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1王9帅12宫(1)

作者:郭妮
1王9帅12宫(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章 奔向完美新生活

第二章 奔向完美新生活

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个头,匀称的身材,白皙、细嫩的皮肤,帅气的短发,再加上标准的鹅蛋脸上,一双知性而冷漠的眼睛,倔强地高耸着的鼻梁,紧紧闭合着的樱桃小嘴,还有挂在胸前的那个黑色DV……不得不承认的是,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美丽而帅气的少女。只是她那修长的睫毛下放射出来的目光,犹如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般冷漠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面对已然变身成为超级大火山的乐小莲,“冷漠眼睛”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把她拿在手里的那件绿色校服外套递给了乐小莲。
“呜——怎么办?开学典礼已经开始了!……都是小枫那个笨蛋,昨天晚上居然偷偷地把我的闹钟关掉,害我今天早晨居然睡过头!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不该那么兴奋,温习苏佑慧学姐的‘优秀学生宝典’到那么晚的……”
一瞬间,乐小莲的大脑完全混乱了!突然间,在乐小莲混乱的大脑里闪过一点银色的亮光!乐小莲一怔,一把抓起了自己身上的校服外套!
沈雪池转过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珠,淡淡地瞟了乐小莲一眼,声音就像一个大铁锤一样硬邦邦地敲在了乐小莲的脑袋上!
“艳若桃李……冷若冰霜……”
一直在主席台后方静默着的寒秋夜突然轻生说道,让乐小莲不由得转过头,视线中他正微微扬起头,迈着轻盈飘逸的步伐朝主席台前端走去。
“咻——咻——海!加油!让其他三个学校的平凡人看看,到底什么才叫做优秀!”
“星盟一共有十景,都是以色彩命名,这里只是其中之一,以后你们再慢慢欣赏吧。”
呜呼!简直就没有办法跟她沟通!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里装的是哪一套思维逻辑!而且她还丝毫不为自己的错误感觉到歉意!!
“这首曲子送给在场的同学和老师们,我仅代表德雅高中祝愿大家都将拥有一段理想的高中生活。”
“我只是听说寒秋夜学长会吹笛子,没想到居然这么棒!我觉得自己的心都颤抖起来了……”一个扎马尾女生捧着胸口,眼睛里竟全是痴迷的热泪。
身穿蓝色校服的星高阵营已经嘘声一片,就像在暴风雨中奔腾咆哮的恶浪,汹涌着席卷而来,仿佛瞬间就可以将主席台正中央已无计可施的乐小莲即可吞没。
听见四周此起彼伏的议论,乐小莲心底就像被的小猫用爪子轻挠着一般,好奇不已!她拼命踮起脚,努力不让自己错过台上的任何一个细节!而站在乐小莲旁边的沈雪池则高举着手中的DV,并将DV的屏幕朝下翻转,仿佛看电视直播般毫不费力地欣赏着主席台上的一切!
“要不是寒秋夜学长,我们德雅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见马主任转身走远,寒秋夜微微侧过头,像夏日海岸边微风般清朗的声音,悠然拂过两人的耳畔,“好了,我们走吧。”
“德雅新生代表……一年一班的……沈雪池同学为我们发言!”
以德雅高中学生代表的身份参加一年一次的“攻塔”,并且成为至高无上的王!!
“寒秋夜同学,等会就要轮到你们德雅发言了……怎么,难道你也和我们星高的江朔流同学一样,因为参加比赛缺席吗?”说到这里,他的绿豆眼又不怀好意朝两个女生瞟了瞟,“咦?这两个同学是德雅的新生吗?怎么会在这里?!?哼!开学典礼就迟到?真不知道你们德雅的训导主任纪德贞是怎么带学生的,竟然还能心安理得地主持今天的新生入学仪式!让我看看你们叫什么名字,一定要严肃处理!”
“嗯。”沈雪池面无表情地举高DV,干脆地将镜头对准了近在咫尺的主席台。
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乐小莲那颗喜欢挑战与冒险的心,就像闻到胡萝卜香味的兔子,兴奋地上下狂跳!她用力吸了一大口气,转头瞥向沈雪池正对准自己的黑色镜头,目光定然地看着立在主席台中央的话筒。
“好,这里是上台发言的学生代表等候区,我们就站在这里吧。”
“请问,你们两个……是德雅的新生吗?怎么会在这里?”
“嗯,态度还不错!”黑框眼镜老师看着乐小莲微微颔首,可是转眼目光又是一凛,又立刻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容,“虽然你是德雅今年倍受期待的新人,等会要代表德雅新生发言,但是迟到了也是要受处分的!”
苏佑慧学姐在宝典里说过,自己的放弃才是真正的失败。所以……所以我绝对不会被现在这个情势吓倒的!这些家伙居然敢瞧不起我乐小莲,那我现在就让你们这些笨蛋们见识一下,我乐小莲究竟有多厉害!哼!擦亮眼睛给我看着吧!!
星盟中心操场——蓝帐上,净如秋水的天空仿若一席巨大的蓝色帐幔,将一切悉数笼罩。明亮的天空与操场上黑压压的人群相映成辉,似乎也透出几分别样的色彩。身着橙、红、绿、蓝四种颜色校服的学生分别列队成四个整齐的方阵,意气风发地面向操场前方高高的主席台,脸上的神情肃穆而又兴奋。
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见一个高大修长,穿着蓝色制服的身影饶有兴致地撑开双手,扶住栏杆,低着头将蓝帐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好的,我知道了。”
“可恶!你不想发言就让我代替你?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耻笑?!”
“喂,你刚才听见了吗?那个女生不是德雅的新生代表沈池雪呢!”
“哦呵呵呵!”吃了闭门羹,乐小莲的脸就像圣诞树上的彩灯一样一阵红一阵白,她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拼命抑制着如火山喷发一般的怒火,声音微微颤抖着说,“也对,毕竟DV是你的私人物品!不过星盟真的很漂亮对不对?!能在这么美丽的地方念书我真的好开心呢!同学,你觉得呢?”
苏佑慧成功宝典之优秀学生法则第九条优秀的学生从不临阵磨枪,任何的事情都要做好尽可能细致的准备。
“啊……哦,好……好的……”
“乐小莲……听这名字https://www•hetushu.com•com就觉得够土的,大概是乡下人进城,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想经历经历吧!哈哈哈哈!”
“帮忙?哼……”马主任睁着一双仿佛紧盯着猎物般贪婪的眼睛,来回打量了神情自若的三人一番,最后像是警告“这次先放过你们”般瞪了寒秋夜一眼,不快地哼哼道,“既然这样,那好吧,寒秋夜同学,请动作快一点,最后的发言很重要。”
一声巨响,原本稳稳插在话筒架上的话筒居然掉落在了地上!而当纪主任三步并作两本冲上前来想帮乐小莲重新调试话筒时,却发现话筒就像哑巴了似的,怎么也不出声了!
操场上再次被一片热烈的掌声淹没,同时还回响起接连不断拍照的咔嚓声。
接下来岳林高中和严礼高中的发言就显得正统很多,少了几分趣味。但岳林高中那位像芭比娃娃一样可爱的蔚月瑶会长,竟然已经是高三年级的学姐,还是让不少同学跌破了眼镜。终于,在前三所高中的新生代表以及学生会长发言结束后,纪主任再一次走到了主席台中央。
“徳雅代表!下台!徳雅代表!下台!”
星高的学生们兴奋地高举着双手,犹如来到了天王巨星的演唱会现场,正摇晃着隐形的荧光棒,炫耀般左右摇摆,不断喧嚣地高喊着文震海和江朔流的名字!而在星高队伍中,一个留着凤梨头的男生更是洋洋自得地晃动着他醒目的脑袋,用力吹着口哨,朝主席台的方向大声吆喝!
“不……不行,我不能上去!弄错了!我……我不是沈雪池,我是……我是乐小莲!”
四个阵营的同学们就像正热切期盼偶像登场的fans,个个探长了脖子,迫不及待地朝等候区昂首张望。
“马主任,”出乎意料的,正当乐小莲绞尽脑汁不知该如何解释的时候,寒秋夜突然前迈了一步,将她挡在了身后,“是我叫这两位同学来帮忙练习致词的,我现在正要带她们回队伍去。”
对了!是外套!!一定是刚才在花坛后面的时候,沈雪池换了我跟她的外套!结果我被其他人误认为是学生代表沈雪池,被叫来这里发言!可是……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走过去。”“圆溜溜眼睛”的话音刚落,一个漠然的声音接过了话。
“可是成为‘王’不是去参加攻塔吗?这和笛子有什么关系呢?呜呼……攻塔的事情一直很神秘,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里面比试什么,真让人好奇啊!”
“呜哇——你……你是谁?!”
就连刚才尴尬的愣在主席台上的乐小莲,也不顾一切的拍红了巴掌!
“对了对了,寒秋夜学长!刚才我听说您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长,我想问一下怎么样才能加入学生会呢?我小学是大队长,初中是学生会长,到了高中我希望自己也能为所在的学校尽自己的一份力呢!”
“……”
“我知道了,寒秋夜学长,谢谢您的指点,以后我一定会非常努力的!”
寒秋夜学长……真不愧是星盟之“王”……不但帅得简直不像凡人,而且面对那么混乱的情势居然处变不惊,轻松便将整个局势扭转了过来……
叮——
此时,整个操场仍是嘈嚷声一片。
“圆溜溜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操场上的一切,自言自语的念叨中带着一丝懊恼,“不知道集合的时候老师点名没有……说不定老师还没有发现!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可是……可是德雅高中的新生队伍居然在操场的那一头,隔着整整一个操场!根本就没办法过去嘛!”
想到这里,乐小莲的嘴角露出一丝有些得意的坏笑,加快脚步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沈雪池的旁边,和她并肩跟在寒秋夜的身后。
乐小莲想着抬起头便准备调整一下话筒的高度,可就在这时,惨剧再次发生了……
这堵“墙”还真高啊……不出意外大概会有一米八吧?……这堵“墙”还穿着和自己同样颜色的校服,别着相同款式的校徽,难道也是德雅的学生吗?……还有这堵墙的容貌……今天我乐小莲的眼睛实在太有福气了,尽看见一些只应天上有的漂亮脸孔——
“这次得开学典礼还不至于太无聊……”
“……以上我谨代表星华高中学生会会长江朔流同学,代为发言。”
霎那间,所有的心都被俘获了。
苏佑慧成功宝典第四条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热情的火焰永远都能融化坚冷的冰川!
话音刚落,雄壮的军乐声响起!鼓号队队员们穿着整齐的白色制服,踏着整齐的步伐从操场的东面走出,使整个操场上的气氛更加振奋和激昂。
绸缎般碧蓝的蓝帐上空徐徐掠过一阵清风,吹得寒秋夜一头黑发轻舞飞扬,也吹乱了在教学楼顶楼天台上的一抹金色。
面对萧岩风不怀好意的挑衅和台下此起彼伏的嘲笑,寒秋夜丝毫不为所动,最终在嘈杂喧闹的主席台最前方稳稳站定。
“什么?!乐小莲?!”听见乐小莲的话,纪主任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好。”
“不行。”“冷漠眼睛”漠然地轻轻摇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每次只能去一个人,人多了容易引起注意。校服脱下来,我帮你拿。”
天才少女?老师是在说我吗?
而纪主任对自己的态度和操场上同学们的起哄让乐小莲心里的怒火窜的更高。她闭上眼睛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最后、目光一定,在充斥着整个操场的口哨声和到彩声中,毅然决定地走到了主席台的中央,在话筒面前站定。
谁也不知道台上的寒秋夜究竟要做什么,一时之间,议论声有如由远及近的蜂群,旋风般的笼罩了整个操场。
乐小莲愣了愣,随即明了什么似的猛然低头,朝自己胸口的金色铭牌望去!果然,在校徽上写着三个清晰的楷体大字。
乐小莲迎着风,一边快步往前走一边自信满满地想着,双眼散发着灼灼的光芒!而当她看见走在最前面的寒秋夜优雅的背影,乐小莲眼睛叮地一亮!
“马蜂。”听见操场上星高学生的欢呼声,沈雪池烦躁地https://www.hetushu.com.com皱紧眉头,不太情愿地把镜头对准了星高的学生们。
再次听到这个被所有人奉为“神迹”的名字,乐小莲不禁有些好奇地抿着嘴巴微微抬了一下眼睛。
而此时,主席台不远处一个毫不起眼的花坛后面,一双睁得圆溜溜的眼睛如同探照灯一般,悄悄地从一簇月季花上冒了出来。
听见冷漠的话语,寒秋夜愣了愣,转头看了一眼仍举着DV对着天空拍摄的沈雪池,微微笑了笑,转过身去继续稳步往前走,似乎不打算再继续多说什么,以免影响沈雪池的拍摄。
“蓝帐……”听见寒秋夜的解释,沈雪池缓缓地举起了一直捧在手中四处拍摄的DV,将镜头移向了头顶那一片蓝得透明的天空,一语不发地拍摄着。
“请大家安静下来!首先,我们有请星华高中的学生代表,学生会副会长,文震海同学发言。”
三人刚刚在等候区站定,主席台上的纪主任再次走到话筒前,她的话语使原本就有些躁动不安的现场,空前地沸腾起来。
听见寒秋夜的话,乐小莲忍不住在心里用力握了一下拳头,兴奋地高呼!脸上的笑容绽放得更加灿烂了!
“我不想发言。”沈雪池看着她,冷冷的从嘴唇中央挤出了五个字。
“啊啊啊——你们不要在说了啦!寒秋夜学长,他要离开主席台了——”
“……”
沈雪池
“小莲……你……你怎么啦?”电话的另一头,郝真希后知后觉地挠了挠头,轻声嘟囔道,“可是小莲,你不是最优秀的学生吗?为什么大家都说沈雪池是德雅最厉害的新生啊?”
而乐小莲早已不疑有他,“蹭”地跳出了花坛!可她刚转身小跑了几步,正准备用最快的速度顺着操场边沿往前跑时,竟“砰”的一声,硬生生地撞在了一堵绿色的“墙”上!
“很吵。你们的声音都被录进我的DV了……”
“乐小莲?!算了,乐小莲就乐小莲,你过来说两句吧!”原本姿态优雅的纪主任看见乐小莲就像看见了扫把星似的,烦躁地瞪了乐小莲一眼,转身走到主席台旁边去了。
就在纪主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作为“领军人物”的冲天男生更像是故意示威一般,得意洋洋得扬起下巴,朝乐小莲仍来了一个鄙视的大白眼。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秋寒夜深邃的目光,缓缓扫过热闹得水花四溅的全场。突然,他轻轻抬起右手,从制服左边的内侧袋中掏出一管竹笛!
这是一个明媚的秋日早晨。
沈……雪……池?!
“试验?!”乐小莲难以置信的眼睛里几乎充血了,“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万无一失’……”
十余米宽的主席台边沿,摆放整齐着一列娇艳的盆栽月季,仿佛镶上了一圈隆重的花边。台上,三根旗杆高低交错,迎风飘扬的红色国旗和两面蓝色星盟旗帜交相辉映。铺满了高贵紫红色花纹的地毯上,一架立式话筒则正静静地伫立在正前方。
呜呼!这家伙以为自己是冰雪女王吗?对别人爱理不理的……而且刚才还拿我做试验,一定是一个思想有偏差的家伙!虽然苏佑慧学姐说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过这个家伙……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个年头“交友需谨慎”!
“走过去?不行不行!”听见漠然声音的回答,沉浸在思绪中的“圆溜溜眼睛”用力摇了摇头,“我推算过,惟一有可能不被老师发现并且顺利回到队伍的路线,就是从花坛出发,顺着操场围墙一直跑到左边跑道上的鼓号队旁,再沿着学生队伍的末尾笔直前行,才有可能办到。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个做法还是有点冒险,我担心会被发现……”
“德雅的寒秋夜学长真的好帅哦!不愧是上一届的王呢!”
站在操场边沿的同学们像一群开会的麻雀,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朝一边指指点点,此起彼伏地议论。
“……”
几声刺耳口哨声犹如利剑般用力地刺破了操场上空的宁静。乐小莲一怔,转头扫视了一圈开始发出一阵阵骚动的操场,又看了看惊讶的寒秋夜和焦急得拼命朝自己招手的纪主任,心烦意乱地拼命摆了摆手!
“小莲!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刚才我去登陆了你们学校的bbs公共开放区哦,这一次你又作为新生代表发言了呢!可是为什么你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啊!”
听见操场上同学们对自己的评价,一团熊熊的怒火把乐小莲的脸烤得通红!

“哇啊啊啊啊!!文震海学长好帅啊!!”
等候区里,沈雪池面无表情地正高举着DV向主席台扫视。碰触到乐小莲的目光,她毫无波澜的眼眸“叮”地闪过一道光芒,举起左手“善解人意”地朝胸口指了指。
“啊,是的。”寒秋夜转过头来,微笑着看了一眼走在她身后的乐小莲和沈雪池,介绍道:“其实这个操场的名字就叫蓝帐,因为这里地势很高,站在操场的尽头好像与天空触手可及,而天空又像巨大的帐幔一样笼罩着整个操场,因此星盟的创始人便根据这个特点给操场取了一个名字。”
掌声中,寒秋夜手指轻巧地一旋,竖起竹笛在半空中轻轻一点,刚才连马主任都无法控制的混乱局面,竟然在一根竹笛的指点下,轻而易举地恢复了宁静!
一曲完毕,整个会场仿佛还未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半响,仿佛是有人无意间拨动了开关,操场上顿时回旋起雷鸣般的掌声!
江朔流?呜……就是刚才星高那些学生一直在议论的那个家伙吧?……
在凤梨头男生的带领下,星高同学们的情绪更是水涨船高!大家不约而同地伸出右手,握拳比向各自胸口,有力地挥动两下,又猛然出手,以斜45度的方向直冲云霄!
“发现又怎么样。”漠然的声音不以为然地说着,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回答。
“苍蝇。”
“现在!有请星盟四校的学生会会长上台!”
“好可惜呢……”郝真希失望的声音把乐小莲从悲惨的记忆中拉回带现实,“好像思索学校的专属论坛要单独学www.hetushu.com.com号在可以登陆!不过在公共论坛里,四所的同学正为了谁有可能成为今年新一届的王争得面红耳赤呢!除了星高号称‘天才中的天才’的一年级新生江朔流外,你们德雅也有一个天才少女沈雪池哦!听说IQ超过200呢!”
眼看场面越来越混乱,纪主任一边对着仿佛变成了吸声器一般的话筒拼命说着一边伸出手朝台下示意,可台下的同学们见状更像是脱了缰的野马,完全失去了控制!
“哇!这里真的好漂亮!我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蓝色的大帐篷里一样呢!寒秋夜学长,这里就是星盟的大操场吗?”乐小莲双手靠在身后,欣喜地东张西望了一会,瞅准时机灿烂地笑着问。
“哇——好美的名字!”乐小莲仿佛祈祷般满脸憧憬地双手抱拳,眼睛闪闪发亮地望着头顶绸缎般的天空,兴奋地嚷嚷着,“难怪大家都说星盟是星华省最棒的高中,果然是名不虚传呢!”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不过像今天这样庞大的场面还是第一次遇见呢……不过即便如此,我也绝不会退缩的!在无数中学女生心中的偶像——苏佑慧学姐成功经验熏陶下成长的乐小莲,在高中的第一次登台亮相中一定要如你一般,在短暂演讲中大放异彩!没错!就是这样的决心!乐小莲,加油!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只有笛声久久地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
乐小莲与主席台上的寒秋夜交汇了一下目光,露出一个自信而意气风发的笑容,在全体星盟新生的注目下,快步登上了主席台。
梆——
乐小莲捂着被欢呼声震得嗡嗡叫的耳朵,满脸震惊地望着四周山崩海啸般的一切,低声喃喃自语。
听见寒秋夜的话,沈雪池无动于衷地点了一下头,乐小莲惊魂未定地看着马主任消失在蓝色队伍中的身影,快步跟上寒秋夜和沈雪池,朝前走去。
周围一阵阵欢呼雀跃的倾慕声此起彼伏,让整个场面因为寒秋夜的离场再度失控!
“绿墙”的俊朗的面容一切都如此的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瑕疵……
但,这还不是最可恶的……
“不是沈池雪?那她上去干什么?就这么喜欢出风头吗?”
“呜——好痛——”乐小莲如同一只壁虎紧贴着“绿墙”,难受地呜咽着。
“去吧。”
结束了史上最为混乱的一天,人困马乏的乐小莲四仰八叉躺在床上,郁闷地长呼了一口气,可操场上同学们对寒秋夜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却像是凝固在耳畔一般,久久都无法散去!
纪主任的话音刚落,星高方阵就像被大风掀起巨浪的蓝色海面般,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咦?穿蓝校服的男生就是星高的学生会长吗?可我听说是一年级就破格担任会长的新生江朔流啊!怎么还是文震海学长呢?”
梆——
原本遮掩在缕缕白云之中的天空,似乎正期待着什么,兴奋地露出了一碧如洗的面容。
啪啪啪啪啪啪!
“我一定会改写这一切的!”乐小莲全身散发出一阵黑气,让电话那头的郝真希都禁不住全身打了个哆嗦,“不管是沈雪池还是江朔流……我乐小莲一定会成为星盟第一的优秀生的!”
“呼!累死了!”
“既然这样……嗯!同学,那谢谢你!”“圆溜溜眼睛”想了一小会,感动地点了点头,把校服外套脱下来交给了“冷漠眼睛”,然后像一只准备逃走的猫似的,身体微微上拱摆出冲刺的姿势,脸上的神情认真而又诚恳,“对了同学,我叫乐小莲,是德雅一年一班的学生!如果以后你遇到什么困难记得找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寒秋夜一怔,转头朝仍站在等候区举着DV不慌不忙地继续拍摄的“正派”沈池雪,后脑勺滑下一滴冷汗!
yeah!lucky!!
啪啪啪——
“……”在“圆溜溜的眼睛”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双如紫色水晶般冷漠而神秘的眼睛。“冷漠眼睛”转过眼珠,毫无表情地瞥了眼跌坐在地上的“圆溜溜眼睛”,又重新看向了操场。过了一小会儿,“冷漠眼睛”仿佛喃喃自语般说道:“从人类视线盲区的理论来说,刚刚你的推论是完全成立的。只要你脱掉绿色的校服外套,穿白衬衣跑过去,并且奔跑的速度够快,就应该不会被发现。”
许久,他似乎厌倦了脚下的阵阵喧嚣,转过身,悠闲地靠在栏杆上仰望无限的天空,淡然的声音倏然从冷峻的嘴角溢出。
“寒秋夜同学!”
“哈哈哈哈,果然是徳雅的冒牌新生代表!真是逊到家了!连话筒都不想听你说话呢!你还是快下来吧!今年‘王’的宝座一定是属于我们星高江朔流的!”一个刻意抬高的叫嚣声得意得响了起来,乐小莲抬起头愤怒地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视线里出现了一道道利剑般极不友善的目光!而星高的那个嚣张的冲天男生,正一手插在裤兜,一只手手指环成圆形,含在口里奋力地吹着口哨!不是调高眉峰,满脸不屑和鄙夷!
“同……同学,你从刚才一直就在拍DV,等……等会可以给我也看看你拍的东西吗?”虽然心里极度不愿意,可是想起“苏佑慧成功宝典”里的金条律令,乐小莲还是抽搐着嘴角,挣扎着挤出一个笑容,轻声地问。
“冒牌的徳雅代表有什么资格发言?!我们只要听江朔流说话!他才是整个星盟最有可能完全攻塔星塔的‘王’!”
而寒秋夜只是微微闭着眼睛,极具穿透力的清越旋律,如同一根纯白无暇的丝带,在空气中飞舞流动,仿佛指引着大家走进一处泛着薄雾的池塘。只见片片墨绿的莲叶在幽幽清风中兀自摇曳,朵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沐浴着银白的光芒徐徐绽放。月影在碧波荡漾的水面上流光粼粼,四周暗香浮动,宛若仙境……
笛声渐入高潮,又退潮般缓缓隐去。
“那个穿橙色校服的家伙就是严礼高中的学生会会长?!怎么感觉很衰的样子啊?”
“寒秋夜学长——”
“不要。”
不一会儿,寒秋夜和两名分别穿着蓝色、橙色校服的男生和一名m.hetushu.com.com身着白色校服的女生依次从左侧登上了主席台,面对着台下一字排开。
“无聊?!难道你不想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欢迎吗?!”“圆溜溜眼睛”仿佛听到不可思议的事情般,眼睛瞪得像十五的月亮似的更大更圆,神情激动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猛一回头!顿时,“圆溜溜眼睛”的目光蓦地凝固在了半空中,身体重重往后一弹,跌坐在了地上!
“快看快看!那不是德雅高二年级的寒秋夜学长吗?他是德雅高中的学生会长,而且还是上一届‘攻塔’的‘王’呢!”
“脱掉外套?对呢!德雅高中的绿色校服在红色塑胶跑道衬托下的确是太打眼了!这位同学,你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很厉害呢!”“圆溜溜眼睛”闻言立刻变得晶晶亮,欣喜地看着“冷漠眼睛”,“咦?同学,看你的校服,你也是德雅高中的新生吧?不如你和我一起溜进队伍里去吧!”
“你的校服。”
“切,就算她厉害,可是在星高的江朔流面前也不过是一株小草!要知道江朔流可是‘天才中的天才’!”
喧闹声、嘲讽声、讥笑声、仿佛被一块巨大的毛毯猛然盖上,周遭混乱的一切顿时沉寂下来……
“啊!你们看,和寒秋夜学长走在一起的那个女生我认识!她就是德雅今年的王牌,IQ值高达200的天才少女呢!她可是这次‘一王三帅’中封王的大热门呢!”
周围的喧哗声就像乐小莲不断攀升的怒气一般,又被徒然放大了数倍!
纪主任骄傲的宣布声却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将乐小莲毫不留情地劈成了两半。她整个人好像突然中了石化咒,连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下意识瞥向了等候区。

灿烂的阳光下,寒秋夜温润如玉的脸庞在阳光下泛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细长的眼眸波澜不惊地凝视着前方。如墨般漆黑的头发顺着脸颊直泻而下,勾勒出线条精致的下颚弧线。在台下蜂鸣般的喧嚣声中,寒秋夜更似夜晚独自绽放的昙花,安详静谧地矗立在那里,透出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纯净气息。
啪啪啪!啪啪啪!
不一会,寒秋夜带着乐小莲和沈雪池往右转了一个弯,然后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含笑地冲乐小莲和沈雪池点点头,温柔地说道。
乐小莲见自己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和寒秋夜熟络的气氛被破坏掉,她气急败坏地猛地一挥头,像青蛙一样鼓着腮帮子,皱紧眉头,气鼓鼓地瞪着旁边对她的怒气无动于衷的沈雪池。不过……
星高的江朔流……不仅作为高一新生就破格担任学生会会长,而且还是被说成是下一届攻塔中,成为“王”的热门人选……哼,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厉害,不过他连重要的开学典礼都不参加,还让人代为发言……光看这一点,就知道这家伙多半是被星高学生吹捧出来的,实际上大概只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家伙罢了……而且,不管他怎么厉害,我乐小莲都一定要打败他,成为星盟至高无上的“王”!
“呜呼!”乐小莲气鼓鼓地把脸从“绿墙”上拔|出|来,鼓着腮帮子一把拿过了自己的校服,快速地穿上,眼睛仿佛扫描仪一般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表情与眼神一样冷漠的女生。
“寒学长,是不是急着带着徳雅的笨蛋新生下台,走错地方了啊?哇哈哈哈,要帮我萧岩风好心告诉你,楼梯可是在主席台右边啊!”
听见黑框眼镜老师陡然提高的声音,乐小莲一愣,抬起头却发现黑框眼镜老师正上下打量着自己,眼中闪烁着几分别有深意的光芒!
“咻——咻——海!fighting!”
“最后,我们有请德雅的学生会会长,寒秋夜同学以及……”
啪啪啪——
这是一管普通的竹笛,纤长的圆柱形笛身因为长年使用显得异常光滑。在阳光徐徐的照耀下,通体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江朔流会长万岁!文震海学长加油!!”
对了,既然寒秋夜学长是德雅的学生会长和是上一届攻塔的王,而且刚才他还救了我,好像性格不错的样子……不如趁这个机会与学长成为朋友,这样的话以后说不定能得到他很多关照,甚至可能得到关于“攻塔”的第一手资料!哦呵呵呵!苏佑慧学姐说过,要合理使用身边的一切人力与资源嘛!
突然传来的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声,让失神的乐小莲猛然一惊,赶紧调开了视线。只看到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师从蓝色阵营中一闪而出,朝他们快步走来!
“难怪大家都叫他‘蓝蔷薇王子’!他简直比真正的王子还要优雅高贵!真是迷死人了!”
“四海名扬,星高独享!唯我独尊,还属星高!”
主席台中央,一个穿着深红色A字裙和白色高跟鞋的中年女教师,正庄严地站在立式话筒前,大声地宣布:“星盟新一届新生入学仪式,现在开始!”
回到教室,气得快要爆炸的乐小莲一个健步冲到了沈雪池的面前,满脸通红地向沈雪池发出质疑!
弧度迷人的削瘦下颚上,嘴唇透出一抹超凡脱俗的樱红;挺拔俊秀的鼻梁边,一双东方人特有的细长且稍稍上翘的眼睛,不知为何透出几分忧郁。连迎面的微风,仿佛在与他软侬碎语一般,撩起他齐肩的黑色发丝,在耳际轻柔浮动……
台下又是一阵更为热烈的掌声。
被白眼一砸,乐小莲像只被惹毛了的猫,呲起锯齿般闪着寒光的牙齿,两根马尾辫更像冲天炮一样竖了起来!
在愈演愈烈的喧哗中,寒秋夜微微扬手,修长的手指一前一后轻巧架住竹笛,凑近了唇边。
“咻——咻——咻——咻——”
噗通!
“震海震海,威震四海!朔流朔流!绝对一流!”
“天才少女?!哼!天才少女有什么了不起?!我最讨厌天才!都是一群虚有其表、不劳而获的家伙!”一听到“沈雪池”三个字,乐小莲顿时怒火冲天,咬牙切齿地提高了音量。
“嗯。”
乐小莲正绞尽脑汁组织着可以用来向寒秋夜表决心的语句和词汇,旁边一个冷漠的声音就像是一桶冰水一般浇灭了她如烈火般熊熊燃烧的热情。https://m.hetushu.com.com
“嗯。你就是那个‘一’。”
想到这里,在主席台上感觉到的那阵奇异的感觉再次在乐小莲的心里轻轻萦绕,一团暖烘烘的热气从乐小莲的心底升腾起来,让她感觉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开心?呵呵……怎么会开心……”乐小莲咬牙切齿地说着,陷入了今天黑暗的回忆中……
一股清亮悠扬的笛声,仿佛潺潺汩汩的春之泉水,顺着寒秋夜的手指,向四面八方静静地流淌开去!
“难道你不想发言?”
“哈哈哈哈哈!冒牌徳雅的新生代表乐小莲是木头人啊!怎么不说话呢?!还是趁早下台吧!”
乐小莲怔了怔,好奇地瞪大眼睛朝四周看去,发现此时他们正站在主席台右侧的一块公共区域里,而在他们三人的旁边,三三两两地站了几群穿着其他三种颜色校服并且气势十足的陌生同学。
……
她惊讶地看着站在身旁的这个仿若来自于仙境般的人,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随着这阵悠扬的旋律在心头慢慢地萦绕。
在如海啸般的欢呼声中,四位学生会长里一位身穿星高蓝色制服,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梳着一个像雕刻出来一般整齐而稳重的发型的男生稳步走到了主席台中央,站在立式的话筒前,目光沉着地扫视了一下操场上的同学们。
因为只有成为王才能获得去哈佛大学的推荐信!所以,无论如何,我乐小莲即使是爬也要爬到那个位置上去的!乐小莲,fighting!
“那个乐小莲真够出丑的,居然冒充天才少女沈雪池上台发言!”
哼哼,苏佑慧学姐成功宝典里说的方法果然有效,还好在来星盟之前我就已经查阅过许多关于星盟的资料,只可惜因为一直在住院,信息收集得还不足够详尽,不过星盟的“攻塔”和“一王九帅”我可是相当的清楚!而我乐小莲来到星盟的终极目标就是——
乐小莲的话音刚落,“冷漠眼睛”的眼角突然闪过一道银光!
乐小莲转头朝操场的方向看了一眼,脑子就像开启的马达般飞快地转动着。
尖厉的口哨声仿佛是导火线,迅速引爆了整个操场的气氛,顿时全场一片骚乱!
见老师“从天而降”,一直站在花坛后面的“冷漠眼睛”反而磊落地从花坛后走出来,坦然地看着老师,仿佛“这两个同学”里并没有包括自己。
哇。寒秋夜学长真是太厉害了!沈雪池那个可恶的家伙,怎么配成为接替学长的人!哼!什么天才少女,没想到会这么恶劣!
“沈雪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见寒秋夜和乐小莲、沈雪池的到来,其他的同学们纷纷转过头看着他们低声议论。寒秋夜抱歉地朝沈雪池微微一笑,解释道:“这位同学,现在没时间了,你也暂时和我们一起站在这里吧。等典礼结束后再回到自己的班级队伍中去。”
沈雪池的两记连续“铁锤”敲得乐小莲一阵头晕目眩!她刚才还像彩虹一样完成两道拱门的眼睛眼角用力往两边一拉,变成了两道笔直的线,郁闷地转头看向前面!
“对不起,老师,新生入学仪式竟然迟到,对此实在很抱歉!”乐小莲强压住心底油然而生的骄傲与惊慌,谦恭有礼地向老师深深鞠了一躬,诚挚地说道。
“别担心。”
“担心这种事……无聊。”漠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屑。
和这位同学之间的关系变得稍微和谐一点也好,免得等会我跟寒秋夜学长说话时她又像刚才那样打断我们……乐小莲心里暗想。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资料上说星高是星盟发起人,综合教育优势上领先其他三所学校……看来,星高的学生都非常之高调呢……”
正当乐小莲喃喃念着脑海中闪现出对短发女生外貌的评价时,一直被忽视的那堵“绿墙”突然发出了清亮的男声。乐小莲这才恍然回神,轻吸了一口气,缓缓扬起头顺着绿墙朝上看去——
“呵呵呵,你真的很优秀呢。”寒秋夜微笑着赞许地看了一眼乐小莲,声音如潺潺的溪水般清脆地回答,“既然你有这么丰富的经验,改天你可以写一份申请书直接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会跟学生会的相关负责人说明的。”
“哈哈哈哈……”
在一阵阵如潮水般汹涌而又狂热的掌声中,文震海风度翩翩脱稿完成了自己的演讲。在演讲的最后,他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声音沉稳地朗声说道。
“乐小莲,沈雪池……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德雅花很大力气才争取到的天才少女,今年倍受期待的新人?!”
就在这时,身后却响起了“冷漠眼睛”些许失望的声音:“试验失败……看来还要继续改进推演方式。”
“又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第一印象很重要吗?!”“圆溜溜眼睛”一边继续紧张地观察着绿色学生方阵的动向,一边有些焦躁地反问,“今天是高中开学的第一天!如果迟到被老师发现,他一定会认定我是一个粗心大意、没有神经、毛毛躁躁的家伙!而且接下来的高中三年我都有可能无法摆脱这个恶劣的形象!我的人生说不定也会因此而走向末路的!”
“哇,这就是星盟的四大学生会会长吗?穿白色校服的那个女生好美哦!她就是岳林高中的学生会会长吧,好像芭比娃娃呢……”
寒秋夜略微抬高的声音,平缓清晰地传遍了操场的每个角落。说完,他修长的身体微微弯曲,向众人鞠了一躬。
“果然不同凡响!听说去年攻塔的最终决战中,寒秋夜学长就是靠一首他原创的曲子打败了所有学校的学生代表,最终获得‘王’的称号的!”一个矮个子男生推了推眼镜,一脸崇拜!
乐小莲在床上打了个翻身,用仅存的一丝力气抓起旁边的手机,摁下了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几声连接声后,手机里传来郝真希兴高采烈的声音。
而站在寒秋夜身边的乐小莲望着脸绷得像块门板似的老师,立刻懊恼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发憷。
听见笛声,乐小莲心头一惊,原本躁动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