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傻逼啊!”罗维说道,“他女朋友是盼盼姐!”
程云慧笑了笑,起身离开了。
“没什么。”罗维挠着自己的下巴,“那个,禄禄,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点水喝?”
“是我要求他退出的。”程云慧的目光越发柔和,“他从小学习好,运动好,被选入少年队的时候也是教练最喜欢的苗子,但是输了一年的比赛,是他那个年纪所承受的最大的痛苦。”
还有不少记者围在里面采访, 一时水泄不通。
陆盼盼:“就是!”
然而其他人都只是好奇地看着顾祁的背影,只有岳从嘉,心惊胆战。
陆盼盼走到一半, 脚步反而慢了。
“禄禄,水来了,趁热喝。”
吴禄叹了口气,躺回床上。
霍豆震惊了:“那这也大太多了吧!我估计都能当他妈了!”
只见程云慧笑眯眯地看着陆盼盼,陆盼盼却像只煮熟的虾似的,头都抬不起来。
全队人:“?”
外面一下子安静了。
岳从嘉:“……”
岳从嘉瘸着个脚,蹦了两下,问道:“你去哪儿啊?”
“好。”
吴禄没接,是护士接的。
罗维:“嗯。”
“心服口服。”
她不要面子的啊!
“谢谢你们。”
陆盼盼告诉他们吴禄已经没事了,按住几个想走的人,让他们参加完颁奖典礼。
“你怎么不拿你脑袋盛开水!”
“王教练。”陆盼盼声音喑哑,像哭过一般,“谢谢您。”
吴禄怀疑地看着罗维,点点头,https://m.hetushu.com.com“哦,你去把。”
她立刻扯住顾祁的袖子:“没说什么,你别耽误阿姨的时间了!”
“谁让你拿奖杯盛开水的!烫坏了怎么办!你给我放下!”
到时候就瞒不住了。
“您先别着急,不要激动,对病情不好。”
程云慧站在那里。
陆盼盼已经把允和的成绩报给学校了,等他们一回去,学校领导肯定要来找的。
不是,这位兄弟你又突然给自己加什么戏?
陆盼盼松了口气,朝球场中央走去。
程云慧扭头,温和地看着陆盼盼。
行吧。
作为冤大头,顾祁被勒索了一周的晚饭。
岳从嘉听得一头雾水:“你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
那边还有大的挑战呢。
顾祁牵起陆盼盼的手。
领了奖后,他们没有多停留,直接奔向医院。
陆盼盼走在最前面,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看了一眼,回头说:“吴教练醒着。”
球场中间,还被围在中间的顾祁突然看向观众席。
顾祁走到观众席时,程云慧正好要走。
“你应该知道他曾经受伤吧?”
当一个男生愿意为了你长途跋涉地去夺冠军,未来任何时候回忆起来,都是恋爱时最惊心动魄的回忆。
岳从嘉:“?”
顾祁头也不回,大声说道:“我去解救我女朋友。”
陆盼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承认。
陆盼盼看向顾祁,脸不自然地红了。
这边跟顾祁说完了,m•hetushu.com.com陆盼盼一回头,才发现还有十几道目光盯着她。
只有罗维发出一声早已看破一切的笑声。
他回头问:“他那个异地恋女朋友来了?”
顿时,十几道目光齐齐刷向顾祁。
“你还想凶人家盼盼姐?”岳从嘉抢着说,“这种事情难道你让人家女孩子说?”
罗维和顾祁都点头。
如果有一天她老了,拿出这个奖杯,还能想到20岁的顾祁为了她去比赛的样子,肯定还会心跳加速。
她又看向嘉实的其他球员。
顾祁无辜地看着陆盼盼。
最后,一群人闹闹嚷嚷地去领奖。
顾祁突然拨开人群走去。
等到吴禄出院那天,四个人才一起坐动车回去。
陆盼盼:“……”
程云慧侧头看陆盼盼,“他说过再也不想打比赛了,但是今天又重新站在赛场上,应该有你的原因吧?”
陆盼盼:“……”
陆盼盼点头:“我知道,而且还因此退出了少年队。”
卧槽,异地女朋友来了,那盼盼姐多尴尬!
罗维和顾祁先后走进来。
“走吧,该去领奖了。”
陆盼盼走近,站在她身边。
“你还问我?”陆盼盼摸了摸自己的脸,“你为什么要把烤番薯的事情跟你妈妈说,我脸都丢完了!”
霍豆:“?”
陆盼盼愣住,“啊?谢我什么?”
陆盼盼没第一时间过去,而是先给吴禄打了电话。
因为是病房,他们不方便全体进来。
“你看我干什么?”吴禄察觉hetushu.com.com到他的目光,不满地说,“你想干什么?”
宁骋沉默许久,只说了四个字。
怎么办,这眼神怎么跟审视似的,一会儿怎么开口?说什么?
罗维和顾祁站到床边,都低着头,没说话。
陆盼盼眼观鼻鼻观心,说道:“就是,你可真够意思的!”
岳从嘉:“?”
陆盼盼:“……”
顾祁:“……?”
王教练已经走下观众席, 带着自己的球员,朝允和走来。
随后,他们就看见顾祁走到陆盼盼和程云慧面前。
吴禄暂时还不能出院,陆盼盼和罗维以及顾祁留下照顾他。
“那次你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是他喜欢的女生,他怎么会麻烦你千里迢迢陪他回家,又怎么会让你看到他脆弱的一面,他这个人很要面子的。”程云慧说,“不过后来我知道了你问他要烤番薯还是要你的事情才知道你们在一起的。”
那一刻,陆盼盼似乎又看见对面的人集体石化。
“没事,能走到总决赛已经很好了,咱们明年继续加油。”
她笑容淡淡,对顾祁点点头,没有走过去。
顾祁:“……”
程云慧只是笑着朝陆盼盼招招手。
“我一直以为你们伦理道德有问题,结果你们都是骗子!骗子!还害我为你们忧心了那么久!骗子!”
还没等陆盼盼和顾祁走近,肖泽凯已经崩溃了。
罗维:“……”
陆盼盼问:“所以是被少年队淘汰了?”
比赛结束,大家都要返回学校。
若陆盼盼https://m•hetushu•com•com刚刚的脸只是微热,现在就是烫得像烤番薯了!
“是的。”程云慧说,“那时候他习惯用左手,受伤之后,不能再那样用力了,不得不使用右手。可是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手感也找不到,那一年的比赛几乎都输掉了。”

护士说这话的时候,陆盼盼还能听到吴禄在那头问比赛。
吴禄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金灿灿的奖杯,上面还飘着开水的热气。
卧槽这个人怎么连这个都说啊!
陆盼盼反正也挤不进人群, 想了想,干脆朝程云慧走去。
全队:“……”
顾祁站在人群中央,朝观众席挥手。
肖泽凯:“?”
霍豆咽了咽口水:“顾祁喜欢比他大的?”
罗维又说:“我早就看出来了,在一起很久了!上次在大巴车上顾祁说的异地恋女朋友是骗你们的,一直就是盼盼姐!”
顾祁:“不是,你……”
“这有什么丢脸的。”顾祁漫不经心地说,“我妈是过来人,她懂你的。”
陆盼盼按住他,让他躺好。
肖泽凯演完了,发现没人理他,只得讪讪地说:“我那会儿真以为你跟盼盼姐是彩旗飘飘。”
“知道了。”顾祁说,“妈,你刚刚跟她说什么了,把她弄得那么害羞?”
动车上,罗维坐在吴禄旁边,一直时不时地拿眼睛瞟他。
吴禄:“!!!”
“好,你够兄弟,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们。”
“后来我一直让他跟着私教上课,不用比赛,保持兴趣就好,谁www.hetushu.com.com知道他还是走上这条路了。”
“他其实跟他男孩子一样,就想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挣表现。”程云慧又说道,“虽然很幼稚,但是这应该是他愿意再次回到赛场的初衷。”
护士说他完全醒了过来,只是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尽量避免情绪激动。
程云慧再次看向顾祁的方向。
还没等陆盼盼说话呢,护士扭头就说:“好好休息, 先别关心其他的。”
“你给我放下!放下!”
目送她离开场馆后,顾祁还在追问:“刚刚到底说了什么?”
这时候球场里已经堵很多人,都是罗维他们叫来的同学朋友。
陆盼盼还在纠结的时候,程云慧已经笑着说道:“谢谢你。”
他没说话, 带着球员挨个跟允和的人握手。

在场谁能知道,都一头雾水。
陆盼盼:“!”
“训练枯燥又乏味,常常累得爬不起来,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边缘化,晚上常常哭着给我打电话。我心疼,就带他离开了训练中心。”
过了一会儿,罗维回来了,吴禄还闭着眼打盹儿。
陆盼盼慢慢走进去,吴禄挣扎着要坐起来,还问道:“怎么样了?”
或许有吧?
陆盼盼还是红着脸说好。
陆盼盼低声说:“阿姨,您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啊?”
“没想到这场比赛打了这么久,我赶时间,就不留在这儿了,你们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对啊。”肖泽凯说,“我有一次看到他们在饭桌下牵手。”
吴禄大口喘着气,又看向门口。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