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作者:懒鸟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38章 桥墩

第238章 桥墩

“我们好像遇到麻烦了。”
对话结束,李肆使用了一份因果钥匙,虽然这种因果钥匙剪不断大炉子的因果,但正常人的因果却完全没问题的。
十大宗门的高层想渡河,冥土也想渡河,渡过去之后,真的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吗?
“远古邪神的信徒有很多,有的出自十大宗门,有的出自诸天万界,还有的出自魔族和妖族,其实你不知道,所谓魔族和妖族,最初都是人族修仙者,就像是真修和灵修体系一样,修炼着修炼着,就不成人形了。”
灵境子,和赵青榭其实真的是表兄妹。
李肆开启天眼,看着庞大现世之外那璀璨,宏大,散发着无穷威压的都天神禁,好家伙,就这规格,迷雾来了也没招。
“虚妄界就是虚妄的无穷大之地。无穷大之地就是实质的虚妄界,一个实,一个虚。”
等什么时候赵青榭修炼到了大罗七阶的时候,因果才会找上她,因为,冥土渡河所需要的桥墩,最低修为就是大罗七阶!
“我们会找回这个场子的!”
李肆沉默良久,突然道:“我不信这个邪了,我要回旧世。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们不能跟着他们的节奏跑。”
“啪!”
李肆在神像之中无动于衷,杨眉的因果就是他的锁链,他理论上是无法‘挣扎’的,只能充当桥墩。
“我不知道,要不你推演一下试试?”
“行了,我也有错,是我太低估了无穷大之地和*图*书的天花板,我也是在没有想到,灵境子的后台会这么硬,我更加没有想到——”
这话已经重复了很多遍,李肆倒是无所谓被赶回来,但怂逼大炉子的计划就全盘被摧毁了,它做梦都想逃离原初之地,结果,莫名其妙的就被赶了回来。
“十大宗门当初发现了诸天万界,所以开始全面探索,尤其当他们发现诸天万界里也有同样的生灵,同样的修仙体系,和其他文明体系之后,你知道的,他们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入侵,他们不断探索,不断探索,希望能找到三界的尽头,然后就碰到了那口迷雾棺椁。”
也无需反抗,归位就是。
一颗鸟蛋碎裂,生命在流逝。
“虚妄界里的实叫旧世,现世和新世,无穷大之地里的虚就被叫做诸天万界。”
如果再来一个生母,那就完蛋了。
“没有,就按你说的办吧。”
“别假设了,走吧,真在这里当桥墩啊,新世欢迎你。”
“王母,请速速归位!”
“原初之地,无穷大之地,无穷小之地,就构成了三界。三界之外,是河,你现在看到的这条河,也叫法则之河。”
“我不能放弃我的道基仙体,开玩笑呢你!”李肆断然拒绝,不是他舍不得这具身体,而是再换一具新的身体,就会有新的因果出现。
“那口棺椁迄今为止没见过它攻击,但受它影响,出现了很多邪恶神器,比如往生https://www•hetushu•com.com棺,比如血棺,比如天鬼神葬碑,总之很乱。群魔乱舞的乱。”
“你那么相信她?男欢女爱都是没有意义的,你反手就会被她给坑死。”
好家伙,冥土这也是在渡河啊。
除此之外,那些架桥的奴隶,也在哀嚎,他们日夜不休,日夜受法则乱流之苦,却无法挣脱。
五座神像拉扯着李肆版杨眉,越来越近,最终,五座神像五合一,将李肆封印其中,化作一个仪态万千,慈眉善目的神像,在虚空中一闪,就消失了。
“你说,冥土和十大宗门的那些太上,有没有在合作?也许不是全部合作,但肯定有一部分在合作。”
“另外,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听说过没有,我有机会再偷渡一次无穷大之地,我要去找赵青榭,有她帮忙,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李肆脱离大河,顿时就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他最后看了一眼大桥的全貌,下一刻,他小心翼翼操控着神魂,对抗着吸力,最终进入新世,也即新的现世。
李肆的神魂掠空而去。
然后,李肆的神魂无声无息的透出,嗯,他的本体压根就不在这里。
“但是旧世已经死了啊!”
“当然,既然你问了,那也无所谓了,但你需要从最基本的虚实来理解,原初之地是虚妄包裹着现世,虚妄界是虚,现世是实,就像是西瓜里的籽。”
他这具身体的生母,还在赵青榭那里https://www.hetushu.com.com扣押着呢。
比如,杨眉其实真的是赵青榭的亲生母亲,不过是转世的那个母亲。
虚妄之中,李肆静静漂浮着,犹如一具尸体,而杨眉的因果牵动着他,朝着某个方向缓缓飘去,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虚妄之中忽然生成五座巨大的神像。
“李肆,你只怕要放弃你的那具道基仙体了,不然只要靠近这处现世,瞬间都给你轰爆了,这座现世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我刚刚感应了一下,这里至少有五个大罗九阶天仙在坐镇,再加上冥土的镇压,别说你不是散修太上,就算你是,你也掀不起风浪来。”
怂逼大炉子不太爽,不爽也没办法,面对一个太上,就算是神器也得乖乖认怂。
“这个杨梅不好吃对吧,我提醒过你的。”怂逼大炉子有点幸灾乐祸,它越来越猥琐了。
而伫立在大河里,充当桥墩的神像,每一刻都要承受无法想象的煎熬。
“你凭什么认为只有我自己?开玩笑呢,之前你脱离我控制的那段时间,我借着云华法印的权限,往真灵宝塔里选送了十万人。”
“那怎么办?如果不掌握现世,就不会有掌控规则的权限,咱们根本斗不过他们。”
这样的冥土奴隶,一眼望去,成千上万。
“不知道,没去过,也没人去过,无数岁月以前,就有无上大能者试图渡河,成没成功不知道,但却因此发现了诸天万界。”
五座神像齐声呐喊,差点hetushu•com.com让李肆瞬间破防,好在他忍住了。
大河里没有水,里面流淌的全都是更加疯狂,更加恐怖的法则乱流,掀起的每一道狂风,每一道血雨,都是在现世,或者是在无穷大之地难以想象的。
而在这几十年里,李肆可以做很多事情。
“嘿嘿,你这不叫低估,是严重低估。顺风车到了,你还不下车?”
“另外,我得说声抱歉,这次我们之所以被赶回来,我要负很大的责任,我忘了给你说,我用光了所有的因果钥匙,都没有剪掉我所承受的因果,我,似乎只能待在原初之地。”
但这个关系灵境子不知道,赵青榭也不知道。
“能不能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追索是没有止境的,一座山后面还有另外一座山,山的后面还有山,你一路追下去,很可能就忘记了你最初只是想在山脚下捡几个小蘑菇,十大宗门的祸端就是因此而起,你要引以为戒。”
查看了片刻,李肆果断关闭天眼,这个现世太危险了。
“草,我试试就逝世对吧。”
李肆虽然被困在神像里,但一来他有因果钥匙,二来有燃灯开路,所以并不担心脱困,只是对这里很好奇。
“而棺椁里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没人见过,但棺椁里肯定封印着什么,后来就被叫做远古邪神。”
比如,赵青榭。
“诸天万界又是什么?”李肆问。
而且既然十大宗门与冥土已经把新世搞得这么严格了,信不信每一个人的身份因果都和_图_书给牢牢掌控着,除非他愿意变成一个鸟人!
“而无穷大之地是实,真的无穷大,但在这个无穷大里又藏着很多虚,虚妄的小世界,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李肆叹了口气,越发觉得冥土不简单了,杨眉的爷爷是太上,都被算计成那样子,别的人,又怎么会逃得过?
“不急,你有没有想过河那边是什么?”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那就让它活过来!”
李肆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大家都在想办法渡河,目的是相同的,没道理不会合作。
“是啊,这个现世被严格封锁了起来,大罗九阶都无法强行穿过,十大宗门与冥土这是总结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吗?”
也在这一刻,李肆的身体,外表,瞬间变成了杨眉的样子。
而类似这样的桥墩还有很多,足足数千个。
在解开因果的一瞬间,李肆直接将一个杨眉的替身木人给绑上了,并一口气在其中留了一万份天地气运,这样一来,这个替身木人至少能维持几十年。
刷!
“然后还有无穷小之地,里面也分虚实。但具体怎样我不知道。”
“你疯了!就凭你自己?”
李肆承认他有些低估冥土的家底了。
“这就是一切灾难的源头。”
等再次出现时,已经位于冥土,或者不是冥土,一条大河横贯其上,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对岸,一座通天彻地的巨大桥梁正在修建之中,但桥梁首先需要桥墩,杨眉这个王母神像就砸入大河,成为一座桥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