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肖远宋,“……”
周时韫给她开房间门,她进门,疑似“春宵一刻”?
“你帮我涂。”话音刚落,苏矜北出其不意的抬腿,在周时韫的眼皮底下撩了裙子……
也因为这样的距离,周时韫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味道,是花香,不浓烈,但跟她本人一样,暗藏妖冶……
林清唯一把把手机塞到护士手里,急急忙忙的朝周时韫所在的地方跑去。
周时韫怔了怔,几乎是立刻就转开了目光。
“算了算了,看你这么害羞我就不为难你了。”苏矜北把两只腿翘在茶几上,摆了个最好看的姿势,“我自己来。”
“哪里不合适了。”苏矜北睨了他一眼,自顾自的打开了药盒,“而且你都没跟我说过这些东西怎么弄,我不知道哪个先哪个后。”
苏矜北咳了咳,“没谁,快进来吧,收拾收拾发出了。”
室内的温度开的高了吧,周时韫往后退了退,心口莫名有些浮躁。
“知道知道,但是这次是有紧急的事。”林清唯一把拽住周时韫的手臂,“师兄,你,你跟苏矜北去开房了?!”
苏矜北盯着他的侧脸,慢慢的也忘记喊疼了。
“诶,你们看什么呢?”林清唯正巧路过,拍了拍某个熟悉的护士。
苏矜北倚在门上,“恩……那他还在睡……”
“谁知道,这次不好了吧,周医生这张脸啊,拍的还算清楚,认识的人应该能认出来!”
周时韫微微收敛,“哦,怕你撑着。”
苏矜北撇了撇https://www.hetushu.com.com嘴,顿时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你是医生啊,当然要给人家上药。”
“好了。”周时韫涂完最后一块淤青,偏头看向苏矜北。
但他没料到,苏矜北因为想要仔细看他所以靠的很近。他一转头,四目相对,两人近的在前近一分都会触碰到对方的脸颊。
小歪,“啊?谁?”
林清唯耸耸肩,“没啊,怎么了。”
肖远宋意外的看向周时韫,“酒店?时韫,你和苏小姐……”
“酒店旁边就有一家药店。”周时韫很直接的戳破了她。
“最近别穿紧身的裤子,每天都要上药,顺序就像我刚才那样。”他回过头,一边收拾药盒,一边嘱咐。
周时韫瞥了她一眼,“以你这个速度,我晚上不用睡觉了。”
吃完饭后,苏矜北坐在客厅里,很自如的打开了电视。
“昨天为什么不处理,你觉得发炎是小事?”膝盖磕破的伤口里有很多灰尘,简单的清理根本弄不出来,她竟然就这么放任着不管。
“你笑什么。”苏矜北疑惑道。
“你啊!来就来呗,你们搞这么大阵仗出来干什么!”
“是啊,怎么看怎么像啊。”
苏矜北三步一回头的出去了,周时韫在她走后将室内温度降了两度,这天气,开始回温了。
“等等!司机,先停下。”车到半路,何迪突然惊道。
何迪震惊的看着手机,她没回答苏矜北,而是先打了一个电话,“什么?这和-图-书完全不可能……你说什么?等等,这事我需要核查……”
周时韫顿了顿,“不太合适,你先……”
现在这么近看,苏矜北腿部的伤痕比照片中更为触目惊心一些。她过于小心的上药,笨拙又生疏。
第二天一大早,小歪来到苏矜北门口敲门。苏矜北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磨蹭着去开了房门。
终于,苏矜北在《危机城》的戏份杀青了。当天中午,她收拾好行李就打算离开。放在以往,她工作完应该会先回苏家的,但是这次她却选择了周时韫所在的城市。
“九点多。”
苏矜北,“??”
“你看!”何迪把手机递到她面前,“明目张胆的去人家房间,记者都拍的清清楚楚。”
“是吧!你也觉得像啊!”小护士一脸激动,“这么说周医生真的和苏小姐好上了,天哪,治出感情了。”
周时韫,“……”
“噢,早。”苏矜北迷糊的看着她,“几点了。”
“啊!”
“你,不回去?”周时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周时韫冷哼了声,专注的去擦药。
周时韫顿了顿,眉头轻皱,“我轻点,忍一忍。”
“卧槽。”苏矜北忍不住爆了个粗口,“我明明很低调的,怎么还有人跟着!”
苏矜北大爷的靠在沙发上,“不是说了嘛,我没法处理。”
苏矜北眨眨眼,一脸无辜,“我们什么时候搞出大阵仗了。”
林清唯难以置信,点开手机的图片放到最大,慢慢的他瞪大了眼,“好像hetushu.com.com……是有点像。”
苏矜北眨眨眼,敷衍道,“是吗,我不知道。啊!疼……”
“矜北姐,早。”
苏矜北,“怎么了。”
林清唯,“师兄?娱乐头条?”
“先回去吧。”
苏矜北一愣,“啊……被你发现了。”
“哎哟……”
“师兄,厉害啊,竟然跟苏矜北扯上关系,那么……什么时候啊?”
……
厚脸皮的女人安静的涂药去了,周时韫目光一斜,看向她小心翼翼涂抹的样子。
“拿来。”周时韫终于忍无可忍,拿过她手上的消毒水,伸手扣住她的脚踝,把她的腿往他前面挪了挪。
何迪挂了手机,瞪着苏矜北,“我说那天你怎么把我和小歪支走呢,原来是周医生来了!”
接下来几天,苏矜北的排期都是满满的,她认真的拍着戏,也认真的遵循周时韫的医嘱好好上药。
“那你来看那你来看!”小护士连忙把他抓进自己的阵营,“这个人,是不是周医生?”
周时韫看了她一眼,淡声道,“好,早点休息。”
“什么时候?”周时韫顿了顿,说道,“二十多年前吧。”
林清唯,“恩?”
苏矜北点开了这一排图片。
“噢,那你来那你来,你专业嘛。”
“怎么不会啊,苏小姐长的那么漂亮,我之前就觉得两个人关系不一般,想不到啊。”
京立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几名小护士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酒店车库,两人一起从车上下来,一起上电梯。
苏矜北从他https://m.hetushu.com.com手中接过药盒,“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好!”
苏矜北抿了抿唇,低低的唔了一声。
秀色可餐?周时韫突然扬了扬唇,大大咧咧的说着调戏人的话,这个状态才是苏矜北,方才安安静静的,倒不像了。
兴许苏矜北说的还有点道理,周时韫默了片刻,走过来坐下,“那你记着吧,这个是消毒的,这个消炎,这个去淤青,这个……”
苏矜北得逞的笑了笑,终于扛不住了吧!我还真不信姐姐哪哪都诱惑不了你!
林清唯报道的文字从头看到尾,“怎,怎么可能,师兄怎么会……”
“啊……那我已经在片场了,我明天要很早起。”苏矜北是真心遗憾,“不能一起吃早餐了,你记得吃啊。”说罢发现说的是废话,周时韫生活习惯应该规矩的很,哪需要她来嘱咐。
苏矜北撇了他一眼,眉眼闪过一丝狡黠,“你看,这边都肿了,疼死了,快帮我上药。”说完发现后者目光定在茶几上,苏矜北往他身上凑了凑,“怎么了?哦~你不会不好意思吧,天哪周时韫,你胸都摸过那么多了,还怕看我这两条腿啊。”
苏矜北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咯咯咯笑的很开心,“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原本是长及脚踝的黑裙,被这个一掀,它直接滑到膝盖上方。于是,苏矜北的两只细嫩白皙的长腿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苏矜北看着何迪的表情不对劲,终于正经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司机,开去酒店。”何迪www.hetushu.com.com道,“医院现在就别去了,谁知道有没有人跟着我们。”
“我看到新闻了,你们被狗仔拍到在酒店的照片,这是真的吗?”
“嘶……”
周时韫更加莫名其妙,“我为什么给你上药?”
苏矜北苦了脸,“好吧,只能这样了。”
以她这个涂法,膝盖消毒可能就要大半天。
也许他不知道,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名温柔,习惯了冷淡默然的他之后,看到一点点柔和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都觉得诱人。
何迪一开始也没注意,苏矜北休息期间都是在这两个城市逗留,因为一个城市是有家人,一个城市有朋友。可等到了地方之后,苏矜北让她把车往医院开她从惊觉,这家伙根本是来会情郎的!
周时韫嘴角微微一抽,这女人,简直是厚脸皮!
周时韫会讲玩笑话了?不对,应该是周时韫会变着法夸自己了?
“林医生啊。”护士们见到他眼睛都亮了,“林医生你看了今天的娱乐头条吗?”
苏矜北一脸莫名其妙,“你还没给我上药呢,我怎么回去?”
苏矜北笑嘻嘻的应了一声,放下裙子。
小歪看了看手表,“六点十分。”
周时韫略微有些意外,不过也很快释怀了,反正被拍这件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清唯,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咋咋呼呼的。”肖远宋不赞同的道。
周时韫坐在车内,她站车外,两人通过车窗“眉目传情”。
“师兄!”林清唯门都忘了敲就直接闯了进去。内间,周时韫和肖远宋正在讨论某个疑难杂症。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