼,示意对方,你怎么了还不上去干祂?
只有稷山老诸王和婆罗树母不见了踪影。
但真灵不会。
宛若发生了宇宙大爆炸一样,恐怖的光芒以祂为基点,瞬间席卷了四周的一切!
啸月天狼瞳孔收缩,忍不住瞪大了的血红的眸子。
眼下的顾孝仁,仿佛身处在一个针尖对立的诡异世界。
顾孝仁听了,忍不住笑了笑:“这种父慈子孝的事情,原本我应该感动的,但可能杀人杀的太多了,导致我的心,已经变得和我的左手一样冰冷麻木了。”
宛若一片流光溢彩的领域,瞬间朝着婆罗树母的漩涡脸颊席卷而去。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几年前的封禅仪式外,就几乎再也没有什么晋升诸王的波动出现过了。
“孩子,你太天真了。你们也太天真了。眼下能打败祂的,根本不是其祂的什么人和神,只能是祂自己。”顾孝仁侃侃而谈道:“与其想要杀我,你很你们还不如跪在祂的神国之门前苦苦哀求祂,和-图-书求祂不要放弃自我,求祂回头是岸。你说不定还有见到你干爹的机会。”
而且,不光如此,一柄漆黑如墨的大伞遮天蔽日,也骤然出现在了顾孝仁的头上。
那种古怪的空间权柄,竟然还有这种神奇的威能?
祂直接借来了某位秩序规则领域的神话物品【秩序之伞】,直接断绝了顾孝仁想要逃离的可能性。
除非是小木船带了“炸药”。
“你要亲自和我打?”
卧槽,稷山老诸王这辈子都没有被人如此嘲讽过,还是被一个年龄都不及祂零头的小王八蛋嘲讽,要不是寿元将尽,搞不好今天是祂最后的辉煌之战,稷山老诸王都想一巴掌将这个小王八蛋拍成九九八十一瓣!
狼者,生性多疑,哪怕是调离了顾孝仁的所有助力,但如今这家伙真的出现在了祂的面前,啸月天狼反而有些迟疑了。
“看着我干嘛?上啊!”顾孝仁奇怪的看着这位老人家:“难不成,你想要临时反水?”
但这和小孩打架打不过找家长有什么区别?
眼前的域依旧是祂的诸王之域,祂自己也依然还是祂自己,【秩序之伞】也还是【秩序之伞】,但无论是诸王之域,还是祂自己,包括【秩序之伞】,竟然都换了一个地方。
“这是……你自己的意志空间?”
就算是雾都那位,都有相对的力量在干扰,就算是十海方面的力量,祂也无法再次借用到。
从这一点来看,稷山老诸王真的是拿命在拼。
“别特么废话了。你到底行不行?”
“雕虫小技。”稷山的老诸王弹了弹身上油腻的道袍:“看我来杀你!”
从诸王开始,乃至进阶真神,是无法在同级别的感知下,隐瞒一切痕迹的,毕竟,每一位的诸王都是世间法则的“线头”,真神就是一条完整的“线”……这些事物组成了世界最为基本的法则之力。
没错,不光是某些大佬转生之后,进阶诸王会产生一些异像,就算是普通的大君进阶诸王,也会因为神秘仪式的作用,在整个世界造成巨大的能量与权柄法则波动。
整个虚空都变得漆黑如墨,变成了极为封闭的世界。
虚空震动,山河皆碎。
祂那张狰狞的树脸歪着巨大的头,静静地,深情敌看着稷山的老诸王,然后在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祂满是沧桑的树脸布满了纹络,变得扭曲在了一起,嘴巴也微微开阖,骤然发出了一阵宛若龙卷般的尖啸。
嗯,但考虑到稷山的徒子徒孙,稷山老诸王还是放弃了这个冲动的想法。
啸月天狼微微露出了冷笑。
似乎在窥视着祂的虚实。
法则与权柄的问题,说不定还会因为不同的因素,出现某些中和的现象,比如说克制关系。
也只有这样,才能断绝某种事情的发生。
至于这具身体,要它何用?
顾孝仁见了,叹了口气。
这家伙难道还有后手?
行走如风,摧山卷海!
四水河畔,一团巨大的银光从天而降,砸爆了无相山东边一座蜿蜒的https://www.hetushu.com.com山头。
而在传统的意义上,大君是打不过诸王的。
肉身只会影响我精神权柄的速度!
祂迟疑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看来山鬼说的对,祂早就提醒过我,不要听你的能言巧辩!”
“杀了我,你也救不了三命。”顾孝仁摇了摇头:“你甚至都不知晓,三命到底是不是三命。”
而在无相山的西侧,茂密的山林突然拔地而起,无数参天巨木宛若活过来的巨大蛇莽,交织延伸着,好像在媾合一样,根须与藤条由上而下的缠绕,渐渐的蔓延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绿色树人的形象。
这特么就很离谱。
而且,杀死铁船的也是“炸药”,根本不是木船,木船也只不过是在借力罢了。
啸月天狼:“???”
但啸月天狼不仅没有出现什么慌乱的模样,表情反而稍稍有些奇怪。
稷山老诸王:“???”
竟然能阻挡诸王的法则之力?
“嗡——”
方圆数百里的密林,瞬间被恐怖的冲击破击毁,那恐怖的波动蔓延了出去,河水蒸发,山峦爆裂,湮灭成灰!
毕竟,要是有谁进阶诸王了,不可能没有丝毫的端倪。
“山鬼?”
也就是说,稷山老诸王若是真的发了狠,想要硬生生的拼掉祂,哪怕是这位死界君主的仆人最后逃出生天,也会遭遇最为极端的重创。
顾孝仁与十海背后的关系,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啸月天狼。
毕竟,只有斩断过去,才能真正的借用未来。
整个时空都出现了一霎那间的停顿,任何物质,微弱的颗粒,也包裹诸王之域的针尖,都出现了某种短暂的静止状态。
顾孝仁的真灵屹立在大河之上,似乎也微微的皱了皱眉。
那位化成了仙光老诸王不由得的叹了口气,然后伴随着一阵黎明般的黑白乍现,整个世界都出现了一丝光暗交替的短暂时光,待某些家伙睁开眼,眼前的一切又瞬间变得清明。
作为神兽出身的一位诸王,啸月天狼一族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号称天下急速。
这是这两位进入了精神世界,在进行着某种最为险恶状态的对决。
而当啸月天狼再次眨眼的时候,发现面前的场景,祂瞳孔也忍不住收缩了起来。
但这就变成了间接性的问题了。
普仁港事件,这家伙又出现在宣武路兴风作浪。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有件事情很好奇。”
但仅仅只是这一息,却耗费了海量的恐怖神能。
无数乌光垂落下来,形成了万道秩序神链,深深的扎入了虚无之中,似乎将整个虚空都封锁住了。
当然了,顾孝仁也没有在继续思考的机会,因为从刚才的对话中,啸月天狼已经完成了诸王之域的延伸,并且上下入地,纤毫入微的将顾孝仁身边查了个遍,却并没有发现什么隐藏的端倪。
顾孝仁没有看那团银色的光芒,而是盯着暗绿的巨人无语的望着祂。
这回好了吧,捅了一个大篓子!
“而且,你根本没有想过,若是雾都头顶上和_图_书的那位真的那么在乎我,无论你智谋百出,还是联合了多少力量,祂大概都不会让你有杀死我的机会。因为现在在整个天下,祂才是最牛逼的那个啊。”
“看明白了吗?”顾孝仁抬起头,对上了隐匿在虚无之中的那双眸子:“货真价实的本尊。而且,我请来的那些外援都被你引光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一对一,难道你还不敢下来,和我进行愉快的对决?”
顾孝仁笑了笑说道:“杀死我就能阻止祂完成某种大融合?杀死我就能让祂缺失一条重要的晋升秩序链?呵,我是不怎么信的。”
眼下,身高大万丈的啸月天狼就屹立在星空古路之上,祂操控着【秩序之伞】,看着那道屹立在大河之上的高大身影。
这是什么事物?
而且,稷山老诸王不退反进,竟猛然崩开了肉身,祂额骨间化成了一道仙光,恐怖的气息在浮现。
就连屹立在无相山东侧的银色光团祂都没有放过,同样朝着撑开了恐怖的仙光,想要将这两位诸王容纳进入。
祂毕竟是利用过【灵宝无量度人谱】,出手针对过羊舌与顾老大的,而且还和灵惠天妃照过面,甚至被胖揍了一顿,又怎么会不知晓顾孝仁与十海的关系?
顾孝仁听了,忍不住挑了挑眉,似乎明白了什么:“因为我踏入了超凡,所以你就要杀我。”
啸月天狼:“……”
顾孝仁屹立在滔天的河面上,整个人席卷着一种恐怖的波动,祂全都都在发光,某种明灭不定的物质,不断从大河之中汇集在了祂的身上,随着某种气息不断暴涨,就连河底下某个存在的意识体,都在短时间内被祂镇压了下去!
眼下自然同理。
“好奇我为什么要针对你?”啸月天狼好像笑了,但又像是在哭:“你不该踏入超凡的,好好做一个普通人,何尝不是一种幸事!”
一个顾孝仁在白云港晋升传奇者的时候,出来搞事的死亡领域的大君级化身。
就算是婆罗树母还有其它的载体作用也不大,因为精神领域的权柄最为克制这种情况,几乎就是赤|裸相对,有再多的马甲都没用!
死界君王的仆从。
眼前这只情况下,几乎对方放弃了自己的唯一的优势,选择从两者之间差距最大的一个方面入手。
祂的真灵,竟然能被对方拉入对方的真灵世界?
“不是。”老诸王赶紧说道:“我对上祂,那你怎么办?”
因此,哪位诸王死没死,或者哪位真神是否陨落了,同级别的存在可能还无法判断虚实,但只要是有新的“成员”加入这个法则之力的世界“大家庭”,是一定会被其它同级别的存在所感知的。
这种状态大概只是维持了一息?
可怜的婆罗树母,当搅屎棍搅谁不好,非要去搅祂!
视野之中的一切事物,都出现了层层叠叠的现象,宛若不断膨胀的气泡,仿佛要达到某种极限破碎了一般。
作为精神领域的一位诸王,稷山的老掌教不擅长正面厮杀,也不擅长与对手进行某种碰撞,祂只擅长https://m.hetushu.com.com磨灭对方的精神世界。
算了,想不起来,那就不想了,早晚搞死祂吖的。
随着话语落下,祂整个身子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宛若一轮大日缓缓升起,在无数条灰绿色的巨蟒缠绕下,强行崩断了那些欺身过来的蜿蜒藤条。
“你是打算当个明白鬼嘛?”啸月天狼的语气突然变得阴森:“我不会让你有做鬼的机会!”
因此,顾孝仁也明白,对方一定是在怀疑祂是不是在唱空城计!
就在啸月天狼眸光骤然变得柔软的时候,顾孝仁的声音却轻飘飘的传来。
这对于原国来说,并非是一个好消息。
哪怕是陨落了,这条“线头”或者“线”的法则之力依然存在,或许会被其它的存在顶替,或者成为某种象征意义上的符号,亦或许是等待着新主人来重新继承和接纳,但无论是那种情况,无一例外,它只要诞生了,就无法彻底消失。
这自然是啸月天狼!
祂要直接了顾孝仁的根基。
随着一声巨吼,星河破碎,古路崩离,整个星空都仿佛出现了震颤!
这特么真是要杀身成王啊!
出来撒个欢,弄不好还得把命搭里。
当然了,顾孝仁早就怀疑婆罗树母在死界的本体乃属诸王,此次现身的暗绿色巨人算是印证了祂的猜测,而且,婆罗树母的出现,也间接的说明了,死界的入口已经可以容纳诸王级别的死界生物通过。
祂直接放弃了自己腐朽的肉身,破釜沉舟,说不定做出了以命换命的准备。
祂突然抬起巨大的浪头,在【秩序之伞】的加持下,猛然发出了咆哮声。
这是来自于位格上的差异。
后者淡定的点了点头道:“山人自有妙计。”
等于说,哪怕是此战赢了,祂也几乎没有了任何自由,算是卖身给了祂人。
随着话语落下,祂的额骨在发光,仿佛脑门上骤然升起了一道射线一样。
祂大概明白了,顾孝仁不可能再有什么后手了,因此直接延伸了诸王之域将祂包裹在里面,并且无数密密麻麻,细微极致的“钢针”,已经从无死角的状态对准了顾孝仁,几乎下一秒就能给祂来一个“万箭穿心”!
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因为自身也是以真灵的状态出现在这片空间里的,也就是说,这里可能是顾孝仁最为本源之地,也是祂真灵的藏匿之所。
诸王和大君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位格。
啸月天狼:“……”
“诶,老妖婆,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速来送死!”
啸月天狼:“???”
“废物!”
祂敢拍死顾孝仁,就有人敢拍死整个稷山。
顾孝仁早就明悟了什么!
啸月天狼:“???”
因为位格和真灵有关,只要真灵不灭,这个家伙就不会彻底死去。
毕竟,精神乃是所有事物的根本,若是精神被对方摧毁,无论有多少个分身,多少个化身,亦或许是多少意识体,都好像是无水之根一样,会渐渐变得枯萎,直至消亡。
就像一艘小木船,无论如何撞击铁船,最终碎裂的只会是前者,而不会是铁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