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樊文星弯腰, 昂头, 等着顾祁的发球。
短短几分钟后,乐贤拿到赛点24分,然而允和紧追不下,调整了接拦回球进攻系统后,连追五分,到达23分。
岳从嘉已经没有调整传球的机会,他必须进攻,而他进攻并不强,想拦下他轻而易举。
而且没有让他失望。
十三比十二。
二十七比二十七。
——砰!
他现在不仅是想打比赛,他想赢对面个七号主攻。
只要比赛没有结束,他就没办法真的欢呼。
罗维笑道:“那个国家队的盯上你了。”
樊文星发球风格跟顾祁如出一辙。
大家听陆盼盼的话,抬头看向这个球馆的上方的横幅。
吴禄冷静地说:“我知道大家体力都下降了,但是对方也好不到哪儿去,最后一句,决胜局了,大家拦网时注意封锁对方的斜线球,给我们自己创造直线球的机会。”
男人的胜负欲往往就在分秒之间被激起, 即是比赛结果于乐贤来说无关紧要, 樊文星也想赢,想看看两个以攻击为主的队伍, 谁更胜一筹,想看看两个化暴力为美学的主攻手, 谁更担得起今天这场比赛的MVP。
球落地,顾祁第一时间回头看向岳从嘉。
两人短暂的交流后,去往各自的场地。
顾祁轮到发球位。
吴禄:“难也要上!”
这个球传到岳从嘉手里时已经偏向大斜线,但他不能再调整传球,只能打过去。
这垂直扣杀,允和根本没有扑救的机会。
樊文星昂头看着前方,撑在膝盖上的右手却悄悄用力握紧再松开,如此循环几次后才恢复正常。
就是这个人, 让他这个国家队球员有了上场打比赛的**。
陆盼盼低头,脸颊蹭了蹭顾祁的掌心。
顾祁能扣杀这个球,完全靠得是跟岳从嘉天生的默契感。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观众还没反应过来, 球已落地。
“我以为你吃菠菜长大的。”
然而另一边,樊文星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下一个球亦如此,樊文星一记ACE球,拿到赛点,全队欢呼。
吴禄本来还在说话,一回头看到陆盼盼这模样,吓了一跳。
刚刚所有和-图-书人只见他接起顾祁的球,却不知他的右手到现在还酥麻。
岳从嘉举手做了个摇滚的手势:“牛逼!”
这他妈也能打出——探!头!球?!
“我不是难过。”陆盼盼终于能控制自己的表情了,立刻咧着嘴不顾形象地笑,“我很开心,虽然输球了,但是你们多厉害啊,都快把乐贤逼疯了。”
鼓了一会儿掌后才发现扣球的是对手。,又尴尬地收了手。
而吴禄自然更是紧张,毕竟乐贤马上就要拿到赛点了。
这哥们咋啦?
全场观众沸腾了,不是喝彩,不是尖叫,而是一阵阵惊叹。
十三比十三了。
允和这边也只有顾祁还有心思跟樊文星开玩笑,其他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居然在一局比赛中被一个大学队伍四次追到赛点。
他扫视众人一圈,语气又松了下来:“怎么,你们对第五局没有信心?”
十三比十一。
顾祁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可爱多。”
果然,接下来一球,允和再得一份。
砰!
当这个球飞速来到允和方,霍豆用力扑过去,一个鱼跃救球,砸得场馆地板砰砰响,然而却没有给到机会球,肖泽凯再救了一次,已经二次击球,无法传到其他攻手手里,直直地向岳从嘉飞去。
陆盼盼担心的情况发生了,罗维发球失误,没有过网,又一次把乐贤送到赛点。
第五局比赛开始。
球落地的那一刻,乐贤的人击掌庆祝。
二十九,他会一辈子记得这个数字。
但一下子看向他的人太多,樊文星立刻感觉到一股,不对,是一把目光投过来。
十四分了,樊文星深吸一口气,他就不信,这次能再被追上赛点!
樊文星发球时,心想:两分,最多再两分,他要结束这局比赛。
这次轮到罗维发球。
樊文星看了一眼记分牌,还有一分,他们就能再次拿到赛点。
两人静对无言。
这个球,必须得分!
然而樊文星手掌击球的触感还没消失的那一瞬间,只见与他面对面拦网的顾祁用力一扣——
这个扣球速度快到——扣出那一球的樊文星和顾祁扣回来的球www•hetushu.com•com竟然同时落地!
这是第四场比赛了,双方的体力都已经逼近极点,她甚至已经看出几个球员的力不从心。
顾祁转身跟队友击掌,再回头时,发现樊文星正看着他。
允和替补席上只有几个人,但不妨碍他们一遍又一遍得喝彩。
在他击球攻击的瞬间,球才刚刚在网上探过头,顾祁就直接扣球击回对方场地。
虽然输了,但是她从来没想到允和居然能把乐贤,把这个拥有国家队主攻手的南方赛区第一名逼成这样。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岳从嘉确实进攻了,但是他这个球处理得很刁钻,故意往对方拦网人员的手掌击去,造成打手反弹回允和,变相地调整了进攻,电光火石之间,连一旁的肖泽凯都没看清这个球,顾祁却已经冲过来,一个超级快攻,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时候,扣杀得分!
樊文星站在对面的四号位, 如鹰般盯着顾祁。
乐贤的人迅速集中互相拍背庆祝那一个得分球,樊文星没说话,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位置时才甩了甩右手。
然而在允和这边尽力救球的时候,乐贤已经布好了防守阵势,岳从嘉这个球一过来,他们直接一攻扣死。
比分一直咬得很紧,乐贤领先十二比十一的时候,乐贤教练和吴禄同时叫了技术暂停。
耳边的声音逐渐消停, 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樊文星咬紧牙,这必须是最后一球,否则被这个允和五次追到赛点,简直是耻辱。
单旭阳他们坐在替补席的早就去场上集合了,陆盼盼擦了擦眼泪,慢慢走过去。
手碰到球的那一刻,岳从嘉眼一闭心一横,猜测了顾祁的大致方位,随即把球传了过去。
我想说什么来着?
樊文星看准时机起跳,用力扣出这个决胜球。
他回头看了一眼,立刻拍拍屁股站起来,朝队友走去。
双方该交换场地了。
陆盼盼激动地连电脑都摔地上了,耳边全是校园记者咔咔咔的拍照声和四周观众的议论。
樊文星却站在原地,盯着地面喘气。
所以探头球要求攻手不仅要反应快,判断准,还有要果hetushu•com.com断扣杀的决心。
他又预感,又要被追上赛点。
乐贤因此松了一口气,快速组织进攻,在允和沉浸在发球失误的瞬间,樊文星体内所有的胜负欲在这一刻如火山喷发一般进行一攻,这个球力度太大,直接扣向三米线,即便霍豆和肖泽凯全都扑向地面也于事无补。
几乎所有乐贤的人都这么想。
当一传给出一个机会球时,二传手一个背传,直接给了樊文星钉死一米线的机会。
机会来了!
其他人本来也沉浸在输球的失落中,一看到陆盼盼哭,反而都开始安慰她了。
最后一球了。
球出去了,岳从嘉落地。
陆盼盼也恨不得能冲上去,紧张地指尖都在发抖,完全不知道金鑫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了她身后。
果然,就在乐贤以为下一球就能终结比赛并且在二传给了三米线快攻后,允和的自由人居然把这个球救起来了。
乐贤的拦网球员面面相觑,似乎都在问对方:你告诉我这个球怎么拦?扣球点比老子手还高?
二十六比二十六。
大家随着陆盼盼指的方向看过去,樊文星没有跟其他人庆祝,就一个人精疲力尽地坐在地上,双腿岔开,望着天花板。
然而之后的比分,并不如樊文星所料。
想到这里,陆盼盼又觉得很激动,两行热泪完全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但他起跳的那一瞬间,他连顾祁在哪里都不知道。
他没想到进入国家队的第二年,竟然会在大学联赛上再次出现这种需要深呼吸调整心态的时刻。
球场的空气弥漫着汗水的味道,顾祁平复着呼吸, 凝视着樊文星。
跟他妈扣篮似的,根本无解!
樊文星抬头,看着朝他走来的顾祁。
已经庆祝完的乐贤球员呆滞地看着他。
而允和这边不见得多淡定,但却没有像上一局那样开局连失六分。
又得一分。
探头球在排球场上出现的次数不多,这类扣球速度快、落点近,而且是在双方都准备进攻的情况下扣出,对方根本来不及设防。但是扣球的瞬间一定要掌握的非常精准,如果球还没过网,这个扣球就是犯规行为,如果过网太久,这样的打法和-图-书根本于事无补。
顾祁用尽全力起跳, 击出一个跳发球。
陆盼盼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对面的国家队确实很可怕,但是再可怕,也只有他一个国家队。我们不必其他选手的能力差,防不住主攻手就去防副攻,接不住他的扣杀我们就争取自己发球得分,他们不也是接不住吗?”
二传大喊,球喂过来了。
陆盼盼坐在场边,忐忑不安。
顾祁又说:“一会儿有人拍照,该不好看了。”
樊文星松开手,问道:“吃什么长大的?”
“……”
场外的陆盼盼也松了一口气。
比赛又要开始了,陆盼盼没有其他的话要说,最后嘱咐道:“输不可怕,放弃才可怕。你们抬头看。”
压力大,体力不足,发球失误,对方得一分。
樊文星深吸一口气。
当比赛继续,乐贤的状态果然又好了一点。
允和比分追平,都是二十四分,双方要重新争取赛点。
樊文星:“……”
她指指前方,“你们看,那个国家队的,被你们打得站都站不住了。”
二十九比二十七。
然而轮到允和发球的时候,又出现了上一局的情况。
为了表示自己真的不累,他还蹦了两下,大声呼喊:“欧耶!”
“……”
肖泽凯喝了一大口水才说道:“那个九号太可怕了,封锁他的斜线球太难了。”
樊文星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球。
直到这一球,现场终于爆发史无前例的欢呼声,喝彩声,连乐贤的教练都冲上去鼓掌。
允和所有人一下子围上去,用力击掌打气。
“坚韧不拔,永不言弃。”陆盼盼一字一句道,“不管他是省队还是国家队,今天我们站在同一个球场上,就说明我们是足以与他抗争的对手,去吧。”
这个球冲击极强,速度极快,场下的观众几乎都看不清球在哪里,只见樊文星纵身一跃,大力接起这个球,乐贤二传立马跟上, 传出机会球,另一副攻后排快攻,以迅雷不及掩耳打出一个漂亮的快攻球。
樊文星第一个跌坐到地上。
没人说话,吴禄也不知道接什么话了。
十六比十四,比赛终于结束了。
顾祁走到陆盼盼面前,弯腰靠https://m.hetushu.com.com近,拇指擦过陆盼盼的眼角,轻声道:“别哭了,下一场会赢的。”
二十五比二十五。
顾祁看着那个球,呼吸粗重,胸口剧烈起伏。
紧接着,球传给岳从嘉。
就这么神奇的,乐贤每得一分,允和总能紧咬上来,正如樊文星所想,这不仅是狼,还是一条咬合力超强的狼,把他牙齿掰断了也不松口的狼。
往往在这种决胜局,比的就是心态了。乐贤心态更好,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毕竟他们有一个樊文星。
这一个球扣出去,樊文星感觉自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力气前所未有地大,导致允和的霍豆救起这个球时,整个人直接冲向了观众席,撞倒一片凳子。但这个球仅仅是被球起来了,很快又面临出界的危险,沈周初再次扑过去救球,倒地的瞬间把球传给了岳从嘉。
这个球救得很艰难,传过来时角度很偏,岳从嘉没有时间去观测顾祁的位置了,他只能先尽全力接住这个球。
“你哭什么呀!不就是输了一场球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又不是淘汰了。”
十四比十四了,居然又被追平赛点。
太累了。
真的太累了,打世界锦标赛都没有这么累。
他作为一个国家队的主攻手,居然被一个大学校队追到二十九才拿下比赛。
以现在这个形势,乐贤教练并不觉得他们一定能赢。
在顾祁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樊文星突然按住他的肩膀。
这一球,岳从嘉根本就没有给顾祁任何信号,甚至他自己都是在起跳的那一瞬间才想到要这么调整进攻的。
像一只穷追不舍的狼,红着眼追赶他,要把他逼到悬崖上拼个你死我活。
干嘛?
他声音很温柔,眼里尽是心疼,但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陆盼盼的眼泪上,根本没人去感知顾祁跟陆盼盼为什么这么亲昵。
樊文星手心竟然出了一股冷汗。
紧接着,乐贤再一次拿到了赛点。
他迅速转身,在自己都还没看清球的时候,就见顾祁已经完美地找准了球的路线,大力起跳,在对方严密的三人拦网中,直接超手扣杀。
然而樊文星并不兴奋,他还没有忘记上一局被一次次追到赛点的恐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