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而顾祁此刻正背对着球网准备往后场跑去!
陆盼盼迟迟没有起身。
听到这里,陆盼盼觉得,他们才是侥幸的一方。
“砰”得一声,对方发出跳发球。
陆盼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当顾祁手上用力的那一刹那,对方拦网已经做足了准备,所有人就硬生生地看着这个球像喂球一样进入对方的手里。
目前还是允和落后。
他指了指颁奖席的奖杯,“我不想任何人说我们靠着运气拿到的奖杯。”
但就在球反弹的那一瞬间,大家都以为允和要接住这个球重新组织进攻的时候,顾祁突然原地起跳,在对方拦网的人还没落地的时候把这个球再次扣了回去。
当嘉实二传已经控球,眼看着允和精准的三人拦网,嘉实二传没有把球传给最适合攻击的副攻手里,而是传给了后排的宁骋。
这一个球直接让允和追平嘉实的比分。
刚刚那一球被嘉实的人拦住,直接挡了回去,允和接都接不住。
三十秒后,比赛继续。
到了这个时候,年龄最小的岳从嘉反而最冷静。
没有教练在场,等于没有核心的战术规划。而嘉实在面对允和的严密拦网时,没有顾祁那样网上争球的能力,干脆就临时调整战术,上演一次又一次的场外大调攻!
宁骋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这个传球路线并不适合顾祁的进攻,难道他又想自己进攻——“砰!”
除了宁骋,他们都没看到刚刚那一球,竟然被后排的顾祁一个箭步上前,盖帽般的扣了回去!
这时,宁骋带着几个球员弯腰穿过球网, 朝他们走来。
这时候她也才反应过来,顾祁刚刚勾的是左手。
原来他不仅有天生的球感,连动态视力都如此之高。
然而就在他转身那一刻,浑身终于有一丝松懈的时候,沈周初传球失误,本来要给岳从嘉的球,居然因为发力过大,直接越过岳从嘉,飞到了顾祁身后。
这一局,允和攻势如此之猛,而嘉实的防守毫不落下。
他又说:“但我们不会输。”
看向记分牌,允和的分数由14分变成15分。
“允和允和!允和加油!”
岳从嘉额头上有冷汗,单腿站着,镇定了几秒才摇头道:“不成了。”
一个意外到连允和这边都没有预想到的球,更别说嘉实了,他们根本没有设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球落地。
顾祁揉着手腕,嘴角可见一丝笑意:“一会儿当你见识一下。”
一个好的主攻手,在任何时候任何位置都能扣球!
即便对方已https://www.hetushu.com.com经摸准了顾祁的扣球路线,他也得硬着头皮扣过去!
紧接着,顾祁像打了鸡血似的,好几次都像打篮球似的,凭借超强的滞空能力,直接把球盖过去,直接打得对面捂脸。
比赛愈演愈烈,双方的比分紧咬不下。每当一方领先两三分时,对方总能迅速追上。
看着他的传球动作,陆盼盼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允和教练不出席, 嘉实体大放弃指导权,那不是这场比赛都没有教练指导?
他听说了顾祁的探头球打得好,却没想到是质量这么高的近网探头。
然而对于观众来说,这却是一场非常具有观看价值的比赛。
现场欢呼声像炸开一般,横幅哗啦啦地拉起。
这能够决定第四局比赛是否结束的一球被嘉实挡回来时,岳从嘉奋力地去调传,却在手指刚刚触及球的那一刻,脚下一崴,整个人朝地面倒去。
竞技体育所追求的精神,他们正在一步步前往。
而允和要是得分,这就意味着——
罗维作为队长,叫了暂停。
那边根本没有接应的人!
一旦他彻底沉下心来,允和所面对的是比之前任何一场比赛还要艰难的挑战。
由于战略上要顾祁专注进攻,所以球发出去后,他立刻往回扯,让出防守的空间。
一眨眼,十九比十五了,嘉实领先。
然而球已经落地,再后悔也没有用,这一局输了。
那里摆放着金杯, 奖品,和一堆证书。
是嘉实那边的观众。
一回头,却发现球落在他们脚边。
顾祁说让他见识一下,是真的用这场总决赛的胜利,让他见识到了什么是盖帽般的探头球!
不对啊,比他们想象中慢了一秒啊。
坚韧不拔,永不言弃。
他竟然硬生生地把这个球给按了过去!
刚刚那样的球,是无论多年的苦练都达不到的技术,是与生俱来的球感,是老天爷赏饭吃。
纵然竞技体育总是残酷的,也少不了黑暗的肮脏角落,但是总有人秉持着最干净的赤忱,追求公平公正,向往纯粹的竞技。
又是这样让人心惊胆战的比分。
而嘉实也不甘示弱,拦网越发严密。
宁骋回去前,看向顾祁,挑了挑眉:“今天早上听人说你的探头球打得很霸道?”
但第四球终归是被嘉实的自由人挡下。
那一刻,宁骋突然有一种无力感。
对方的飘球发得很有水平,等霍豆接起,岳从嘉传到顾祁手里时,对方的拦网已经像铜墙铁壁一般。
宁骋继续说道:“和*图*书今天的比赛, 谁都知道你们教练缺席。即便我们赢了,别人的注意力也在教练作用上。不管我们实力如何,大家只会说我们赢比赛是因为你们没有教练,这个看点的关注点会掩盖我们球队本身的能力。甚至……我们都无法说服自己,赢了比赛,到底是因为我们能力更胜一筹,还是因为你们教练缺席。”
单旭阳已经很久没有上过比赛了。
这个球,很可能因为力道太大而出界!
这不仅考验攻手的个人能力,还考验二传手的调传能力,无论如何,这都是允和在短时间内无法追赶上的。

第三局比赛结束!
但是球却偏离了原来的路线,穿过了顾祁的头顶!
每个人的肌肉都在抽搐一般,却还是凭借这毅力在跑动,在起跳。
他们抱在一起,除了张扬的肢体动作,没有其他方式来表达此刻的喜悦。
原来他知道顾祁的意思。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嘉实乘胜追击,连得三分,几分钟就率先达到赛点,而此时的允和只有二十一分。
并且对方的双手拦网竟然推不过顾祁的单手!
“我什么都不说了,加油吧。”
“我们不是可怜你们。”宁骋开口道, “今天你们教练没有到场,我们要是输了, 回头别人说我们这样都能输, 那我们还混不混了?”
这时,她看见岳从嘉艰难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罗维。
顾祁第一次在场上使用左手的时候配合的二传手是单旭阳。
这个球比刚才那个硬摁过网的球简单粗暴多了,现场任何观众都看得懂,所爆发的欢呼更是到达一个顶峰。
不过即便他找到最好的球路传给顾祁时,对方的三人拦网依然将顾祁的扣球挡住。
“允和加油!允和加油!”
“挑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罗维已经朝裁判做出手势,大声喊道,“鹰眼挑战!”
在阵阵欢呼声中,宁骋越发沉浸。
允和要是失分,对面追平赛点。
“砰!”
场上突然响起一阵欢呼。
陆盼盼坐在教练席,拥有观赛的最佳视角,明明确确地掌握了赛况,却只能干着急。
近网进攻,十分考验攻手的臂力。
然而他倒地的时候,没有人能看出这是普通的摔倒还是什么。
比分一路到达14比13。
但从第四局开始,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允和的小宇宙好像爆发了一般,攻击非常强势,二次暴扣根本不稀奇。
第三局顾祁发球,连续打出三个ace球,允和来的学生欢呼一声高过一声。
m.hetushu.com.com救球的都尽量冲了过去,然而就在球飞向肖泽凯的那一刹那,他低头看了一下脚下,立刻选择避开接球!
又被追平了。
但无力感只在那一瞬间。
这个消息一下子让在座的观众不知所措。
罗维一惊,问道:“你怎么了?”
什么球感,什么动态视力,都去他妈的!
陆盼盼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赛场。
他们都懵了。
罗维抹了把脸,朝宁骋伸手。
然而观众只知道这个球出乎意料地没有被拦住,却不知道这个球对于顾祁来说是多么大的心理与力量的双重考验。
陆盼盼感觉自己脑子都不转了!
“嗯……”他点头,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我来了。”
在这一场比赛,允和终于感受到在没有教练指导的情况下,他们跟嘉实的自我调整的能力差距。
连裁判都愣了一下。
多虑了多虑了。
在追求力量与速度的男排中,一局时常达到这个数字不多见。
“迅速上网!”他对顾祁说,“网上争球咱们不能输!”
他们不再是当初那个散沙一般的队伍,他们从第一场跟嘉实的友谊赛走到今天的总决赛,每个人都已经蜕变成合格的运动员。
就是刚刚那一球!
探头球!
而那一边,允和已经向疯子一般欢呼庆祝。
这时球正好传到单旭阳手里,顾祁侧头看他,朝他勾了一下手。
不知为什么,以前带比赛的时候,她总是希望自己球队能赢,能拿到冠军。
宁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刻原地起跳,大斜线扣出去,打得对面猝不及防。
他刚刚那一摔,扭到了脚,这会儿钻心地痛。
但还是老样子, 她不是教练,不懂战术, 在这赛前说不出什么。
而对方即将发最后一球,没有人是淡定的。
然而就在这一刻,在顾祁滞空的那一刻,他没有松开自己的手,任由球落入对方的控制中。
陆盼盼回到场上时,比赛已经进行到10比9。
球越过拦网人员的头,重重地砸在地上。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几分钟时, 陆盼盼走到候场区, 想再跟大家说几句。
这次是允和的观众在尖叫。
陆盼盼的担心还没有结束,顾祁突然起跳,左手扣球,直接打穿对面的拦网,钉死三米线。
宁骋自问没有这样的天赋,但却有过硬的技术和心理承受能力。
场上的罗维朝他喊:“阿阳!热身!”
都说勤能补拙,可是这种基因里的差距,他都不知道如何去追赶别人。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他们想赢,很难。
顾祁https://www.hetushu.com.com闭眼平静地呼了口气,再睁眼时,灼灼的目光扫了对面一眼:“强攻!”
然而他以及来不及做调整了,这个球如同在弦上的箭,不得不发!
她感觉自己迈不动腿一般,直直地盯着他们,热泪盈眶。
在一片欢呼声中,宁骋呼吸越来越不平稳。
在她的这个角度看去,刚刚那个球触地的瞬间就反弹,很难看清是不是真的出界了。
他弯下腰,做好姿势,等着顾祁的下一轮进攻。
哨声一响,陆盼盼激动地站了起来。
但下一秒,宁骋的表情就严肃了。
就在这一刹那,嘉实立刻准备布防。
由嘉实体大一号位的接应发球。
他们喝彩,他们呐喊,他们声嘶力竭。
嘉实的人都已经冲向中心准备庆祝了,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听到允和这边发出的尖叫——紧接着,听到球落地的声音。
经过单旭阳身边时,陆盼盼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热身!”
当球朝他飞来的时候,他浑身的血液又沸腾了。
现在允和一比二落后与嘉实,压力空前之大。
顾祁懊恼地握紧了拳。
全国总冠军是我们的!
顾祁立刻朝场边喊医疗队伍,两个医生立刻跑过来。
这场比赛太累了。
所有人都抬头,清清楚楚地看到大屏幕上的回放。
陆盼盼头皮一麻。
然而在陆盼盼这种过电似的发麻感还没消失时,自己身后又爆发出一阵更猛烈的尖叫声。
刚刚那个球,如果预判没有失误,他是有机会救起来的。
球速之快,力道之大,现场观众几乎看不清球。
罗维怔住。
——网那边空无一人,球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过网了。
而另一边,陆盼盼看过去,顾祁的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后排走到了前排,拿着手机四处找角度拍照。
大家都注视着宁骋, 看着他们一步步走近。
这个球——
随后,他们的反击开始了。
单旭阳回头看他们,每个人的眼里都有迫切的光芒。
当对手铆足了劲儿不愿意丢任何一分时,允和想得分异常困难。
他站在原地,竟有些不知所措。
不止是嘉实体大,连陆盼盼都以为顾祁只是垫球调整,谁知道他就这么背对着网把球扣过去了!
但允和的人是预估到这个球出界的,他们松了一口气,朝球场中心走去,却突然听到哨声,回头一看,裁判把这个球判给了嘉实。
只差那么一点点,但确确实实不算出界!
这天生的球商真的无解了!
回头都对其他几个人说:“防守你们跟上,解放顾祁,让他专心进攻!”
和*图*书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顾祁在感觉到头顶的球的那一刻,他连网都没有看,就这么轻轻一抬双手,把球往后一垫。
刚刚那个球,压线触地。
怎么宁骋说这话的语气这么轻松,好像闹着玩儿似的。
连顾祁都不可思议地盯着裁判。
宁骋是嘉实体大的队长,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一旁的颁奖席。

但意外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陆盼盼这才知道岳从嘉受伤了,她跑过去的时候医生们已经准备扶着岳从嘉出去。
罗维作为队长,站在最前面, 情绪激动, 说道:“你们、你们为什么?”
但经过前两局,双方一比一平后,第三局开始,嘉实体大和允和总算都找回了状态。
果然,在球落地的那一刻,教练席的陆盼盼却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啊!!!!!”
在长达三十分钟的拉锯之后,允和终于艰难的拿到了赛点。
可是到允和走到今天,她却觉得,赢不赢已经不重要了。

球死后,嘉实的拦网人员依然不可置信地看着顾祁。
现场安静了一秒,喝彩声突然爆发。
两队人马面面相对, 情绪各异。
这一球,由罗维发。
但是一看对面的王教练和领队经理都稳如泰山没有出来说话,她也只能站在原地。
两人人赛前握手。
如果是冠军奖杯是衡量一个球队的硬性指标,那么坚韧、拼搏、向上、团结这些软性指标,允和都达到了。
就在这惊心动魄的一颗,朝后排走去的顾祁似乎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飞速转身,在视线还没有到位的那一刻,手已经将球扣出去了!
遇到这样的对手,允和何其有幸。
顾祁放松了手指,紧紧盯着对方的来球。
当球再次被嘉实控制住的时候,允和步上严密的拦网,却阻挡不了宁骋的后排大调攻。
这可是总决赛啊!
因为稍不注意,顾祁对力道的控制只要出现一丝失误,他的手就会触网,就会失分!
但是比赛进行到这一刻,陆盼盼已经不慌了。
冠军是我们的。
如她意料一般,双方都没有教练在场指导,比赛的节奏很乱,双方的状态也飘忽不定。
他们喘着气,擦着汗,视线越来越集中。
“别急。”罗维把所有人聚在一起,“现在就是心态问题,别急,别急。”
被嘉实挡回去的那一球!
然而和陆盼盼的淡定不同,观众席上那些允和的加油队声音一次比一次高,跟对面的嘉实battle似的。
只眨眼的功夫,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放弃这个扣球的时候,他把球按了过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