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许曼妍:“禁什么?”
说完,他又回头对陆盼盼说:“先带他去校医院看看吧,要是严重的话, 得让医生做牵引。”
就在她起身准备关灯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一群人原本有说有笑地往停车场去,王洛桢目光瞥过陆盼盼,随即停下了脚步。
半晌,顾祁才问:“你明天放假,要去哪儿?”
罗维瞄了两眼,笑道:“有点帅哦。”
“我会怕医生?我从小到大就国防身体我怕医生干什么?”
顾祁:“嗯。”
“谢谢您的好意了但是我还是不麻烦您了我自己回去吧。”
陆盼盼只好绕到一旁,坐上了副驾。
她回头说:“别吵了,罗维你去对面拦车吧。”
可是她回想起今天王洛桢叫的那一声,她原以为叫的是“盼盼”,只不过他带有口音方言。
她这才想起来,仲嘉月还在上海交流。
王洛桢:“你们回去吧。”
王洛桢看向陆盼盼,陆盼盼连忙道:“不麻烦您了,已经耽误您下班了。”
陆盼盼越想越兴奋,忍不住给王洛桢发了一条消息。
“我……”许曼妍重重地叹气,“这个世界太小了,小到不可思议,我都怀疑我是女主角了……”
顾祁朝楼上看了一眼,“既然要八卦,就要发挥极致的八卦精神,说说具体的?”
“唔……”陆盼盼听到身后又有脚步声,就想推开顾祁。
这种时候,不用顾祁说话,陆盼盼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闹得陆盼盼脑仁疼。
陆盼盼转过身,顾祁正背对着她看着湖心。
——盼盼,盘盘?
而且王洛桢肯定已经知道了,所以今天才会突然叫她一下,只是陆盼盼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低头,轻吻陆盼盼嘴角,然后辗转至脖子。
话音一落,两个女生就有说有笑地经过这条小路。
顾祁没好气地说:“那万一是看上你了呢?”
顾祁瞥他一眼,二话不说就迈腿追了出去。
王洛桢:“嗯。”
吴禄也不敢怎么碰他的腿, 不过他从事体育这么多年, 也没少经历这种事情。
要不是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陆盼盼肯定当场一个回旋踢断了他的子孙根。
罗维听到这话,自发放慢了脚步。
“我说今年的全国决赛,我给你拿个冠军奖杯回来,我就不做你地下小情人了。”

晚上训练,一场对抗赛打得酣畅淋漓。
快下班了,她得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岳从嘉:“你看人一医生,下班了还返回来免费给我牵引,完了还主动送我们回来……你我都是男人,还不了解男人吗?他要不是对盼盼姐有意思,难不成对我俩其中一个有意思?”
“对啊,这周太忙了,在加班。”张主任看向顾祁,“这是……?”
打开王洛桢的微信页面,里面一句对话都没有,陆盼盼也不好意思直接去问。
陆盼盼走出办公室看下面怎么回事,只见一群人围做了一团。
陆盼盼:“……”
陆盼盼:“你说人话。”
王洛桢带他们进来的时候,没挂号,连电脑https://m.hetushu.com.com也没开。
陆盼盼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陆盼盼叫罗维扶着岳从嘉跟她去校医院,还没挂号人就通知今天周末,医生下班早,这会儿已经不在了。。
顾祁抱着她,往后一退,人就被摁在了树干上。
“队长,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王医生对盼盼姐有意思?”
她打开看,是好些年前的游戏帮会群在说话。
“嗯。”
“好。”
群主,即帮主,在群里发了婚纱照,万年没人冒泡的QQ群顿时沸腾了。
[王洛桢]:春节前,还记得吗?
“我想现在就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
陆盼盼站在原地,一脸莫名。
“啊?”许曼妍愣住,“什么啊?”
想来想去,她脑子里冒出一个办法!
肖泽凯走后, 陆盼盼拿着笔戳脑门儿, 乐不可支。
“去买点药,以后注意拉伸。”
“顾祁……你……”
陆盼盼激动地快跳起来了。
多年的游戏好友竟然在现实里相遇,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陆盼盼肯定觉得是情节!
虽然她知道王洛桢跟她一个服,这世界怎么可能这么小?
罗维:“……”
王洛桢单手撑着方向盘,在陆盼盼即将下车的时候,突然说:“小心脚下,盘盘。”
“我今天发现,他竟然就是我见过几次的医生!”
顾祁以为自己心里的不愉应该消散了,但看见陆盼盼白净的脸颊,鼻尖萦绕着若有若无的香味,他心里反而越发烦躁了。
“麻烦您了。”陆盼盼说,“您本来已经下班了。”
[陆盼盼]:那你怎么没告诉我?我今天才知道!
岳从嘉走得慢,还拽着罗维跟他并排走。
和上一次一样,根本推不开。
“行。”
陆盼盼越想越觉得离谱,可又忍不住往那方面想。
他靠边停车的时候,陆盼盼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道谢。
说完,她特意看了顾祁一眼,“下个月就决赛了,你们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不要三心二意,知道吗?”
陆盼盼非常珍重地点头。
顾祁回头看着那两个女生走远,再看着陆盼盼时,呼吸越发粗重。
“怎么说话的呢。”罗维夺过顾祁手里的球,阴恻恻地说,“我看他好像对我们盼盼姐有意思,我这不是评估一下他嘛。”
许曼妍漫不经心地说,“记得啊,怎么?”
这还没等到许曼妍回来呢, 顾祁倒是被朋友当作心理不正常了。
岳从嘉疼得厉害,在哪儿嗷嗷叫,陆盼盼没办法,又带他去复健中心碰运气。
“你忍一会儿。”出租车上,陆盼盼一边给仲嘉月打电话,一边问,“你最近训练强度太大了,肌肉痉挛是正常的,以后要加强拉伸。”
说完,他又补充:“特别是有的人对你有想法的时候。”
[王洛桢]:嗯。
王洛桢起身穿上外套,说:“不用了,小问题。”
陆盼盼回神,转身往排球馆去,很快就走在罗维和岳从嘉的前面了。
他朝陆盼盼挥挥手,什么都没说,开车走了 。
[陆盼盼https://m.hetushu.com.com]:那次游戏线下活动吗?
许曼妍看陆盼盼双眼含春,嘴角还有若有若无的笑,忍不住给她泼冷水:“别高兴得太早,过一段时间你就承受不住了,床都下不了。”
顾祁拎着矿泉水,坐到罗维身旁。
之所以陆盼盼知道这是一群医生,是因为王洛桢就在其中。
这时,一个女人下班经过他们俩。
顾祁又是许久不说话。
[陆盼盼]:我也是!
因为新娘就是当年的帮主夫人。
顾祁松开陆盼盼,退了一步。
陆盼盼眯了眯眼睛才看清女人的脸。
陆盼盼脸红了,却还要装作没听懂,“嗯?”
陆盼盼瞥他一眼,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突然对另一个大男人有了兴趣。
“别提了。”许曼妍摊开双手,生无可恋地看着天花板,“我觉得我的人生进入瓶颈期了。”
陆盼盼:“嗯……今天周末您也在啊?”
陆盼盼瘫到沙发上,也感慨:“唉,真的热情似火。”
陆盼盼刚走到湖边,就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罗维走在前头,回头看了一眼。
罗维揉了揉脸,“哎呀,我一个大男人,你让我说这些……”
罗维瞪他一眼,“谁让你一口拒绝了?”
顾祁没有说话,抱了好一会儿,想问关于那个医生的事,但是他又不想让陆盼盼知道罗维在背后说她的事情,所以最后只变成无声的拥抱。
打开门后,果然看见许曼妍已经坐在客厅,一副累垮了的样子。
岳从嘉咬着牙点头,陆盼盼那边电话也没人接。
大约半个小时后,岳从嘉的痉挛缓解了,王洛桢摘了眼镜,坐到一旁拿笔写了个纸条。
“怎么了你?”陆盼盼问,“怎么参加个婚礼回来就跟脱了一层皮似的。”
她抱住顾祁的背,问道:“怎么了?”
看陆盼盼还没动,王洛桢一扬眉毛,神情正经地不容易拒绝。
岳从嘉一只腿曲着,一只腿搭在地上,也不敢动,额头上直冒冷汗。
说完,他又叮嘱道:“夏天要来了,你让你的学生平时多注意补充电解质和维生素B1”
“好像有人来了。”
“你突然提他做什么。”陆盼盼心虚地说,“你们这些男生,成天腻歪地跟姐妹似的。”
如罗维所料,顾祁果然不动了。
王洛桢抬手看腕表,“跟我来。”
陆盼盼跟他们挥挥手:“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我先回家了啊!”
倒不是什么特殊原因,岳从嘉这人从小就怕医院怕医生。而且人家利用下班时间给他看病,怎么还好意思让人家送。
原本都走过了,女人却突然回头,说道:“小陆?”
陆盼盼心情激动,连下班时间到了都没注意到。
“我们都是男人,还不了解男人吗?”
很快,对方回消息了。
陆盼盼转过身,背对许曼妍,“不跟你说这个了,我下个月要出差,大概要走两个月。回来后我就会找房子搬出去了。”
陆盼盼一晚上都在忙决赛食宿的报销,等她做完这些事,停下来休息的时候,QQ突然响了一下。
和图书他低下头,吻住陆盼盼的唇。
许曼妍眨眨眼睛,倏地又瘫倒。
“你叫我什么?”
“我这不是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医生嘛。”
“您路上慢点。”
罗维:“好帅啊。”
罗维就一旁笑着没说话。

王洛桢不再多话,“那走吧。”

“我在里面不是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师傅嘛……”
张主任拐了个弯,去停车场了。
罗维看着陆盼盼的背影,念念叨叨:“可是这不行啊……”
[陆盼盼]:居然真的是你!!!!!怪不得你今天叫我盘盘,我还以为你说话有口音呢!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陆盼盼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惊到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直到王洛桢有事要去打电话,陆盼盼才想起该回家了。
“你刚刚在跟我说话?”
罗维:“我们还碰见上次那个医生了。”
“回来了?”陆盼盼换了鞋,匆匆往房间走。
兄弟我好心好意给你汇报敌情,你就这样报答我的吗?
还没去挂号呢,就看见几个医生一同走出来,已经换下了白大褂。
——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王洛桢怔怔地看着陆盼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笑得弯了眼睛。
罗维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刚要迈腿,就听见背后一阵鸣笛声。
群里都是当初一起打游戏的人,也见证了他们从网恋到奔现的过程,只是没想到竟然真的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所以一聊起来就忍不住开始回忆当年一起玩游戏的时光。
夜色下,他不说话,眼里映着陆盼盼的脸。
刚笑完,那人就艾特陆盼盼,问她跟大刀还有联系吗。
“你好烦啊!”
顾祁:“那我明天早上……”
说完,他回头看岳从嘉和罗维,“你们打车来的?”
是后勤处的张主任,她这几天报销食宿,一直在跟她打交道。
他又凑近了一点,几近讨好地说:“好不好?”
陆盼盼点头道:“应该是肌肉痉挛。”
罗维目的已经达到,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去练球。
陆盼盼和罗维在一旁等着,又看到外面陆陆续续有医生离开了。
罗维轻拍岳从嘉后脑勺:“你不懂,别瞎说。”
陆盼盼对他此刻才从图书馆出来很诧异,“王医生,你才出来啊?”
今天王洛桢不会是在叫她游戏里的ID吧?
[王洛桢]:嗯,回家我用你的QQ号搜索了你的微信。
他刚说完,陆盼盼感觉自己脖子一阵细微的痛感。
“你说起这个,我今天才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世界太小。”陆盼盼到现在想起王洛桢,还觉得不可思议,“你还记得我高中开始玩的那个游戏吗?”
罗维就站在最前面,说道:“他抽筋了。”
她走出办公室,球员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顾祁和罗维在收拾球车。
“盼盼姐,你愣什么呢?”
“受伤了?”他打量着岳从嘉。
陆盼盼哼哼唧唧地说:“别胡说啊,比赛期间禁……”
陆盼盼问:“王医生,你们下班了?”

顾祁:“嗯。”
“没什么。”王洛桢指着门www.hetushu.com.com口,“没事的话,我先回家了。”
罗维和陆盼盼都还没说话,岳从嘉就先摇头拒绝了。
顾祁:“不说算了。”
[陆盼盼]:大刀?
王洛桢看了岳从嘉一眼,随即转身跟一旁的医生说了几句,然后朝陆盼盼走来。
岳从嘉:“怎么不行?我觉得这个医生挺好的,又帅又斯文,职业也搭边。”
岳从嘉连连点头,“谢谢医生,麻烦医生了。”
陆盼盼心里有愧意,也全心全意地回应着他的缠绵。
顾祁:“嗯。”
“我的——”陆盼盼顿了一下,“球员。”
顾祁抱着球,一言难尽地看着罗维:“你要出柜就直接点,不要拖我下水啊。”
王洛桢带着陆盼盼他们去了诊断室,让岳从嘉躺下,给他检查。
陆盼盼一愣,脚都迈出去一只了,硬生生给僵住。
陆盼盼还没来得及张嘴说话,那边两人已经连连道谢顺便蹿上车了。
罗维喝了半瓶水,咳了下,说道:“对了,今天下午我陪着岳从嘉去了趟复健中心。”
陆盼盼到楼下时,客厅的灯已经亮了。
陆盼盼等了快半个小时也没等到一辆空着的出租车,手机上的软件才排到八十多位,罗维跟岳从嘉坐在路边的花台上,岳从嘉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你说什么?”
三人同时回头,王洛桢摇下车窗,说道:“还没打到车?”
顾祁突然转身,低着头,说:“今年,就今年,我给你拿个冠军回来,我们就不遮遮掩掩了,行吗?”
“不行。”陆盼盼说,“我朋友回来了。”
按下搜索后,跳出来的真的是王洛桢的微信。
两人来来去去说了好一会儿,陆盼盼才注意到许曼妍的情绪好像不太正常。
剩下的话变成嘤咛溢出喉咙,陆盼盼紧紧抱住了顾祁的后背。
原本她跟顾祁说好了, 就许曼妍出门这几天,早上可以一起吃早饭,等许曼妍回来就不方便了。
王洛桢道:“怎么了?”
笑什么呢……
陆盼盼付之一笑,打个游戏而已,哪儿来这么多情绪。
许曼妍坐在沙发上,睨了陆盼盼一眼,说道:“别躲了,我看到了。”
王洛桢手指抵着鼻尖,咳了一声,正要说话,陆盼盼又说:“你哪儿的人啊?”
陆盼盼笑道:“谁对我有想法呀?”
“啊?”
陆盼盼点头。
“没事。”王洛桢弯着腰,回头看了陆盼盼一眼,“他这个不严重,做做牵引就行。”
其中有一个人还感慨,群里那么多情侣,到现在很多人都没联系了,能走到最后的也太少了吧。
但此刻,陆盼盼却很温柔。
“哦哦。”张主任点点头,“那我先走了啊。”
[王洛桢]:前段时间忙。
陆盼盼回了两句,就放下了手机。
“你怎么看的?”
陆盼盼正想着怎么跟顾祁说这事儿, 楼下突然哄闹了起来。
“什么老公不老公的,听我说重点。”

她走下楼,人群自动散开,岳从嘉躺地上, 吴禄正在看他的小腿。
“这世间的命运,总是惊人地相似啊。”
说完,许曼妍发现这泼的好像不是和*图*书冷水,简直是一盆冰爽刺|激的可口可乐。
“肌肉痉挛。”吴禄说,“挺严重的,你这小子, 我让你好好做热身做拉伸, 你给我偷懒, 现在好了吧?”
王洛桢给岳从嘉做牵引的时候,罗维在陆盼盼耳边悄悄说:“这是不是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个医生?”
现在仔细想想,他分明叫的就是“盘盘”啊!
这下顾祁不说话了,再次盯着楼上看。
“你又想推开我?”
“好。”
罗维和肖泽凯都说好,只有顾祁没说话。
她猛地回头,还没看清来人,就被拉进一个怀抱。
罗维:“还有盼盼姐。”
王洛桢也没问去哪儿,直接把车开到了允和大门口。
罗维:“……”
“怎么了?”陆盼盼问。
那就别躲了吧。
顾祁侧头瞥罗维,“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啊……早知道就坐医生的顺风车回去了,我们什么时候才排得到啊?”
陆盼盼:“我就在家里休息啊。”
陆盼盼出去后,罗维弯腰把最后一个球丢进球车,然后说道:“我看今天也不怎么脏,随便扫扫吧,要不顾祁你先回去休息?”
王洛桢手指却像没看见他们的眼神似的,轻轻敲了敲方向盘,慢吞吞地说道:“上车吧。”
陆盼盼张了张嘴,半晌,才说:“这怎么好意思。”
“后来还成了你老公。”
“这会儿周末高峰期,不好打车,我送你们回学校?”
“哎,我没说我不说啊。”罗维急道,“其实也没什么嘛,不过就是医生下班了还特意折回来给我们看病,看完了还没收费,没收费就算了,还特意送我们回学校。哎,你说,哪个陌生男人这么热心啊?结论只有一个,你说是不是?”
他把头埋在陆盼盼肩上,声音闷闷地:“你会跟别人说你有男朋友吗?”
陆盼盼今天晚上好像很忙,一直走进走出,顾祁的目光就一直跟着她移动。
“对不起啊……”
这些问题,陆盼盼不需要跟许曼妍解释为什么。
罗维又小声说道:“不过还是没顾祁帅。”
[陆盼盼]:!!!
“哼。”许曼妍说,“还说什么禁欲呢。”
许曼妍指她脖子,“唉,弟弟真是热情似火。”
罗维已经把腿收了回来,跟岳从嘉一起用渴望的眼神看着王洛桢。
“哎,没什么。”罗维抱着球去网前,“我就随便八卦一下,你可别说出去啊。”
陆盼盼让罗维扶着岳从嘉站了起来,然后对王洛桢说:“王医生,我们去哪儿付费?”
“哦,你说。”
陆盼盼在他身后站了一会儿,想了很多,最后还是从背后抱住他。
罗维点头。
那一刻,陆盼盼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这也太巧了吧!
“仲嘉月不是去上海交流了吗?走的介绍她师兄给我认识,结果就是我游戏里的师傅!”
“我看你就是胆子小怕医生。”
看顾祁起身往球车走去,罗维恨铁不成钢地追上去,跟在他身后,说道:“你觉得那个医生帅不帅?”
陆盼盼找到大刀的QQ,复制QQ号码到微信好友搜索框。
十分钟后,三人在复健中心门口下了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