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可醒醒吧

作者:翘摇
你可醒醒吧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你看你撇着个嘴巴,来,”陆盼盼两个手指戳他脸颊,“笑一个。”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兴奋剂取药是要求运动员上衣脱掉,裤子褪到膝盖以下,以确保提取的一定是运动员本人的尿样。
“唉,游戏害人,真的害人。”许曼妍下腰,倒头看着陆盼盼,“我已经坚持了两周,再坚持一段时间,肯定就能戒掉了。”
顾祁就坐在陆盼盼后排。
一群人浩浩荡荡,也没注意到陆盼盼,都跟着吴禄往体育中心大门走。
他们一直朝夕相处也没听说过啊?
春寒料峭,陆盼盼裹一条披肩,遮了小半张脸,往酒店街对门的十字路口走去。
像这种悬念不大的比赛,教练一般都会让经验不足的球员上场找找感觉。
顾祁:“……”
肖泽凯:“你已经很大了,别再长了吧。”
快递小哥哭了。
两三个小时过去,陆盼盼腿都坐麻了,起来跳动了两下,然后去路边的小卖部买水。
看似好像还有右手可以用,但是实则等于断送了运动生涯。
当快递小哥把十七个娃娃塞进一个大箱子,一称重量,发现这玩意儿又占地方还不赚钱时,忍不住问:“跑到另外一个城市来抓娃娃有意思吗?”
说完,他还四处打量,“真的一点都没有变啊。”
所以在赛前,陆盼盼跟吴禄说了这点后,他专门调整战术,争取在前两局就能稳住局势。
陆盼盼抱臂靠在门上, 笑道:“怎么突然想戒游戏了?”
是这么个道理啊。
“啊?啥啊?”肖泽凯说,“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顾祁“哦”了一声。
许曼妍:“是啊……”
刚刚起哄的人都安静了,而允和的人却一脸莫名。
肖泽凯戳戳前排的陆盼盼。
但实际现在也不过才八点,陆盼盼是睡不着,一个人出了酒店。
“那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陆盼盼对这个学校很熟,庆阳曾经连续三年跟T大分在同一小组,输过也赢过。
这次反兴奋剂中心特意在省体育中心设立了卫生间检查站,一下子十六个队伍都来了,加上各个学校的教练领队经理等等,足足两百多个人。
“真的有。”顾祁说,“怎么我有女朋友很奇怪吗?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跟听到什么大新闻似的。”
她刚付钱,就看见吴禄带着允和的人出来了。
顾祁空着的一只手还特意压低帽檐,说道:“我们俩这样,好像明星躲狗仔。”
而且他的“打电玩”跟陆盼盼想象的“打电玩”可能不是一回事。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陆盼盼:“我看你也没打多久游戏啊,怎么就这么难?”
“很长时间调整不过来右手的习惯,所以退出了。”
陆盼盼拢领口, 高傲地瞥了肖泽凯一眼。
顾祁在人群里, 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 往楼上看了一眼,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
参赛球队准时在赛前一个小时到达了赛场。
啊?
十分!
顾祁有女朋友?和_图_书
第二天, 陆盼盼出现在排球馆时,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有。”
顾祁:“???”
三月中,陆盼盼和吴禄带队,领着全队人马去江城比赛。
但最终还是允和二十四比二十二拿到赛点。
肖泽凯说:“盼盼姐,你说顾祁这样是不是不好?”
陆盼盼手机卡了下,等她付完钱,大家已经快走出体育中心了,就在大门那里等着,吴禄在给大巴车司机打电话。
罗维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腿根,“胎记之所以叫胎记,就是出生就长好了,怎么会长大呢?你看错了吧。”
陆盼盼把全队人送进去后,自己在门口等着。
顾祁一记眼刀飞来,冷笑。
但陆盼盼看他打电玩的样子,真的不是“没事儿就打打电玩”的程度。
单旭阳很听吴禄的话,叫他下就下,坐到原来岳从嘉的位置上看比赛。
许曼妍翻了个身,背对陆盼盼:“你好啰嗦啊,什么时候走?”
许曼妍:“哎,你不懂。”
临走前一晚,陆盼盼在家收拾行李,许曼妍穿着一件睡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一会儿打开冰箱看几眼,一会儿蹬两腿动感单车。
校园记者是个女孩儿,扎着马尾辫,几缕空气刘海,脸颊红红,在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她把话筒递到顾祁嘴边。
陆盼盼:“……”

第三局比赛,允和很快拿到十四分,到达赛点。
“是什么是?”陆盼盼蹲到许曼妍面前,“难道你也有戒不掉的人?该不会是那个小哥哥吧?”
第二局开始,陆盼盼身旁坐的替补们都放松了许多,却又更兴奋,一会儿坐着一会儿站着。
陆盼盼:“???”
可是大家平时都在一起训练一起吃饭,要真有女朋友,像罗维这种,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呢?
肖泽凯嘀咕:“没见过嘛这不是。”
他连脚步都放慢了,歪着头,走得漫不经心。
刚跑到大队伍背后,就听到肖泽凯和罗维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单旭阳注视着比赛,声音很低沉:“还行。”
顾祁“嗯”了一声。
“卧槽……顾祁你这是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吧?”
直到吴禄带他们离开球场,坐上大巴车,球队的话题还在顾祁的“女朋友”身上。
肖泽凯“啧啧”两声,“兄弟,你这样可不行啊。”
一瞬间,连替补席的人都冲上去集体庆祝了。
顾祁有女朋友不奇怪,他没有女朋友才奇怪。
“你去哪儿啊?”陆盼盼说,“你找得到路吗就瞎走。”
顾祁:“???”
“不是。”陆盼盼看着自己手里的娃娃,很是为难,“你准备让我把这些带回家吗?我行李箱也塞不下啊!”
“妈妈,他们好多娃娃啊,我也想要。”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肖泽凯好像领悟到了什么。
现场观众不多,只有一些本校的学生来看比赛。学生志愿者倒是不少,计分的举牌的,还有维持秩序的,加起来比参赛球员还多。
https://www•hetushu.com•com不过陆盼盼倒是发现第一次上场的岳从嘉跟他场上表现的兴奋不同,他异常冷静。
陆盼盼默不作声地退了两步,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由于第一轮小组循环赛要打五场,体力消耗大,所以一到酒店,陆盼盼就让他们去各自的房间休息。
这一场赢得太漂亮,三比零大比分,允和在小组循环赛首战高捷,拿到三个积分。

“人家跟女朋友打电话,没有时间关心我。”
跟吴禄自己观测到的差距不大,他只看了几眼,又看着球场上的球员们了。
肖泽凯:“别介啊,看看照片而已。”
江城。
陆盼盼想起,江城几年前一直是省男排训练基地。
顾祁用力扯了一把,把陆盼盼拉到自己身旁,松开手掌,转而揽住她的腰。
“你跟罗维怎么说的?”陆盼盼问,“他没怀疑你吧?”
陆盼盼把上一局的数据拿给吴禄看。
顾祁低声道:“没见过……”
很明显,他也发现了岳从嘉和顾祁的配合浑然一体。
T大不算传统强队,而且特征很明显,就是在分赛区的时候全力以赴,往往成绩不错,然而到了全国决赛,却总是心态不稳,要是第一局输了,第二局基本就慌了。要是输个两局,第三局基本就等着被对手按在地上摩擦。
这次全国大学生联赛决赛在江城举行,而小组循环赛又分别在江城的几所大学举行。陆盼盼订了城中心的一家快捷酒店,交通方便,而且离江城体育中心很近。
“我怕冷,不行吗?”
小组循环赛第一轮在下午举行。
于是她赶紧小跑着追上去。
陆盼盼递了一瓶水给单旭阳。
甚至到了后面几球,顾祁不需要发出信号,岳从嘉就能精准地判断顾祁的思路,然后把球托到最佳位置。
对于这只队伍来说,也许岳从嘉才是更好的配置。
小记者听到肖泽凯的话,尴尬地笑了笑,带着其他同学走了。
憋了这么久,终于能在大街上堂堂正正地牵自己女朋友。
“明天早上。”
“我戒游戏呢,你别管我。”
吴禄指了指他,“下一局让他上吧,让单旭阳下来休息。”
顾祁:“……我的行李箱也装不下。”
坐在同排另一边的霍豆凑个脑袋过来说:“可是平时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啊。”
若是假以时日,吴禄肯定会考虑让岳从嘉做首发球员。
一个男人明明有女朋友,却从来不发朋友圈,也不提起自己女朋友,那目的只有一个——想营造自己还是单身的迹象。
“行行行。”肖泽凯回头低声道, “女人就是这么不可捉摸。”
下午。
第三局才开始几分钟,现场观众似乎已经能预见了结果。
主攻手性格强势,二传手相对弱势一点,这在球场上是非常好的配置。
“是啊,戒游戏怎么这么难呢……”
“我哪儿有不高兴?”
首发球员自然是也最好的,或者最成熟的。
他又问罗维,“你知道吗?”
m.hetushu.com•com顾祁最后把陆盼盼带到了一个电玩城。
陆盼盼抬头望着他,不知不觉握紧了他掌心。
顾祁:“我怎么了我?”
最后一个球,顾祁再次发球得分。
顾祁说得云淡风轻,不过是调整不过来习惯而已,可是对曾经的“金左手”来说,左手负伤,就像足球运动员失去了一条腿。
陆盼盼和顾祁同时沉默了。
顾祁也凑过去问:“这还能继续长大吗?”
特别是现场观众几乎一波接一波地挪到允和那里,连镜头的朝向都基本是在允和那一方,喝彩声此起彼伏。
面前的一男一女牵着手,异口同声:“有意思啊。”
但是顾祁却只笑了一声,说道:“异地恋。”
陆盼盼抿紧了嘴角,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笑出声,只能点点头。
顾祁鼻子里冷哼一声,“长得有点见不得人。”
顾祁也撩起上衣,回头看自己后腰:“嗯,我记得我胎记小时候就一个硬币大小,现在也是硬币大小,肯定不会长大的。”
直到两人刚走出电玩城,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女人牵着五六岁的女儿路过,小女孩儿盯着顾祁手里的娃娃移不开眼睛。
陆盼盼和顾祁一人拎了两个塑料袋才装完。
而且对方还是北方赛区第三名!
陆盼盼随着他的目光,看远处的霓虹灯,看楼上的破旧招聘,看路边违规搭出来的小摊。
“我有女朋友。”
沉默一刻,顾祁说:“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陆盼盼脚步一顿,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罗维:“真的变大了吗?我都没怎么注意……”
“两个小时啊。”陆盼盼说,“十点钟你必须回去睡觉。”
陆盼盼侧头看了单旭阳一眼,发现他蹙着眉,紧紧盯着场上,额头上还有汗。
陆盼盼又低头牵起他的左手,摊开他的手掌,细细地抚摸掌心的纹路。
肖泽凯:“虽然我知道异地恋不容易,但你也不能对不起你女朋友啊。”
罗维:“不知道啊……”
沈周初也说:“你表现得完全就是个单身男人的样子。”
“你以前在这里住过?”陆盼盼问。
“你还凶人家盼盼姐。”肖泽凯又啧啧两声,“真渣。”
“没有突然啊。”许曼妍说,“我已经戒了一两个星期了。”
许曼妍倏地摊在地上,生无可恋地看着陆盼盼。
江城地市复杂,很多人光靠导航都摸不清路,顾祁却带着陆盼盼穿街走巷,有时候还会指着路边某些小店跟她说那里的特色。
肖泽凯用手背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盼盼姐,都快三月了, 你还穿高领毛衣啊?”
他作为二传手,或许是平时就对顾祁有崇拜心理,所以特别配合顾祁。
肖泽凯此话一出,别人也都回过味来了。
围观的人瞬间开始起哄,小记者虽然脸红,但依然不闪不躲地看着顾祁。
现场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当罗维发出的最后一个球成为死球后,陆盼盼第一时间站起来大声为他们喝彩。
“那还有右手啊。”https://www.hetushu.com•com陆盼盼说,“为什么就直接退队了?进入省队多不容易啊。”
他们光是发球就失误了一次,拦网失误一次,几乎已经不需要允和怎么用力,比分就迅速拉开。
罗维眨巴眨巴眼睛,没说话。
——顾大主攻给陆盼盼抓了十七个娃娃。
顾祁犹豫片刻,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允和参加联赛以来,很少以这样的大比分赢过!
更值得注意的是,岳从嘉这个人平时总插科打诨,偶尔还跟队员起一些小冲突,但他在场上跟顾祁的配合十分默契。
陆盼盼站在红绿灯旁,低头踩着台阶。
顾祁:“你点什么头?!”
“那要不算了。”顾祁说,“太多了,装不下,不要了吧。”
“那怎么行!”
陆盼盼没回头,但却能清晰地听见他们的对话。
陆盼盼在房间里都听到她的动静里,走出来问道:“你最近怎么了?跟得了多动症似的。”

“青少年队的时候?”
顾祁:“我的怎么没长大?”
所以当岳从嘉看到他换下单旭阳时,高兴得原地蹦了三蹦。
上午所有参赛运动员都要统一做反兴奋剂检查。
顾祁下巴扬着,硬是走出了风光大婚的脚步。
陆盼盼坐在他旁边,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第一局比赛,允和开局强势,发球就得了一分,T大也不甘示弱,比分一直紧追不舍,几次出现双方互相反超的情况。
华灯初上,城市的夜生活刚开始。
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许曼妍此刻已经在对着电视做瑜伽了。
直到手心被人握住,她才抬头,看着同样戴着鸭舌帽的顾祁。
小记者的笑容僵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比分一开始只有几分的差距,到后面允和拿到赛点时,已经有十分的差距了。
“真的假的?”肖泽凯说,“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看出人小姑娘对你有意思,你故意这么说的?”
单旭阳愣了片刻,才朝球场中央走去。
当被十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集体注视时,只会回想自己是不是惹了什么祸事。
现场观众不多,但志愿者们热情十足,欢呼声一阵大过一阵。
T大的人垂头丧气地跟允和击掌后,很快就跟着教练等人离开了赛场。
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式的大型比赛。
肖泽凯“哦”了一声,顺便感慨一句真惨。
肖泽凯又问顾祁:“你得了吧,我们天天一起待着,怎么没见你有女朋友。”
等了大约二十秒,绿灯亮了,她没注意到身旁的人群已经浩浩荡荡地朝马路走去。

陆盼盼以为能看到男朋友坐在机子前帅气地破记录,吸引众人的目光,引起围观。
允和第一场对手是北方赛区第三名T大。
陆盼盼反而挤不进去了,就在一旁笑着看他们。
陆盼盼拎着她的娃娃,又走了两条街才找到一家快递收发点。
顾祁说他在江城那几年的日子其实挺无聊的,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未成年进不了网吧,不能沾酒,更不能去玩儿什么刺|激和_图_书的,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没事儿打打电玩。
陆盼盼正听得起劲,强行压住了嘴角的笑,回头说:“怎么了?”
围观确实是引起了。
顾祁目光里有少许惊讶,“你知道?”
岳从嘉作为大一的新生,一个劲儿地往前凑,比上场打比赛的人还兴奋。
但是陆盼盼作为一个从来没有抓到过娃娃的人,那一刻还是很开心的,感觉自己就是这电玩城的人生赢家,拎着这些娃娃离开的时候,四周充满了艳羡的目光。
陆盼盼听到他的声音,生怕他下一句就是“你们天天见着。”
单旭阳接过,紧紧攥在手里,没喝。

顾祁咧嘴笑了一下。
这也是一种外界压力,T大的颓势越发明显。
陆盼盼:“……”
而且今年的全国大学生排球联赛和体育视频平台签订了协议,全国决赛每一场都进行视频直播,所以来了不少摄像工作组,所以整个球馆就比平常要热闹许多,
陆盼盼突然绕到他前面,垫脚捧着他的下巴,“你怎么又不高兴了啊?”
“住过几年,很早之前了。”
陆盼盼想了想,实在不觉得自己干了什么会引起群架的事情, 于是警惕地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地往楼梯走。
但单旭阳虽然话不多,但性格其实也是有些强势的。陆盼盼一直觉得他跟顾祁的配合上总是差了点什么,如今总算在岳从嘉这里找到了填补。
快走完了一条街,陆盼盼才想起来,她根本不知道顾祁在带她往哪儿走。
当被十几个人男生集体注视时,一般女生都会羞涩地回想自己今天是不是打扮得特别漂亮。
他拉着陆盼盼过马路,行人接踵而至,却没有人会特意注意他们。
十七个娃娃是什么概念。
顾祁:“不给。”
主攻手上的是顾祁和罗维,二传是单旭阳,副攻肖泽凯以及沈周初,接应二传方俞乐,穿着大红色球衣的自由人自然是霍豆。
顾祁的这声回答被起哄声淹没,直到他说第二遍。
陆盼盼:“其实不玩游戏真的很容易,难的是要断掉跟游戏里朋友们的联系,不然他们总勾引你回去打游戏。”
肖泽凯和罗维还有顾祁浑然不觉,还在继续这个话题。
T大一如既往,在第一局输掉后,第二局明显心态不好。
岳从嘉也插了一嘴:“朋友圈什么都也从来没看你发过跟女朋友相关的东西。”
陆盼盼低念:“我的队员我都有资料的。”
现场的志愿者都围了上来,以及一些校园记者也拿着摄像机挤进人群。
“为什么?”陆盼盼问,“我看你也没别的事,打打游戏怎么了?”
陆盼盼:“我怎么不懂,我以前沉迷游戏比你厉害多了,要戒掉也没你这么痛苦啊。”
孩子妈看了陆盼盼和顾祁一眼,说:“明天妈妈也去批发市场给你买啊。”
说完了这一茬,肖泽凯又说:“哎,顾祁,反正大家都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也别掖着藏着了,给我们看看照片吧。”
“是因为左手受伤了才退出的吗?”
他看顾祁的眼神渐渐变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