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八十章 神话物质

第一百八十章 神话物质

“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陈丘顿喃喃自语,但紧接着,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些异常。
毕竟是半神级别的理性生物,没有相关因果的干扰,与血脉的牵引,大概是不会出现什么头脑发热的情况的,想要羊舌舍己为人,这简直就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情。
而在这种大战一触即发的事态下,纁玄突袭门之国,会不会成为双方大战的导火索?
但生存的本能让他下意识捏住了怀里的一件事物,随着力量的增大,水压的不断变高,那件东西骤然裂开了一道缝隙,有缕缕幽光从中弥漫而出,驱散了他的某种浑噩状态。
他下意识地进入怀里掏了掏,然后掏出了一块怀表。目光在表盘上看了几眼,男人尝试着扭动表盘,让表盘上的指针与某些特意标注的红色刻度线相连。
没有好处,羊舌大概不会如此卖力。
想到这里,顾孝仁突然察觉到一些异常。
【血肉魔盒】毕竟是慈幼局的圣物,而且在传闻中,它乃是装载了慈幼之王血肉的木盒,但之前慈幼局的死对头灵枢急备会却在暗中推波助澜,让【血肉魔盒】沦落到了稷山灵修会的手里,用以吞噬那位门之国已经陨落的半神的超凡特性,并且,有大量的传说生物将目光注视在了【血肉魔盒】身上,这显然是有些说不通的。
“哗啦——”
伴随着陈丘顿半解释半试探的询问,那个庞然大雾竟然诡异的笑了出来,伴随着宛若沼泽般的流体震颤,某种魅惑之音缓缓传递而出,瞬间就让他失去了反抗之力。
“态度?”顾孝仁与羊舌对视道:“除了对纁玄袖手旁观的态度,还有什么?”
“你又找到了新成员?”顾孝仁忍不住问着。
更何况,光是从这个不知名的庞然大物显露出的恐怖威势来看,就显然不是他目前所能抗衡的,对于这种很有可能是传说生物的存在,陈丘顿有些谨慎地说道:“此地可是阁下的领地?若是在下误闯贵地,请勿见怪。实在是之前被|干扰了记忆,还被大雾m•hetushu•com.com困住了荒山上,最后荒山崩裂,我与同伴走失,不知道怎么的会误入此地的。对了,阁下可看到了我的那些同伴?”
一块被河沙埋没的石碑被掀起,露出了上面刻画的古怪文字。
用力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水珠,他目光谨慎的朝着四面看去,然后挑选了一个方向,从河水里游到了某个植被茂密的岸边。
都不敢掀起一场局部的传说之战,当然不算强烈。
“凡人……”沙哑的声音从那个庞然大物的身上响起,宛若深渊恶魔的魅惑之音,似乎能让人瞬间放松放下执着的一切。
“咕嘟咕嘟——”
传说生物大多都是利己主义者,除了少数像金匮那样有抱负的正统神明,某些传说生物不掀起什么浩劫,就已经算是一位好神了。
“但探查毕竟只是探查,如今,祂怕是已经亲临门之国了。”顾孝仁眯了眯眸子。
“新鲜的载体……聊胜于无啊。”
随着绿光和符号在某种牵引下进入识海,某些记忆碎片也开始重组了,坐在石头上的他神色怔了怔,过了好久才打了个冷颤,男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当然,顾孝仁也是有所猜测的。
顾孝仁不知道灵枢之王的其它陵寝在哪里,但势必是围着周遭几国这个节点的,说不定与那位龙王的封禅仪式相互映照。
“当然是稷山灵修会的那只老泥鳅。而之前也和你说了,我们和那只死泥鳅可是对头。”
好像通体都是黑色的,犹如一座黑色的流动巨山,只有两个冒着绿光的眸子透过雾气,宛若两道神光一样,带着无可匹敌的压迫之力,朝着他缓缓地凝视了过来。
“比如稷山那边。比如战争教派。”羊舌缓缓地说着:“你以为那位老泥鳅会察觉不到自身的处境吗?事实上,早在布局这一切之前,祂就已经开始了自救之旅。这场封禅仪式所面临的意外因素,会比想象中的还要大。某些传说生物毕竟是有阵营的,彼此之间素有仇怨,和图书或者相互敌对,有的不想那只老泥鳅封禅成功,自然也会有不想者的对头出现,就算是反过来帮那只老泥鳅渡过难关也不意外。毕竟对头的对头就是朋友嘛。”
栎园半神那枯瘦如柴的头颅转了转,凝视着触须之山内的某个冒出黑雾的八角木盒,一双神异的眸子顿时释放出了一种恐怖的华光。
这位号称万物生殖,椿树之王,无主则枯,繁衍与生命领域的传说生物,对于浮屠江内闯入的异物,骤然升起了警惕之心。
说到这里,羊舌看了顾孝仁一眼:“不过,不想那只老泥鳅活下来的可不止我们天文会一个,有许多不想祂活下来的传说生物和隐秘组织,都是作为某种预备力量存在的。而我们都是用来面对那些‘意外’的。”
随后才在周遭挑选了一些不算干燥的枝叶,升起了一个小火堆。
“慈幼局难道还会告诉我们这些不成?”顾孝仁摇了摇头。
羊舌似乎是知晓不少东西的。
果然,羊舌淡淡地笑了笑:“当然是一点神话物质。”
但二者一无所获,无论是传奇者顾孝仁,还是大荒落流派的半神羊舌,二者之间都无法靠命运长河窥探什么。
他好像和武官处的其它人走失了?
大口的灌了几口冰冷浑浊的河水,他用力的晃了晃头,然后闭上嘴巴,又努力的施展手脚,渐渐地从河底缓缓升起。
“为什么?”顾孝仁眯了眯眸子问:“冥王和那条老泥鳅有仇?”
陈丘顿意识恍惚,竟再次变得浑噩了起来。
“这是冥王的意思。”羊舌站在那里,淡淡地说道:“祂说了,那只老泥鳅必须死。”
这让他骤然升起了警惕之心,也联想到了之前所发生的那些异常。
“当然是什么都不做。”羊舌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家伙自己找死,我总不能陪着祂一起死吧?大不了我们天文会换一个新成员嘛。”
“轰隆隆——”
只是,面对稷山灵修会,面对不知道多少个注视的目光,以及某些大佬的暗中布局,这家伙在门之m.hetushu.com.com国的优势还能有几分?
沙哑的声音缓缓传递在河面,然后那个庞然大物开始往下沉,但宛若沥青般的黑色触手却从河里蜿蜒了过来,宛若一条黑色巨蟒将岸边浑噩的陈丘顿重新拖拽至了河里。
“当然。”羊舌点了点头说着:“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河底暗潮涌动,掀起了阵阵涟漪。
因为空气太过潮湿的缘故,火堆冒起了白色的浓烟,但好在半空中都是弥漫地的白色雾气,白色浓烟与雾气混合在一起好像并不引人瞩目。
“也说不准。”
“没错。”羊舌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拦住一位半神,就能得到一点神话物质。”
“不过,我今天来可不是光和你说纁玄方面的事情。”羊舌看了顾孝仁一眼,眯了眯眸子说道:“今天来寻你,还有传达我们天文会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
那庞然大物顺着宽广的河床,开始朝着前方的某个方位缓缓驶去。
是故夫欲攘外者,必先安内。
慈幼之王的血肉出现在灵枢之王的复活仪式里面,明显有些异常嘛,又不是在复活那位慈幼之王!
门之国的域之节点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入侵,如今就连压制的【血肉魔盒】都出现了异常暴动。
与此同时,某个宛若古藤交织的触须之山镇压在水面上,感受到这条大江的某种异动,骤然露出了密密麻麻,犹如老树盘根的枝干。
跌落至冰冷的河水中,身形开始缓缓地往下沉去。
白云港的某座高塔上,顾孝仁转过身,目光看了羊舌的意识投影一眼:“这个关头祂竟然去了门之国?”
“传闻毕竟只是传闻,至于里面装着谁的血肉,这个大概只有当初装的家伙才知晓了。”羊舌神秘的笑了笑:“而且,当年慈幼局的相关教义被更改,慈幼之王与灵枢之王又接连失踪,这两位女性诸王之间的恩恩怨怨,又岂是一两句话所能说的清的?”
“一点神话物质?”顾孝仁好像听到了新的知识点。
顾孝仁想了想,若有所思地说道:和图书“【血肉魔盒】这种圣物被夺,慈幼局虽然震怒,但反应好像并不强烈。”
鬼才想认识。
……
……
“比如?”
——浮屠江。
“趋于某种血脉联系,祂大概是感应到了门之国那位的超凡特性在缓缓消失,那位已经要撑不住了,纁玄大概是不得不救。毕竟去晚了,祂的那位兄弟大概就再也活不过来了。”羊舌笑了笑说着:“而且,如今的纁玄是有能力破开稷山灵修会的信息封锁的,以天文会成员的天体手段,隔空投射某种意识投影探查门之国的相应情况,还是不难做到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这种事情,慈幼局或许会更清楚些。”羊舌如此说着。
明显是有太多传说生物的插手和干扰,导致关联那片区域的命运之河一片浑噩,如今就算是大荒落流派的大君都难以推算事情的下一步发展了。
嗯,对于羊舌这种说法和表态,顾孝仁毫不意外。
但顾孝仁考虑的是,如今事件的起因和动机似乎都已经有了,而且相关元素也已经达成了,无论是稷山灵修会的龙王,还是灵枢急备会的灵枢,以双方为首涉及到了诸多算计,都已经到了掀盖子的地步了。
随着表盘的转动,一阵机械的扭动声微微响起,随后,表盘上骤然冒出了一阵诡异的绿光,绿光里也掺杂着一些特殊的符号,缓缓地钻入了男人的眼帘里。
纁玄与门之国的那位毕竟是兄弟,而且一同创建了浮屠教派,在门之国中,尤其是那位最高留下的来的域里,祂显然还是占据一些优势的。
“噗——”
“哗啦啦——”
……
“纁玄去了门之国?”
……
他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
陈丘顿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开始在这片陌生的环境扫视。
“呼啦啦”的一阵水花乱响,粗旷刚毅的脸颊露出水面,满是大雾的河面也开始荡起阵阵涟漪。
“嗯?”
但他并不在乎这些,而是将外衣脱掉在火焰上烘烤,然后就坐在火堆旁的一块石头上,一边用木棍拨弄和图书着燃烧的枝叶,一边默默地想着一些事情。
他皱了皱眉,忍不住看了虚空一眼说道:“你说,纁玄会不会是被|干扰了还不自知?”
不过。
“看看慈幼局的反应就知晓了。”羊舌淡淡地说道:“上次慈幼局的那位半神来到了白云港,与稷山灵修会的半神在东海打了一场,大概就能说明某些东西了。”
意识愈加模糊,就连曾经的记忆都是一片浑噩,所有的片段都仿佛支离破碎的玻璃碎片,搅动着整个太阳穴隐隐生痛。
“那么,纁玄方面你打算怎么做?”顾孝仁问了句。
“天文会能从中得到什么?”顾孝仁问着。
明显是某种超凡物品的怀表被重新合上,然后郑重其事的塞入了怀里。
骤然的转过身,陈丘顿看到了雾气氤氲的河面上冒出了大量的气泡,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浮上来一样。随着某个漆黑的轮廓破开水面,一个隐藏在雾气中的庞然大物渐渐显现在眼前。
嗯,搞了半天,天文会属于收了钱的,与某些家伙达成了临时的利益联盟?
“啪——”
“不知道。”羊舌淡淡地说着:“我并不清楚冥王为何会站在那条老泥鳅的对立立场,嗯,但根据我的猜测,这很有可能是祂与某些存在达成了什么协议,而我们大概只是作为预备力量,去防范某些可能发生的意外。”
“【血肉魔盒】?”顾孝仁突然想到了【血肉魔盒】这件传说物品,他忍不住看了羊舌一眼,略显疑惑地说道:“你觉得,【血肉魔盒】这件东西对灵枢急备会会有什么用?”
“被|干扰?”羊舌眯了眯眸子,目光同样投入了虚空,似乎也在窥探。
“所以天文会也要参与这种事件?”
脚步在河沙中踩着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他拨开杂草,然后选了个地方,清理了一片空地。
有的东西忘了,但有的还没忘。
灵枢之王的陵寝被打开是瞒不住某些家伙的,若是没有到了掀铺盖的地步,灵枢急备会是绝对不会仓促打开这位诸王的陵寝,而且一连打开九座。
顾孝仁白了祂一眼。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