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复活祂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复活祂

“不。”阿泰神情坚定地说道:“这桌菜我一定要亲手来做。”
虚空之中阴云密布,雷霆闪烁,狂暴的能量与某种残存的幽暗之力撞击在一起,将整个云国的信息领域撞的支离破碎。
那生动的面容,几乎让顾孝仁认为遇到了某个得了侏儒症的女流氓头子。
顾孝仁还没有进入顾公馆,就被某个家伙在外边截住了。
毕竟,每一位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家伙。
这应该就是灵枢之王墓的某一个了?
此时,龙豆豆。
什么情况下灵枢急备会才会破开灵枢之王的墓穴?
而灵枢急备会会有什么核心利益存在呢?
嗯,大概是一种抒发|情感的特殊方式。
不过,这种被他加持了干扰之力的“侦查工具”,能跟着一位半神,直到现在才被发现,已经超过了他的预计了。
因为顾孝仁又感受到了一种几乎毫不掩饰的力量,正从远方投射过来,似乎正在注视着那两位交谈中的半神。
顾孝仁心中一动。
因为没有既得利者,每一位出手的传说生物大概都血亏。
单单是在超凡力量管理委员会的时候,顾孝仁动用了传奇级别的干涉之力,就已经可以对那位罗先生造成无形中的脏腑渗透了,以阴符经衍生的干涉之力,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大效应,那位罗先生想要完全摆脱这种力量的持续渗透,最少也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
“轰隆隆——”
与此同时,远在白云港的顾孝仁微微皱了皱眉。
这家伙毕竟是位转生者,而且前世还是混乱领域的某位半神,不能与寻常的孩童相提并论,若不趁着它刚刚出世磨磨它性子,待它长成之后别说无法无天了,祖坟的骨灰都能给你扬了。
顾孝仁想了想,似乎若有所思。
哦不,那托……绷紧了小脸,直愣愣地盯着面前黑漆漆的土层。
“轰隆隆——”
“真是屡教不改。”顾孝仁皱了皱眉,无形的干涉之力发动,直接将对方禁锢在原地,然后手掌一番,隔空将对方拍入了地下。
……
这位稷山灵修会的半神,大概率是没看黄历的。
无论是稷山灵修会的半神m.hetushu.com.com,还是那位传奇者都处于顾孝仁的隔空打击与控制范围之内,但搞定了这两位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因为稷山灵修会毕竟还存在,那位龙王也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中,对方仍然有能力向云国派遣高端力量。
吗的,一双杀人的手,你不好好练习砍人,做个毛的菜啊!
……
但既然能隐忍下来,舍弃了自我心像,自然是察觉到了双方的巨大差距。
但顾孝仁却痛苦的捂住了额头。
而所谓的开始,大概才是真正的结束。
而且,对于那位灵枢急备会的半神,与那只圣猫的目的,他也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这就是第九座墓穴?”
对方是一个梳着冲天小辫的女童,它嘴角勾起,露出一嘴白牙,略显婴儿肥的脸上,也尽是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过,他如今震慑的并不是这位罗先生,而是隐藏在某个域中的那位半神。
阿泰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去准备一瓶好酒,并且亲自做上一桌下酒菜。”
嗯,它似乎有点慌了。
顾孝仁想了想,然后骤然想到了某位存在。
似乎是某种庆祝仪式?
“你会做菜?”顾孝仁皱了皱眉。
顾孝仁听了,轻轻地点了点头,报以回应。
更何况,顾孝仁还察觉到了另一个熟悉的气息。
果然,没过多久,顾孝仁就在云国北方察觉到到了一片缓缓出现的,密度极高的物质能量团。
而且,这位传说生物的气息竟然稍稍有些熟悉。
“喵……”
与此同时,察觉到了某种警告的幽影之神微微起身,如墨汁般的黑色流体渐渐蠕动,整条墨河都变得动荡了,祂的目光却瞬间投入了虚空之中,隔空窥探了一眼。
那物质能量团含而不散,仿佛是一个不断吞噬能量的漩涡,内部的压力极为惊人,而且在顾孝仁的感知中,某种诡异的力量强迫着周遭许多粒子都进入高能量子态,仿佛是某种黑洞的状态一样。
想到这里,顾孝仁挥手迸溅出一道神光没入苍穹。
甚至顾孝仁还不由得阴谋论的想着,灵枢急备会是不是打算连同多股和图书势力,准备窃取那位老泥鳅的“诸王之果”,然后趁着机会利用“诸王之果”复活那位灵枢之王?
就是在他离开白云港前往云州的时候,遇到的出手救了叶家姐妹的那位灵枢急备会的半神。
若是针对慈幼局,顾孝仁毫不意外,但如今这种状况的出现,让他察觉到了某些异常的端倪。
在晋升为传奇者之后,顾孝仁已经可以左右一国的局势了,尤其在面对稷山灵修会的半神和传奇者的时候,他可以对对方形成巨大的威慑力,甚至形成某种压制。
是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
顾孝仁想了想,也只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位大君级别的传说生物,以这种公开的姿态进行远程威慑,这是想要干什么?
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他连忙摆了摆手阻止道:“算了。不要亲自动手了。还是让顾叔派人去准备吧!”
感受到这种从未感受到的诡异状态,顾孝仁若有所思。
上下左右,前前后后,都是贴附的泥土,仿佛是一个漆黑狭窄的禁闭屋,那托不光不能活动,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发出,而四周却是潮湿的土层和无边的黑暗。
哪怕开启众妙之门拉入一位传说生物进入灰雾宇宙,同样要消耗传说之力和某种权柄的力量,关押一位半神也并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毕竟是在占用自身的相关资源,而且目前还弄不死祂。
因为灵枢急备会的核心利益,自然就是那位灵枢之王啊!
但这片荒芜之地,今日却重新有身影再次踏足。
为什么不中午出门?
从来就没有什么神去干扰和阻止封禅仪式的发生。
不过,俗话说的好,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只是,在如今这种情况下,灵枢急备会竟然打开了灵枢之王的墓穴?
而在这之前,稷山灵修会的那个老泥鳅也在准备的封禅仪式,两者之间的活动在同时展开,显然不是巧合所能说的清的。
里面蔓延了一阵对峙般的压迫之力。
这是权柄方面的力量。
只是,灵枢急备会怎么会与稷山灵修会起了什么冲突?
而如今顾孝仁的威慑含而不发,手中高举大棒却不落下www•hetushu.com•com,有时候却比落下要管用的多。
……
对于外援来说,要小心对方极限一换一。
水巨人的背后也突然冒出了一只相对小巧的身影,似乎在对水巨人的言语做出回应。
联想到当初灵枢急备会积极的派出传奇者参与伏击黑黄芪,然后又接连参与了破坏苍白之蛇的复活仪式,如今看来,期间的种种迹象表明,好像某些布局在这之前早就已经开始了。
这种威慑足以让他明白什么
黑猫琥珀色的眸子同样遥望着面前的天都峰,一张肥胖的脸颊,竟然露出了人性化的某种情绪。
——复生。
就算是顾孝仁能想办法凑出一批高端的外援来群殴这位被拉入的半神,也是一种得不偿失的事情。
原来所有的神都在等待着仪式开始。
对方竟然直接穿墙而过。
这里面无不暗示着,灵枢急备会伙同多股势力,包括原国在内的力量,一同在暗中布局谋划。
只是。
顾孝仁很清楚,这位不知名的大君一定不会是那位龙王。
但这种事情好像怎么想都不可能,因为这并不是一位理性生物能做得出来的。
就在顾孝仁考虑着,找什么借口躲过这一劫的时候,脑海之中却突然察觉到了海外,有某种恐怖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接近云国的内陆。
随后阿泰的身影才出现在房门之中。
竟然是只黝黑肥硕的黑猫。
真当他不想干顾孝仁吗?
灵枢急备会的死对头是慈幼局啊!
呃,虽然目前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干扰了,但他同样也无法对半神级别的传说生物造成伤害。
但先关它两天再说。
与此同时,顾孝仁暗中释放了一些曾经被某种力量扭曲的“侦查力量”,遥遥地跟在那位半神的屁股后边,想要看看那位灵枢急备会的半神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
竟然是灵枢急备会的那只圣猫。
“教、教主大人!”骤然察觉到这种动静,然后第一个出现的却是虚化的小阿飘。
“轰隆”一声巨响,大地出现了一个深坑,四周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想到这里,顾孝仁看了小阿飘一眼:“我有要事要出去一hetushu.com.com趟,你告诉阿泰一声,做好了饭菜不用等我了,你们先吃吧。然后,那个小混球被我定在地下,今后两天不要去搭理它,这个小家伙也该磨磨自身的戾气了。”
这几乎就是一个插着无数吸管、不断摄取墨河快乐水的臃肿宅神的形象。
难道是替叶家姐妹找场子来了?
嗯,经过了不同存在三番两次的威慑,如今稷山灵修会的那位半神骤然变得十分低调,甚至连周身散发的气息都开始渐渐收敛了。
就在这个时候,水巨人仿佛终于察觉到了身后的东西,无形的力量蔓延而出,某些“侦查工具”顿时爆碎来开。
要是打架的话,灵枢急备会应该不会带那只黑猫前来。
而对于顾孝仁,某种控制能力对他来说同样是负担,会消耗大量的传说之力,甚至还会占用一定的权柄,哪怕是同样站在限制稷山灵修会的立场上,但损神不利己这种事情,好像并不值得提倡。
而且,为此甚至还出动了大君这种战略支柱,这定然是关乎到了灵枢急备会的核心利益的。
白云港数百里外的某个城镇中,一道恐怖的气息骤然降临了这里,然后爆发出了一阵能量涟漪,那位传承馆传奇者的域,似乎是被某种手段暴力破开了,然后某道水元素凝聚的身影投射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交谈的双方似乎达成了什么初步协议,顾孝仁曾经见过的那位水元素凝聚而成的半神骤然离开,然后朝着云国北方缓缓飞去。
祂怎么又来到了云国?
这个时候那就不是什么熊孩子小混蛋了,那可就变成了混世魔王小魔头了。
不过,那位大君既然是随着灵枢急备会的半神而来,那么哪怕不是灵枢急备会的大君,那也应该和灵枢急备会有些关系的。
更不要说面对如今的传奇霸主顾孝仁了。
竟然是一位大君的隔空投射?
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以前,被某种黑暗料理支配的恐惧。
一个分外庞大的水巨人破开云雾,径直落入了天都峰的某地,然后那巨大湛蓝地眸子,缓缓地凝视着高耸入云的天都峰。
嗯,顾孝仁直接将对方当成了钉子,径直的钉在了地下深处,并且和_图_书,还以干扰之力禁锢了对方的活动能力。
大家都是超越世俗的非凡生物,同样是可以活上千秋万载的存在,人家传奇者罗先生不需要面子的吗?
顾孝仁站在白云港的某处高塔,隔空遥望远处,也在暗中将力量投射了过去,以某个二五仔为坐标,远程监控着双方的动静。
而顾孝仁最终没有选择对这个家伙出手的原因,是因为眼前的局势毕竟还在他的控制之中。
但这两位所属不同派别的半神好像没打起来。
……
只是没过多久,这种动作就平息了下来,幽影之神宛若一只没睡醒的狗子,就那样径直的凭空一趴,无数黑色丝线连接墨河,然后就任由外界它洪水滔天了。
“仁哥儿!”阿泰的神情稍稍有些激动,忍不住问着:“你的仪式?”
好家伙,上午的时候顾孝仁刚刚隔空威慑了一番,然后下午就来了一位半神、还有一位大君的瞩目,同样对稷山灵修会的那位半神进行了威慑。
……
嗯,看着自己的发小,以后发优势先一步成为传奇者是一种什么体验?
还有黑黄芪身死,【血肉魔盒】的被夺的相关谋划,这里面说不定也有着灵枢急备会的筹谋,以及羊舌所说,这背后牵扯到的大批传说生物。
“妖泥噶了哈!”
因为对方威慑的对象乃是稷山灵修会的那位半神!
云国北方边境与邻国接壤的那片区域有一座名叫天都峰的山峰,方圆百里渺无人烟,终年大雾不散。
看着阿泰转身离开,似乎去准备了某些食材,顾孝仁差点夺路而逃。
大概没有什么比复活那位灵枢之王还要重要的了。
“咦?”
毕竟,灵枢急备会的那只圣猫可是与灵枢之王关系不浅的,而且,除了灵枢之王,顾孝仁想不到还有什么存在,能影响到灵枢急备会出动半神和圣猫,甚至包括背后遥遥注视的那位大君。
而如今灵枢之王的陵墓被一座座打开,是不是说明那位老泥鳅的封禅仪式也已经准备开启了?
不过是一个刚刚出世的转生者,或许先天携带的某种力量要比普通的超凡者要强的多,但哪怕是遇到了一位处于鼎盛状态的传奇者,这个小混蛋怕是都打不过。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