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39章 逆行旧世

第239章 逆行旧世

“我们很可能进入到了迷雾的中央地带,古灵修旧世。天谴开局啊,衰透了。”
“至于实际上的,你的真灵宝囊里还转移了十万块法则灵晶,就这些法则灵晶就足够你一路修炼到大罗五阶的,如果用来养育凡人的,你至少养得起一百亿凡人一百万年都毫无问题。”
“那个鸟蛋,你最好剪去因果。”
好在,前方很快出现了一具保存得栩栩如生的灵修尸体,这应该是某个灵修宗门前赴后继走出来的一条路,但这条路已经后继无人,连这个灵修宗门所在的现世都变成了旧世。
怂逼大炉子这么一说,李肆心中的阴霾终于散去不少,真的,太影响心情了。
不然这些太上不会这么自毁城墙的,玛德,拿大罗七阶的天仙来做桥墩,够狠!
不寒而栗啊!
尤其是后者,这是镇压气运最牛逼的东西。
至于另外两条脚印,却是更早的时候留下的。
“扣除我日常熔炼柴薪所需,扣除因果气运,李肆你现在还剩下一百零五万份天地气运,所以千万别想不开,这么多天地气运啊,上个旧世从诞生到灭亡也就产出了这么多。”
“看见没看见没,叫你白拿人家的仙器,今天差一点就还上了因果,这帮灵修神经兮兮的,太可怕了,我们快走吧。”
“这是一条死路啊,不要去,你去了,就再也无法回来,你会消失在过去,你的尸体会被迷雾永远所笼罩……”
怂逼大炉子已经喊得喉咙都快炸了,假若它有喉咙的话。
而他不知道的是,明明他走过,但再也没有留下足迹,连同他之前走过的痕迹也消失了,包括另外一条足迹。
所以四周一片漆黑,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不断靠近。
“家底?”怂逼熔炉有点莫名其妙,卧槽你的安全感也太低了,就咱这家底——
这个地方实在太恐怖了,十大宗门与冥土为了渡河很着急,他们急了。
只要来过和图书,必然留下脚印。
李肆松了一口气,玛德,无穷小之地也是个坑啊。
因为这是无穷小之地的指路树,可以通四面八方,具体参考条条大路通罗马就可以理解了。
淡定淡定。
而几乎就在李肆的神魂跳入无穷小的通道后,新世之中,一道看不见的神光从大地与天空中徐徐扫过,大到山峰平原,小到人类,蝼蚁,甚至花草树木统统被扫描一遍。
既然确定了接下来要走的路,李肆反而不着急离开了,他的神魂藏匿于大地之上,静静观察着。
剪断与那颗鸟蛋的因果后,李肆二话不说直接开启无穷小的飞升通道,这就是三界沟通的好处了。
“李肆,千万要做好战斗准备啊,这种在几亿年前就沦陷了的旧世,必然被迷雾所笼罩,就是可惜了你那具道基仙体,永远也不可能找回来了,你得重铸道基仙体。”
这一瞬间,李肆差点就要被说服了,然后,他陡然惊醒,眼前哪里还有什么老者,哪里还有什么未来的我,而他差点就走过那棵指路树。
李肆本以为这老者死了,结果居然在这里看到了。
就好像,未来被篡改了一样。
怂逼大炉子已经吓破胆了简直。
李肆不想变小,也不想舍弃一切。
至于气运熔炉,只要他不越过指路树,他就可以随身携带。
老者睁开眼睛,面带微笑。
其实李肆何尝不是被吓出了一身并不存在的冷汗!
不管身后传来的咀嚼声,李肆继续前行,结果倒在这条路上的大乘灵修相当的多,几乎每隔百步就一个,都死在了即将看到指路树的一刻。
“李肆,我就是未来的你,放下执念吧,你现在要做的事情,你已经看到结局了,只有放下,才能自在……”
“我们为什么会又见面?”
李肆没有回头去看,但他也很快意识到了这点,大炉子也一样。
想了想,李肆没有忙着返回他的旧世,而是顺https://m•hetushu.com.com着一条最不清晰的脚印走下去,他想再捡一些真灵舍利,或者生魂纸钱,就算是真灵宝衣,真灵宝囊那也是极其珍贵的呀。
大炉子很惊悚,它似乎发现了某个秘密,李肆也发现了。
“李肆,李肆,你终于醒了,我草,老子要被活活吓死,你突然就癔症了一样,自言自语着,就往那棵树那边跑,卧槽,那边好可怕,我若是去了立刻就被吃光嚼碎啊。”
还别说,很快李肆就在附近发现了三条脚印,其中一条明显是他上一次来时留的,但那个时候,他是从当时的现世出发,所以如果走回去,也会很顺利的走回现世。
“当年的你,在向未来的你求救,而未来的你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你想救的人死在真灵宝塔里,他们咒骂你,哀求你,但你却无计可施。”
听着大炉子的吐槽,李肆一声不吭,仍旧大踏步前行,这一次他们真的玩大了。
“也许这个旧世已经彻底被迷雾所笼罩,但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这行足迹,就是我们唯一的路标,离了路标,鬼知道我们会走到哪里去,除非,去无穷小之地。”
但着也恰恰说明,迷雾棺椁里的未知邪神更加恐怖,一眼看不到尽头,没有希望的恐怖。
李肆无所畏惧,燃烧神魂之火,自己照亮前路。
“有很多大罗天仙在转世,你觉得这些大罗知否自己将来会变成渡河的桥墩?”
“你在逗我?”李肆头皮发炸,但仍然保持镇定。
这是比气运熔炉还要牛逼的镇世神器。
此时在无穷小之地的飞升通道中,一切皆无,只余一点亮光在前方指引,李肆不管周围,只大踏步往那亮光飞奔,这一回没有路,只有他留下的脚印。
“这说明这个旧世曾经是以灵修为主的,不然不会培养出这么多大乘灵修,让我想想,灵修大行其道的时候,得是五亿年https://m•hetushu•com.com以前,甚至是十亿年以前吧,那个时候迷雾还没有出现,这帮灵修势力很大,他们有专门的卫道者,打死都不飞升,就专门扶持小辈,打压真修和其他修行体系。”
大炉子唠叨个不停,主要它有点怕李肆走神或者思想出了小差,当然,它身为神器,它绝对不会怕的。
它完全吓傻了。
只是,李肆才走上这条逆行的路,那个所谓的未来的他就又出现了。
而老者则继续道:“你在准备用我的真灵宝塔救人,但你想过没有,你当年看到的我,为什么不可能是你自己?”
明明十大宗门与冥土已经封锁了实和虚,但李肆仍然可以通过无穷小这条路光明正大的走出去。
“感谢我的讨厌。”
其实仔细思索,就会知道,灵修的这条路有多难走了,他们来自不同现世,走过的路也截然不同,虽然只有一个终点,但很可能一个灵修走过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踏上这条路了。
“咦?有人!”
“哎,炉子,咱们家底现在还有多少?我怕到了旧世咱们支撑不住啊!”
或者更准确的说,没有了因果。
当李肆抵达这棵指路树下方,就见那里坐着一个干瘦的老者,一缕山羊胡,头发盘起,插着一个树枝,宽袍大袖,腰里系着真灵宝囊,十足十的灵修真仙。
“除此之外还有咱们上次弄死天鬼神葬碑的结余,虽然还需要三年才能知道具体数字,但我可以给你透个底,至少五十万份天地气运,另外还有若干个大好处。”
李肆的心情却变得很好,一路走来,他都拿到了十五件真灵宝衣,十五件真灵宝囊,以及十五颗真灵舍利。
李肆说话之间,前方没路了,也没脚印了,他终于一路逆行,走到了一处早已沦陷了的旧世。
李肆没有回头,大踏步的往前行,身后那棵指路树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因为它永远指的是朝着它走去的路,而不是回去的m.hetushu.com.com路。
感觉这帮灵修比邪神还诡异,神特么过去的我,现在的我,未来的我交汇于这棵大树之下,说的还煞有介事一样。
李肆决定不再去看这棵树,开始在四周寻找脚印。
“有一个答案,但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听,我甚至知道你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我也知道你要做的事情的结果。因为过去,现在,未来,皆汇聚于此。”
李肆顿足,然后点点头,是的,又见面了,这老者他曾经在真灵宝塔里的那棵大树幻象中见过,但当时的他,是在不知多少岁月之前,透过混沌仙器燃灯看到了来自多少岁月之后的李肆,他想问未来发生什么,想拯救一些凡人,但双方最终无法完成交流。
李肆从善如流,毫不犹豫,谁也无法想象,他动用一份无比珍贵的因果钥匙,仅仅是为了断开与一个鸟蛋的因果。
不是他最后从那一句和尚一样的话里听出点不对劲来,今次就真栽了。
“不过灵修太耗费资源了,一座现世被他们吃光喝光用光之后,他们就会迁徙到下一个现世,就像是蝗虫一样,所以后来灵修体系被打压,差点灭绝,也是有道理的。”
当李肆又遇到一具大乘灵修的尸体后,前方再也没有出现这样的好事情了,这也说明了那个灵修旧世马上就要到了。
“而现在的你,看到了未来的你,未来的你向你发出劝告,你却又不听了,未来的你,同样无计可施。”
当初那个老者就是把整整十万人放进真灵宝塔,明明现世都沦陷成了旧世,他还在努力的寻找资源,直到再也找不到资源,十万人活活饿死在里面……
顺着这条脚印走回去,就能顺利走出新世的封锁圈。
可是算算家底,自己怎么可能连十万人都养不起,开什么玩笑呢。
李肆施礼,以示敬意,然后脱掉其真灵宝衣,收走对方的真灵宝囊,待尸体风化,再取走真灵舍利,一气呵成。
“李道友,咱们又见面了和-图-书。”
关键时刻,气运也能养活无数人啊。
“你这么说,我内疚感少了很多哈哈。”
不过,话又说回来,之前他通过仙器燃灯看到的画面,与他现在要做的事情简直一毛一样啊。
“未必,别忘了我还有一本伪【生死簿】呢,再加上这次收集的生魂纸钱,只要避开冥土的感应,还是能够把我那具道基仙体接应回来的,反正你来想办法。”
当然,不能走到底,走到指路树那里就可以了,不然就真的去了无穷小之地。
“该走了,李肆,这个新世让我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随时都可以大难临头的样子,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个新世里至少有一件或两件镇世神器在镇压着,如果再有个太上坐镇,那么他甚至可以推演出我们曾经来过。”
“这帮灵修真狠!”
“我们想走捷径,结果却不知道捷径只有一条,且永远无法回头,不能停下,我们已经没法回去之前那个旧世了,我们只能去这个更遥远的旧世。”
“你看,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你刚才遇到的肯定是灵修的诡谲心魔,他们的话术贼诡异,所以只要你计算一下自己的家底,就绝对不用担心了。”
到旧世开局应该是稳了。
不过就是可惜,这条灵修旧路,代表着一个相当庞大的灵修宗门,甚至比现在无穷大之地的十大宗门还要牛逼一些,那种混沌仙器必然不少,但他们这是往源头走,遇到混沌仙器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了。
“这个新世就像是个密不透风的牢笼啊,连我都出不去了,幸好你还可以走无穷小之地飞升的那条路。”
“不要说这个话题,我们并不是无敌的,越接近真相,我们也离死亡越近,不,不是死亡,而是你会变成桥墩,我会变成白痴。”
“我讨厌和尚!”
沿途补充了两次魂力,他才抵达那棵指路树,这棵树大放光明,每多看一眼,就有想要投身其中的冲动,而在这棵树的后面,就是真正的无穷小之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