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周时韫安心的闭上眼睛睡觉了。但是这是不平凡的一天,注定他不能像平常一样一觉睡到大天亮。
“它说想跟你一起睡。”苏矜北半耷拉着脑袋,迷迷糊糊的说道。
“它?”周时韫看了眼乌瞳。
周时韫的脑海里时常会冒出那日她穿着白衬衫挂在他身上的样子,但回忆总是回忆,根本比不上真实的触动。
身边的女人突然翻身坐到他身上,周时韫猛的一僵,“你……”
最后……
苏矜北眯了眯眼,疑惑的道,“是不是你想跟它一起睡,所以不让我跟它睡?”
苏矜北半咬半亲的在周时韫的嘴上停留了很久,半晌,她微微离开,吧唧吧唧两声似是在品尝。
算了,一人一床被子,其实也不影响吧。周时韫躺了下去,还好,床够大,他和苏矜北两人之间隔着遥远的距离。
苏矜北似乎在床上乖乖的打算睡觉了,周时韫看了她一眼,抱着乌瞳出去了。他将乌瞳安排在司机送来的小房子里,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准备睡觉。
苏矜北双脚跪在他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笑的很是……放荡?
周时韫原本是淡定的站在床沿看着一人一猫“对话”,突然,苏矜北掀起衣服,平坦的小腹猛然露在空气中。
周时韫抬起来的想要推她的手慢慢停住了,他浅色的眸子凝着她的脸,本是诧异的眼神渐渐归于平静。
“汪汪汪!”
“但是我想跟它一起睡,所以没办法,我只能过来跟你一起睡了。”苏矜北掀开被子钻进去,“我们一人半张床,它睡中间。”
“周宝贝,我喜欢梦里的你,够野性。”苏矜北笑嘻嘻hetushu•com.com的来拉他的脖子,“再来一遍,不过不要那么用力,我会喘不过气的。”
周时韫缓缓低头看向怀里的人,怔住。
苏矜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跟他完全不一样但又偏偏紧紧相连。
“嘶!”唇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周时韫猛然回过神来。
周时韫生活很规律,早起早睡,但是有一点不好,他认床。到了一定的点他是肯定要睡觉的,而且必须是在自己熟悉的床上。
苏矜北瞪眼,“什么?你想看看成效,好,给你看,我跟你说,真的有效!”说着,苏矜北就伸手去拉自己的衣服。
“好真实……”苏矜北呢喃道,“周宝贝,我能不能再摸摸?”
苏矜北突然勾唇一笑,“对了,我问你做什么,既然在我的梦里当然是我做主!”说着,她一只手大大咧咧的就往他衣摆口滑进去。
“来,乌瞳,咱们睡觉了。”某人已经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苏矜北的房间门半掩着,他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周时韫眉头一皱,连忙上前推开门。
她不睁眼的样子很乖,一动不动的,像兔子。但周时韫知道,她睁眼的时候很妖冶,罕见的桃花眼,媚中带俏,一瞥一凝间会蛊惑人心。
一开始的蜻蜓点水到最后的啃噬撕咬,微冷的唇舌交融,贪婪的攫取属于对方的气息。慢慢的,周时韫不自觉的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身下。而苏矜北半醉半醒,任由周时韫动作,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唔……梦里的周时韫好狂野。
周时韫嘴角一抽,“你hetushu•com•com干嘛……”
“喵喵喵?”
“恩。”
然而十分钟后,门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后者一脸蒙圈的蹲着,我是被强迫的……
“喵……”
他抱着她,她抱着猫。他低眸看了看怀里的女人,微微勾了勾唇,醉成这样还知道把乌瞳稳稳的抱在怀里,酒品还算不错。
这是第二次。
乌瞳:这里有神经病……
而旁边被吵醒了好久的乌瞳懒洋洋的换了个姿势,闭眼,“喵。”
洗漱完,他换上睡衣出来。
软软的,带着浅淡的酒气。
苏矜北不知道什么时候穿越了两层被子钻到了他这边,此刻的她脸蛋压在他胸上,一手还环在他的腰间,很是熟稔的样子。
“它有专门睡觉的地方。”
苏矜北瞥了他一眼,“你干嘛。”
躺下,关了灯。
苏矜北把被子和枕头往床上一放,乌瞳趁机跳到了周时韫的肚子上。
苏矜北在他腹上捏了捏,还想往上探索,周时韫猛然按住她不规矩的手,“苏矜北!”
苏矜北嫌弃的看了乌瞳一眼,“啧,乌瞳太任性了。”
关于男女这一方面,周时韫还没有经验,他只是随了自己的心去吻她……更以此来压制住更深一层次的欲望。
周时韫,“……你想多了。”
而此时,躺着的苏矜北唇上零星一点血迹,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等会……我换口气再来。”
身上的女人还在揉揉捏捏,周时韫脑子一热,直接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汪汪!”
“乌瞳你看看你肚子上的肉,一坨一坨的。”苏矜北捏了捏它的肚子,接着又道,“太胖了,你知道在娱hetushu.com.com乐圈这么胖是混不下去的,你学学我,做做仰卧起坐。”
周时韫,“等等……”
“快点嘛,来呀来呀。”苏矜北娇娇的笑着,眼神却不聚焦。
苏矜北十分不满,“我看乌瞳看看我的腹肌,让它有个学习的榜样,瞧它肉多的。”
周时韫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捞起来,“因为它是只猫。”
周时韫还没有真正进入睡眠状态,所以门口一有动静他便睁开了眼。
“不行!”苏矜北一把揽过乌瞳,“今天它跟我一起睡!”
乌瞳,“喵?”
一声惊呼,天旋地转。深棕色的头发瞬间披散而开,苏矜北蒙圈的眨了眨眼睛,“好晕……唔。”
但此时此刻,他看着缩成一团的苏矜北,不知道是要睡还是要起来。踌躇了好一会,期间周时韫一直抗击着睡意。
周时韫抿了抿唇,难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听到背后有身影,苏矜北转过头来,娇媚的脸上满是委屈,“周时韫,它为什么不承认它是一只狗?”
周时韫定定的看了她半晌,左边突然溢出一丝笑意,这人简直是醉的一本正经,“你喝多了,早点休息,乌瞳我先带走。”
“今天吃什么了,鱼干?猫粮?啊!你不是喝酒了吧?”
“啊?”她有点迷迷糊糊的样子,但眼睛里却是跳跃着鲜亮的火光。
周时韫怔怔的俯视着她……此时苏矜北的眼里水雾迷蒙,脸上泛了红潮,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妩媚到极致。
“让猫承认是狗很困难吗。”
周时韫深吸了一口气,几秒后,他猛然从床上跳下来。他从未这么慌乱过……但遇到苏矜北之后,和_图_书他的淡然一次又一次受到挑战。
“卧槽……”苏矜北眨了眨眼睛,几乎是立刻翻身扑上去,“头一回做这么厉害的梦!”
地板上被逼了半个小时的乌瞳,“喵喵??”
周时韫眼眸微迷,气息明显不稳。
乌瞳懒洋洋的用爪子抓了抓苏矜北的衣服。
他克制,寡淡,从来不把男女之事放在心里。但,这不代表他一点意识也没有,他是正常的男人,很正常。所以当苏矜北的呼吸这么近,而且以这样销魂的姿势在他面前时,他的心突然猛烈的跳动起来,猛烈到有那么一瞬,他产生了直接撕了她的冲动。
周时韫,“……”
半夜三点多,周时韫被胸口闷闷的感觉弄醒。他睁眼的时候,月光正顺着窗帘的缝隙倾撒进来,淡淡的白光附在房间的家居上,幽远而寂静。
周时韫一愣,迅速伸手把她的衣服放下去。
周时韫:他要收回酒品还不错这句话……
就在周时韫看着她的时候,苏矜北浓密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他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黑如曜石的瞳,恍如狐狸,还是最妖媚的那一种。
客厅开着淡蓝色的灯光,有个庞然大物逆着光走了进来。周时韫一愣,伸手开了灯。
苏矜北朝上张了好一会手臂,“周时韫?周宝贝?消失了?”苏矜北就这么碎碎念的翻了个身,她半睡半醒的抱着周时韫的枕头,糊里糊涂又睡了过去。
周时韫怔怔的看着她,“苏矜北?”
周时韫心中莫名忐忑,刚想开口提醒她一下这不是什么梦,可身上的人速度太快,二话不说就把嘴唇压了下来。
本来是满心喜悦的承受,可渐https://www.hetushu.com.com渐的,苏矜北有些喘不过气来。丫的,这是她家周宝宝吗?这不是她家周宝宝啊!他家周宝宝怎么会一直扣着她不让她动,怎么会这么粗暴的咬她!啊……快要呼吸不了了!
苏矜北撇撇嘴,不理他了,抱着乌瞳哀怨的碎碎念,“乌瞳,乌瞳他不跟我们睡,你说他是不是嫌弃我啊,不对,怎么可能有人嫌弃我。乌瞳你好可怜,竟然有人这么嫌弃你。”
“嘘,别说话,让姐姐享受享受……”苏矜北笑嘻嘻的挣脱开他的手,往上移动。光滑的肌肤摩擦而过,引起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反应。周时韫呼吸一滞,只觉一蹿火苗从小腹直击而上……
房间明亮后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苏矜北抱着枕头和被子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噢,被子上还稳稳的趴着乌瞳。
周时韫把苏矜北带回了家。
地板上,一人一猫对峙着,苏矜北四肢着地,明显在饰演一只……狗。
“周时韫?”
周时韫顿了顿,表情有些不自然,“苏矜北,别闹了。”
她安静的闭着眼,淡色的唇瓣轻抿,白皙的肌肤像是发光的白玉。
周时韫实在是劝不动醉后的苏矜北,没办法,他只好暂时同意乌瞳呆在这个房间,然后自己先出去洗漱。
进了房间门,周时韫把苏矜北放在了床上。苏矜北没睡觉的意思,抱着乌瞳啰啰嗦嗦的说着话。
“啊……好硬!”
周时韫怔怔的半躺着,他现在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那这样。”苏矜北往里挪了些,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你和我们一起睡。”
周时韫把她放回床上,淡声道,“恩,太任性了。”
梦里?她还在迷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