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苏矜北点点头,“是啊,我们清白的很。”
赵雪颜把手上的点心盘往她手上一放,“大晚上的,我女婿该饿了,去给他送吃的去。”
赵雪颜清咳了声,万分沮丧的说道,“噢,是这样啊,那,那个什么,林妈,给姑爷准备个房间去。”
苏矜北愣住了。
“他一定是你很重要的朋友。”
林妈愣了愣,朝赵雪颜看了眼,“这个,夫人说……不用收拾新的房间。”
苏矜北,“……”
苏矜北摇头,“不是,因为我刚说的亲一口是指法式热吻。”
周时韫单淡淡一笑,“不会。”
赵雪颜横了她一眼,“嘿你这孩子,瞎说什么话呢。”
夜晚。
“林妈,他房间在哪?”
“去去去。”赵雪颜,“赶紧给人家送去。”
苏矜北意味深长看了自家母亲一眼,“这点心里,没下什么猥琐的药吧?”
“伯母,您误会了,我们没有睡同一个房间。”周时韫道。
“啊?”苏矜北道,“那睡那。”
周时韫略微有些疑惑,“什么诚意。”
苏矜北顿了顿,又开始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哪有一个母亲会拼命把男人塞女儿房间的……
吃完晚饭,苏矜北带着乌瞳准备领着周时韫去休息一下,毕竟一大早开车过来,他肯定是累了。
“诶?”苏矜北盯着西侧墙壁看了一会,“这房间,怎么都是我的照片。”
婴儿的,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竟然是各个年龄段都有。
周时韫顿了顿,突然有种不可思m•hetushu•com•com议的感觉。宝宝?好妈妈?他们的孩子……
“好吧,竟然是有原因的,那我就勉强体谅一下好了。”苏矜北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不过要我原谅你嘛,你也得拿出点诚意过来。”
“有一些?”苏矜北愣了愣,“其他你看过?我小时候的照片可从来没流在网上。”
周时韫想了想,觉得有必要跟苏矜北解释一下,“高中的时候班级组织山区支教活动,一个朋友就是在那个地方认识的。”
“怎么不会呢,开车过来还要好几个小时呢。”赵雪颜慈爱的问道,“吃了吗,饿不饿?”
“是啊,怎么了,你床难道不够大?”
周时韫其实想过让张朝走出那个地方,但是张朝却说对那里有了感情,舍不下那里需要他的人。周时韫见此便没有再劝,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身后。只不过后来,他让人给山区改善了条件而已。
周时韫走近,很熟稔的揉了揉乌瞳的折耳,“吃多少了。”
周时韫,“……”
苏矜北抬了抬手上的夜宵,“给你送好吃的。”
“但是,在那里遇到了张朝。”周时韫难得跟她说他以前的事,苏矜北连忙认真的听着。
“好。”
乌瞳明显是听懂了,张牙舞爪的扒着苏矜北的手臂,苏矜北笑嘻嘻的安抚着它,“别生气别生气,熬过明天,我给你更好吃的。”
周时韫的视线转到她的唇上,淡粉色的,看上去看软。
“吃东西?午饭还m•hetushu.com•com没吃吗?”
林妈听到声音从厨房走了出来,“大小姐回来了,乌瞳在沙发上吃东西呢。”说罢看到苏矜北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她连忙鞠了鞠躬,“姑爷。”
苏允东嫌弃的看着赵雪颜,“妈,你儿子在这。”
赵雪颜理都没理他,拉着周时韫的手臂在沙发上坐下来,“这段时间矜北都住你那,给你费心了吧。”
周时韫直起身,低眸看着他,微低的声音竟然带着哄着意味,“原谅了吗。”
“你二少爷来了,再吃可要骂你了。”苏矜北回过身,“周时韫,立威严的时候又到了。”
苏矜北,“喂喂喂!”
乌瞳嘴边粘着小零食的渣渣,“喵。”
“我需要在网上才能看到你的照片?”周时韫瞥了她一眼,“你的照片,从小看到大。”
周时韫让开了位置,苏矜北拖着拖鞋,晃晃悠悠的进了房间。
苏矜北开门,“妈?干嘛呀。”
十多秒后,门开了,周时韫站在门后,“怎么了。”
苏矜北无语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给他费心。”
“林妈,林妈?乌瞳呢?”苏矜北在医院的时候把乌瞳放在家里给阿姨照顾,现在一回来就连忙找乌瞳的踪影。
林妈在一旁接道,“下午喂了3次。”
苏矜北眨了眨眼睛,“妈,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睡啊。”
赵雪颜很随意的道,“你房间天天都有人打扫,还准备什么新房间。”
乌瞳,“喵!”
苏矜北就是想调戏调戏人而已https://m.hetushu•com•com,她可不认为周时韫会主动亲她。可就在她打算吐槽他一下的时,眼前的人突然俯下身。
苏矜北,“……”
苏矜北眉眼轻佻,“这不很好吗,提前演习。周时韫,以后的宝宝都让你凶,我就在旁边当好妈妈。”
只听周时韫继续道,“他是医学志愿者,在那个没有网络、与世隔绝的山里待了很多年,也是从他身上,我感受到到医学的吸引力,他算是启蒙我的老师吧。”
“午饭早就喂了,”林妈笑道,“这不看它嘴馋,一直在放零食的地方绕圈嘛。”
苏矜北被笑的心里毛毛的,只能干干的说道,“喂,你看过照片又怎么了,能比我好到哪里去。还不是嫌弃的要命,订婚宴都不来。”
周时韫抿了抿唇,“你是说话不算话?”
周时韫恩了声,“明天禁零食。”
“安分就好安分就好,要是不安分你告诉我,我立马过去收拾她。”
周时韫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伯母,她很安分。”
苏矜北,“……”
“恩。”周时韫道,“他喜欢那里。”
苏矜北愣了愣,她从未想到过他不去订婚宴还有这个原因,她还以为他跟她一样根本不想定这个婚,所以才不来。
林妈连连点头,“是,夫人。”
周时韫微微点了点头,实际上,他还有点不适应这个称呼。
苏允东摇摇头,拉了她一把,“你就别插嘴了,没发现吗,赵女士根本就不理我们。”
赵雪颜欣慰的看着苏矜北走向周时韫的房间后,这才hetushu.com.com转身下了楼。
苏矜北使劲咽了口口水,“我能说……还没吗。”
“扣扣扣。”
“时韫,时韫啊,我们时韫来了啊。”门口,有人咋咋呼呼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好好。”苏矜北系好睡衣袍子,没正经的道,“谢谢妈给我进我家周宝贝房间的借口。”
“不喜欢拍照。”周时韫淡定道,“不过小时候的一两张总有的,那照片不是没人拿给你看,是你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没看吧。”
“咳咳咳……”苏矜北险些被自己口水呛到,“真的?那怎么从来没人拿你的照片给我。”
“怎么会不饿。”赵雪颜朝旁边道,“林妈,让厨房做点点心出来。”
苏允东则是一脸被雷劈的表情,这还是他妹妹吗,以前说什么生孩子毁身材,绝对不要生孩子的人是谁啊!
苏矜北乐了,“你这架势,我实在是怀疑。”
苏允东轻笑了一声,在旁边坐了下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养孩子呢,一个唱红脸一个还唱白脸。”
苏矜北又剧烈的咳了咳,“那个,哈哈哈,是这样吗。”
赵雪颜拉着周时韫说了很多话,苏允东和苏矜北在一旁听的耳朵的起茧子了,可他们都听烦了,寡淡的周时韫竟然还耐心的听着。
“是,姑爷。”
周时韫声音清冷,淡淡道,“没参加学校的户外活动,少了两个积分。”
“噢,我想起来了,这个房间好像我以前住过,后来因为我自己想要另一个房间然后就给搬掉了。”苏矜北放下餐食,“我妈是故意的和-图-书吧,把这个收拾了给你住,诶,你刚才不会在房间看了很久吧?”
苏矜北,“妈,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噢,所以才去支教补回来,热心肠,她想多了!
苏矜北指了指自己的唇,还很体贴的踮起脚来,“喏喏喏,亲一口亲一口。”
苏矜北瞪眼,“你,你去过山区支教?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是个热心肠。”
周时韫默了默,“有一些,之前没看过。”
“算是吧。”
“诶,那他现在还在那个的地方啊。”
苏矜北和苏允东脑门皆一排黑线,他家老妈到了。
周时韫看向苏矜北,“他在那里收养了一个小孩,但那个小孩身体有问题。那天孩子病发了……抱歉,事态紧急而且太远,所以没能赶回来。”
清清冷冷的,正正经经的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
“不饿,谢谢您。”
“馋猫。”苏矜北走到沙发边,俯身抱起乌瞳,“还吃呢,还吃!”
赵雪颜难以置信的看了两人一眼,“同居这么久,分房睡的?”
听闻其声后,其人赵雪颜从大厅拐角走了过来,她笑意盎然的走向周时韫,“时韫啊,听说你中午就到了,还先去医院了,辛不辛苦啊。”
周时韫凉凉的笑了一声。
“周宝贝,开门,是我。”
看完苏嘉南,苏矜北、周时韫还有苏允东先回到了苏家大宅。
周时韫顿了顿,“那次,因为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出了问题。”
赵雪颜横了她一眼,“我不听你说,时韫,你说。”
林妈讪讪道,“是,夫人。”
“朋友,什么朋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