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顾祁瞥他一眼,“我女朋友。”
队里的球员就走在前面,距离不到两米。
陆育成这会儿人都站不起来,却还在想这么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怎么会随身带着水果糖,难不成跟他一样有低血糖。
“爸!怎么了?”
顾祁表情松动了,眼里情绪万千,最后化成一声无奈地叹息。
霍豆:“……还能这么备注?”
“行吧。”
陆盼盼呼吸在这一刻随着空气凝滞。
至此,陆盼盼看了小组其他学校的比赛结果,确定了允和已经出线,所以下一场跟北方赛区第二名卢福大学的比赛就没那么紧张,是输是赢都不影响他们进入全国八强,只关系到八进四的积分问题。
陆盼盼抬头看他,见他眼里渐渐浮现出笑意。
他已经捡起了筷子,“你女朋友找你?”
没人接话,霍豆只能自言自语:“盼盼姐眼光不错。”
陆盼盼:“今天我爸还说哪个女人嫁给顾祁会很幸福呢。”
“嗯。”
“那你光是说有用吗?”
赛后, 乐贤大学和允和大学交流了许久,两边还拉了个微信群。
没救了,这个队伍没救了。
陆盼盼龇牙咧嘴:“我就跟他说我要嫁给顾祁,到时候就跟他说,爸,这可是您自己说的哦。”
陆盼盼和金鑫在门口等着,时间一到,就见那几个人以刀疤男为首走了出来。
不管赢不赢,允和能走到这里,已经是质的飞跃了,况且他们现在已经提前出线八强。
上车后,陆育成感觉自己脑子不晕了,才拿出手机给陆盼盼打电话。

“等等。”陆盼盼说,“爸来江城了,叫上一起吧,我来打电话。”
“姐夫啊?”霍豆的语气竟然有一丝遗憾,“唉,真没想到。”
话音刚落,肖泽凯手机响了,陆盼盼打来的。
顾祁:“怎么补偿啊?”
所以这场比赛,允和二比三输掉,整体气氛却没有那么失落。
陆盼盼带陆育成去了她最近吃过的最好吃的当地特色餐馆,饭桌上,陆育成听说陆盼盼下午还有比赛,也就没跟她多聊。
她把手机支到面前,确定没打错是顾祁。
陆盼盼点头:“走吧。”
肖泽凯小跑着过来,站在她面前:“在电梯口里面那个通道呢,不好找是吧。”
陆育成正要张嘴,就听顾祁说:“我有女朋友了。”
说完,霍豆觉得自己的推断很强,“那我看刚刚那个就是她男朋友吧,哦对,听说我们赞助也是那个帅大哥?”
眼神鄙夷的那个是肖泽凯。
有前一天跟乐贤打比赛的后劲在,允和跟北方赛区第四名的比赛就显得得心应手许多,以三比一的成绩拿下了比赛。
“大叔,您怎么了?”
陆盼盼转身跟顾祁说话,却看见他的眼睛里不安又失落的情绪。
陆盼盼问:“搞定了?”
“我这会儿低血糖,要去医院打个针,你来一趟吧。”
顾祁收住攻势,在陆盼盼唇角咬了一下,这才松开。
金鑫:“哦?”
大家也都知道,已经出线了,这一场输掉就当做是吸取教训,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四强争夺战。
这段时间以来,她感觉顾祁总是受委屈的那一个。
陆育成说他来江城一所大学做教研交流,这会儿刚到,想跟陆盼盼一起吃午饭。
陆盼盼直接去了比赛现场。
瞧瞧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都被逼成什么样了,昨天在饭局上公然发骚。
顾祁回头,还没开口,陆盼盼就说:“今天太突然了,我没想到https://www.hetushu.com.com你们就这么撞见,我爸又病着,我没法就这么跟他说。”
顾祁不轻不重地说:“以前就认识他。”
然后别有深意地看了顾祁一眼才小跑出去。
霍豆:“看着挺配的啊, 说起来我们还真的没看见盼盼姐身边有什么男性,按理说不应该啊,就是她男朋友在外地,也不可能平时没有男人围着她转,可能是他男朋友威慑力太强了。”
她爸就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就在陆育成挣扎着要站起来时,头顶笼上一片阴影。
“顾祁……我是不是很让你失望?”
金鑫笑着没应答。
陆盼盼点头,“那走吧。”
陆盼盼知道那是金鑫找的人,虽然不知道来历,但是陆盼盼明白,要撬开这些人的嘴,警察不一定是最管用的。
短短几秒,他们已经落后大部队很多了。
街边一辆面包车等着他们。
“你们在哪儿啊?”
他回头笑,“我速度很快的。”
“你放心。”陆盼盼说,“我不会以牙还牙,就他们这做派,以不正当手段报复竞争对手,我闹到排连组委会那儿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金鑫愣在原地,“你还带他回家啊?”
陆盼盼垂眸,沉默了片刻,才说:“不是我偏袒,很多事情本来就是情和理交缠,没有绝对的公平。你要说顾祁有错在先,那冯信怀的侄子背地里言语羞辱我,顾祁做的事情算不算扯平?他在球场上吃亏了心里不服气,那我的委屈找谁说理去?”
陆育成笑道:“我就算有心也无力,我就一个女儿,比你还大呢,上哪儿给你介绍,我就是觉得……”
“爸!”
这次开会的内容很多,老教授们一个个去讲,语速又慢,内容又详细,一不小心就从下午两点开到了七点。
陆盼盼又道:“不过你放心,我爸妈都是通情达理的人。”
顾祁呵呵笑了两声,“就是了不起。”
陆盼盼脑子里还是懵的,心脏跳动速度还没降下来。
陆盼盼:“……”
陆育成抬头,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年站在他面前,弯腰看着他。
和卢福大学比赛的那天中午,陆盼盼突然接到了陆育成的电话。
陆盼盼:“是有点恶心。”
金鑫拍了拍陆盼盼的肩膀,示意他出面去搞定,陆盼盼就在角落等着。
“嗯,我也想你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父亲面前,陆盼盼却只说“认识”,不方便在队里承认就算了,自己爸爸这里为什么不能承认?
霍豆:“大点好,就是叫姐姐有点奇奇怪怪的。”
陆盼盼又说:“我爸不喜欢比我小的。”
霍豆在一旁看到,问:“你还有个姐姐啊?”
“我在问你地址!”
“喂,啊,好的,我来接你。”
“小伙子,你就不怕我是碰瓷的讹诈你啊?”
肖泽凯抬头望窗外, “这么晚了,她不会过来了吧?”
陆盼盼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今天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回去找你。”
这边结束后, 已经四点了。
金鑫一语成谶,陆育成一接到他的电话,就说教研会还没结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就不跟他们吃饭了。
金鑫拧眉:“你明知道……嘿,我看你还挺偏袒这小子的。”
顾祁点头:“嗯,那我等着我们家盼盼给我什么补偿了。”
陆盼盼:“……”
然而陆育成不是找借口拒绝跟金鑫和陆盼盼一起吃饭,教研会是和*图*书真的没结束。
陆盼盼又低下头,“我会补偿你的。”
顾祁非常淡定:“我没有。”
顾祁看了看表,说道:“我等您女儿来了再走吧。”
现场显然沉默,还是陆育成开口打破沉默的。
“反正我会补偿你的!”
“你也觉得我委屈啊?”
肖泽凯踌躇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其他人都在笑,只有肖泽凯面色沉重。
“嗯?”
陆育成报了地址,就闭上了眼。
有人主动来询问,陆育成当然不会逞强,然而他张嘴说话时,才发现自己声音都在发抖:“我没、没事,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找点糖水什么的?”
不需要陆育成解释,陆盼盼和金鑫也想到了,只是他们太过于震惊,这个人居然是顾祁。
陆盼盼没有回酒店,而是和金鑫去了另一个地方。
陆盼盼:“……?”
陆盼盼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半晌,才说:“爸,他是我们队里的,我认识。”
饭桌上,陆盼盼刻意没有跟顾祁坐在一起。
陆育成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霍豆沉浸在自己的惋惜中,只听见身旁的单旭阳淡淡地问:“你怎么知道?”
霍豆耀武扬威地看向顾祁,顾祁别开头没理他。
陆盼盼看向顾祁:“怎么回事?”
陆盼盼:“?”
顾祁又问:“倒胃口?”
顾祁:“我威慑力强,一般没男人围着她转。”
路灯让每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笑语声没有听过。
比赛结束还不到三点,大家都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会儿,晚上在出去吃个饭放松放松。
陆盼盼和金鑫出来时,已经到了饭点。
“知道了。”
陆盼盼回头给陆育成掖被子,金鑫站到她身前,“我来吧。”
陆盼盼当然不会拒绝,简单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不管怎样,我这第一印象非常好了,以后通关难度不大吧?”
天黑得越来越晚, 快七点了天边还翻滚着云浪。
他的语气不再那么沉重,恢复了以往的轻快。
金鑫不跟陆盼盼说了,“不说这个了,走吧,带你去吃一顿好的,也累了这些天了,好好休息下。”
陆盼盼:“……”
傍晚, 吴禄在酒店休息, 罗维带着队友们去吃饭。
陆盼盼给顾祁打电话。
陆育成看着顾祁,虽然身体不舒服,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顾祁:“……爸?”
霍豆:“……”
肖泽凯却站着没动,“盼盼姐……”
他挂了电话,对全桌人说:“我出去接一下盼盼姐。”
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陆盼盼:“……”
陆育成打了一会儿点滴,身体已经恢复了几成,说话也有力气了。
“第四局比赛的时候就过来看了。”金鑫指指陆盼盼的眼睛, “我一直站你后面, 也不知道你什么眼神。”
金鑫说着就开始给陆盼盼发录像和转账记录:“都在你手机上了。”
第二天的比赛,允和对阵北方赛区第四名。
然而他刚刚走到学校门口,就感觉头晕眼花,一瞬间耳边的声音像被抽到真空里一样不真实,脚底下也像踩空似的,猝不及防就摔地上了。
同时,霍豆回头喊道:“你们快点啊,怎么走那么慢!”
今年联赛已经进入八强争夺战,对手一个比一个强,但是陆盼盼反而越来越镇定。
“你想我了?”
这一摔,又硬生生把陆育成的意识给摔清醒了,只是他浑身冒着冷汗,脸和嘴唇都煞白,看起来有点吓人。
陆盼盼笑,朝他勾勾手https://www•hetushu.com•com
陆盼盼回头反问:“不然呢?”
陆育成却还在笑:“认识也要好好道谢啊。”
陆盼盼:“怎么了,他自己说的话,总不能区别对待吧?”
顾祁翘翘嘴角,“你讹诈我,我就跑。”
顾祁道:“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怎么,大叔你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顾祁还是怔怔地看着陆盼盼,确定她没有其他话要说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顾祁又没接话了。
四周有零星的学生经过,有人朝这边看了看,还犹豫着要不要上来问。
陆盼盼抿唇笑,没说话。
金鑫失笑:“你猜的没错,是那个什么……冯什么的侄儿找他们打人的,还特意交代了别真打出事,吓唬吓唬就行,目的是想影响他们接下来的比赛。”
随后金鑫送陆盼盼回她住的酒店。
金鑫:“那你去跟他说,你要嫁给顾祁,你看他什么反应。”
“他本来就是这种人,我们弄伤了他侄儿,他能咽得下这口气么。”

肖泽凯手里的筷子突然掉地,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我跟你们说了,一个小伙子送我来医院的。”
肖泽凯咳了一声,没有说话,罗维大口喝茶。
金鑫朝他们走去,同时,另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
金鑫:“你这是准备给爸妈一个惊喜还是惊吓?”
顾祁蹲下来,从包里摸出一颗橘子味的硬糖,剥开糖纸,递给陆育成。
比较人在异乡,身边没有人照顾,还是去医院最保险。

顾祁抬眸:“听不出来吗?”
金鑫知道来龙去脉,不置可否:“顾祁有错在先,这事儿怎么说理?”
陆盼盼说:“我们也罚他了,如果组委会有意见,我们也不会反驳。”
顾祁:“你懂个屁。”

罗维:“她刚刚还说了跟我们吃晚饭。”
说话间,霍豆突然问:“今天那个男的是不是盼盼姐的男朋友啊?”
金鑫晃晃手机:“都说了,也让录像了,还给了转账记录。”
大约二十分钟,金鑫和刀疤男下来了,还跟他气氛融洽地说了几句话,这才朝陆盼盼走来。
霍豆:“都要吃饭了,他在那儿什么你想我啊我也想你,你说恶不恶心,倒不倒胃口?”
顾祁扶着陆育成站起来,在路边招了辆车。
陆盼盼埋头走路,没说话。
金鑫点头:“走吧。”
“可以的。”
陆盼盼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居然有点酸。
顾祁突然停下脚步,捏住陆盼盼的下巴,重重地吻了上去。
顾祁:“还行吧,也就比普通情侣恩爱一点。”
顾祁放下茶杯,眼神凉凉地扫过去,“那是她姐夫。”
金鑫叫他跟那些俱乐部的朋友一起吃饭,陆盼盼没同意,还是决定去跟允和的球员吃。
“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小伙子,我现在没事儿了,你要是忙就先走吧。”
霍豆哼唧两声:“有女朋了不起了。”
陆盼盼走出球馆, 金鑫还等在门口。
顾祁回答霍豆:“就来!聊点事情!”
你不让人家在男人堆里打转,自己却彩旗飘飘。
罗维似笑非笑地问:“你们就这么异地着,你都不怕其他男人觊觎你女朋友啊?我都快怕死了。”
说道这里,金鑫竟然乐不可支,“什么年代了,现在的学生还玩儿我们当年那套呢。”
到了卫生站,顾祁带陆育成进去挂号,找了个床位。
“我知道,我是说我到商场了,却没找到那家店。”
和-图-书嗯。”陆盼盼问,“你过来多久了?”
他上下打量顾祁,“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你应该很幸福。”
听到电话那头的嘟嘟声,顾祁还有模有样地说了一句“宝贝真乖。”
“你爸刚刚还说哪个女人嫁给我会很幸福。”
她唇齿间的领地被他毫不矜持地舔舐,双手却只能抵着他的胸口。
再出来时,天已经黑了。
肖泽凯不说话了,换罗维上。
陆盼盼收回手,突然扭头跑了出去。
然后,在全桌人或恶心或震惊或鄙视的眼神中假模假式地挂了电话。
但也许是走廊太安静,也可能是他声线天生性感,陆盼盼居然脸红了。
陆盼盼:“哎,我没有不考虑,但只是……现在不行,我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饭后,一群人走回酒店,就当消食了。
顾祁没理他,接起了电话。
金鑫啧啧两声,两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
霍豆:“他恶意中伤队友。”
“低血糖吧?”顾祁说,“这附近有卫生站,我送您去注射葡萄糖也行。”
他拿出来,来电显示是“姐姐”。
陆盼盼:“其实吧,问题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金鑫:“知道了知道了,话说回来,顾祁今天这事儿,你打算什么时候跟爸妈说?”
“不是,你怎么了?”顾祁弯着腰,抬起陆盼盼的下巴,“你怎么还委屈上了?”
“在外面吃饭。”
肖泽凯:口区。
顾祁弯腰,陆盼盼额头抵着他额头,右手捧着他脸颊。
“我没有,我是替你觉得委屈。”
陆育成一愣:“哎,那倒不用……”
陆盼盼回头,见肖泽凯紧紧抿着唇,那双不大的眼睛里愣是迸发出一股忧国忧民的光芒。
陆盼盼和金鑫陪着陆育成打完点滴后,把他送回了酒店。
“这两天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金鑫:“……?”
顾祁抬眸,眉梢微挑,“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饭吃到一半,霍豆突然说:“盼盼姐,你得管管顾祁。”
陆盼盼:“你说清楚点啊。”
顾祁挑眉。
陆盼盼:“比赛结束吧,我会带顾祁回家一趟。”
陆育成摸了摸口袋,糖也没带一颗。
陆盼盼去跟吴禄他们交代了几句就和金鑫走了。
陆盼盼和顾祁走在队伍最后面。
陆盼盼指着自己:“我?”
罗维手指敲着桌子,自言自语般说道:“盼盼姐怎么还不来啊,我们这儿戏都快演完了。”
所以呢?
菜已经上得七七八八,肖泽凯拿筷子想吃,罗维按住他的手,“不等等盼盼姐?”
顾祁:“嗯。”
顾祁发誓,他是真诚地发问。
说完, 金鑫又问:“去找个地方坐坐?一个俱乐部的朋友说要见见你。”
金鑫又好气又好笑:“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在想什么。”
“都说了不用等我。”陆盼盼说,“大家都吃吧,完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有比赛呢。”
虽然不知道顾祁在发什么疯,但是挂电话总是最高效的解决办法。
肖泽凯和罗维都抬头看向顾祁。
“我只有这个。”
顾祁歪头看着陆盼盼,声音低沉却又蛊惑:“这才叫找刺|激。”
顾祁走在陆盼盼身旁,用只有他们听得见的声音说:“恶心?”
“我打吧。”金鑫说着就已经把手机拿出来了,“一会儿他听你电话跑出来吃晚饭,一看见我在又不乐意了。”
金鑫说:“冯信怀当然不会出面,但这事和图书儿少不了他的责任,他侄儿花的钱都是他直接打到他们账户上的。”
“嗯。”陆盼盼说,“我会回去问顾祁他愿不愿意去俱乐部试训。”
陆盼盼手一顿,伸出去的筷子收了回来,“他怎么了?”
这时,顾祁的手机响了。
他有低血糖的毛病,平时口袋里都会带上两颗糖以备不时之需,只是这次出差,苏和顺在身边,他自己也没这么细心,这会儿饿久了,感觉力气都被抽尽了,只能慢慢地挪步子,到学校外面就可以打车回去。
金鑫:“那也行,我就是没想明白,你说那学生年轻不懂事也就算了,那冯什么的怎么也跟个傻逼似的。”
车上下来几个人,穿得周正,和金鑫一起跟刀疤男说了几句话,然后刀疤男就上了他们那辆黑色轿车。
顾祁不说话,陆盼盼放慢了脚步,轻声道:“是你自己要找刺|激,关我什么事。”
陆盼盼:“怎么了?”
“还有我呢。”
顾祁还没有走远,陆盼盼追上去,拉住他的手。
“结束了?”
但是陆盼盼根据他们发在群里的地址找到那个商场,上了五楼,却没有看见那家餐厅。
金鑫又问:“你知道我肯定都是为你好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护士在一旁忙碌,陆育成虽然还很虚弱,但也不忘跟顾祁道谢。

“其实吧,我觉得问题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金鑫说是他认识的一些俱乐部赞助了今年联赛,也来了一些人看比赛, 他虽然不是赞助商, 但也跟着来看了,为后续的俱乐部做准备。
顾祁作为主攻手,在队里发挥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不论是陆盼盼还是吴禄都喜欢跟他聊,霍豆不觉得哪里不对,扭头继续走。
陆盼盼笑了笑,问他过来做什么。
陆育成被顾祁逗笑:“小伙子,你结婚了吗?”
一桌人心思各异,只有霍豆什么都没听出来,说道:“你女朋友比你大啊?”
顾祁一听,看向陆盼盼,眼里充满不解。
陆盼盼直视前方,一脸坦然:“这可不是我说的啊。”
这会儿教研交流结束,陆育成还被几个教授留着单独交流了一会儿。
“爸,怎么了?”
但一颗糖没有那么快见效,陆育成额头冒着冷汗,嘴唇完全没有血色。
得,这就改口帅大哥了。
明明有女朋友,却像见不得人似的要掖着藏着。
“他故意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伤害我们。”霍豆补充道,“就刚刚。”
“没什么,走吧,大家都等你很久了。”
上次找事打架的那波人,因为情节不算重,处五日以下拘留,今天正好是他们出来的日子。
街边行人来来往往,不少人朝他们看。
话音刚落,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打开,陆盼盼和金鑫走了进来。
金鑫又问:“你打算怎么办?”
肖泽凯不知怎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今天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难道是因为输球了?
只是现在主要的事情还是陆育成的身体,陆盼盼和金鑫询问了护士,知道他只是低血糖,没有其他问题后才放下心来。
陆盼盼又问:“那冯信怀呢?”
虽然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突然发骚,但是离他远点总是没错的。
顾祁环顾四周,说道:“要不我送您去医院?”
肖泽凯呵呵笑:“那你们还挺恩爱的。”
陆盼盼就在商场的扶梯口等着。
“盼盼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两道声音响起,陆盼盼这才注意到一旁的顾祁。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