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1王9帅12宫(1)

作者:郭妮
1王9帅12宫(1)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章 命运的十字路口

第一章 命运的十字路口

“唉……”
铛——铛——铛——铛——
与此同时,交通灯上圆形的黄灯正悄无声息地闪烁着令人心跳加快的光芒……
“好,小姑娘,放心吧!”听见乐小莲的催促,出租车司机胸有成竹地拍了拍胸脯,“大叔我开出租车十几年,人称‘星华第一飙’!我带你抄条近路,保证你不会误点!坐稳了!!”
“在你住院的这段时间,因为错过了美国那所教会学校的报名时间,所以……小莲,你的入学资格被取消了。”
“小莲……我不明白,中考都已经结束了这么久了,而且……而且像星盟这种超级学校,你是怎么争取到入学考试的资格的?”
听见父母的问话,沈雪池柳叶一般的眉毛往中间一挤,变成了一个杀气腾腾的“w”。她机械地再次往嘴里猛塞了两块饼干,泄愤般地一顿猛嚼,四个冰冷彻骨的字眼伴之逸出。
“我知道啦——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的——”
“不要。”
“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小莲姐姐……太好笑了!!”
“哼!”小枫用力踹飞了一颗脚下的小石子,气呼呼地把脸撇向一边,声音像石头一样硬邦邦地喊道,“猪!你走了,以后都不要再回来!”
听见乐小莲的回答,小枫仿佛被点中了心事般怔了怔,他低下头,脸颊涨得通红。
“那是因为星盟最优秀的学生能得到去美国哈佛大学念书的推荐信啊!我给星盟写信前就已经调查过了呢!”乐小莲信心满满地笑着回答,“因为这场车祸我没有办法去美国念书,但是如果我能成为星盟最优秀的学生就能去美国最高学府哈佛念大学!这比去美国念高中更棒呢!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躺在301病房里的病床上的少女,面无表情地将遥控器用力一按。
乐小莲话音刚落,顿时引来病房里哀嚎一片!
刚才还上演着生离死别的电视屏幕,顿时陷入了一片黑寂。
看着后视镜里乐小莲握紧拳头,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模样,出租车司机露出一个赞许的微笑。
“我们小雪真不愧是我的小心肝,好乖!”中年女人立刻绽开一记满意的笑容,开心地摸了摸女生的短发,“宝贝,爸爸妈妈平时都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所以没太多时间去美国看你,你要是想回国,就给李伯打电话,妈妈一定……”
“大……笨……蛋……这么丑的字,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居然把我最重要的东西拿走……实在是太可恶了!!”
后视镜里,一个女生正捧着一本封面画满骷髅的小说看得津津有味。
“呜呜呜!小莲姐姐,你一定要给我们写信啊!”
“哼。那个笨蛋,死定了。”
而此刻,一条宽阔而平整的柏油马路上,黑色的奔驰车正畅通无阻地往前飞驰着。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沈先生,沈夫人,”中年大叔毕恭毕敬地朝沈父沈母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身为难地摇了摇头,“我已经争取过了,但美国那边还是因为小姐没有按时报到,坚持取消小姐的入学资格……”
呜呜呜……呜呜呜……
好半晌,她才伸出一只手,颤巍巍地从散落的行李上揭下一张画着蒙面人头像的纸片。
“阿鲁,你说谁是笨蛋啊?!”
“呼……大乐妈妈,您放心吧!休息了半个多月,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乐小莲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压制住了怒气,转过头微笑着看着大乐妈妈点点头,像大力士一样曲起了手臂,“我现在又可以帮大乐妈妈和可乐妈妈洗衣服了呢!”
仿佛事先约好一般,住院大楼301号和302号病房的窗户同时被推开了,一张面无表情和一张笑容灿烂的脸庞同时出现在两扇窗户的后面,眺望着金黄和橘红相间的天空。
大乐妈妈的嘴角不断抽搐,而在她身后身材矮胖的可乐妈妈也捂着嘴,侧过身在一旁偷笑!
哗啦——哗啦——
“差一点就自由了……”沈雪池依然望着天空,面无表情地喃喃自语,“罪魁祸首……最可恶!”
“这样的话……”站在病榻旁边的郝真希震惊了几秒,突然晃过神,忧心忡忡地说,“大乐妈妈,如果小莲不能去国外念书,而现在国内的中考又已经结束,等到明年才能重新考,那她不是要留级吗?!”
一阵悦耳清脆的小提琴协奏曲,在唐臣别墅区NN3号偌大的私家花园里轻轻和*图*书回荡。
十几分钟后,蓝色出租车终于载着乐小莲缓缓地驶出人群的包围,几个福利院的小朋友泪眼汪汪地一边大喊着乐小莲的名字,一边跟着滚滚车轮奔跑起来。
奔驰车内,冷汗涟涟的司机大叔时不时抬起眼睛瞟向悬挂在他的右上方的后视镜……
“什么?英国?那岂不是和去美国差不多?”沈夫人一怔,一把把沈雪池的头摁进自己的怀里,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望着沈父,泪眼滂沱地大喊,“我不管!如果这次小雪要去英国,我也要跟小雪一起去!我要去照顾我的宝贝女儿,绝对不能让小雪再出事了!呜呜呜!”
天才少女沈雪池遭遇车祸流星陨落
后视镜里,女生的眼角闪过一道寒光,那张闪烁着睿智光芒的脸上竟隐约浮现出一抹坏笑。一阵阴谋得逞般得意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幽幽地逸出……
而此时,房间里其他的人也全都安静下来。
很快,奔驰车低沉而平静地“呜呜”低响着,载着女生驶出了大门。站在门口的夫妇同时也坐回宝马车,迅速离开了NN3门口。
“小雪,你还好吗?!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应该随时陪伴在你的左右!妈妈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到这样的委屈了!”每天都发生一次的戏码在病房里再次上演。中年妇女一冲进门便死死抱住病床上面无表情的少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嘤嘤抽噎起来。
女佣原本准备的长篇大论,在少女愈加冰冻的视线中戛然而止。
“小姐,”一个年龄稍大的女佣犹豫了片刻,终于拿起书架上一个嵌有全家福合影的相框,谦卑地问道,“您和老爷、夫人的照片要装进行李吗?您一个人去国外念书,如果想念他们……”
“知道了。”女生目光一闪,干脆利落地转身钻进了奔驰车的后座里。
一阵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悲痛从星华省市立医院301病房的窗户里飘出,为窗外灰暗的天空徒增了几分悲伤……
咔嚓。
“呜……怎么了?好吵哦……”
病房的门被缓缓地推开了。一位衣着富贵的中年妇女,挽着一位神情肃穆的中年男子疾步走了进来。他们身后还紧跟着一位蓄着小胡子的干瘦中年大叔。
砰——
落日犹如一个害羞的少女,逶迤着身躯缓缓没入了地平线。如同油墨画般的天空,此刻只剩下团团被夕阳浸染成暖色的云朵肆意地舒卷着,仿佛谁也无法预料,下一秒,这绮丽的画卷又将幻化成怎样的篇章。
“真希,元棋……我的脸?”莫名其妙的乐小莲在周围突然爆发的笑声中眨巴了两下眼睛,转过头对着窗户!只见玻璃窗上顿时映出一张唇边长满浓密的黑色胡须、头顶一个悟空专用紧箍咒、鼻梁两侧还嵌着一双熊猫眼的恐怖面容!
“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心肝宝贝,我唯一的骨肉啊!!呜呜呜……”
刹那间,病房里一片死寂……
“说起来,虽然也有些埋怨害我遇到车祸的人,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以后有机会再遇到那个人,我看就一笑泯恩仇吧!”
“大乐妈妈和可乐妈妈不在你身边,好好照顾自己!到了国外多结交一些朋友,记得尽量帮助有困难的人哦!”
“小莲,你总是这样充满斗志和自信呢……”郝真希轻轻舒了一口气,歪着头笑着冲乐小莲眨眨眼,“虽然不舍得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不过既然是你的心愿,我一定会支持你的!这样吧,接下来我跟你一起学习好了,两个人一起学习会更有动力哦!”
“唉……”
仿佛丝毫没觉察到房间里有些清冷的氛围,女生调转头,透过窗看向那扇紧关闭着的豪华黑色的铁质雕花院门。
“哇!小莲好棒,可以考星盟!!不过……我听说星盟的入学考试题超难的,而且小莲你有一阵子没有复习了,会不会……”郝真希有些担心地微微皱着眉头继续追问。
“呜呜呜……呜呜呜!都怪你!!你把女儿完好地还给我!!还给我!!呜哇哇哇!!”
出租车渐行渐远,小枫他们的身影很快在视野里变得模糊不见。突然,乐小莲顶着司机先生的阵阵惊叫,把整个身体都探出了窗外,拚命挥动着双手,脸上的笑容彻底掩过了空中耀日的光辉!
“哇啊!不好了!大叔大叔!!时间来不急了!!麻烦你快https://www.hetushu.com.com一点!我快要赶不上飞机了!!”
“雪池。”
“呵呵呵呵呵……”
突然,一个小男孩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乐小莲担心地刚想让司机停车,可是小枫却突然跑了过来,扶起了小男孩并竭尽全力地对着远去的乐小莲大喊。
“小……小莲,你这是……”
“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被责备的孩子们就像一群受到惊吓的小雏鸡,啪哒啪哒地跑到可乐妈妈身边,哭丧着脸寻求庇佑。大乐妈妈则径直走到乐小莲的床边,看了看她额头上的绷带和旁边铁架上还剩大半瓶的吊针盐水,有些担心而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莲,今天感觉身体好些了吗?”
仅仅过了几秒,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唰”地一下睁开,乐小莲的脸上再次绽放出如向日葵一般灿烂而阳光的明朗笑容!
女佣只是担忧地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把相框又重新放回书架上。
滴——滴——滴——滴——
“傻孩子……”看见乐小莲脸上充满元气的笑容,大乐妈妈脸上严肃的表情也不禁柔和起来,可是突然,她愣了愣,刚刚舒展开的眉心再次拧紧,“小莲,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嗯——”乐小莲站在302的窗口,举起双臂,笑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引来淡蓝色的窗帘在她身旁轻轻舞动,“新的挑战要开始了,乐小莲,你要更努力才行呢!”
花园中间,一幢四层楼高,如童话城堡般气派的豪宅静静矗立着。二楼一扇宽敞的透明落地窗前,一个身着深蓝色连衣裙,留着一头乌黑柔亮短发的少女,正面无表情地默立着。略显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少女的容貌,隐约可见她线条优美却又冷峻的侧脸,散发着静谧的气息。
“小莲!!”
“嗯。”女生漠然地发出一个单音节。
吱呀——
唐臣别墅区·NN3号大门口
“既然决定留下来念星盟,就算翻遍整个星华市,都要把害我失去自由的家伙找出来……绝不轻饶!”沈雪池看着交织变幻的云彩,眼角闪过一道寒光。
奔驰车厢内寂静无声,司机大叔和平时一样认真而谨慎地握着方向盘。女生端坐在宽敞的后座上,目不转睛地笔直望着车窗前方。
听见女儿居然和自己发表了同样的意见,沈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烈日下,一条窄小的水泥马路上尘土飞扬,一辆辆大大小小的车辆就如争着过江的蚂蚁,焦躁地拥堵在路面中央。
当奔驰车彻底驶出唐臣小区那富丽堂皇的大门时,车内突然响起一阵轻声的贼笑!
“那个白痴——永远是我沈雪池不共戴天的仇人——”
看着小枫气急败坏的表情和眼中寂寞的目光,乐小莲心领神会地微笑着长长舒了一口气,她扑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小枫,突然,脸上绽放出一个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两排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
“你的宝贝我拿走了……哈哈哈哈……怪盗z留……”
“呜呜……呜呜……小莲姐姐……”
“好了,不要闹了!你们几个今天也玩得太过分了,不知道小莲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吗?!”大乐妈妈的一句厉声斥呵,让整个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
乐小莲和沈雪池站在窗前,仰望着夕阳映照下的天空。
“留在星华……掘地三尺。”
“咦?星盟?为什么?”沈家夫妇显然有些惊愕沈雪池的选择,不约而同地问,“其他的学校不是都比星盟好要吗?”
小说外,一张半开半掩的深蓝色《英语复习指南》封皮正不住地轻轻晃动。
沈雪池丝毫未理会与沈父说出了同样的词语,自顾自地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啊呜啊呜地嚼了一会,最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去星盟。”
少女双手托着一张过度震惊的“苦瓜脸”,一双黑珍珠般明亮、聪慧的双眸此刻却失去理智般瞪得滚圆,红润的嘴巴半张着,化作一个鸡蛋般大小的圆圈。
“小莲,你的脸?!你的脸怎么啦?!”
这是一个明媚的秋日早晨。
“小姐,”守候在旁的女佣,微微弯腰微笑着解释道,“虽然您早在半个月前就能出院了,不过夫人真的很关心您,特别嘱咐我们天天煲最营养的汤给您喝!夫人又怕您寂寞,让我为您播发目前人气最高的八点档电视剧!夫人想https://m•hetushu•com.com借此告诉小姐,这个世界上还有远比小姐经历的更悲惨遭遇……”
福利院那个只有篮球场大小的院子中央,两只正在散步的小麻雀被惊吓得扑扇着翅膀,逃到了院子里的大榕树上。它们一边惊慌失措地叽叽喳喳议论,一边好奇地探着头循声望去。
“什么?!只是轻伤?!我的宝贝一点伤都不能有!”沈母转过头生气地瞪了李管家一眼,眼角一耷拉继续抽噎着说,“最可恶的是,那个没公德心的家伙竟然逃走了!呜呜呜!我的心肝!老天对你太不公平了。”“其他学校的情况呢?”沈父皱着眉头,冷静地继续追问。
2008年8月5日,本故事的两位女主角——乐小莲和沈雪池,也因此在这一场意外的车祸中……
“我的小心肝!你今天就要出国去念书了,妈妈好舍不得哦!”一位身着华丽孔雀蓝连衣裙的中年女人,一把将站在车旁的女生揽进怀里,有些抽噎地用手指一遍遍温柔地抚摸女生柔嫩的脸颊。
“呼……”站在301窗户后的沈雪池望着天空,有些抑郁地叹了一口气,毫无波澜的目光第一次变得有些黯淡,“好不容易可以一个人出国,不用听老头子的唠叨,结果……”
“啊——鬼啊!”看见这张脸,乐小莲惊得几乎掀开被子从床上翻滚下来!可是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再次仔细端详了一下那张似曾相识的脸,猛然间一团熊熊的怒火从她的眼睛里迸射出来!
简乐福利院·大门前
“张伯,起步快点。时间快到了。”奔驰车内,女生也抬手看了看手表,面无表情地缓缓道。
简爱福利院的孩子们正围站在雪白的病床前,低低地耷拉着脑袋,肩膀不停地抽动。
“坏消息?”乐小莲的脸庞稍稍绷紧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神情凝重的大乐妈妈,明亮的大眼睛中闪烁着一丝不安。
而另一端,黑色奔驰车正按部就班地驶向机场高速和一条小路相交的十字路口。
“小莲姐姐加油哦!小莲姐姐一定能成功的!”
“小莲姐姐!!呜呜呜呜!!”
星华省·星华市·市立简乐福利院
“可恶……这到底是谁干的?!我的脸是画纸吗?!!”看着孩子们纷纷捧着肚子笑作一团,乐小莲狠狠地咬着牙,鼻孔里喷着粗气,“哼!从现在开始的半个月,我不会再做我的金牌小兔饼干给你们吃了!”
一辆黑色奔驰车安静地停在NN3号黑色雕花大铁门前,两位女佣正吃力地将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放进后车厢里。
夹杂在这些车辆中间的一辆蓝色出租车里,乐小莲心情低落地坐在座位上,手里紧捏着一张去年春节大家一同拍摄的福利院全家福,目光微微地晃动。
“其他几所学校得知小姐车祸的消息,都已经发出免试入学邀请函,盛情邀请小姐前去就读。其中最好的一所是英国的皇家麻里高中,最差的一所是……市内的星盟。”
一个轻轻的推门声在这片死寂的沉默中显得尤为突兀,病房里的孩子们全都惊得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
“到了美国要认真学习。家庭教师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钢琴、绘画、舞蹈、外语……还有其他各个学科。你要严格按照我给你制订的时间表生活和学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绝对要交友谨慎。记住了吗?”
“哼哼哼哼……总算……自由了……”
“嘻嘻!放心啦!”乐小莲说着,变魔术般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人头济济的照片,高高扬起嘴角,两排洁白的牙齿闪烁着晶莹的光!
星华市立医院高耸的白色住院大楼,恬静地笼罩在一层朦胧的瑰丽色光晕中。几朵淘气的白云,偶尔滑过空旷的楼顶,携来一阵清新而舒适的微风。
滴滴——滴滴——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哼哼!”乐小莲抿着嘴,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把牛皮纸信封放在被子上,望了一眼病房里的众人,“在我知道自己要住院的那一天,我就推测可能会没有办法去美国念书了。所以半个月前,我写了一份申请书,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并且附上了我考上美国高中的所有证明书和成绩单,拜托可乐妈妈帮我寄了出去。就在昨天,我收到了星盟那边的回信,他们同意为我特设一次入学考试!”
“小姑娘,”出租车司hetushu•com.com机透过反光镜,看了看后座上低气压的乐小莲,有些担心地问,“你还好吧?”
星华省·星华市·唐臣别墅区
叮——
“没想到一场车祸改变了那么多事情!……对了,不知道那天出车祸的时候,另一辆车上的人怎么样了呢……”乐小莲站在窗前,轻轻碰了碰头上厚厚的白色绷带,突然想起那天“惊险的一幕”,自言自语地说,“不管怎么样,希望那人没事才好……”
“放心吧!”乐小莲自信地笑着冲郝真希挤了挤眼睛,“凭我在初中时期门门功课全优的完美记录,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星盟完全没有什么挑战性啦!”
连接着机场高速的双车道小路上,一辆蓝色出租车仿佛会扭动的蛇,肆意在一辆辆缓慢爬行的车辆之间疾速穿行着,朝前方的一个十字路口飞奔过去!
突然,躺在被单下面的人竟然一边低声嘟囔,一边从病榻上慢慢坐起身来。原本遮挡在脸上的白色被单也顺势滑落。
看见乐小莲从枕头下抽出一个大大的牛皮纸信封,病房里的众人纷纷瞪大眼睛看着信封上写着的“收件人:乐小莲,寄件人:星盟教育委员会”两行大字,高声惊呼。
“嗯!嗯!大家放心吧!我都记住了!对了,怪盗Z,我要走了,你不来跟我告别吗?!”乐小莲满脸灿烂地朝众人挥着手,最后将目光温柔地落在人群后方,一个头顶着冒烟小山包的十来岁小孩身上,“小枫,你把我的行李藏起来的事情,我已经不生气哦!”
在她身后,两个系着白色围裙的女佣,正手脚利落地整理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尽管如此,这个有如公主殿堂般华丽的房间仍显得格外空荡。
“是星盟啦!笨蛋巧铃!”
“但是……小莲,为什么一定是星盟?我和真希都在星华市的华盛高中,为什么你……”一直站在可乐妈妈旁边的郑元棋轻轻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不快地轻轻皱着眉头问。
“咦?星盟?!”
看见福利院的孩子们欢腾成一片,乐小莲和自己的死党郝真希还有郑元棋默契地对视,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可乐妈妈和蔼地笑着,轻轻抚摸着孩子们的头,就连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乐妈妈,在这样一片温馨的气氛中,也忍不住轻轻扬起嘴角,浮现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什么?!怎么会这样?!小雪!我苦命的女儿啊!”听见李管家的话,沈母鼻子一抽,转身又伏倒在病塌上嚎啕大哭,“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把你害得那么惨?!”
“哈哈哈!我一定要渡过一个最棒的高中生活!”
烈日下,繁华的星华市车流涌动,而在通往星华机场的公路上,拥堵的车辆更是汇聚成龙。
“呵呵!大家不用担心。我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两个星期前就已经做好各种准备了!我乐小莲想要做的事,即使是上帝也不能阻止我!”
太阳收起刺目的光芒,慵懒地斜倚在地平线上,为天空抹上一片罗纱般的余晖。
“大笨猪……”
正在这时,位于星华市市中心的大钟突然敲响了。
“不用。”女生缓缓转过头,单调的声线没有丝毫起伏,“他们的脸我已经看了十六年了。”
“我有把大家的全家福随身携带哦!只要一有假期,我立刻会飞奔回来的!”
“夫人请节哀,小姐已经去了……”
“张伯,不能误机。”察觉到自己一直在被司机大叔好奇地“观察”,女生抬起头看向后视镜,淡然说道。
“不要——”
一只小小的云雀正越过它,飞入茫茫天际……
吱——吱——
“小莲!多拍些照片放在你的博客里,上电脑课的时候我会去看的!”
“啊——不见了!我的宝贝全都不见啦!!”
乐小莲看看神情焦急的郝真希,又看了看满脸默然的大乐妈妈,目光微颤了几下,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
远远望去,报纸毫无生气地躺在一张凌乱不堪的桌面上,房间内的哭喊声悲痛欲绝。浓得化不开的灰色阴霾像是驱赶不尽的怨念般,笼罩着房间里的一切。
八月里一个宁静的清晨,星华市简乐福利院二楼一扇敞开的窗户里,突然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大乐妈妈的话就像是一记大锤重重地砸在了乐小莲的头顶,她仿佛听见心中有什么东西砰然碎裂的声音。
头像下除了一个字母“z”,还有一行像发育不良的豆芽和-图-书菜般歪歪扭扭的字迹。
司机大叔一愣,赶紧回神点点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用力踩下一脚油门。
“呵呵……还真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呢……”
这时,一个高个子男生和一个留着齐肩卷发的女生走了进来。见到乐小莲,女生的额角顿时滑下几条密集的黑线。
“猪!!你笑得好丑!快点走吧——不过你一定要回来!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啊!!”
一张颜色有些惨白的《星华晨报》中央,这行整整占据了三分之一版面的硕大黑色标题显得格外刺眼。
少女的双唇如波浪般上下起伏,她喃喃地念完纸片上的文字,就像发动引擎的摩托车,身体越发激烈地颤抖起来!与此同时,一团熊熊的怒火从她的脚底一直蹿到头顶,呼啦啦地将整个人团团围住!
“不行。”
刚才还陷在出租车后座里的乐小莲顿时愣了愣,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低头一看!
“哼哼哼哼……”
“夫人,肇事出租车是因为违章行驶冲入主干道,才撞上了小姐的专车。目前警方只有那位司机的记录……”李管家仿佛一个被输入程序的机器人般,声音平淡地回答,“幸好,小姐只是轻伤,并无大碍……”
她们并不知道,那个命中注定和自己成为终身对手的少女此时与自己只有一墙之隔,她们也不知道接下来等待着她们的将是波澜壮阔、百转千回的命运与人生……
“……”女生垂着双臂,像根树桩似的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中年女人的动作结束。
司机大叔闻声,迟疑地抬起头,看向后视镜。可是一看之下,他的额角倏地滑落一滴比鸡蛋更大的冷汗,背脊阵阵发寒!
“啊啊!黄灯亮了!我们冲过去!否则又要等半天了!”疾速狂飙的蓝色出租车内,司机猛地抓紧方向盘冲乐小莲一声大吼,一脚踏在油门上!
滴滴——滴滴——
扑啦啦啦——
“老李,事情怎么样了?”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转过头朝中年大叔询问。
一位身穿铁灰色连衣裙、身材高瘦的老妇人和一位身材矮胖、穿着绿色T恤和白色休闲裤的老妇人,正一前一后站在病房门口,惊讶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似的看着病房里的景象。
说着,司机突然猛地一打方向盘,后座的乐小莲就像弹珠般往旁边重重一甩!蓝色出租车径直冲出水泥马路,朝旁边的一条小路狂飙而去……
几秒钟后,从旁边小路飞冲而来的蓝色出租与正在机场公路上笔直疾驰的黑色奔驰,仿佛火星撞地球一般,猛烈地撞击在了一起!
“那我们也要帮小莲姐姐!帮小莲姐姐考试星……星……”
整整三秒钟后,一阵大笑声像礼花般在302病房里炸开了!
福利院的门口,乐小莲提着小小的行李箱,站在一辆蓝色出租车前,被福利院的老老小小们团团围住。所有人都抹着眼泪,依依不舍地看着这个即将独自远行的女孩。
乒呤哐啷!
咔嚓!
“一定!我乐小莲发誓,一定会考上星盟!而且我要用最快的速度成为星盟最闪亮的优等生!就像我的偶像苏佑慧学姐那样!”乐小莲用力吸了一大口清新的空气,望着那片温暖怡人的橘色天际,不禁轻笑出声。
那扇嵌着深褐色杨桃木窗框的窗户里,一名穿着蓝白相间运动服,织着两根麻花辫的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愕然地伫立在一个大剌剌敞开在地上的箱子前。
而在所有人目光的汇合处,那张冰冷的深蓝色铁架病床上,一个人像是没有任何知觉和感情的布偶,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白得有些刺眼的床单遮盖住了她的脸和身体,仿佛正无声地告知着周围的一切,白色床单下的这个人已经与整个世界隔绝……
而此时,仿佛应和般,一阵压低的哭泣声也从隔壁的302病房里传出。
滴滴——滴滴——
“……嗯。”听见出租车司机的问话,乐小莲用力点了点头,抽了一下鼻子,声音哑哑地回答,“大叔,我没事……离开福利院还有大家,我一定会更加坚强,用功念书,不让大家担心的……”
一个低沉而又严厉的声音突然响起。一身深蓝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威严地走了过来,轻拍了一下中年女人的肩膀,神情严肃地望着个头刚与自己胸口齐平的女生。
福利院中唯一一个跟乐小莲年龄相当的女生郝真希的眼睛蓦地一亮,目光不敢相信地在牛皮纸信封和乐小莲的脸上来回游移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