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七十章 传说之源

第一百七十章 传说之源

真当他出现在这里只是偶然呢?
肯定是有人暗中付了钱的。
而顾孝仁利用天体权柄的衍生物,将意识投放在了某个陌生的地方,但视野和听觉却被某些天然的、或者已经被传说生物涉及了的、甚至掌握了的权柄所屏蔽干扰。
但他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嗯,那定然就是被某种东西干扰了。
这种视觉体验与在灰雾宇宙里没有什么不同。
什么?是稷山灵修会的歪嘴龙王的干的?
“把那枚蛋带走。”
因为这可是古笪国的钱币上,明目张胆拓印的传说形态,乃是古笪国的最高神,那位古笪之神宣传的外在形象。
他只是感觉到了深深地警惕。
嗯,根据常年请客吃饭的丰富经验,顾孝仁瞬间猜到了问题所在。
但现在的问题是,就好像他没有钱,去吃了一顿饭,结果对方还让他吃了,也没问钱的事情。
没错,如果顾孝仁真身在此的话,估计不过了多久阿泰他们能摆上一百多桌。
顾孝仁控制着意识体缓缓转身,然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斜坡,上面还趴在一个东西。
显然,顾孝仁好像在某个有意者的干扰下,闯入了案发现场。
估计就是了。
有点像虫洞。
权柄之间会相互依存,也会互相干扰。
当然,这种解释顾孝仁是不信的。
这岂不是变相的增强了某些能力的施展范围?
人家稷山灵修会吃肉,我喝喝汤不过分吧?
天文会决定将这枚蛋救下来,并且引走了稷山灵修会的某些力量。
但体内的传说烙印却突然光芒大涨,护住了身形,也在一瞬间驱散了某种负面状态。
顾孝仁只是考虑了瞬间,就将血池里的那蛋卷走,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想到了这一点,顾孝仁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过,这件传说物品的作用有些复杂,但大抵上概括一些,也就是利用宇宙间无所不在的宇宙天体充当媒介,相当于一种天体接收器,外加一些定位、投影、信息交流的相关作用。
与此同时,【浑象】内部的神秘仪式也在不断运转,形成了某种转化核心,而来自于宇宙深处的某种神秘力量正在源源不断的注入了【浑象】内和_图_书部。
现在蛋在顾孝仁手上,羊舌以双方距离太远为由,暂时让他来保管。
难道是那位白虎诞下的卵?
【传说之源】
……
难道是压在下边了?
天体权柄无法增强他在这两个领域的相关权柄,因为它不曾涉及。
但天体力量的权柄开始直指,将光芒折射,重新投向了大地。
是羊舌。
好吧,顾老二也飘了,竟然敢与传说生物相提并论了。
顾孝仁微微一愣,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玩意儿无处不在,有人称呼它为权柄,有人称呼它为法则,还有人称呼它为道。
好吧,现在的顾孝仁只是一片光影,大概也没有所谓瞳孔一缩的这种表现。
在肉眼难以窥视的意识领域里,顾孝仁的意识已经进入了【浑象】内部空间,观摩着无数神秘繁杂的法阵与符号,包括一些勾勒出【浑象】内部空间的象征性质的丝线,以及某种神秘仪式不断转化的恐怖能量。
但斜坡上面盘踞的那只巨大的生物,依然让他稍稍有些惊奇。
还是与他一样只是意识投影?
但有了【浑象】,和“千里眼”和“顺风耳”,他不光可以将意识投影弄过来,甚至可以聆听和观摩眼前的场景了。
他尝试着标记了某个石头,然后施展“大传送术”,嗯,眼前的石头果然不见了,进入了灰雾宇宙的内部。
估计平时那位白虎会将它当作父神一样供着。
可惜了。
这玩意儿是那位白虎的子嗣?
因为他的等级不够,自身的能量标准没有达到所支撑那种状态的平均线。
顾孝仁摩挲着下巴,看着满地的金色虎血,默默地陷入了沉思。
听起来好像很寻常,但细细思量,这可是涉及到了利用天体运动的能量运转方式,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权柄,而能运用宇宙间天体力量的权柄衍生物,明显不是羊舌一个半神能弄的出来的。
人家半神的传说形态都是藏着掖着的,你倒好,直接印钱币上,印国旗上,充当国家标志,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谁啊。
羊舌解释说天文会赶到古笪国的时候,古笪之神就已经陨落了,只是在陨落之前诞下了这枚蛋m•hetushu•com•com
十几分钟后,血池几乎被掏空了大半,但就在金色的血池中央,顾孝仁却看到了血池露出来的一个蛋状物质。
人家歪嘴龙王辛辛苦苦带着一帮小弟打天下,还不是为了这点东西?
因为他发现这片区域应该是有生命存在的。
但相对来说,应该是可以的吧?
估计乃是那位古笪之神的所有家底儿了,还不知道是攒了多少年的。
这让顾孝仁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天体权柄衍生的能量,好像不要钱一样满地洒。
而顾孝仁耗损的是锁定和打开“门”的相关力量。
……
——略枪。
第一次使用【浑象】的意识投影就出现在了古笪国,还巧不巧的出现在这只大老虎的身边,而且,那些狩猎这位古笪之神的稷山灵修会的相关力量也没有了踪迹,估计是脱不开身吧?
传说生物的体内肯定是有传说之力的。
当然,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因此,五千与阿经利用子嗣之卵负责尝试着捕捉和储存传说之力,而顾孝仁开始处理那湖泊般的金色虎血。
其实施展了如此之久的传送技能,顾孝仁自然已经对这种传送方面的原理,有了一定的了解,就像漩涡能够让局部水面跟水底离得更近一样,能够让两个相对距离很远的局部空间瞬间离得很近。
飘了吧?膨胀了吧?
老板就是大气。
泡酒可是大补啊。
但顾孝仁自然是拥有相关权柄的事物的。
视野里大概里大概是灰茫茫的一片,好像没有任何灯光的黑夜,但在意识的探寻和反馈之间,依然能感受到外部传递而来的生命气息。
果然,就在顾孝仁收回两本传说之书,打算离开的时候,【浑象】的一端传来了某个熟悉的声音。
因为这分明就是传说生物的战略“能源”,还是一个“能源油矿”的产量结晶。
败家啊。
而正巧,顾孝仁这个时候激发了【浑象】的能力,被天文会感应到,然后便将他的意识投影引渡了过来,准备利用他带走这枚蛋。
想到这里,他的意识开始检查着【浑象】的状态,果然从【浑象】内部感应到了恐怖的能量和*图*书不断倾泄,开始朝着他的投影体堆砌,以维持某种庞大的能量开支。
嗯,这一刻,顾孝仁突然想到了某个软饭硬吃的大场面。
是权柄吗?
难道空手而归?
好像有一些牛逼的存在,正在非法狩猎这只野生的大老虎。
若是刨除几件传说物品本身自带的相关权柄,以顾孝仁目前的等级也是搞不定的。
与此同时,雾气之中还飘荡着某些绯红色的丝线。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那是战争之神曾经用过的七把武器之一。
祂的全身到处都是恐怖的伤痕,胸膛也被出现了一个幽深的巨大坑洞,里面是粘稠的黑色液体,嗯,估计能将一座小山峰塞在里面,还能转个圈。
仿佛就是一台精密的仪器,但它的运转方式与所涉及到的超凡领域,顾孝仁目前还无法理解。
眼前的场景是一片鸟语花香的丛林模样,到处都是近百米高的树木,以及茂密的灌木丛,但不知道为何,有不少树木好像被犁了一样,到处都是木屑和折断埋入土层的高大植被。
吗的,肯定是馋我的“身子”。
但五千和阿经二者的能力可以使用?
顾孝仁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大传送术”,也就是开启众妙之门,进行相关标记和传送的问题。
不不不。
这只无比巨大,一只爪子几乎能掀翻一条鲸鱼的庞大大物,似乎已经没有了气息。
有淡淡地白雾从大老虎的身上不断向上蒸发,宛若煮沸的开水,然后弥漫了这片山林。
嗯,这一刻,他大概可以推测到,某些传说生物的意识投影之术是怎么个原理了。
不要问顾孝仁是怎么猜出来的呢?
这就是天体权柄的力量?
眼下竟然被天文会捷足先登了!
这还有王法吗?这还有法律吗?
嗯,要不是顾孝仁拥有鉴定技能,他差不多真信了。
嗯,二者之间默契的没有揭开这层遮掩的面纱。
没过多久,一片宛若原子吐息般的光柱从远处落下,瞬间击溃了这片山林,空间内的一切都变成了炙白的光芒。
问了就是眼前这头白虎的样子太过扎眼了。
他开始尝试用意识连接操控【浑象】,【浑象】内部庞大繁杂的神秘仪式开始启动https://m.hetushu•com•com,在某种象征符号的牵引下,顾孝仁的意识顺着宇宙天体散发的力量,来到了茫茫宇宙之中。
或许是等级不够。
因为“全知全能”的相关特性,顾孝仁身上的能力不知凡几,但他尝试了一下,发现除了五千和阿经二者的能力因为品质过高可以使用之外,其它的能力都会受到莫名的干扰,这让他若有所思。
估计是等着吃席吧。
他忍不住瞳孔一缩。
毕竟,在丛林里刚刚恢复视野,一回头,就发现一只大老虎凝视着眸子盯着你看,嗯,请问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你以为顾孝仁会感受到顾老大般的快乐?
【描述:古笪国信仰之力转化而成的传说之源,乃是传说之力的凝固状态】
不过,这玩意儿好像对顾孝仁更有用啊!
顾孝仁没有惊异,神色也还算得上平静,但默默地感受了一会儿之后,他若有所思。
是那位歪嘴龙王的吼声?
我读书少,不要骗我。
【品质:传说】
想到这里,顾孝仁尝试着从意识神国里掏出子嗣之卵这件传说之力的储存器,然后利用五千与阿经来操控,吸纳和捕捉周遭溃散的传说之力。
因为这玩意儿就是一层膜,只要捅破了,做过一次大概就能明白内中玄妙。
半个小时后,睁开眼睛的顾孝仁看着眼前的这枚巨蛋,一脸古怪。
这一天的下午,阿泰等人继续上课,顾孝仁则把玩着手里的【浑象】,偶尔轻轻抛起,让【浑象】漂浮在半空中,然后瞬间膨胀变大。
因为这头大老虎显然不是普通的生物。
那是眼前这只大老虎流出来的金色血液汇集而成的。
嗯,对方好像是砸断了一座山,然后硬生生的犁出了一片斜坡,最后趴在到处都是插着乱七八糟的断树,以及新形成的山丘上,默默地瞪大了诡异的眸子。
就在顾孝仁准备探查的时候,骤然听到了一阵龙吟般的吼叫弥漫在天边,这种吼叫几乎让他头痛欲裂,甚至连意识投影都出现了失真,仿佛要破碎开一般。
不过,他现在的状态是意识投影,估计也带不走吧?意识投影能使用相关能力吗?
“这是我的附属金卡,拿去开心一下。”某个神龙见首不见尾hetushu•com•com的会长一脸娇羞。
但顾孝仁考虑的是这件物品对于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增幅性作用。
这下好了,人家直接找上门来了,围猎半神,最后不得扒皮抽骨啊。
顾孝仁围着白虎绕了几百米,嗯,一个面都没绕完,他就直接漂浮起来,从高空寻找,但愣是没有找到虎鞭在哪。
自然而然,距离越远,这种锁定与打开的消耗能力愈大。
很显然嘛,他应该是在一次无意之下,和别人有意之下,参与了一次天文会的社交活动。
在意识回归不久之后,顾孝仁就联系了羊舌。
难道祂的真身就在古笪国?
但无论那位龙王在与不在,顾孝仁都十分清楚,眼下这地方是不能再呆了,因为这可能就是撤离信号。
不过,眼下来都来了。
下贱。
而在斜坡的下边,一个汇集了金色液体的小湖泊散发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不然,某些传说生物是如何利用投影来战斗的呢?
而且,若不是他现在只是一个意识投影,而且还有传说烙印的保护,看到眼前这种场景肯定是想都不敢想的,转身就跑。
完了,估计会便宜别人了。
但眼下。
从本质上来将,顾孝仁是没有能力,从数千里,甚至万里之外将一件东西标注,带入灰雾宇宙内部的。
他掏出了“千里眼”和“顺风耳”,同样是两件传说物品被激发,顾孝仁远在不知何处的意识投影,终于可以被相关权柄弥补不足。
嗯,好大。
顾孝仁的意识好像经过了一个三角形的仪式转化,然后出现在了一片陌生的区域之中。
不过,他果断的开始尝试利用投影状态施展一些能力。
哦,那没事了。
他忍不住想起了从战争祭司那里得到的那枚枪头,还有从云国国库里发现的那枚枪身。
至于其它的问题,羊舌罕见的支支吾吾,不肯吐露实情,嗯,顾孝仁就清楚了,这件事情祂大概率是做不了主的,所以没法说。
那些所谓的诸神,祂们所观摩总结,甚至想要掌握的权柄,无非就是某种事物的运转方式。
尸体是肯定不能动的,因为里面还有那只大老虎的超凡特性,别说他根本搞不定这种庞然大物,就算是能搞定,谁知道对方会不会突然活过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