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周正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谢什么,既然是你的妻子,自然就是我们周家的人,自家人就不必说谢了。”
两人先出去了。苏矜北苦着脸,“周时韫,你哥不会觉得我特不名门淑女吧。”
苏矜北没回答,微微侧身,顺着门缝朝里看去。
苏矜北,“!!!”
苏矜北清咳了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周正宪面前,“大哥你来了,呃……刚才多有失礼,见谅见谅。”
苏矜北干干一笑,“不是不是……”
“想吃的话叫时韫和你一起过来,平时要是忙,也可以打个电话让人送过去。”周正宪道,“时韫,你有这家店老板的电话吧。”
“是啊,你知道要保持身材有多难吗?”苏矜北叹气道,“再说了,我可是个公众人物,长肉很容易被发现的。”
苏矜北低头看了眼,扣子歪歪扭扭的,香肩半露。她连忙去扣扣子,“怎么,怎么大哥也在这!”
周时韫回客厅给周正宪泡了一壶茶,“生意上的事都谈好了?”
周正宪看着周时韫眼下的黑眼圈和他破皮的嘴唇,意外道,“你怎么了?”
周正宪轻笑了声,显然又被苏矜北大胆露骨的话逗乐了。周时韫则是一滞,有些不自然的转开视线。
“衣服穿好。”周时韫沉声道。
话音刚落,苏矜北的餐盘里就多了一块肉,周时韫淡定的收回筷子,“用节食的方式保持身材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你不吃东西营养就跟不上,随之新陈代谢会下降,而新陈代谢下降了,你会更容易胖。”
“啊,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了,我不记得我那个包厢是几号。www.hetushu.com•com
“我忘了……”
“啊,是周先生啊。”服务生一副很熟的样子,“周先生是我们老板特意叮嘱要好好服务的对象呢,他在306。”
菜上了,三人开始用餐。
“砰!”就在三人默默饮茶时,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苏矜北苦了脸,“我吃了五分饱,差不多行了,你知道我容易胖的。”
苏矜北挠挠头,不是吧,真的只是梦,可是真实到可怕啊!吻着她的周时韫,用力的吻着她的周时韫!实在是太劲爆了!
“恩,差不多。”
周正宪愣了愣,他是知道那间发出声音的房间是自家弟弟的房间的,难道说……
“……”
可苏矜北见他这样就以为他不信,“我可以给你摸摸,还挺硬的。”
苏矜北轻哼了一声,嘀咕道,“我说的是真的……”
周时韫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信,她昨天亲自在他面前掀开了……不,是在乌瞳面前掀开了,他都看到了自然是信的。
周衍立刻调开了目光,啊,今天天气很好。
客厅里,三个男人愣愣的看着她。
苏矜北沉吟了声,“这个么,其实好吃的东西我都喜欢吃,西餐还是中餐,我都可以。”
周时韫抬手捏了捏眉心,起身朝她走去,“过来。”
周时韫点点头。
“这样,谢谢啊。”苏矜北刚要退出来。突然,包厢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蒋先生,您不在喝一杯,难道说已经喝醉了?”
周时韫眉头一蹙,“你容易胖吗?”
周时韫淡淡一笑,又给他倒了一杯茶。
苏矜北撇撇嘴,“还没https://m.hetushu.com.com呢。”
“昨天跟张导交待了,让他多多照顾矜北,虽然未提矜北和我们周家的具体关系,但我想他会明白怎么做。”
苏矜北支着下巴,侧眸看他,“周时韫,那以后你帮我点。”
周时韫顿了顿,还有些疑惑。
周时韫点头,“还在睡。”
“恩。”周时韫抬眸看他,“这次回去了,接下来一顿时间就别到处跑了,有什么事交待别人,你自己的身体先顾着。”
“果然很好吃。”苏矜北眼睛都亮了,“这道芙蓉水晶鱼太鲜了,还有这个排骨,怎么这么嫩。”
“那什么时候回去。”
苏矜北,“……噢。”
“爱吃。”
夏路……
周正宪低眸轻咳了一声,嘴边一抹淡淡的笑意。
苏矜北穿好衣服化完妆出来的时候周时韫三人已经喝完了一壶茶。
“小姐?”见苏矜北不动了,服务员奇怪的唤了声。
周时韫打断她,“给你十五分钟。”
“可是,又不像。”苏矜北拉住周时韫的手臂,“我早上起来在你房间,那个,昨天不是梦?是真的?”
“这有什么,”苏矜北勾了勾唇,“我以后多呆这就是了,本来么,你在这里我就不会常常离开了。”
门外只有两人,坐在轮椅上的周正宪,推着轮椅的周衍。
周正宪笑了笑,“好。对了,昨天你把矜北送到这了?”
“请问,您是302的客人吗?”原来是服务员,苏矜北愣了愣,这服务生不是她们包厢的服务生。
“你饱了?”周时韫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家店是我一个朋友开的,菜都很好吃。https://www.hetushu.com.com”周正宪将菜单递给苏矜北,“女士优先,想吃什么就点。”
“是噢。”
周时韫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门。
周时韫有些不解,“那你怎么不吃。”
苏矜北纠结了一会,又想道,不不不,这应该是梦,真的周时韫怎么可能会这么粗暴!
苏矜北想了想,“周正宪。”
周时韫平静的把她的手放下,“我昨天在沙发上睡的,你是做梦了吧。”
周时韫微微勾唇,倒是真实。
“昨天就到的,今天到家里来看看而已。”周时韫看了她一眼,“在酒店不是见过吗,你都忘了。”
“……”
苏矜北道了声谢,“以前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家餐厅,看起来很特别。”
“不爱吃?”
周时韫顿了顿,“什么都忘了?”
吃着吃着,周时韫发现苏矜北说着好吃但是真正却没吃多少,往往一道菜她夹几筷子就不吃了。
周正宪和周衍对视一眼,磕着了?磕哪了?不过看周时韫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两人也就没问。
周时韫出去了。
“明天。”周正宪接过白瓷茶杯,抿了一口,“中午一起吃饭吧。”
“是少爷。”
身后的周衍很好心的指了指他的嘴唇,“二少爷,你流血了。”
“我出去一下,上个卫生间。”苏矜北说了一句就开门出去了。门外有服务生站着,苏矜北询问了一下方向就朝卫生间走去,刚喝了太多果汁,得解决一下才行。
周时韫看似镇定,但实际上速度很快,一把把苏矜北拉回她自己的房间,反手就把门关上。
周正宪放下茶杯,眼中一抹温和笑意,“没事,在家里不www.hetushu•com•com用太拘束,是我们来的时候没通知你。”
“哥。”周时韫侧了侧身,“你怎么来了。”
苏矜北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她猛的推开包厢门,径直站在门口,“夏路?”
苏矜北毫不在乎两人的反应,自顾自的点起了菜。点完自己喜欢的又将菜单递给别人,“你们点吧。”
“你喝多了非要睡,我也没办法。”周时韫转身往门口走,“快点换衣服,收拾一下吧,出去吃饭。”
服务生很礼貌的道,“那您可以说一下预定位置的人的姓名。”
男人粗犷的声音响起,“美女在旁,酒不醉人人自醉啊,来来来,你给我倒,你倒的我就喝。”
苏矜北一早起来头疼欲裂,什么记得住啊!
点完餐后,三人又聊了会,当然,大部分是周正宪和苏矜北在对话,周时韫从不主动挑起话题。
周时韫一愣,生怕她又突然撩衣服,他恍惚的觉得她还跟昨晚一样,酒没醒。
衣冠十分不整,头发十分乱,一向在别人面前光鲜亮丽的苏矜北十分不雅的出现在这里。她自己卡壳了,为什么外面有人?!
周正宪和周衍对视一眼,未免苏矜北尴尬,他便道,“走吧,先去吃饭,周衍,推我出去。”
周时韫一愣,伸手碰了碰唇,立刻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去,“没事,不小心磕着了。”
周时韫挑眉,“我是医生。”
“你总在外面,老板可不会垮城市送餐。”周时韫淡淡说道。
两人“腻歪”的窃窃私语,周正宪看的很是满意。自家冷面的弟弟终于开窍了,他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苏矜北哼了哼,“我平时健身的,就是最近https://www.hetushu•com•com有些懈怠了。”说罢凑到他耳边小声的道,“我肚子上还有腹肌的痕迹呢,你信不信?”
女人娇滴滴的声音略显生硬,“蒋先生……”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让我去你房间睡。”
周时韫,“谢谢哥。”
“这两道菜都是这里的招牌菜,确实好吃。”周正宪道,“比起西餐,我和时韫都更喜欢吃中餐,矜北你也是?”
“快吃饭。”他警告了一句。
苏矜北,“你,你确定?”
她的好朋友夏路,此刻正坐在一个满身肥膘的男人旁边,而那个男人的咸猪手竟然在她大腿上移来移去!
“什么。”周时韫睨着她。
几人到了一家私人餐厅吃饭,包厢安静,低调且雅致。
“周宝贝!周宝贝?!”苏矜北惊吓过度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接着房间门刷的被拉开,乌瞳先钻了出来,苏矜北紧随其后,“我怎么会在这!周宝……”
“我做春梦了!!”
“喂,等等,我还没问完,我觉得……”
后来,苏矜北被周时韫一筷子一筷子的夹菜,痛并快乐的吃着。
这个餐厅有点绕,苏矜北上完厕所出来后就找不到方向了,她找到包厢附近,看到一间包厢很像就打算推门进去,推到一半,突然身后有人叫了声小姐。
“吃吧,你需要的是运动,而不是节食。”周时韫已经完全医生光环上身,一副“请谨遵医嘱”的样子。
周时韫嘴唇微微一弯,转头看向她,“你什么时候名门淑女过。”
第二天十点,门铃被按响了。
“我……”苏矜北猛的摇头,“不对,好像也不是完全忘了,我记得乌瞳来了,然后我刚才一睁眼就真的看到乌瞳了。还有!”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