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作者:拉布拉咔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认知理论派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认知理论派

连肚子都填不饱,还有心思学习什么思想吗?
经这人提醒,众人顿时想到了那两个外来的小神医。
一连好几天,阿文阿武都没睡好觉,直到将最后一位患者送出门,两人才顶着个黑眼圈回到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呼呼大睡。
顾孝仁想了想,没有干预这些的讨论,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意识神国之外。
屋子里的老妇人打开门,看到两个背着巨大包裹的陌生年轻人。
小文小武听了忍不住笑了。
嗯,这自然就是【齐民要术】的相关权柄。
“我们不是……”年轻人刚想反驳,但身后的同伴却拉了他一下。
【受损严重的略枪】
自然而然,在真正的大资本家和总督的强势压迫下,某些相对较小的小资本家就得割肉大出血。
“是了,是了,都入秋了,地应该也是种不了吧?”
但总督手里毕竟是有不俗的力量的,而且能自立一方,后边肯定也有大量的利益阶层在支持。
“还不是那些王八羔子,给钱都不要,非得要粮食抵账,不抵就断我们的货,但现在云州的粮食都快卖上天了,我上哪给他们搞粮食去啊?”
“传授先进思想?”老妇人眨了眨眼睛,想了半晌,才恍然道:“你们是传教的吧?”
而在礼堂的最中央,还挂着一个巨大的条幅,上面写着“认知自己,认识这个世界。”
……
“小神医帮俺爹只好了眼疾,俺去看他们用不用帮忙,俺也有一把子力气。”
果然,那老妇人继续说着:“以前也有神庙的传教者来我们村子里传教,好像叫什么白的,不过,自从这两年村子粮食减产,交不上租,也上不了税,甚至饿死了人之后,就在也没有什么人来了。”
……
阿文阿文用一些粮食从村子里换了一块荒地,然后准备开垦作为实验田。
阿文看了阿武一眼,两人都是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再加上之前的信任基础,以及这两位小神医的所谓的实验田长势如此之好,自然愿意尝试耕种。
……
“没事。之前在白云港的时候,我就是葵医堂毕业的,在加上组织准备的药剂,问题不大。”那人笑着说:“而且,在速成班的时候,我选的可是午柒·敦牂流派的书籍,可以施展某种治愈能力,解决一些小问题还是不困难的。”
嗯,这个描述中的“一点”很赞。
“没有减产?”老爷稍稍有些惊奇。
为此,总督府在今夜特意办了个宴会,宴请了整个云州有头有脸的家伙过来,目的嘛,不言而喻。
只要有足够多的传说能源作为支撑,这个伤害估计可以扩大到亿点点。
二人毕竟是村子里的大红人,两人在村子里的活动自然是容易引起众人的注意,结果没过多久,消息就在村子里传开了。
除了要从娃娃开始抓起之外,还允许村民免费听课。hetushu.com.com
“那也说不准,两个小神医毕竟是那个什么……认知教派的传教者,说不定有大神通嘞。”
“历史唯物主义。”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几天后,某个路过这片实验田的村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仿佛见鬼了似得揉了揉眼珠子,然后“妈呀”一声,大惊小怪的转身跑回了村。
“因为导师说过,要信也只能信我们自己,信仰我们对这个世界辩证的认知。”
年轻人明白了,像这种上了年纪的,想法和认知都已经根深蒂固了,绝非是几句话就能让对方清楚一切的。
“怪不得导师说过,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怪不得离开之前,导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他们以农、医作为基础的突破口,只有以医站稳了脚跟,以农帮住大家填饱肚子,才会有某些思想生存的土壤。
十分钟后。
这不是,南方诸多州道,也开始整军备战了。
像那些传教的,一般都是有些诡异的超凡能力的,像他这种普通人,哪怕接触过超凡者,大概也是不敢招惹的。
“你还会看病?”老妇人愣了下。
这可以帮她极大缓解一下痹症。
那下边只能压榨更下边了。
“不用。大娘……”
“大娘,你这是逼我们犯错误啊。”
虽然受到过相关培训,但没有亲眼看到始终是不敢相信的。
【标注:驱使略枪需要大量的传说之力——无上限】
小麦的生长周期一般是一百天左右,大概是三个多月。
顾孝仁:“……”
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神,愿意为祂的信徒填饱肚子。
“事物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
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而一个多月后,看着逐渐成熟,且产量喜人的小麦,每个人都忍不住丰收的喜悦。
“长出来了?”
嗯,就这样,最终演变了全村不少人开始帮忙出力,与小文小武共同参与实验田的耕种。
“那你?”老爷皱着眉,似有不悦。
“抱歉了,你看看我,这天大的好事,我、我怎么就哭了呢。”老妇人一边抹泪,一边起来要给两人做饭。
好吧。
如果说医农乃是物质方面的引导,那么办学堂和成立互助委员会就是思想方面的进步。
不过,哪怕有了些许限制,但在这个月份,众人的地大多都空着,而且之前的收成也不好,如今几乎人人都饿着肚子。
阿文阿武,以及传说中的认知理论派,在平溪村渐渐威严甚重。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好吧,这话没毛病。
“都快九月了,还能种地?”
“你们是?”老妇人脸色狐疑。
这一天,整个云州有不少帐篷彻夜难眠。
“你?”富态的老爷瞥了他一眼:“怎么搞?”
这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根治的,尤其是他刚刚接触超凡,自和_图_书身等级与能力都不高,还需要音阶来辅助施法。
“不信神?”老妇人愣了。
毕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就是不收钱。”
随后,他开始不熟练的诵念一些音阶,嗯,试了两次才凝聚了一丝绿色的光芒,缓缓引入了老人的体内。
“快去请小神医!”老族长赶紧喊着:“算了,我亲自去。”
哪怕是顶级大资本家,也未必敢招惹一些教派。
嗯,像这种偏僻的地方,荒地那还不到处都是,只是许多地方不利于农作物生长罢了。
“那感情好。”老妇人连忙站起身子,略微有些精神抖擞地说道:“不行,我现在就得去。”
也未必是想和叛军搞什么决战,或者你死我活的游戏,如果说能卖个好价钱,这些人自然也是何乐而不为的。
“请问,有人在吗?”
小文小武听了微微有些沉默。
估计整个屋子的碗筷都在这里了。
“真的。”
“吃啊。”她捋了捋鬓间的白发,面带慈笑的说着:“村里没什么好东西,只能委屈你们两个尊使了。”
“当然。”年轻人笑了笑问着:“需要我帮您看看吗?”看着老人犹豫,他又加了句:“不要钱的。”
“族长,粗怪事嘞——”
但整军备战除了要有人,有钱,也得有粮食啊。
年轻人却笑着说道:“大娘您好,我们是认知理论派的,是来传授先进思想的。”
【品质:传说】
“唉,听到没有,两个小神医好像在种啥子地?”
总督府应运而生。
嗯,目前也只能在意识神国里耍耍。
各自有了体悟,两人也开始向族长和村民们解释他们认知理论派研制出来的特殊种子。
云州,总督府。
云国目前虽然没有达到门之国那种,几乎颗粒无收的状态,但减产问题仍然十分严重,粮食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了。
意识神国,认知城,骨干速成班的毕业礼堂。
这是一座不过百户的小村庄,全村老少加起来还不到四百人,主要以农耕为主,像这种偏僻的地方向来都是没有什么外人的,但就在今天出了件稀奇事。
这就是所谓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阿泰一本正经地说道:“按照您编辑的教材来教授的。”
但还没有超乎预料之外,问题不大。
期间,阿文阿武也利用某种机制,向组织寻求支援,得到了组织趁着夜色丢下来的空投。
“我都吃过了。况且,只有这一点点,估计你们都……都吃不饱吧。”老妇人原本在笑,但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些尴尬,似乎觉得有些对不住人家,她浑浊的眸子也忍不住流下了泪珠:“但也没办法啊,老天爷不给活路啊。要不是老婆子的儿子在城里帮工,时常帮补些家中,才饿不死,估计也会像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好多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啊。”
hetushu.com•com在同样的晚上,似乎有不少人将目光放在了原本,几乎已经忽略的偏僻之所。
“咚咚咚——”
没打算作死,也没有冒头的征兆,只要低调的发展起来,自身的安全还是有一定的保障的。
【超凡出处:武经七书】
“我也去。”
他看了一眼身后同样幻化了的阿泰:“你都教了什么?”
“人民群众是社会历史的主体。”
“粮食?”狗头军师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老爷,我估计能给您搞到足够的粮食!”
“免费?”
虾米惹不起“鱼”,我吃吃“泥”还不行吗?
嗯,事情好像出现了一点偏差。
老妇人瞬间犹如枯木逢春,露出了笑脸,也不复之前的警惕了,赶紧将门打开:“快、快进来。”
年轻人只好从自己的包裹里掏出了一副,然后将稀粥分成三份。
只是,想要谈条件,手里就得有筹码,不然谁管你是哪根葱。
但他不想割啊,那只好往下边摊派压力了。
“矛盾双方的对立统一。”
因为谁知道教派的后边有什么?
阿文阿武相视一眼,都是忍不住有些惊讶。
“不过,大娘,你要是想帮我们,不如帮我们宣传一下,说有两个年轻人免费为大家看病。怎么样?”
但他们从导师那里带来的种子,其生长周期只有正常的一半,不过,因为某些超凡因素,这种成熟之后的小麦无法作为粮种,只能作为食物之用,而且抗旱抗寒抗病等各项能力,都比寻常种子要高上数十倍。
老爷坐在哪里想了想,摩擦着胡子道:“你想对那个什么认知教派下手?”
只是,你问过“泥”的意见了吗?
这一天,阿文阿文找上了村子里的老族长,然后询问周遭有没有荒地。
顾孝仁又转了一圈,听到了诸如“导师”“认知理论派”“神权起源荒缪论”的相关词汇。
“不行,我得去看看。”
“言之有理。”
这天晚上,阿文阿武坐在帐篷里写着阶段性报告,并且准备开始下一阶段的目标——办小型学堂和互助委员会。
无论两人如何阻拦,老妇人都固执的点起了火。
村子里的人大多也没敢打扰他们,就连小孩子都被明令禁止,不准去帐篷周围吵闹。
“没有一个统治阶级会自愿退出历史舞台。”
“大娘,我们不信神的。”
“别叫我们什么尊使,您叫我小文,叫他小武就行。”年轻人使了个颜色,一旁的同伴立马起身。
【传说之源】与【略枪】这两件物品顾孝仁目前还用不到,顶多算是某种战略储备,因为他又没打算跟谁拼命,也没有找某个传说生物单挑的想法。
嗯,原本是没有这个称谓的,但自从叛军攻破了白云港,然后开始疯狂扩军收编,摆出了对南方诸多州道虎视眈眈的姿态,似乎时刻准备南下平定全国之和_图_书后,南方诸多州道,某些不甘心利益损失的精英阶层,就纷纷开始自立。
狗头军师眼冒绿光的摇了摇头。
但走向灶台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其它的碗筷。
但屋子里破破旧旧的,也没有什么地方坐下,就连茶水之类的东西也没有,老妇人也只好去外面,准备倒两碗古井里的甘泉水给二人喝。
“这个……哪敢啊!”狗头军师缩了缩脑袋,连忙摇头。
“你是说?”
“大娘您放心,我们是有纪律的,不准向群众讨要任何东西。”看着老妇人似有不信,年轻人继续道:“对了大娘,我看您关节粗大,腿脚不便,是患有痹症(风湿)吗?”
年轻人原本想掏出本子写下了一组药方,但目光在破破烂烂的房子里扫视了一眼,考虑到老妇人目前的经济承受能力,他们只能掏出一些自带的相关药剂,用来维持老妇人的今后的治疗,但哪怕如此,感觉脱胎换骨的老妇人也忍不住老泪纵横。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事后,总督的脸都气黑了。
老妇人擦了擦手,然后敲碎蛋壳,将剥开的白|嫩鸡蛋放在两人的碗里。
两个年轻人连忙接过,也没有喝,而是直接开始办正事。
……
两人低声说着,老妇人也端水走了进来。
“经济决定政治和文化。”
“这是……小麦?”老族长瞪大了眼睛,认出了眼前的作物:“怎么会长的这么快?而且,还这么多?”
当天晚上,老妇人的屋子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毕竟,像这种村落生活的人,哪个没有什么小病小灾的,如今有传教的免费治病,那还不大人小孩老人一起来啊。
这还只是平均水平。
毕竟,干活是要消耗不少体力的,像这些面黄肌瘦的村民,若是在这种状况下耕种,怕是地还没耕种完人就已经出事了。
“谁啊?”
十几分钟后,收到了消息的村民都赶到了实验田,然后看着实验田中长出了一株株一掌来长的幼苗。
“老爷,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认知教派?”
“不要钱?”老妇人眼睛一亮:“真的不要钱?”
她目光盯着两个年轻人,那潜在意思就是我们村什么油水都没有了,你们要是传教的,首先吃饭问题就得自己解决吧?
“老爷,认知教派的人不能动,不代表别人不能动啊!”
为此,某个家伙准备了大量的粮食,准备帮这些人度过这一个多月的粮食空档期。
云州,平溪村。
此时,耳边传来的话题都是诸如:
两人在灯光下,宛若狼狈在密谈。
“俺就说了,那两个认知教派的传教者,有大神通嘞!”人群中突然有人低喃道。
“那不能,那不能。”老妇人赶紧绝口不提。
“大娘,您也吃。”
近两年来,各种天灾导致粮食减产,许多种下去的庄稼,成活率甚至没有一半,然后出了苗,直https://www.hetushu•com.com至成熟又糟蹋一些,到最后甚至不足三分之一了。
“嗯嗯。”
不过,这把武器乃是战争教派的圣物,公然使用还是有些敏感的,顾孝仁自然不敢随便拿出来暴露,因为容易被战争教派的传说生物盯上。
“你去看啥子?”
“你能行吗?”看着妇人出去,其中一个年轻人捅了捅同伴。
【描述:战争之神曾经用过的七把武器之一,七武合一乃是神器战争之枪最终形态。虽于神战中被远古太阳神摧毁,但作为神器战争之枪的部件之一,断裂的略枪依然有一点毁天灭地的神威】
“认知教派?”老爷坐在那里想了想,然后喝了口茶水道:“就是最近底下新来的那些传教的?”
“这就叫做知行合一。”
而且,这些人大多受到过相关教育。
顾孝仁幻化成了普通人进入礼堂内,看到了一个个精神抖擞,正在不断交流的年轻人。
不过考虑到神庙那些传教者似乎都会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老妇人也就没有那么惊讶了。
“我、我怎么又哭了?”老妇人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们看,你们大老远来的,又给我老婆子治了病,还给了药,而老婆子穷的叮当响啊,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们,要不……”老妇人想了想,忍不住:“你们信的那是个什么神?要不老婆子给祂做个神龛吧?”
因此,从这一天开始,村民都准备翻耕土地,开始耕种认知理论派研制出来的特殊种子。
其中一个年轻人开始给老妇人把脉,然后在与老妇人的交流中了解了一些问题,得知老人得了痹症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但这些资本家大多一毛不拔,哪怕是有些看着总督面子上的,也是歪瓜劣枣两三个。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个人围在一个坑坑洼洼的小桌上,看着一小碗腌好的的咸菜,两碗稀粥,以及从隔壁换来的两个煮熟的土鸡蛋。
因为弹性上限极高。
只是云国南方本就是受到天灾波及的重灾区,如今市面上的粮食几乎飙到了天价,甚至连基层的税收都无法收齐。
“没错,就是他们。”狗头军事摸了摸八字胡道:“老爷可不知道,这些家伙搞出了一种新式的种子,一个半月就能让小麦成熟,而且已经长出来了,产量颇丰。虽说好像有什么限制,但我一个远方表弟就是那个村子的,据说现在一亩的产量比之前的两亩还多!”
这才是牢不可破的根基。
当然了,这些都是他以为的,事实上,他最近搞的某个东西,已经开始动摇了某些家伙的奶酪。
“啥?”老妇人挠了挠头,喃喃自语道:“现在传教的,都开始自己传自己了吗?算了算了,不管了。”似乎还觉得有些对不住,老妇人又问:“要不我给你们两个做个?”
至于为什么都是年轻人,或许是年轻人比较容易接受先进事物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