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时韫,你起了。”这时,苏老爷子走了过来。周时韫站了起来,“爷爷。”
苏显言轻点了一下头,“医院人有点多,你注意安全。”
“恩。”
苏矜北开门出来,看到门口撒了一地的汤。
周时韫嘴角微微一勾,没等她反应,竟然再一次低下了头。他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刻进攻,而是仔仔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唇形,一点一点,斯条慢理的品尝。
苏显言淡淡道,“叫她名字,你不适合叫她小丫头。”
周时韫瞥了她一眼,“你想我快点走?”
苏矜北瞥了眼赵雪颜,“他不习惯吃夜宵,这东西拿走吧。”
“坐吧。”苏老爷子道,“难得有人跟我一起吃早餐,家里这群孩子,一个比一个懒。”
哈?不适宜,所以要叫啥?大嫂?
就在这时,病房门口响起了脚步声。苏矜北转过头,正好见苏显言从门口进来。显然,苏显言也没料到病房了还有人。
诡异的寂静之后,周时韫喑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没有吃宵夜的习惯,拿出去吧。”
苏老爷子扬眉,“你真觉得挺好的?矜北这孩子不受管教任性惯了,还好以后有你在。”
苏矜北欣喜得意到心跳如鼓,她踮着脚,两支手勾在他的颈后支撑着自己。
三人在病房聊了会天,后来苏嘉南睡着了,苏矜北便拿起包准备和周时韫离开。
苏矜北抿了抿唇,这才伸手去开门。只是她自己没注意到她的手在抖,微微颤动,和她的心一样,因为一个人而凌乱着。
苏矜北说了声谢,拉着周时韫的手出去,但走了几步她又折了回来,“哥。”
法式热吻?周时韫心口微微一跳,乱了节奏。
苏矜北m.hetushu.com.com,“……”
苏矜北笑笑,“不会的不会的。”
第二天,周时韫很准时的起床了,他下了楼,苏家的佣人连忙引他去用早餐。
“好了,出去吧。”他放下手,回过身去。
周时韫被撞得退了一步,他靠在背后的墙上。片刻后,他伸手将她旋了个身,两人交换了位置,变成苏矜北被他压制在墙上。
撩人者反被撩,到底是谁在紧张。
两母子拉拉扯扯的终于走了,苏矜北无语的摇摇头,抬脚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们在做什么。”她抬眸,看向苏允东和赵雪颜。
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苏矜北戴上口罩和帽子,低调的走进医院。
“你等等。”
“啧,妈!汤都倒我身上了!”
苏矜北急急忙忙的端起宵夜,想要从这里出去。
苏显言朝她点点头,“你也在这。”
“嘘!!!”
“妈!你别拉我!我得好好跟她讲讲,女孩子家这怎么行……”
苏矜北,“后天?我以为你明天就要走呢。”
苏显言唇角微微一弯,眼神却没多少笑意,他伸手在周时韫面前,“周二少,久闻大名。”
周时韫笑笑,没说话。
苏矜北有在呼吸,只是脑子乱成浆糊,某个时刻就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此时,面对周时韫狐疑的眼神,苏矜北连忙整顿了神色,装作很镇定的道,“我有在呼吸啊,是不是你太紧张了,没感受到?”
无声的交缠,亲昵的甜腻。她的嘴唇发麻了,可是内心却在渴求更多。
“暂时不走了,接下来有几个工作正好是在我们这边。我啊,就等你好了再走。”
“怎么了?”苏矜北停住脚步。和-图-书
苏嘉南连忙道,“那姐夫,你在我们家多留几天好了。”
周时韫也好不到哪里去,怀中女人软若无骨,时时刻刻在撩拔他的心弦。他钳制在她腰上的手越收越紧,似乎想就这么一直把她压在身前。
渐渐的,两人灼热的呼吸交缠在了一起……
苏矜北搭在他肩上的手在他颈后轻撩,她又开口,低语的声音中带着浓郁的妩媚“喂,不以法式热吻结束我可不接受你的抱歉。”
苏矜北穿着睡衣,单薄的衣料碰着墙有一丝丝凉意。可这凉意又被身前的火热冲击的毫无存在感。
“不过,嘉南显然也喜欢那丫头,哥,你可得悠着点,别欺负弟弟。”
苏矜北点点头,“那就好,我可见不得嘉南惨兮兮的。”说着,苏矜北放心的打算离开。
苏显言,“……你放心。”
苏矜北轻笑了声,回头看向周时韫,“喂,我弟弟说的在理啊,你要独守空房了。”
他慢慢封住她的嘴唇。从轻触到厮磨,一点一点辗转,一点一点入侵她的领地。
佣人连忙道,“大小姐还在睡。”
苏允东,“苏矜北!问你话呢,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家里,你们想干嘛你们!”
“你不呼吸?”突然,周时韫退开了些,低沉着声音问道。
这个吻似滚烫的热水满溢开来,烫的苏矜北难以呼吸。对于她来说,第一次接吻是浅尝即止,第二次……她压根就觉得是在梦里,后来,她也大大咧咧的吻过他的嘴唇,但她总觉得之前的所有和这次都是不一样的,这次他拥着她,她依靠在他怀里,真真正正的像两个相爱的人。
苏老爷子无奈道,“是轻松,纵容着这群人都把他hetushu•com.com们惯坏了。就说矜北吧,当时非要进演艺圈,把我们一家给气的。”
“乒乒乓乓……”
赵雪颜一巴掌盖在苏允东后脑勺,“你瞎吵什么,给我下楼。”
苏矜北眸中划过一抹狡黠,“程思眠那小丫头挺可爱的,你,加油。”
嘴巴都肿了!
“恩,来了一会了。嘉南睡着了,我们正要走呢。”语闭,发现苏显言看着周时韫,苏矜北清咳了声,“那个,他是周时韫。”
她默默的拉了拉周时韫,“那个啥,大哥,既然你来看嘉南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大哥。”苏矜北收敛了笑意。
吃完早餐,周时韫和苏矜北准备再去医院看看苏嘉南。
苏矜北肯定的点点头。
苏矜北脸色唰的红了,周时韫似乎是在探索,是在对新领域的琢磨!她忍了片刻,不想再示弱。于是她倾身压了上去,直接撬开他的唇齿,寻着路勾起他的舌。
“还在睡?”
苏老爷子冷哼了声,“你大哥和弟弟已经这样了,你要是再惹乱子,非把我气晕过去不可。”
周时韫淡淡一笑,“医院有事,后天要走。”
苏矜北睨着他,“怎么了,是不是不会啊,我教你啊。”
“口红,糊了。”周时韫伸手在她唇边擦了擦,把因为接吻而溢到肌肤上的淡粉色擦掉。苏矜北抬眸,这才看到他唇上也有她的口红色,而他似乎是没意识到,只专注着眼神给她收拾残局。
苏显言愣了愣,眸中似乎是因她口中的那个她而有了一丝柔意。
苏矜北退了一步,低低唔了一声。她可以料想到她的脸一定红的不像话,因为她自己的忍受不了这种热度了,不行,得降温,得降温!
苏显和-图-书言转过头看她。
苏矜北在一旁,莫名觉得空气有点冷,两座冰山的节奏??
“你给我闭嘴。”
苏矜北挽过苏老爷子的手臂,“爷爷,给我留点面子。”
“我偷听!这是我家!我需要偷听吗!”苏允东暴跳,“再说,是我看到妈鬼鬼祟祟的在这里,我过来问一下然后才顺便听一下而已!”
门外隐约传来嘈杂的声音,周时韫眉头轻皱,终于放开了她,只是,他浅色的眼眸依然闪着异常的光芒。而苏矜北靠在他胸口轻喘着气,好一会没缓过来。
苏老爷子,“还是你们周家有一套,规矩严。”
苏嘉南有些遗憾,“噢。”
昨天苏嘉南第一次见到周时韫,当时周时韫跟他的主治医生聊了很多关于他病情的事,他在一旁听的真切,所以对他很有好感。
“苏矜北呢。”
“好好好,不吃也行,明天早点起来吃早饭。”
苏老爷子横了她一眼,“你们这些人没一个给我省心,给你留什么面子。”
赵雪颜乐呵呵的上前接过苏矜北手中的餐食,“妈和你哥路过呢,时韫吃完夜宵啦?”
不抗拒就是接受!
“你这是殃及无辜。”苏矜北撇了撇嘴角,“我最近乖的很,跟我们家的姑爷双宿双栖,没半点乱子。”
周时韫跟他握了握手,声音依旧淡淡的,“彼此彼此。”
苏矜北连忙摇头,笑嘻嘻的腻到他身边,“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家周宝贝,我怎么可能舍得你早点走。”
周时韫道,“只是周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习惯而已,其实轻松点也好。”
周时韫皱了皱眉头,本来以为她这懒床的毛病已经改了,原来一回到家又打回原状了。
周时韫眼眸微暗,任由她https://m.hetushu•com.com动作。
“是是是。”
周时韫微微勾唇,“爷爷,她这样挺好的。”
“姐。”苏嘉南看到她进来,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苏矜北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今天觉得怎么样?”
苏矜北旁边坐下,“给我拿份餐具。”
苏嘉南点头,“我很好。”说罢看到苏矜北身后还有一人,连忙道,“姐夫也来了?”
说着,苏矜北就踮起脚轻咬了一下他的唇,见他没什么反应,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呢喃道,“电影看过没?”
周时韫低眸看着她,怀中的女人眼波流眄,千娇百媚。他突然就点了头,在她勾人的眼神中低下身去,“好,那就依你。”
“爷爷,大早上的你就说我坏话。”苏矜北打着哈欠走过来。一旁的佣人见着她一脸惊讶,“大小姐,您起床了?”
苏允东瞪着她的嘴,“你!你!我才要问你在做什么呢!”
佣人点点头,“大小姐一般不起来吃早餐的,她也不喜欢我们去叫她。”
“姐,那你这几天还走不走了,工作忙吗?”
“妈,你干嘛你。”
苏矜北横了苏允东一眼,“首先,这是大半夜不是光天化日。其次,不管在哪里我们干什么也都是合法的。苏允东,你在房间门口偷听,我还没揍你呢,你还好意思大声朝我嚷嚷!”
“等等。”身后的周时韫叫住了她。接着,她便听到他的脚步声响起,他朝她走近,然后掰过她的肩膀。
摔啊!程思眠那个未成年小屁孩小了她五六岁了吧!
苏嘉南道,“那姐夫怎么办,你留在这里,岂不是让姐夫一个人在家了。”
赵雪颜咳了咳,拽过他往楼梯口走,“还吵还吵,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
“哦,是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