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陆盼盼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乱了。
扫了一眼后,他扭头跟身旁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很快,王教练又走过来跟他们说话。
王教练又吼:“大点声儿!是不是!咱们就是一次比一次强!”
[陆盼盼]:什么事情?
特别是排球这种集体运动,在嘉实有教练,允和没有教练的情况下,允和必输无疑。
还未等宁骋开口,顾祁就说道:“我们在联赛见面了。”
时隔半年,曾经天差地别的两只球队居然一起站在了同一竞技场,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陆盼盼本来是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吴禄却一本正经地回答:“是啊。”
怪不得能一路打进决赛。
第二天是岳从嘉的。
没有教练,就意味着没有人做战术指导,没有人把握比赛节奏。
陆盼盼让他们继续热身,自己退到观众席。
还没走出病房的罗维突然顿住脚步,红着眼睛,回头说道:“禄禄,你好好的,我们去给你捧个冠军奖杯回来给你泡茶喝。”
陆盼盼给他打电话,没接。
女志愿者手里拿着一堆文件,急着要走,“啊,就是嘉实体大放弃指导权了。”
对面嘉实体大的人,在各自热身。
顾祁挽起袖子,沉沉说道:“我只能试一试。”
竞技总是这么让人意想不到,永远没人能拍着胸口说我会一直保持最高水平,更没有人能断言谁会一直站在距离领奖台最远的地方。
而对于嘉实来说,他们才是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年进入总决赛的是允和。
病房外,还是没有人回答。
一瞬间,病房里里外外的人都围到了病床前。
“这……这……怎么会这样?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她穿着素净的衣服,安静地看着球场。
[顾祁]:腹肌。

夕阳淡光打在顾祁身上,宁骋看着他,感觉这人比他想象中执拗多了。
一回头发现,这边的座位竟然也有人拉了允和大学的横幅。
允和赶到赛场时,迟到了十分钟。
电梯里,陆盼盼的心跳越来越快。
病房里装不下那么多人,病房外的走廊上,有的人蹲着,有的人站着。
“你们有带助教来吗?”联赛负责人问。
她说话间,所有人都慢慢围过来了。
陆盼盼连忙拉住一个经过她身后的女志愿者,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开始,病房里还没人发现,是一旁的护士看到检测仪的数据才反应过来吴禄醒了,立马就按铃叫医生。
吹完头发后,她再拿起手机,发现竟然有十几条微信,都是不同的人发来的。
陆盼盼现在一看到他,反而一腔情绪不知道怎么发泄,憋得眼睛都红了。
按规定,参赛队伍要提前一个小时入场。
王教练走在最前头, 老远就挥手跟陆盼盼和吴禄打招呼。
半年前的友谊赛,他们不敢相信自己能赢嘉实体大,只想着能拿几十分就可以取消周末加训。
刚走到球场中间,对面的王教练跑了过来。

陆盼盼:“……”
陆盼盼彻底稳不住了。
“以前也出现过教练因病缺席的情况,你作为领队经理可以顶上这个位置。”负责人说道,“但是……意义不大,即便你顶上去了,你们队伍还是等于放弃了指导权。”
她不再回复顾祁,而是看其他人发给她的微信。

陆盼盼突然站起来,深吸一口气,说道:“去比赛还是留在这里?”
吴禄张嘴,却没有出声,卡了半天才说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但是陆盼盼没想到他们一个和_图_书个跟约好似的找她谈心,就一晚上了,哪儿还有时间啊。
这个时候出事,她总有不详的预感。
陆盼盼去跟联赛负责人解释原因,同时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
“卧槽,牛逼还是你牛逼,居然把妈都叫来了。”
明天总决赛在即,两个教练却是最兴奋的,还在依依不舍地聊天。
陆盼盼没什么好收拾的,拿上一些需要交给组委会的文件就到大厅等大家。
外面还是没声音。
十二点三十五。
而王教练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正朝着观众席走去。
“嘉实体大!”陆盼盼说, “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陆盼盼的心突然悬了起来。
赢了,成为全国总冠军;输了,没人记得第二名。
顾祁淡淡地说:“没有。”
临近十二点,吴禄还没有醒来。
在她的生活里,没有“弃权”两个字。
王教练整个人愣住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去打120”顾祁一边说,一边跪到吴禄面前看他的情况,“吴教练身体一直不好,还有高血压,会不会是心梗?”
说完,他还回头跟嘉实的人说:“对不对!”
直到宁骋从卫生间出来,径直朝顾祁走去。
既然这样,联赛负责人也没办法了。
早餐店里,好几个人陆陆续续都在接电话。
允和没了教练,他们几乎只需要制定方针,如何打乱允和的战术和节奏,他们今天就稳赢了。
虽然她跟了这么多年的比赛,但是术业有专攻,让她上场指导比赛根本就不可能,况且还是在总决赛这样的情况。
但没过几秒,正在热身的宁骋停下动作,又朝允和这边看来。
像梦,但又真实地触手可及。
[陆盼盼]:。
随着时间的推荐,陆盼盼坐到了教练席。
她仔仔细细地化了妆,梳了头发,好像下一秒就要走上颁奖台一般。
陆盼盼暗自皱眉,喃喃说道:“你怎么不早说。”
他话没说完,医生就喝止了他。
陆盼盼是第一个认出对面那群人的,毕竟她跟王教练比较熟。
出乎陆盼盼意料的是,他们好像又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紧张,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又都说会尽力比赛。

陆盼盼情绪再低,看到这些学生专门坐动车来江城给允和打气助威,她也总算得到了些许安慰。
现场没有人回答。
顾祁坐在陆盼盼身边,握紧了她的左手。
一道整齐划一的加油声划破了整个球馆的天花板。
“盼盼姐,我敲了很久的门都没反应,打电话也不接,你快叫酒店的人拿房卡上来看看。”
“……”
等她收拾好,其他人也差不多都出来准备吃早饭了。
这五分钟,是陆盼盼人生中经历过最难熬的五分钟。
微信刚发过来,陆盼盼还没来得及打字回复,门铃就响了。
在本季联赛, 也不知道允和算不算幸运, 一直没和嘉实体大分到同一小组。
大家伙一句接一句的,原来他们都商量好了,要把没课的同学叫到这边来看比赛。
“真的紧张了。”吴禄说,“你知道的吧,我带的队伍已经很多年没有进入全国决赛了,更别说总决赛。”
“……”
决赛前的训练都不能算训练,只能算热身。
陆盼盼没有心情再跟王教练说什么,她吸了吸鼻子,继续往候场区走去。
陆盼盼觉得奇怪,往猫眼看去。
人已经从抢救室出来了,医生说他是本身有多年的高血压,加上这段时间情绪过于紧张,才会突发心梗晕厥。
[顾祁]:。是什么意思?
m.hetushu.com.com盼盼愣住,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感觉他们的对话……怪怪的。
[霍豆]:盼盼姐,你睡了吗?
罗维应了声好就上楼了。
“我还叫了在江城读大学的高中同学呢。”
陆盼盼知道这是顾祁的妈妈。
“我说嘉实体大放弃指导权了!”
“嗯嗯,好,休息休息,明天好好打比赛。”王教练大手一挥,带着他们的崽儿们下台阶,“明天我们好好较量!一争高下!”
“不、不知道……有可能……我想起来了!”罗维突然提高音量,声音却还是不稳,“施佑零以前提起过……对,心梗,应该就是心梗!”
十几个人按耐着心里的无语,大声地说:“是!”
岳从嘉补充道:“对,她说的话,怎么听都像安排后事……不是,我呸哦,我是说是,她说的话怎么听都像在告别。”
一群人从球场出来, 碰见了另一个球队。
陆盼盼道了声谢,疾步走回候场区。
既然这样,陆盼盼和吴禄也不想耽误他们休息了。
所有人都在热身。
陆盼盼深呼吸,平稳了情绪后,说道:“我必须跟大家说清楚,今天我们被迫放弃指导权了,虽然我顶替了教练,但是我很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不会指导比赛。”
如果守在这里,比赛等于弃权。
他一路小跑过来,先是跟吴禄握了个手, 随后才说道:“嗨,一晃大半年过去了, 时间真快啊, 上次我们去允和还是跟你们打友谊赛呢,没想到一眨眼就要在决赛上对阵了。”
陆盼盼抖着手打了120,立刻趴到吴禄身旁,问道:“谁会急救?”
陆盼盼问:“怎么今天这么忙?同学都给你们打电话问候了?”
“我也是。”
陆盼盼还有话想说,但这个时候,她完全无法好好地组织语言。
“你们这么多人,我们都没地方站了,都出去,我们现在要做检查。”

“你们一个个的。”陆盼盼失笑,“也好,多点观众助威打气。”
他们也在这里训练, 刚结束,衣服也没换, 正有说有笑地朝这头走来。
[顾祁]:……
现场所有人方寸大乱,都挤进吴禄的房间,顿时乱成一锅粥。
除了这份顶替教练的声明外,陆盼盼还需要签各种赛前文件。
病房里,罗维和肖泽凯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给吴禄打电话,没接。
饭后,一行人走到饭店门口,打算各自回酒店。
陆盼盼:“……”
“禄禄!”
罗维和肖泽凯第一时间冲进去,却趴在吴禄身边不知所措。
陆盼盼看得好笑,说到:“王教练,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回去休息吧。”
“睡不着?”陆盼盼笑道,“难道你也紧张了?”
一屋子的人都没有说话,医院特有的味道加重了这间病房的沉重。
[陆盼盼]:哦,想起来了。
“罗维,你去楼上叫吴教练吧。”陆盼盼说,“给他打电话没接。”
看见陆盼盼为难的样子,吴禄笑道:“你放心,我抽会儿烟就好了。就算我再紧张,到了总决赛赛场上还不是得全神贯注,没多大事儿,你看王教练不也紧张嘛。”
说完,他又竖起两根大拇指, “你们绝对是我见过的进步最快的球员,吴教练也给我传授传授经验?”
“你们吴教练呢?咋还没来?”
刚坐下时她还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几分钟后,她心情平复了下来。
然而经过电梯口的时候,他看见吴禄站在窗边抽烟。
吴禄说好。
他们没有教练。
医生能做的都做了,但是这种m.hetushu.com.com心梗晕厥的不定数太大,人醒来以后还是不是完整的,谁都说不清。
陆盼盼瞪大了眼睛,慢慢转过身。
顾祁话音一落,桌上除了吴禄和肖泽凯,另外一个人都奇怪地盯着他们。
于是陆盼盼打算找吴禄跟大家再开个小会,疏解一下他们的紧张。
是那个曾经连配合都打不好的球队。
走到走廊尽头,岳从嘉悄悄拉住霍豆。
刚刚两个教练聊着聊着说要带球员去吃饭,一合计,干脆就一起去吃。
霍豆挠头道:“是吧,你听她说的,什么用尽全力比赛,把每一场比赛都当做最后一场,还说我们能走到总决赛已经超乎她的预料了,她很满足,很欣慰,说我们很了不起。”
慢慢的,他涣散的目光逐渐聚焦。
她又看向顾祁,“你叫同学了吗?”
陆盼盼走出房间,打算去敲吴禄的门。
陆盼盼只能继续装:“……谁啊?”
“不说了不说了,回去睡觉吧。”
在总决赛,于两个队都是绝境。
她看了眼手机,是微信,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就没管。
[顾祁]:想看回去给你看。
一顿饭的时间也没能消除嘉实体大那边的拘谨。他们绝大多数都不是自来熟,只会在桌上谈谈球所说比赛,大多数时候还是在听吴禄和王教练聊天。
说完了,这些人再震惊也得继续热身。
可能是赛前都紧张了。
确实,陆盼盼毕竟不是体育专业出身,更没有从事过排球专业训练。
当救护车一到,他们第一时间把吴禄送上车。
不管嘉实体大采取什么战术都是被允许的,因为现在的客观事实是允和没有指导权,而嘉实有。
果然,当酒店的经理打开吴禄的门时,果然看见他倒在地上,手边还放着他没够着的药。
今天的决赛,来的观众不少,但更多的还是大学生联赛的代表已经各个媒体。
岳从嘉:“我也叫了。”
[顾祁]:我问过你的!
[顾祁]:明天决赛了,答应我的事情会做到吧?
肖泽凯忽地蹲下,紧紧抱着头,一阵阵抽泣。
[陆盼盼]:知道了,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忘记。
大家就近选了一家中餐馆吃饭。
医生很快来了,一见到病房里这么多人,立刻开始赶。
“嗯,问题是现在球员们紧张了。”陆盼盼说,“要不我们开个小会?”
[顾祁]:你忘了?
她立即往前台走去,找酒店经理出示证件后带着他上楼。
第一条是霍豆的。
女志愿者说完,不等陆盼盼反应就焦急地走了。
宁骋愣了一回,才想起这是去年在允和打友谊赛时他跟顾祁说的话。
这一刻,整个病房的愣住了。
好在这时,吴禄醒了。
而现在,他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各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拿到全国总冠军。
两人刚说上两句话,王教练和吴禄又召唤他们了。
陆盼盼想了想,又说:“回去再看。”
这也让嘉实体大的人更有压力。
时间就像一把锯齿,在她心里拉锯着。每过一秒,锯齿就更锋利一些。
医院。
“那倒不是。”罗维是接电话接得最多的人,“我是把我那些没课的同学全都叫到江城来了。”
罗维背起吴禄,由顾祁和肖泽凯在身后护士,一起下了楼。
[顾祁]:你说决赛后给我转地上!
[岳从嘉]:盼盼姐,睡了吗?我可以跟你聊聊吗?
嘉实的人被他搞得不好意思,尴尬地应了两声。
“吴教练,还没睡呢?”
“嗯。”
调节学生的心理状态她还行,但是教练这边她就没办法了。
大概十分钟过去,hetushu.com.com嘉实那边的人还是聚在一堆说话。
运动员的潜力,永远不可估量。
再往旁边看,还有不少学生在陆陆续续入场,都是允和的学生。
不知不觉,她紧紧握着的手几乎快要痉挛。
“是啊。”宁骋笑道,“但是我没想到我们会在总决赛碰面。”
她低下头深呼吸,不再去看嘉实那边。
饭后,大家再次回酒店,拿上东西就要去热身了。
肖泽凯红着眼眶,说道:“禄禄,我们不放心……”
[霍豆]:有时间跟我聊聊吗?
允和的人蠢蠢欲动,兴奋不已。
作为今天的对手,嘉实真的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怎么办?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由于顾祁在置顶,陆盼盼先打开他的对话框。
[顾祁]:?
一时间,球馆喧喧嚷嚷,嘉实那边还有一群女生拉着横幅,专门给他们喊加油。
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陆盼盼摇头。
陆盼盼又走到病房问,重复了这个问题。
灯光照在吴禄脸上,越发显得惨白。
陆盼盼大致地翻了下,很奇怪,除了顾祁,几乎全队都给她发消息了。
但没有要离开医院的意思。
一看就是罗维他们叫来的同学。
“还有我,我也叫了。”
“明儿个比赛,咱们两个队伍不管谁输谁赢都是好事!”王教练吃饭的时候喝了一点酒,这会儿已经上了脸,说得满脸通红,“咱们两个学校几年前都是没人瞧一眼的,今年能一起进入总决赛,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咱们的球员个个都是好样的!不管别人怎么说,咱们就做给他们看!咱们就是能走到最后,就是一次比一次强!”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出来了,只有吴禄没出来。
好在救护车很快就要来了。
陆盼盼右手握拳,捂住嘴巴,一直闭着眼睛。
“去比赛!”吴禄挣扎着继续说,“叫你们去……”
“你说盼盼姐的意思是不是很明确了啊?”
吴禄回头见是陆盼盼,说道:“睡不着。”
王教练正在跟球员们说些什么,那些球员纷纷朝允和这边看来,目光震惊。
而上周的半决赛中,嘉实三比二击败乐贤大学, 进入总决赛。
“哪里哪里。”吴禄被王教练说得不好意思了,“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都靠陆经理出大力气,他们自己也争气。”
罗维走后,陆盼盼重新拿出手机,看到顾祁几秒前给她发了消息。
“……”
回到酒店已经不早了。
陆盼盼回头,看见他们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好像在说什么教练的事情。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顾祁。
陆盼盼脑子又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
“不是。”顾祁说,“她来江城有事,顺便来看比赛。”
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决定的时刻了。
“加油!”
又过去了五分钟。
如果进入决赛的是传统强队,他们还有个心理准备。而允和这种球队,他们虽然没有在小组赛里遇见,却听不少人说过他们的赛况,大家都很清楚允和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在绝境翻盘走到今天的。
“……”
这还是后话,现在最重要的情况是,如果没有教练,允和就是阵容不完整,等于弃权。
陆盼盼想了想,决定装傻逗他。
[陆盼盼]:你问我看不看你的腹肌。
散会后,大家各自回房间。
陆盼盼就知道,顾祁这人肯定不会叫同学。
这个时候,观众已经开始陆陆续续进场了。
这比起赢拼,是把握最大的一种方法。
谁知道下一秒他却说道:“我妈今天回来。”
罗维直直地看着病床上的吴禄,眼眶发红。
和_图_书“那好吧,你忙吧。”
那嘉实那头也看到了允和,径直朝他们走来。
[顾祁]:嗯……
而且内容差不多,都是想跟她聊聊。
所以五点后他就吹了哨子, 让大家休息休息就去吃晚饭。
第二天早上,陆盼盼在闹钟响之前就醒了。
陆盼盼走到他身后问。
[陆盼盼]:?
在医生来之前,吴禄慢慢地睁开双眼。
他什么都没说,极其艰难地扭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
站在外面的是罗维。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顾祁看向陆盼盼,“你不用紧张,又不是没见过。”
又是几分钟过去,他们在聚在一起说话。
两人把队里所有人都叫到一起聊了会儿。
突然,教练席旁边的联赛负责人还有志愿者爆发一阵骚乱的声音。
“没、哦,我跟朋友打电话呢。”
病房里里外外的人都开始揪心。
时钟的声音在这时候被无限放大,每一分每一秒都重重地敲在每个人身上。
嘉实队里其他人以及他们的领队经理都不怎么爱说话,而且跟允和也算不上熟悉,就在一旁等着。
但是陆盼盼还是签了字。
负责人看她手都不稳,忍不住又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球员,比赛总是这样充满各种意外与不测,重在参与,心理压力不要太大。”
“呃……是我,罗维。”罗维又按了下门铃,“盼盼姐,你现在有事?”
陆盼盼:“啊?”
然而顾祁简单的技巧于事无补,吴禄依然没有醒来。
霍豆垂着头,无奈地说:“唉,我舍不得她。”
陆盼盼安排大家回房间休息后,洗了个澡,正准备吹头发,手机突然进来一条消息。
决赛就在明天,他只需要全队保持状态。
下午训练的时候, 吴禄相对放得比较松。
“加油!”
陆盼盼紧紧握着双手,试图一次次地平复自己的心情。
早知道她就不|穿卫衣牛仔裤了,好歹也穿一条裙子。
以及最角落那一排——陆盼盼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女人。
也就是说, 允和明天要面临的对手,就是去年在友谊赛中遇到的嘉实体大。
“比赛……比赛……”吴禄很心急,奈何体力决定了他只是断断续续地说话,“去比赛……”
事情已经这样了,再焦虑也没有用。
病房里的人都看着她,却给不出一个回答。
她现在不仅担心吴禄的身体,还担心比赛那边。
其他人看情况好像不对劲,也都跟着上楼了。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去看嘉实那边的情况。
[顾祁]:那你想看吗?
过了好一会儿,罗维和吴禄没下来,陆盼盼倒是接到了罗维打来的电话。
跟以往的每次比赛不一样,这一次热身,大家都很沉默,且沉重。
“什么?”
陆盼盼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能大概猜测是王教练在跟他们说允和今天的突发事件。
如果去比赛,吴禄的状况还未知。
王教练说这些本来就是客套,不一会儿又把话题绕到其他地方了。
外面没声音。
“今天早上吴教练突然心梗晕厥,刚从抢救室出来,现在还在医院。”
允和男子排球队成绩一直不起眼,学校其他排球老师也各司其职,不会专门给他们配一个助教。
这时候医生的话比吴禄管用,一群人立刻就要出去。
“我也舍不得,可是我们也不能让她就留在一个校队吧。”
她三两步跑过去,隔着门说:“我不看!”
大家等了许久,只见陆盼盼伸出一只手,说道:“今天只能靠你们自己了,背水一战,加油!”
陆盼盼:“……”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距离比赛开始只有一个半小时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